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天塌地陷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天塌地陷

  刘君怀暗暗心惊,他没想到印德大师竟然不用推演,也能察觉出他命理中的特异之处,虽然他不知印德大师五万年前已达何种修为,想来不会低于金仙境界,因为刘君怀的探识只能探出金仙级别本身气息。

  若是金仙以上均可以窥探出他身上的秘密,自己进入仙界岂不是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被完全展现在仙人面前,这里面的巨大危机可不是开玩笑。

  似乎预料到刘君怀心中所想,印德大师笑道:“刘施主不必过分担忧,老衲之所以能够窥测施主身上一缕隐秘,却是恰好对气象有所悟得,世间身居如此僻蹊佛法之人也是不多的!

  “先前我看施主面相,额宽目锐,耳垂臂长,气象独特而有大贵之相。但施主印堂灰黑,鼻尖皱折,又多居命运多舛之兆,正诧异二种截然不同的气象何以系于一身,现在看来,是施主自己广种善缘。所以说,一切命运随心而转,命是由心生的,心善而能改运。施主必能避难趋吉,直至大成。

  “况且刘施主拥有天地之间最强的血脉之一真龙血脉,兼具真阳之火,意海深处还隐藏着以无形态存在的主神命格,就注定不是凡人。但凡天地之间的修炼者,都是在踏入仙帝境界之后,才会依靠修炼缔结出自己的神格来,而施主!却天生就拥有一枚神格,而且是天命神格,一枚只能属于神帝的神格!

  “拥有天命神格的几率原本便只有千亿分之一,而施主居然是天命主神之格的身躯,这种几率恐怕只有万万亿分之一吧!虽然这种神格在施主体内还处于无形态存在,那一抹天命神格却是真实存在的!”

  刘君怀还是首次听到过神格之说,半信半疑状态下,已是一副呆呆摸样。

  印德大师接着说道,“施主不用疑惑,此时的你还是习惯性使用丹田气海中力量,这样施主的力量不会达到最强,待得体内天命神格可以尝试着呼唤神格,使用神格衍生力量!

  “施主乃是天命主神之格之人,必然身负重大担责,这也是你业力所致,是因果使然!你虽为修道之人,虽身在世俗,但佛心早具,却是与佛有缘。所以在施主对老衲有所了解后,若是能够一心劝善,识时务,辩是非,老衲便有一物相赠与你!”

  此时的刘君怀心中却是激荡不已,道士的预测是以阴阳术数为理论依据,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学说深奥莫测,占卜者中虽说也有高手,但以欺世盗名者居多,毕竟像阗殛老祖这般有深研之人甚少。

  这位印德大师的预言不同于算命,佛法不离世间法,佛陀在世时接引他人就有很多世间方便法,历代和尚预言并不少见,能够与阗殛老祖的卜相之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将印德大师对世间各种气象研究颇深,由此观人自有其独到之处,心惊之余,亦令刘君怀佩服不已。

  见他依旧催促着自己以神念之力探识,刘君怀心中却没有丝毫紧张,且不论这位印德大师身上精神烙印封禁,只是一缕神念,并不会上得了自己分毫,况且自己的切割术可以瞬间将那一缕神念切割。

  于是心下也不再忧虑,他本就对这位神秘的老僧有相当大的好奇心,对于具体何物相赠于己,刘君怀也没有过多考虑。

  良久之后,刘君怀无惊无险的撤回神念,脸上的表情却是剧变,他没想到印德大师的来历如此奇特,九万年前的发生之事也极大震撼到了自己。

  这位印德大师,的确来自于九万年前的东瀛大洲浩涆山脉归元寺,在佛教界是有身份之人,经常受邀讲经或受邀做些弘善之事,归元寺乃是仙界有名的万年古刹,以他仙尊修为在归元寺也不过是仙尊其中之一。

  九万年前,尘嚣已久的末法时期终于来临,世间现况秽恶充满,五欲炽盛,人心不正道德败坏,佛法道义失灵,各种魔化的现象此起彼伏,妖魔鬼怪到处作祟,归元寺念及不久将来诸佛灭度之后,法不久存,便命印德大师与三位寺中监院知客,相携归元寺珍贵佛法经藏避世隐藏。

  即使神界大能们皆开始封印各自圣人道场,所有人都将进入到封山之境,来减少消耗以望能够渡过此劫,何况归元寺还处在仙界最接近于现世的大型势力,只是归元寺主持实在割舍不下几万年圣僧遗祗,终是被魔道覆灭。

  在这种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情形之下,久避深山的印德大师一行也终被外道妖魔所缠缚,一场大战过后,妖魔所俘之人均囚禁于这座叫做困神塔的金字塔之内。

  此塔内几千年中,最多关押时竟达数万名之多,印德大师作为佛教中人被妖魔道视为异徒,所遭受非难也是极大,最后只留得一缕神念逸出,却不料仍被发现,有一位人类判离仙帝打上精神烙印封禁。

  却不料想没过得一个时辰,一股浩荡莫名吞噬之气灌入困神塔,就像附骨之蛆瞬时在塔内泛延,顷刻间吸附在众人之上,无论何种防御均无丝毫作用,直到自身灵魂彻底吞噬为止,那浓郁黑色吞噬之气才离开。

  印德大师的一缕神念,却是因被禁锢于塔顶尖端处的缝隙里,又有精神烙印屏蔽气息,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数日之后待浩荡吞噬之气退出不久,一方世界山岳倒塌,大地裂开,困神塔之外的火山灰夹着岩浆如倾盆大雨一般从天而降,喷发着闪电般的狰狞火焰,吞食着周围的一切。

  那一刻,好似天崩地裂一般景象倾落,洪水、地震、海啸、飓风、岩浆......,大量体现人类文明的所有建筑像豆腐一样被自然巨大力量碾碎。

  距离困神塔万里外,地底一道巨大滔天血光直冲云霄,犹如鲜血所凝,然后在天空上扩散开来,竟是形成了滔滔血海,一种凶煞无比的波动散发开来。

  随即印德大师所处空间一阵剧烈扭曲,一个个空间漩涡出现,扭曲空间最后砰的一声,犹如落地镜子一般,彻彻底底碎裂开来,狂暴空间波动席卷而出。

  那深处的上空,天空突然间裂开一道道口子,巨大吸力里有着一种滔天般凶煞涌来,一方天地都是处于血色灰暗之中,可怕的凶煞风暴铺天盖地肆虐席卷着,那种凶煞风暴过处,山峰顷刻间便是化为平地,大地上,万丈深渊遍布,看上去仿佛黑色的巨龙匍匐一般,幽黑的深处令人感到阵阵寒意。

  在印德大师意志尚存的一霎,他只记得那四方天地,竟是直接呈现破碎的姿态,所有空间,犹如是被恐怖力量撕碎,到处是道道黑色裂缝,犹如狰狞大嘴,在那天地间蠕动着。

  印德大师回复意识,已是几万年之后,依旧畏缩于塔顶尖端处的缝隙里,好在封禁有所松动,又是几千年,本已气息奄奄的一缕神念,却惊见塔尖外一株灵魂之花出现,这才依靠着灵魂之花不间断地原地重生,将印德大师留存至现在。

  此时的印德大师并不知此地身处何方,只是浑浑噩噩苟延残喘至今日,方才盼到刘君怀的到来。

  以上景象早已将刘君怀惊骇得目瞪口呆,他早知末法时代一说,也同样在心底里闪过无数次天塌地陷时的臆想,印德大师的记忆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方才他所看到的场景,已然不能用恐惧来替代。

  直到良久后,印德大师面色凝重的说道:“这十万年后的末法时代又要来临,也许老衲是唯一亲眼见到此种惊变异象之人,当然不包括那些位超脱于天地之间的入道之人。

  “刘施主,你身上隐露拯救普罗大众之正气,寥寥渡劫期修为便身怀一缕信仰与道德之力,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施主也无可推诿。虽不知贵教如何说法,在佛教中,施主这是追随崇高的一种体悟,其中有本性使然,也有圣明赐予。

  “想来此种身份施主已了然于胸,再多教义老衲也不再累赘!自古以来,各路先贤常为人性本善还是本恶争得四脚朝天,甚至不惜丢掉体面对异己毫不客气地进行攻伐。

  “其实善恶这类浸淫了道德这一主观颜料的词汇用来衡量人的属性,本身就是一种可笑之极,企图用价值观的提前代入来描述一个客观存在,无论如何也称不上高明。

  “老衲唯一所要求施主,便是保持施主本心一心向善!拯救世界,并不仅仅是一种狭隘,基于人类这一群体的自我利益维护,因果轮回真实存在,末法末劫便是这因果最大体现,在不久将来趁正气没有消灭殆尽之前,老衲希望此物能够给施主带来一丝帮助!”

  说罢,印德大师两眼之间徒然迸射出一道金色光团,旋即刘君怀便陷入了昏迷,在倒地之前,他隐约看到有一团奇异光芒没入自已识海,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金光,虽然十分微弱,但在这无比的黑暗中还是万分地显眼!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