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谶纬术神

第六百二十九章 谶纬术神

  阗殛老祖问道:“此图从何而来?”

  刘君怀看向了练呈觉,练呈觉说道:“我是在那位储物戒中得到其中一幅,联想到君怀也在凤袂女处也得到类似两张图形,尝试着碰一下运气,结果果然出自于同样一份地图!”

  阗殛老祖脸露笑意,却是因为心中惊憾未退,这种笑容怎么看上去都显得古怪。

  他说道:“这种谶纬之术充斥着浓重神学色彩,多承受着诸般揭露和批判谶纬其荒谬无稽,与我所修习阴阳术数存在着更多不同之处,皆因阴阳术数推演多是生辰八字的时辰查算,干支口诀更是一目了然,简单易学且多与切身体会相伴,所以获更多人信服。

  “世人却不是阴阳术数皆是取自于谶纬之术的凤毛麟角而成,只是每一位阴阳术数修习者对于谶纬之术忌讳莫深,往往一口回绝与之相关,久而久之阴阳术数地位反倒上升至谶纬之术之上,这皆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本末倒置之举,实为稽论当世,疑误视听!

  “只有亲身见识到至高谶纬之术者,才会对于谶纬之术不再疑虑,今日这张千机图便是确凿实据,老朽也是首次见识到它的神奇,也不枉此生了!君怀,待你将此藏宝之地探寻过,一定要将此图交由与我,也好作为教导后辈的最切实之物!”

  一旁的刘君怀却是瞪着那张千机图出神,仿佛没有听到阗殛老祖之语,良久后,他突兀发出一声惊叫,眼神中尽是惊骇。

  练呈觉与阗殛老祖心中也是一惊,以为此图出了什么状况,纷纷靠近千机图。

  不料刘君怀出生惊叫道:“我识得这处位置,它便是我在凤凰隅小世界中寻得九天息壤之处!”

  他顾不得二人的惊异目光,俯身将千机图铺展在地面。指点着说道:“您二位请看,这特殊标记之处连接起来,是否就是一副残缺四象图?当年我发现九天息壤之处,便是因为同样一副残缺四象图所指引!”

  刘君怀指认之处,隐约可以看出是无数晦涩难懂字符堆砌而成的,千机图中的特殊标记便是分别点在四象图三角,却独缺了朱雀一角,建筑物有有隆起山脉作为屏障,前方有开阔平坦的草原作为明堂,并有弯曲河流环绕经过。

  建筑物左边有稍高山岗在一旁伫立,其间如有流水行经,山岗高度没有超过隆起山脉,与建筑物右边地势须低平呈环抱状。

  而此图玄武方向,也就是建筑物后方稍远处有另一稍小建筑物存在着,它左右为河流和平原,有一条小河横亘其间,与刘君怀当时所经历的景象一模一样。

  一经刘君怀仔细讲出来,阗殛老祖大喜,“应该就是那处位置无误,虽然还需要前去证实一番,以我之见不会有何出入了!”

  刘君怀面色逐渐凝重起来,阗殛老祖极度推崇的这位谶纬术神,因为何事将九天息壤具体位置竟是贴近,里面所蕴含巨大寓意惊骇的他有些不敢想象。

  觉察出他的神情异样,练呈觉二人也渐趋陷入深思,他们似乎隐约觉察到什么,似有一股凉意自后背升起,这张千机图所带来的隐晦秘意仿佛也有清晰迹象。

  刘君怀说道:“此事是否揭示着,围绕仙神两界通道修复问题,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交集?根据仙帝联盟所谓所谓,明显他们这方势力是在极力阻止通道修复,而这位神秘术神所持观点倾向哪一方?仙界暗流滚滚,仙帝联盟这般仙界近乎无敌存在,再有术神相助,又有何隐秘瞒得过他们?”

  阗殛老祖摆摆手,“我的猜测与你相反,试想若是这位术神处在仙帝联盟一方,怎会令这千机图流落至此地?他们恐怕早就派遣仙人前来,又何必等到今日?这样看来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份千机图的存在要比仙帝联盟还要久远,再就是此位术神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练呈觉表示支持阗殛老祖这番推论,“无论这位术神现在身在何处,千机图能够流落于此便是诡异的很!这是否昭示着天机气运,大势所趋?天能致命于人,决定人类命数,天道为形而上的大能者,它监视和控制着万有世界的一切,是否这千机图的出现,便是上天意识的牵引部索?”

  阗殛老祖听了练呈觉的话,点了点头,道,“气运伊始,便是各种际遇的有迹可循,冥冥之中诸般无从猜测与不可理喻,往往均是承天意以从事为最终结局。我想千机图能够出现在此地,也定是术神所能预料到的,它既然出现就必有出现的理由,追溯这一切发生根源实无必要,自身行为才是决定自己脚下之路的或遂如人愿,或祸福相依,保持本心,顺应天意才是当下我们需要做到的!”

  刘君怀长舒一口气,笑道:“还真是如此!我们只需要循着自己本心做事便是了,无妄猜测反而会招来意想不到麻烦,岂不是于事无补!”

  练呈觉也是笑道,“只是这千机图以及背后一切,已然令我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再这番耗费心思,实在是非我所愿。君怀,你看何时再跑一趟,既然由此索图引领,凤凰隅小世界的禁制压制你应该能够找到破解之法,顺便再将巫马家族遗留之物再次探寻一番,说不得又会有所发现!”

  阗殛老祖点头,“此行还是必要的,即证实千机图内中缘由,又可以故地重游,想必你会有格外感知。只是怎么也要过了今晚,晚间会有各方势力登门,以示庆贺之余还有诸般实力的再行划分,也算的是另一类的犒赏三军之举,你这样重要人物,还是要参与进来的!”

  刘君怀奇怪地问道,“这等大事不是需要修士联盟主办么,怎么也要在玄祗山庄进行?而且我看那些位九阶散修均已告退了!”

  练呈觉回道,“玄祗山庄现在与修士联盟还有何区别?你小子是在为了老祖抱怨屈吧?你放心,修士联盟肯定会对老祖有所补偿!那些离开之人只是回去商议利益分配而已,再将各方势力执掌之人引领过来,毕竟这一次的战役,是在汉疆所有大型势力的参与下完成的!”

  顺手收起千机图,刘君怀向着前来的千机谷一众人迎上去,此时星天大陆大患已除,前来众人均是笑意满面,千机谷现任谷主萧月生不知何时与昆吾掸看似相交莫逆,不时对着刘君怀指指点点,昆吾掸在一旁频频点头,令刘君怀好奇不已。

  渊释天首先走上前,拉着刘君怀的手转身便走,一旁王路山等人诡异的窃笑,人群中的练呈如传音道:“这些人在惦记着你的烈焰酒,此时昆吾掸已经把你卖了,甚至你手中大概存货多少也被他讲出去了,你小子今晚要大出血了!”

  刘君怀这才恍然,只要品尝过自己的两种仙酒,就不会再对别的酒感兴趣,晚间如此盛大场面,众人心情又是难得如此放松,若是没有仙酒助兴,肯定不能够尽兴,众人多知烈焰酒储备不多,在酒宴开始前与刘君怀拉好关系,多讨得一坛出来,既解决了口福,也是种极有脸面之事!

  他哭笑不得的任由渊释天拉扯入议事大堂,阗殛老祖却是看出了蹊跷,亦寸步不离的跟随上来,眼神还不断向着众弟子撇动,示意万逍驹等人见机行事。

  放一坐定,渊释天便开口讨要烈焰酒,刘君怀虽然心疼不已,但如此难得的庆功时刻,他也乐于众人尽兴。

  于是手掌翻动间,数十坛烈焰酒摆放在地上,“我说老人家,暂时就这些了!还有些小瓶盛装,总要留一些给外来嘉宾。这一坛也足够十桌席之用了,一人也解决不了半斤,一坛还绰绰有余!”

  渊释天嘿嘿笑道:“不是还有几百年的老友到来,人家开口讨要,难道还要他们空手而回?”

  刘君怀一翻白眼,“我说老人家,这只是您的私事而已,您自己少喝些不就出来了?这些已经是我几年来的储备了,今日晚间一次性贡献出来,我心似刀绞又有谁知晓?”

  他转头望向了阗殛老祖,“烈焰酒这就这些了,我看老祖您老出面倡议一下,要在场众人贡献出自己的小玉瓶,将这些成坛烈焰酒重新分装,以免造成更大浪费,今晚的酒席预算是多少?”

  阗殛老祖转头望向了练呈觉,练呈觉说道:“大概有两百桌!”

  刘君怀笑道:“这就是了!一桌十人,两百桌也不过二十坛而已,剩余分作小瓶装,人均分配几瓶,到时谁需要打点自行掌握便是了,在需要额外支取的,便需要满堂红来置换了,毕竟炼制材料实在是难得,诸位也清楚得很!”

  三言两语,刘君怀就把这看似复杂的分配问题稀释,众人也只得如此了,这也是唯一的解决手段,只能依靠节省出来。

  于是乒乒乓乓间无数个小型玉瓶摆放出来,更是有无数人争抢分装工作,这里面的油水可是不少。

  刘君怀给渊释天传音道:“老人家,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小子可是不敢轻易开口许诺,一会儿我私下里给您一坛!”

  却不料身周之人皆是些老谋深算之徒,见到刘君怀嘴唇微微蠕动,便知其心意,于是数道传音接踵而至,惊骇的刘君怀撒腿而出,引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