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一十章 云门湖

第六百一十章 云门湖

  无尽光华蜂拥向地面倾泻,犹如紫色火焰瀑布,放射出异样光芒,在月色辉映之下,挟带着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冲击过程中轰然巨响中砰然爆裂,火焰星辰之力四溅,转瞬化作漫天火雨覆盖方圆十里。,

  除之即焚的簇簇烟花般光团密织,将十里内密实布及,弑血盟修士来不及逃脱的近十人顷刻间被化为灰烬。

  “咻!咻!”刘君怀引领着鬼灵傀儡瞬间接近两名修士,鬼灵傀儡金属般森然的身躯覆满紫色雾气,冰冷凌厉随滔天威压暴虐绽放,双爪凌空而落,厉爪化作如磨盘的大手印直压而下。

  掌印渐涨之时遮天蔽日,恐怖的气息陡然弥漫开来,如乌云压顶,那名六阶散修真元护体应声破碎,只半声惊呼出口,便化为一蓬血肉,向着地面坠落。

  鬼灵傀儡头颅诡异角度旋转,眼中红光闪过,找寻到另一目标,趋势如电,化作虚影道道,遁势如流光。

  此时刘君怀的弑神枪金光大作,雷火交错间噼噼啪啪的剧烈响声中,随高亢啸声响起,枪一刺出,雷霆呼啸,空间被锐利锋芒切割,数尺长金色枪芒直指对方心口!

  那名七阶散修体内真元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开来,一根纹刻着紫色蛟龙铁杖猛地抡起,隔向弑神枪。

  火花四溅中,那人身体被击出,大惊之下,他面容剧烈扭曲着,长杖猛地周身舞动,退势顿消,睁目却不见了刘君怀的身影。

  心念疾闪,他手中长杖翻转,在身后舞出一张紫色锋罡大网,却惊见身前刘君怀身影突兀闪现,嘴角嘲意一撇,弑神枪挺然前刺,瞬间洞穿了那人咽喉。

  刘君怀弑神枪枪势未尽,直觉感觉到危机临近,身形暴退,空中两道身影倏然扑到,一排火球在他眼前爆开。

  刘君怀身影凭空消失,再现身时,金黄色枪尖在月光照耀之下寒芒点点,一缕杀戮道纹溢出,在虚空里划过一道虚影,枪首光芒暴涨之时,已穿透一名修士后心。

  身形一转,丝丝剑气围绕过来之时,在剑气缝隙欺身而上,左手指风疾射,在璀璨剑气光芒中没入那人眉心,连带着那人识海元婴一穿而过,瞬间绞杀。

  弑血盟此次前来修士多为六阶散修左右势力,仅有的四名八阶散修还有一人还未飞出飞艇即被灭杀,另两名也被赶来的阗殛老祖一人拦下。

  一把青芒剑出现,随着这把剑的劈下,四周空气快速朝剑尖聚集,宛如数条风龙在无形咆哮般爆射而起,一道粗大的剑气已经激射出去,这一道剑气去势快如闪电奔雷,化为一线白光,瞬息没入其中一人金光护体。

  无声无息中,金光被一分为二,所有防御被破得干干净净,如春雪遇到了烈日,消融无形。

  快到极致的灵犀一剑紧随剑气而进,身形频频闪动间暴退,却在眨眼间惨叫一声,一只胳膊飞了出去,他身上穿着防御铠甲,但胳膊上没有铠甲护体,所以一瞬间就被断去一臂。

  另一人瞬间做出反应,体表肌肉蠕动,无数缭绕着黑气的藤蔓窜了出来,交织成重重叠叠藤蔓大网,朝着阗殛老祖罩去。

  面对铺天盖地的藤蔓大网,阗殛老祖随手一剑挥出,赤青色涟漪好似碧浪水波,波光闪动间,在藤蔓大网上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身形一闪穿过,他背后凝聚出数道剑光,发出呜呜的破空声,去势徒然提升数倍。

  只见光影闪过,那人踉跄跌出十数丈,脸色惨白一片,眉心有着一点红,眼神中的那一抹惊意未消,生机却是全无!

  “吱吱声响处,一个人影元婴仓惶冲出识海,左右观瞧两眼,元婴瞬移特性突显,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虚空。

  不待阗殛老祖追出,身侧刘君怀消失在原地,几息之后转回,一枚洁白元婴已被禁锢收起。

  另一边,随着邬明知、练呈如两位九劫散修出现,弑血盟众修士惊恐欲绝,纷纷四下奔逃,六具黑幽战道武装在虚空各处显现,无上威压骤起,迅疾在一方天地间连成灭天威势一片,股股青幽闪电在虚空当中交织融合,化作密密织织的炙烈电网,如暴雨般横空铺撒而来。

  轰隆隆巨响声不断,炙烈电网飞临众人头顶处徒然爆裂,虚空粉碎,无边无际的犀利电芒,夹裹着浩瀚能量冲击力,肆意在人群里绽放,浓郁血腥霎时在虚空蔓延。

  炙热的射线穿透了他们皮肉,几声惨叫的时候,嘴里已然喷出了水蒸气,那一刻他们体内已经被炽热蒸透。

  犀利电芒如火山爆发,道道电流光晕快速以居中处为圆心,像是水纹般不断朝周遭扩散,光晕掠过,虚空动荡,乱流横断,连带着刘君怀一方也受到波及后,诸人连连退却百丈开外。

  ”噗噗“声音不断,电网散播着恐怖凛凛杀戮气息,炙热宛如夏日里似火骄阳,大有吞天盖地的趋势不断扩张。

  青幽闪电快速穿插过修士丛中,道道流电带着鲜红血迹,不断在他们脖颈上划过,掠过之处,一片死寂。

  浓郁血腥和众多修士惨死前惊叫声,丝毫没有令战道武装手下松懈,弑血盟众修士遍身寒气飙升,一股发自骨髓里的胆寒之气瞬间灌满全身。

  此时的北溪陂山谷上空变为地狱,杀气凌然中,七十多名弑血盟修士,除了几名高阶散修,无一幸免倒在血泊中,所有人临死时的样子都是狰狞着血眸,满目惊慌。

  温热的血浆撒了一地,空气里面,顿时都充满了叫人作呕的血腥味,浓浓杀意,仿佛是一座山一样,漂浮在虚空里,渐渐随着微风掠过,冲散,消弭!

  “咻咻”的数声,六具傀儡笔直站在刘君怀身前,其中四具手中提着四个俘虏。

  收起傀儡,镜像世界探识力覆盖千里范围,这才将几人引入法宝空间,几息后出现在坪州城。

  那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何成龙、宿永望也被破掉修为丢在一旁,修士联盟数位八阶散修正向戈家兄弟进行审查。

  另一处,沈炳文一方三名渡劫期修士已被生擒,旁边地上跌坐着一脸死灰的沈炳文。

  阗殛老祖倒是与那戈家兄弟认识,上前低声询问几句,便张手破去两人身上禁制,“他们兄弟二人没有问题,你们快速对那几人进行审讯!”

  老祖手指着刘君怀刚刚丢出来的四位高阶散修,便有修士上前提起几人,分作四处迅速展开审问。

  刘君怀走向一旁提取那个元婴的记忆,半柱香之后,刘君怀来到了阗殛老祖等人身旁。

  “那名八阶散修的记忆里,显示着距离此处六千里,有一个叫做云门湖位置,是他们的一处隐藏之地!事不宜迟,我先前去探寻一番,需要人手我会迅速返回!”

  阗殛老祖摇了摇头,“那一边已在搜魂,稍等片刻,再汇集一下信息,不急于一时片刻!”

  没过一会儿,有修士来报,果然也有云门湖讯息出现,几人低声商议几句,刘君怀只身离开。

  云门湖类似于汉郾城渺氲湖,处在一个叫做埠安郡的一个小城南隅角落,占地不足百里,却是属于私人领地。

  它的主人叫做汲俊誉,乃城内汲家家主,只是这汲家早已败落,云门湖中心岛上只有汲家几位后辈当做修炼之地没有离开。

  弑血盟在十几年前暗中控制了几人,却迟迟没有派驻人手,只是在数日前才秘密进入其中,且多为低阶散修。

  此地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弑血盟修士存在,因为大部分赶往方才的山谷处,刘君怀之所以来到此处,是因为剩余十几名修士当中,有一名元婴记忆里也不清楚来历的怪人存在,乃是弑血盟一位七阶修为堂主安排过来。

  此人看似没有修为在身,从未听其讲过话,而且丝毫不畏惧任何人,独居一室终日不见外出。

  方才一战后,刘君怀曾经探识过千里范围,不见可疑之处,即使弑血盟得到消息,也只会在那些修士气息留存当中发现蹊跷,但是这气息反馈会有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的反应过程,他就是利用这个时间差前来碰碰运气。

  此时正值晚间,云门湖上泛着一片轻烟似的薄雾,远处是隐隐群山,只隐约辨出灰色山影。

  湖四周长满了野草,能嗅到一股泥土的芬芳,月光照耀下湖面闪闪发光,清凉的湖水拍打着浪花。

  湖心岛就处在几十里外的烟波浩渺中,岛上地势平坦,乌榄树遍及,这些超过百年的乌榄树,树壮枝高,形态各异,自成景观。

  而那位怪人就身处在一株巨大乌榄树之后,镜像世界里探寻,正如刘君怀所知道的,漫身没有一丝修为显现。

  刘君怀好奇心更起,一个毫无修为之人,随弑血盟四处逃窜到此地,又是为的哪般,而且他若是混迹在汉疆任何凡人聚集之处,躲藏起来岂不是更为安全。

  他嘴角泛起一缕笑意,此种联想更加剧了他心中的好奇。

  影化神通开启,刘君怀瞬间便来到此人居处之处,镜像世界将那几十丈范围笼罩,静心观察!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