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晦涩艰深

第六百四十一章 晦涩艰深

  好像知道刘君怀心底深处的感觉,众女没有谁刻意将话题往仙界方面带动,将刘君怀围坐在最中间,一干人细细讲述着每个人与他结识过程,场面温馨而融洽,不时有轻笑传出,气氛始终处在不温不火的柔情里。±,

  一夜时间就在绵长的惬意里过去了,天亮之际,众人出了混沌空间,回到万象宗。

  莫思彤自回宗门主殿堂与边际中等人交代具体事项,昆吾掸、木方和则是与刘君怀来到后山炼器室,长青子和李相予均在,两人正因为修建地火而讨论者,刘君怀听莫思彤讲过了,炼器室与炼器室的地火取自无印丹门地下地心之火,不同于刘君怀的天火,前者的火焰等级没有天火高级,但是它胜在火系庞大。

  现在的地火灶头足有十几个,这大大方便了万象宗弟子们对于炼丹与炼器的修习,两人均收了几名弟子,吴绍远对炼制丹药也有巨大兴趣,不适前来讨教一般。

  只是地心之火虽然火势足够万象宗使用,但是对于高阶丹药的炼制,等级就有些低下了,这就极大限制了长青子的等级进阶。

  早莫思彤告知他马上要针对宝焰金丹和蕴集丹的炼制,虽然他二人均有有刘君怀赠送的幻粉星火,只是见识过刘君怀的天莲心火与莫思彤的曜日极光焰,二人就考虑着将两朵幻粉星火融汇在一起。

  刘君怀笑道:“两位老人家就不必因为此事而焦虑了,我这次来就是给你们想办法来了,这是三界真阳心经,有机会修出真阳之火,还有两滴神龙精血辅助,可生就纯阳之体,在此基础上修出真阳之火才能有把握些。”

  长青子失声惊叫道:“真阳之火?那可是先天之火,是与四大天火齐名的至纯神火,乃是万千修得之火中的至高境界,可称为火焰中的终极火焰了!三界真阳心经有如此神奇么?”

  昆吾掸哑然失笑,他与长青子也讲过多次,倒也了解他的秉性,也不怪罪他讲话如此不知礼数,张手翻动,一缕紫红色真阳之火便出现在指尖。

  “这就是真阳之火,”昆吾掸笑道,“我等也是拜君怀所赐,有了纯阳之体的塑造成功,才有更大几率修出真阳之火!”

  与长青子的一脸惊骇神色不同,李相予则是满脸的惊喜欲狂,二人均是炼丹炼器的痴迷者,很是清楚终极火焰的存在意义,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君怀,你待我们如此情挚,的确是大仁大义之人,要我们两个老家伙该如何报答?”

  刘君怀正容道,“您二位乃是万象宗的至宝,宗门需要用到你们的地方多了,大可不必如此多想法!”

  木方和一旁说道:“不仅修真界有万象宗,等进入仙界也会有万象宗建立,今后的万象宗还需要你二人倾力相助,君怀此举也是为万象宗的未来着想,只有你们的境界迅速提升,才能对今后的帮助越大。”

  刘君怀道:“我来此的第二个目的,就是告知两位,丹器二宗先置放一段时间,全身心将境界提升上去,希望万象宗在几十年后会有大批志同道合者同升仙界,我可不想将您二老孤零零留在星天大陆!”

  长青子眼中一抹潮气显现,他有些哽咽的说道:“师公,这你就放心吧,这段时日我俩也在探讨此事,是应该将身心放在修炼上一段时间,一是不辜负众多人的期望,再就是有个更长远的发展目标,我虽然待人接触上愚钝,但其中道理还是明白的!”

  李相予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青子数次谈到此处,君怀你就放心吧,我们会把状态及时调整过来!”

  昆吾掸笑笑,“如此我们就放心了!只是你二人修为稍微低了些,塑造出纯阳之体易,修出真阳之火可就困难了许多,单是体内没有足够真元就对三界真阳心经是个极大障碍。好在塑造出纯阳之体后,修炼速度上会有天翻地覆般转变,万万不可强行修炼三界真阳心经,待得大乘期境界再进行突破即可!

  “万象宗有如此优秀的修炼环境,闭关几年也就是眨眼时间,现在万象宗已经有数名大乘期修士了,二位也要及时追赶上来,只要进阶到大乘期就望得见希望了!”

  长青子二人一直在刘君怀眼中甚是重要,单是他们对万象宗的耿耿忠心,就令刘君怀不能释怀,只是二人的修为实在是低下,刘君怀不忍就这样轻易将二人留在此地,这才不惜两滴神龙精血,也要尽力相助,能不能跟上众人步伐,就要看两人造化了。

  与该见之人均一一见过,将几百件地级上中下三品仙器,也留下大半,又提议给文处一留下留言,飞升仙界之前,刘君怀应该还要回来一次,也就没有多少可交代的,与众人告别后飞身跃向了半空。

  在半路上把众女与昆吾掸、木方和引领入混沌空间,昆吾掸二人还从未知道混沌空间的存在,自有众女引导着四处参观。

  半个时辰之后,刘君怀回到了玄祗山庄,千机谷大部分修士已经返回,只留下渊释天三人等着刘君怀回转。

  见到他的归来,阗殛老祖也及时发出了讯息,是通知一干九阶散修的今晚到来,毕竟弑血盟一事完美解决,接下来便是为着飞升仙界做准备了,众人聚在一起商议一下具体分工还是很有必要的。

  练呈如说道:“这么样,这一趟凤凰隅之行可有收获?”

  刘君怀笑道:“果然与千机图处处相符,我现在对于谶纬之术是万分尊崇,它的神奇之处令我目瞪口呆!我只是奇怪,有着天道禁制存在,这种推演如何能够无视禁制所在,是我最为惊奇之处了!”

  阗殛老祖一脸正容解释道,“谶纬之术是谶纬与经学的结合,乃是超越了道家阴阳术数与佛家的三世因果论的神学,与道家阴阳术数同属于阴阳五行体系﹐但真正的谶纬之术早已失传,现下所有的谶纬之术古籍,虽包含一部分有用的天文﹑历法﹑地理知识和古史传说﹐但绝大部分内容荒诞不经﹐可以穿凿附会地作几种不同解释﹐并可任意证实其中一种是正确的。

  “道家阴阳术数是以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的理论,来推测自然、社会、人事的吉凶,实为窥探一丝天机后的趋吉避凶手段,与真正谶纬之术还有着天壤之别。这种借助天地自然五行转换参以卜筮,断以蓍龟,便是衍生于谶纬之术,预测吉凶只是小法,像千机图这般凭借一缕天道气运气息,直接将天地异象起始缘由缩小至极其细微的方寸之间,而且其中跨越无数时空、空间,才是真正的法术大通之为,又岂是我等最低品阶的阴阳术士所能够了悟其中!”

  练呈如很是赞同的说道:“术数用以推测事物气数和命运,即使占卜入神境也对它的内涵和外延至今了解不清晰,不通澈,便是因为神境之上再也没有了上古传承遗留,且诸多推演及论断往往要历经几十上百年才会有结论,其间又会有诸多衔橜之变令阴阳生克生出变异,这才是不被众多人士所认同之处。

  “术之定义在合,如万物皆圆,万物皆理,万物皆数,以术合之,形可由圆而方或方而圆演绎,理可合见也可分见,数既可排序定位,也可加减乘除。如今浮躁修炼氛围,已然很少有人会痴迷于此道,多是我等修习的以武寻道之途,因为这种修炼途径简单明了,成果清晰可见,越不是阴阳术数那般艰深晦涩,其湮弗没传只是迟早之事了!”

  阗殛老祖面色严峻,“晦涩艰深,难懂难读正是天理奥义精髓所在,所以说其中包含道理、规律、秩序、准则、规定性,天理既是天之大理,又是物之小理,还是人之道理.天理是自然之理,是万物之常理,内中奥义端得是艰涩难读,没有至深导读引领,这一学说迟早要湮灭的!”

  刘君怀深以为是,“只是此种的神奇又有几人能够了解?在这之前,我就以为老祖的阴阳术数已然登峰造极,在亲眼见识到千机图,这才理会到何为幽微通鬼窍,玄奥究天庭。”

  阗殛老祖笑道,“我等在此妄加评论,对于谶纬之术已是大不敬,却又有几人能够看到谶纬之术沦落之后的悲哀?好在寻道之路千万条,也许只有等到进入那种道家所言的,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受其黑,知其荣守其辱,损之又损,德归于朴的无极境界,天人合一后的与天地、自然为一体,才能领悟到艰深晦涩背后的真谛所在吧!”

  刘君怀“噗”的一声喷笑而出,“好家伙,老祖所指的这条明路,也需要比领悟真正的谶纬之术还要艰难万分,这条路更不好走!”

  练呈如也是哑然失笑,“真正到了那种无极境界,天道规则都要由他来制定,哪里还需要谶纬之术的推衍理算?无极便是大道本然的实际,不生不灭是大道虚无本体,生生不息是大道现象作用,整个宇宙皆归他驰骋,挥手间湮灭一座星球,他何必在意某种固定理论的生死存亡!”

  刘君怀无限向往的望着天际某处,感怀戚叹道:“世人皆有情与欲蒙眼,道不应天,自有生死五蕴,何怪天无情,只因天生万物万物平等,无喜无悲啊!真若到了这种境界,生存还有意义么?”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