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三十八章 爱美之心

第六百三十八章 爱美之心

  听了刘君怀这番讲述,昆吾掸摆摆手,“百多年?这些我们不必理会,后人自有他们的处世方略,只要我们无愧于眼下就是了!福祸无门,唯人是召,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何去何从皆是人为,总是圣人也难保后世之事,自由得他们去吧!”

  “这话甚是有理!”刘君怀笑道,“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才会是才德兼备者智慧的体现!盈难久持乃是千古不变真理,世事变迁似飞鸿踏雪泥,时代变迁,世事也不会一样!活在眼下就好!”

  木方和乐道,“听你如此历尽沧桑般感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高寿如许!小小年纪,却有这般参透感悟,也是难得。←,”

  三人谈笑间,管朝邕与房叶序联袂步入进来,房叶序呵气愤的道:“君怀,这些前来拜山之人如何打发?现在的人可是善变得很,早几日还与万象宗一副时代通好之意,那圣龙会几句狠话就令他们改变了立场,在那些人找上万象宗之时,没有一方势力前来通风报信不讲,还幸灾乐祸般遣派门下前来观战!

  “现在见到兽心城与圣龙会的湮灭,又想起修复之前关系,这脸色也转变的忒快,着实令人感叹!殊不知这两面三刀的居心不良之辈,最是让人厌恶!现在的世道怎么了?”

  刘君怀笑道,“倾盖之交早就罕有了!阳奉阴违,在背地施展阴谋手段,才是现下修真界的潮流所在。不过,这一切均是建立在自身实力的低下基础之上,若是我们万象宗实力太低,会不会在强大势力到来之际,在可能危及到整个宗门安危情形之下,能够做到比他们好,也是异常艰难的!

  “我看就这样吧,他们也是带来了诸多宝物,就当他们是闻腥之猫便是了,好歹他们还给咱们叼回了几条鱼!况且,我万象宗一向以自身修炼为目的,那些势力能联合就联合,实在看不过眼也不要闹得太过僵硬,毕竟修真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不针对我们,许多事情也是无奈之举!”

  昆吾掸难得见到刘君怀如此心平气和之时,不禁调侃道,“君怀的大局意识有很大提升啊!这与你平日里绰绰逼人之时不相符,竟眼看着这些卑鄙小人拿万象宗当泥巴这般捏来捏去?”

  刘君怀嘴巴一瘪,轻蔑地望了他一眼,说道:“没想到昆吾前辈这有希望接任修士联盟之人,大局观反而不如往常了!唉,没想到某些人自汉疆待得久了,竟是使得意识觉悟退化到这等程度,也是一种悲哀了!”

  昆吾掸“噗嗤”一声失笑出口,乐道:“好小子,居然知道拿前辈高人用来嘲笑,我看你这是在讨打!”

  木方和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斗嘴,他明白二人心中所想,万象宗之人均是气愤之极,他们这样调和一下气氛,也会令管朝邕、房叶序二人心中紧绷的气弦稍微松缓一下,他们两人木方和还是很了解的,若不是心里的忿意实在难奈,也不会上门来诉苦。

  果然经刘君怀这么一打岔,管、房二人心中气念稍平,那管朝邕说道:“那我们就收下他们的礼物,虽算不得珍贵,用来犒赏一下弟子们也好!”

  刘君怀正色道:“管叔、房叔,我们的实力越是强势,就愈加注意团结一切可能拉拢的目标,一个强大势力,就更应该具有广阔胸怀,宇宙万物之中,没有一样东西能像思想那么顽固,既然不能改变它,那就试着去包容它!

  “修炼者最终目的就是修为提升,与生命的无限延长,与其羁绊在这些繁琐小事里,还不如保持一个良好心态更能沉浸于修炼当中,只要他们不足以对万象宗造成威胁,就由着他们去吧!”

  昆吾掸也收起笑容,“遵守秩序,不适合用来禁锢秩序制定者,而是秩序制定者来制定的!修真界尤其需要一个合理的秩序存在,既然这些势力需要一个安定修炼环境,不妨我们就规划出秩序来要求他们执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三心二意之人更多时候要比意志坚定者更容易掌控!”

  刘君怀点头道,“强者制定秩序,中者遵守秩序,弱者破坏秩序,这才是最现实的修炼者的世界!”

  一整天万象宗往来修士络绎不绝,刘君怀早拉着众女进入了混沌空间,先将一种赤焰龙驹喂食,本来打算将这些龙驹使用在对仙人一战当中,现在看来他还是高估了修为压制后的仙人实力。

  方克银等人还在闭关当中,众女这段时间也放松了好一段时日,他将众人带进来,便是要她们迅速把心收回来。

  不过在闭关之前,刘君怀还是取出了那成堆的金质饰品法宝,正如他所料,所有女人就像疯了一样,纷纷加入抢夺队伍,即使最沉稳的莫思彤也是两眼放着精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的力量,人人倾倒,英雄豪杰,概莫能外。

  只是男人爱美均是以貌取人,美人比一般人更容易得到他人的好感和帮助,更容易获得成功。或者是面对大自然的美景,男人们会流连忘返;置身于美妙的旋律中,同样会如痴如醉。

  而女人爱美,没有原因,是天性,每一个女人,无论漂亮与否,都希望自己是有魅力的,也都或多或少在营造自己的魅力,她们很怕皱纹与眉目齐飞,面庞共秋叶一色,也许只有生育后的母爱才可以暂时战胜这种天性吧。

  刘君怀在旁微笑着观看着,虽然此时没有人刻意他的存在,他知道自己就要远离这些女人们,此刻能够看到她们快乐,令他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只是他很快就从这种满足感里感受到郁闷,因为在每人挑选了一大堆饰品之后,便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演练当中,几乎所有人都在不停地试戴饰品,还每每都需要他这个唯一的男人来一一评判,实际上没有人在乎他的真实意见,往往别人的一句评论,就将他的诸般结论全部推翻。

  更令刘君怀难以忍受的是,她们开始相互间交换着佩戴各种繁琐物件,没有多久,各人辛辛苦苦争抢出来的饰品,很快又汇集到一大推中去了,然后各自佩戴上别人展示过的,纷纷来到他面前再一一加以评判。

  忍无可忍的刘君怀终于还是落荒而逃,找了个借口便迅即进入万象楼,那曾经的满足感也转眼抛到了九霄云外。

  看到了老管家,刘君怀献宝似得取出一瓶万年钟乳石,递到他手中:“老人家,这是万年钟乳石,虽然您老修为被禁锢,有它还是很有必要的,洗神涤魂,补充寿元的圣品材料!”

  老管家神情有些激动,说道:“楼主有心了!只是这等属于先天灵宝的至珍之物,寻得一滴已是难得,而且对于修炼者更有大用处,楼主就留下来自己使用便是了!”

  轻轻摆了摆手,刘君怀笑道:“我这里还有不少,足够我和身边之人使用了!”

  老管家也不矫情,这万年钟乳石的确对他身体有巨大好处,洗神涤魂更不必讲,关键是能够让他体内被禁锢仙元,始终会处于活跃状态,不至于因为久未在体内周转而干枯萎靡,有了万年钟乳石的丝丝蕴养,一旦他体内封印被解开,会立时恢复之前修为。

  而且被禁锢后的修为沉淀的太久了,一旦破封便会迎来飞速进阶时机,这样一来,万年钟乳石浑厚绵长以及精纯润泽,便会起到极为关键的孕育功效。

  在见到刘君怀再次取出的空歧剑丸,他两眼眼神有些凝固住了似得变得呆滞,耳中传来刘君怀的解说:“这是空歧剑丸,我已经将它炼制成为本命法宝,只是暂时不能使用,还要在体内蕴养几年!”

  老管家这才惊醒,开口声音有些颤抖:“空歧剑丸?这可是比神器还要灵韵得多的天下至宝了!而且是真正剑仙所遗留之物,远不是那些后天特意炼制的伪剑丸!”

  刘君怀惊奇地问道:“剑丸还有真伪之别?”

  老管家点点头,说道:“伪剑丸就是本身实力还不足以将一生中修行感悟的剑气凝练压缩,而是依靠先天庚金炼制为剑形,再将领悟的剑道灌入宝剑之中,日月祭炼,孕养,方才能够感受天地规则,化剑为丸。

  “这种依靠刻意为之的剑丸生成手段,远远不是剑仙终生剑术凝实后,天地规则感悟衍化自动生成剑丸所能够比拟的,这种形为丸、意为剑的剑气感悟凝实,即使至高无上的道器也无法具有其这般浓郁灵秀智力!”

  “庚金还有先天后天之说?”刘君怀很是迷惑,他知道庚金乃天上之太白,带杀而刚健,健而得水,则气流而清;刚而得火,则气纯而锐,乃是不低于黑玉晶石极佳炼器材料。

  老管家道,“凡是带有先天两个字,都是先天地而生,天生带有大道烙印,威能无穷,不是后天宝物可以比拟。先天庚金乃是先天地而生,自然没有那所谓是杂质,祭炼剑丸是最好的材料。”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