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汲家至宝

第六百一十一章 汲家至宝

  刘君怀手段尽出,亦未发现此人暗中隐秘所在,甚至连丹田破损与否皆考虑在内,各种迹象表明此人就是一位普通凡人。≥≥diǎn≥小≥说,..o

  不由得他如此谨慎,仙人降临在即,仙界手段还不是自己所能了解通透,每一个潜在危险均要关注到。

  屋中之人正自小酒独酌,毫无一丝情感流露出来,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淡定,刘君怀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先不去打扰,还是尽早解决岛上修士才好。

  想到此处,刘君怀不再犹豫,脚尖一diǎn地面,身形便是无声无息掠了进去,通体呈暗红色的殇夜短剑在手,已经进入第一处房间之内。

  房间内有两名修士存在,却是酒后呼呼酣睡状态,此时的弑血盟四面楚歌,又有大部分成员刚刚外出参与伏击,这里却依旧还有安逸享乐之人,的确出乎刘君怀意料,若不是自己探识力探得明白,难说有无陷阱在其中。

  “噗噗”两声轻响,殇夜短剑半尺锋芒乍现即逝,已轻松抹过二人脖颈,收取储物戒,转眼间来到另一处。

  转眼间近十处房间走过,十几名低阶修士溅血当场,只剩得两名七阶修士,分作两处房间盘膝修炼中,却是整座岛内难得勤奋之人。

  第一人正处在意念沉定,渐入佳境之时,徒然听得似有夜鸦惊飞响动,心中一凛之际,张目探识却未有一丝异常,但再次阖目总如芒刺在背,坐立难安。

  不待吞吐罡气自体内完全绽放而出,便感觉后脑传来阵阵凉意,周身各处都在发出警示讯号,锋芒罡气已然临身,尖锐指风倏地穿入后脑,浑身动弹不得。

  旋即一道意念传入识海当中,他只觉万千思想疯狂向外涌出,原来满溢识海,瞬间有被抽空之感,旋即眼前一暗,陷入永久昏睡之中。

  隔壁另一人却是猛然张开眼睛,身形如电,瞬间融于黑暗之内,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呈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方圆之地,任何一处有何异动,都无法逃脱他感知。

  自己兄弟房间无声无息,没有丁diǎn气息,亲生兄弟倒在软榻之上,他只觉心头冰凉,隐隐感觉黑夜中有一双明亮双眸,在紧紧凝视着他,冷静到令人可怕。

  此时的刘君怀心中暗自惊异不已,他知道自己没有发出丝毫异响,却怎能惊动另一房间之人。

  眼神扫向倒落一旁之人,心中霎时恍然,原来这二人乃是孪生兄弟,血脉感知与心灵感应惊动了那人。

  脚步一踏,浮光掠影,刘君怀身体瞬间来到那人面前,手中殇夜短剑笔直射出,黑暗中划出一道光影,却无一丝声息转动。

  一道炫目光华刺痛着那人眼睛,随即他的生命便感到要被这剑光吞没,大骇之下,身形暴退,身下打坐玉毡飞起,身体拼命晃动。

  “哧”的一声轻响,殇夜短剑毫无阻碍穿过玉毡,在那人右肩一穿而过,血洞立显!

  那人强忍剧痛,身形却无半diǎn迟疑,冲破窗棂而出,不待两脚落地,身前一道长枪破空而来,力道极猛,阴森杀气鼓动空中气流翻滚,数道锋利锐意幻化出空间禁锢之力。

  那人身体僵硬在原地,只脚才刚刚接触到地面,体内真元流转瞬间停滞,呆呆的看着月光下身后急剧扩大黑影临身。

  “噗嗤”一声,弑神枪锋芒转眼刺破他的丹田,一股极冷寒意遍及周身,却是一丝寒战也抖落不出。

  劲风倏然闪过,白皙手掌掠过那人脸颊,口腮被两指捏动,一颗毒牙滑出嘴角,一张异常年轻俊秀脸庞,在暗夜中显现出来。

  随着几道指风又闪,刘君怀将他全身禁锢,转眼收入不见。

  他默默回转过身,两眼望向几十丈外黝黑屋檐下站立身影,身形晃动,已来到那人近前。

  “看你无修为在身,却与弑血盟混迹在一起,我能否知道你是何人?”刘君怀气势没有一丝波动,只是眉头紧锁,眼神冰冷彻骨,令那人不由得打了个战栗。

  那人却是毫无表情的向刘君怀微一摆头,兀自转身回到房间里,复在桌旁坐下,手中酒杯再次端起。

  刘君怀心中暗自挑指,这人秉性坚定刚毅,举止从容淡定,恍若还有一缕傲然神色在嘴角闪过。

  此人再次引起他极大兴趣,迈步进入房间,低垂眼帘扫过桌上酒瓶,翻手一坛玉清仙酒摆放在桌面。

  嗅到浓郁酒香气,那人似乎波澜不惊的眼神终于闪过一缕惊异,抬头瞥了刘君怀一眼,伸手取过一只酒杯摆放在刘君怀面前,自顾揭开酒坛封泥,吃力搬起酒坛斟满。

  他的动作依旧不急不躁,刘君怀的镜像世界里,却显现出他手背指尖隐隐颤动,心下更是好笑,知道仙酒已经令其内心产生巨大波动。

  那人端起酒杯在鼻尖轻嗅,鼻端便飘来一股醇馥幽郁的醇厚香醇酒味,瞬间进入他的五脏六腑,随琼浆般酒液入口,柔润、细腻的清香醇甜令他霎那间痴迷,那一副迷离的眼神中暗隐一缕惊骇!

  刘君怀也不搭话,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入,反掌又取出一只瓶装仙酒,摆放在那人身前。

  显然刘君怀的细心,令那人眼神闪过一抹精光,旋即消失不见,依旧回复宠辱不惊状态。

  两人就在一种奇怪氛围中默默饮着酒,从初始的各自独酌,渐渐两人的酒杯也轻轻触碰在一起。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那人开口了:“小兄弟应该年岁不大,虽然我不是修炼者,却能感受到你满身气血的火热。”

  刘君怀嘴角微微撇动,“老人家还以为您不会说话呢!这叫玉清仙酒,是本人酿制,取材极寒之地三千年高山玫瑰,经由天地间至珍神土孕育酵化,自行提取内中至寒之气酿制而成,可与天宫中的蟠桃美酒相媲美。”

  那人惊奇地抬起头,“你怎知我心中所想!”

  自玉清仙酒的酒香溢出,这人心中惊骇就从未平息,他对于生死视若无物,却偏偏对这仙酒的酿制产生极大兴趣,浓郁的好奇心,使得他终于忍不住开口相询,只是未待讲出心中期盼,刘君怀却自行说出了他想要的结果。

  刘君怀淡淡笑道,“可以看出老人家是好酒之人,能够在众多至强修炼者间没有心生畏惧,也说明您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气质又如此绰尔不群,显示出您的才德超出寻常,自有与众不同之处。”

  他话音稍顿,不急不缓的接着道:“也许饮酒才是您唯一在意之事,这番猜测也不难判断得出,我在等着您讲出心底了的极大隐密!”

  那人眼神徒然严厉起来,抬起头,两目紧紧凝视着刘君怀,却见刘君怀丝毫不与他对视,自顾自斟自饮起来。

  过了良久,那人口中深叹一声,说道:“想来你也不是与弑血盟同样之人,你身上没有邪气,反而凛然正气却坚实的很。”

  停顿了许久,他再次开口,“我叫做汲俊誉,汲家曾经的家主!之所以使用曾经一词,是因为整个汲家一百三十八口,被弑血盟从十几个城镇中找出来一一斩杀,他们为的就是我汲家至宝!

  “你肯定很奇怪,我一个毫无修为之人,为何能够成为一个修真家族的家主,那是因为我是唯一掌握汲家至宝讯息之人!可怜我汲家一百多口,一个个死在我面前,但是弑血盟始终未从我嘴中得到一丝消息。

  “他们不敢对我实施搜魂,因为我脑中有禁制存在,这便是我汲家先祖能够将汲家至宝一直保留下来的原因。小兄弟,谈谈你的来历!”

  刘君怀取出九龙令牌,却没有给他直接答案,他说道:“弑血盟是个极端邪恶组织,它妄图倾覆整个星天大陆,过几日就会有仙人偷下凡尘,为的就是星天大陆某种可以威慑到仙界之物!”

  汲俊誉翻来覆去的摆弄着九龙令牌,“看来你在修士联盟很有地位!说实话,直到今日我才知道残害我汲家的为弑血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只是我想听一听弑血盟的来龙去脉!”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