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应龙的祭台

第六百三十四章 应龙的祭台

  那最上方一册古籍上撰写着御符秘咒四个字,“符箓术!”刘君怀惊喜的大叫着。

  制作符箓,是仙界几近失传的制符师所绘制之物,修真界所出现的各种灵符只是真正符箓术的皮毛而已,威力在元婴期修士面前已然起不到丝毫作用,所以一向被修真界视为鸡肋似得存在。

  但真正的符箓术只有体内有仙元者才能绘制,万物均出自阴阳五行,五行之气可用制符师仙元作用下转换为一种五属性灵气,用灵气聚而封之于符中,待用之时,方可以符咒解之,符箓威力、属性、功用各不相同。

  符箓的绘制并不困难,但是御符秘咒才是决定符箓符箓术的关键所在,只有在御符秘咒之下绘制与御符,才是真正符箓术,才会有着法术般地威势显现。

  真正符箓术就是按照不同等级的法术灵力波动规律,再以仙人本身仙元在御符秘咒加持之下,将五行之气凝聚成发动这种法术的灵纹,并将这种灵纹刻画在空白符箓上即成。

  例如风系符箓便是由凝聚成风属性灵纹刻画绘制,念动风系符咒,身形便会具有等阶不同风系符箓的速度加持。

  同仙丹一样,符箓也分为一级到九级,只是每一等级之间差距巨大,在六级符箓时,所产生的攻击性威力已经等同于仙帝的全力一击。

  七级八级符箓就有着神人法术威力,至于最顶级的九级符箓,已经只属于传说中的圣人法术威势了。

  真正符箓术之所以在仙界几近失传,便是御符秘咒的原因,此种御符秘咒每一个字节读起来都异常艰难晦涩,音节拗口之极,而且不能转化为字符存储与识海当中,所以才会有此种古籍状态形式存在。

  而且每一个音节的念读,均会耗费巨量体内仙元,往往此种符箓的使用时机与霹雳雷珠使用方式类似,皆是施用在最关键时刻,多用于保命的当口,所以此种符箓珍贵异常,通常只有买家而少有卖家。

  在仙界,掌握了完整御符秘咒,便是无穷无尽财富与人脉,虽然这种符箓的施放秘咒晦涩非常,但与绘制时所需秘咒没有可比性,稍微花费点心思还是能做到的,而且如同神通法术般效果,还是让无数仙人趋之若狂。

  三册古籍,剩余两册则是符箓绘制手诀与各式属性功用类别,俨然是一整套完整符箓术秘法,全面掌握此种御符秘咒,在仙界的身价不会低于一名仙丹师。

  偷天换日,狡兔三窟,焚天煮海,追星赶月,断肢重生,金蝉脱壳,画地为牢,星火燎原,御鬼通神,一叶障目...只是这些功用名字便让刘君怀眼花缭乱,使得他愈加期待起来。

  只可惜没有仙元的完全转化,刘君怀目前所能做的也只是熟记御符秘咒而已,这令他有了种无力为继的挫折感。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至成堆摆放的如山宝贝当中,虽然说纯金饰品在修炼者眼中已然没有什么诱惑力,但能被应龙隐藏于此,其价值自然超过了上面宫殿的所有金饰。

  例如其中的一个金钗,上面雕刻着九条栩栩如生金色幼龙,每一条幼龙嘴巴都微微张开,有九个细洞金钗顶端相连通,由星梵石打造而成的九颗宝珠,刚好堵住九个细洞,这种星梵石注入能量便会迸射出无数道如剑光芒。

  再比如另一件金质发钿,却为可幻化折叠的火神扇,此扇有五火合成内蕴其中,七禽翎构架组合,此扇一出,混合着不同的鸟鸣,响彻云天,而扇子上面也有着红,蓝,绿,白,紫,五种颜色的火焰围绕。

  还有一件花草形状的华盛,能够幻化出百朵金莲涌出,随金莲笼罩一方,瞬间在空中爆裂开来,能量光线四溢飞溅。

  成堆金饰均是各式稀奇古怪法宝,留给众女装饰之余,还可以当做防身法宝,刘君怀不禁乐得喜笑颜开。

  各类五彩妖丹均被盛装在玉质方箱里,足有十箱之多,且均为灵兽体内妖丹,最低阶位也远远要比修真界九阶妖丹珍贵得多。

  再有那各种形式不一的兵器,皆是地级上中下三品仙器,阶位虽然不高,胜在品种齐备,矛、锤、弓、弩、铳、鞭、锏、剑、链、挝、斧、钺、戈、戟等等足足几百件。

  刘君怀没有丝毫犹豫,全部收取,有了这些足可以将万象宗整体战斗力提升许多,此次重回凤凰隅,巨大收获让刘君怀震撼多于惊喜。

  返回之时,即便是那具巨大巨蟒般骨骼遗骸也没放过,硬如钢铁的骨骼可是远古之物,他已经在考虑相烦王路山几人给他炼制一条蟒般傀儡。

  出得宫殿,他再次站到那座古老祭台前感叹,结合了二十八星宿所设的“四象阵”,依旧给他带来巨大震撼,祭台四面二十八双相同脚印凹陷令他浮想联翩,他一直在猜测究竟二十八位什么境界的修士,才能把这祭台运转起来。

  二十八星宿的交叉中心是一个楼阁式琉璃塔,外围点缀着密密麻麻的能量晶石,晶石本是昂贵之物,如今却成千上万散落着,让刘君怀心疼不已,他围绕着这座祭台转了无数圈,心中只想着如何将这祭台收取,只是一他此时的境界,依然找不出丝毫切入点。

  甚至镜像世界将祭台之下十几丈处也探知过几遍,却始终未有一丝发现,他在犹豫着是否讲这些能量石收取,却忽然想起了敖贠,下一刻将敖贠引领出来,将此处情形与它讲述,敖贠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它对于刘君怀所经过的宫殿兴趣极大,刘君怀也由着它自己进入其中游览一番。

  嘱咐了敖贠几句,刘君怀迅速进入万象楼,将祭台周围仔细描绘,老管家沉吟良久,说道:“应龙那时代所建制祭台,应该是某种上古传送阵,此种阵法均需要令牌一类的嵌入物来先行启动,楼主再将祭台探识清楚,看看是否有凹槽一类的凹陷之处,再尝试寻找到类似形状的令牌等物才可,但能够炼化收取希望极其渺茫,那二十八双脚印凹陷显然表明阵基所在位置,具有阵基的阵法均为固定建制,不可能收取的!”

  回到原处,刘君怀仔细在祭台楼阁式琉璃塔上下探识,果见琉璃塔第二层处有九处方形凹陷,他忽然心中一阵激动,赶忙取出那块两面雕龙绘凤的玉质方牌,将之与九处方形凹陷一比较,却惊见完全契合。

  这种玉质方牌刘君怀共有四块,方才那一块便是在据此不远的五尺石台山洞中所得。

  再次回到万象楼,老管家笑道:“楼主就不必纠结于此了,既然九块方牌其中四块在你手中,说明此地与你渊源颇深,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会再次来到此地,还是留意找寻另外五块,也许九块方牌集齐之日,便是你再次回到这里之时!”

  刘君怀也是无可奈何,不过老管家的话也有些道理,既然拥有了四块,在没有集齐之前,这处阵法也只能暂时放过了,也许自己真的与凤凰隅有缘分,说不得那一处空间便会与此相连接,他这几年遇到的稀奇古怪之事多了,真有此际遇他丝毫不会惊奇。

  站在祭台之前,刘君怀有些郁闷,好不容易找到如此神秘传送阵,还是只能看不能用,自然是一阵失落。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离开此地后蓄心留意同类玉质方牌,他就是要看看这个愿望有没有可能实现。

  没过多久,敖贠就转回来了,它说道:“应龙与我神龙一族有血缘关系,方才宫殿里的一切我也感觉到一丝熟悉气息,只是相隔年代实在是太久,几乎消散殆尽。大哥,那一处发现那发现敖辄前辈神念之处何在?我想去那里看一看!”

  它所讲的就是那一处地下暗河了,刘君怀引领着敖贠来到暗河里,水面百丈之下,方圆十里范围的人工掏空巨大广场依旧存在,广场正中位置凸起平台正是鬼灵傀儡曾经盘坐之地,平台四周镶嵌着一些奇异的石头,发出阵阵光芒,光芒将整个水潭给照射的很光亮,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用整块汉白玉制成平台之上,地面全都是由大块的石板拼成,石板之间的线条呈放射状通到石厅的五个角,每个角上还有一个碗口粗的圆洞。

  石板上的五个圆洞,每一个圆洞旁边都刻着一个符号,分别刻着波浪线、倾斜的虚线、云朵形图案、三个套在一起的圆圈和一个奇怪字符符号,刘君怀控制住元神之力幻化为五只大手,分别勾住了五个圆环,注入真元力,猛力向外拔起。

  轰隆一声,这块巨大的五边形石板猛地往下沉了一尺,平台中马上出现了个一丈深的五边形深坑,紧接着轰轰声接连响起,五边形石板又开始慢慢下沉,随后又向四外裂成五块,转眼间就消失在黑暗中,平台之上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五边形大洞,也不知道有多深。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