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死,有很多种方式

第六百五十三章 死,有很多种方式

  “咻!咻!咻!”

  帝木灵矢向镜像世界里显现出的虚影激射而去,所过之处,虚空乱流翻涌,箭头位置形成三道刺眼亮光,竟然形成锋利利芒,恐怖穿透力挟带雷霆万钧之力,化作三道流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感受到身形被恐怖杀戮气息锁定,一股骇极了的恐惧徒然升起,这股杀戮气息所带来的岌岌可危之感,使得汝鄢仙子心生惧意。

  面前被她视为蝼蚁般存在的刘君怀手段百出,竟逼迫得她有种手忙脚乱之感,居然腾不出手来还击。

  只是此时形势危急,已容不得她有丝毫松懈,身躯一晃,整个人化为一条影子,电射出去,疾如流电。

  “咻!咻!咻!”

  三道流光半息后破空而至,锋利利芒罡风在她身后一晃而过,瞬间将她未曾聚敛无色气雾划出三道裂纹,使得她身形的凝聚稍有迟滞。

  远处的刘君怀嘴角泛起一抹冷冷笑意,三支净焰火矢搭弓起弦,弓与弦拉纵到极致,都能听到臂膀的肌肉力与骨骼咔咔脆裂之声,三朵天莲心火火焰在箭矢顶端跳跃。

  三支离弦之箭电驰而出,宛如贯穿苍穹之威在虚空划过三道璀璨流星轨迹,呼啸着破空而来,耀眼的金色光芒闪耀中,箭势化作流光虚影犹如电光石火。

  随着箭矢离弦,须臾即至,汝鄢仙子左右晃动泛起大片绚丽残影光焰,而探出的右掌带着浩荡掌风频频拍出,无风自鼓的流云长袖竟然侧面格挡住了金光洋溢,将两支帝木灵矢拍落向地面。

  只是第三支帝木灵矢突兀在临近前迸射出大团天莲心火火焰,无数点火光飞溅,那支帝木灵矢也在漫天火红当中,擦着汝鄢仙子长袖掠过,火焰瞬间引燃她的流云长袖,嘶嘶灼烧声中,本就没有完全凝聚的身形愈加涣散了几分。

  倏然,十几丈外的地面,遁入地面之下的嗜血三星猛然间破土而出,汝鄢仙子忽觉自身瞬间被一层黑雾般杀戮气息所笼罩,口中凄厉呼声还未传出,目眦尽裂中眼见得嗜血三星化作了一道血光,血光中带着丝丝黑气,像一团血红色光柱冲天而起。

  这是嗜血三星等待多时方才寻觅到的良机,绝对不容错过,汝鄢仙子周身霎那爆发出刺目光芒,红色光雾护体鼓胀,不去管已被天莲心火火焰灼出的斑驳星点。

  只掌却在血光临近之时,突兀伸出扬起,一团玄青色气劲极速旋转,从半丈大小膨胀到十几丈,仿佛一个巨大仙力气旋,随着气旋形成,半空猛然间狂风四起,浑厚能量风暴骤起,阴沉凛冽威压飙升,庞大威势压迫得地面崩溃,坍塌龟裂。

  “轰!”

  血红色光柱轰然爆裂的同时,与仙力气旋重重撞击在一起,一时间空间剧烈颤动,地动山摇般晃动中,嗜血三星被强大冲击力掀起抛向远方。

  沉闷的爆裂声响起,空间气流被震散,血红色光柱粉碎虚无。

  就在此时,血色卷轴已然来到近前,迅速放大,虚空里的阵图发出一阵呜呜声,无数道血色光芒爆袭而来,一息之间便在汝鄢仙子头顶铺展开,无尽血色里,半空中的那只乌黑巨眼眨动间射出锋芒状白光,“咻”的一声须臾迸射出来,笔直穿透挥舞中的长袖,顷刻间削去半边衣袖,露出汝鄢仙子那白皙手臂。

  血色卷轴一阵颤动,铺天盖地的血色光芒,犹如洪水般倾覆而下,与汝鄢仙子周身红色光雾相撞,崩裂出愈加火红光亮。

  而就是此刻,一股无形力量从刘君怀双眸中发出,直刺对方识海,身形却忽然在原地消失。

  那高速振荡而出的神念凝实银色光芒闪过即逝,在抵达之时已然化作无形剑气,倏地摄入汝鄢仙子两眉之间识海,汝鄢仙子忽觉识海上空隐有隆隆仿佛闷雷一般巨响,刹那之间,无形剑气似水波荡漾一般在识海内泛延,汹涌翻滚的痛苦刺激着她每一根脆弱神经,她的神智忽然一阵剧烈摇曳般恍惚。

  在她身形迟滞的一霎那,真龙诀被刘君怀召唤出来,龙力转瞬化作化为一道青色横贯长河,如山河破碎般的轰鸣声中,横贯长河洞穿虚空,空间气浪扭曲。

  释放出龙力的刘君怀身形晃动,一息便出现在汝鄢仙子另一侧,短暂恍惚的汝鄢仙子立时苏醒,已顾不及另一只手臂中围揽着的六翼金鹏,任凭它坠落向地面,空出来的一只手臂流云长袖抖动间,迎向了倾扑而来的青色龙力长河。

  却不料身侧适时显现的刘君怀,挥手一具空间牢笼罩向她,隐藏其后的空间领域之力后发先至,在一片透明光亮中禁锢住一方空间,在汝鄢仙子刚刚察觉到一丝禁锢之力加身后的片刻凝滞,刘君怀的弑神枪悄然刺出,狂暴杀戮气息刺骨冰凉,天地元气在所经之处瞬间冻结,漆黑凌厉枪芒四射,数丈长锋芒光亮一闪,已无声扎入汝鄢仙子左肋之下。

  在锋芒入体的一霎那,极致锋锐气芒骤然间爆裂喷薄而出,一股浩瀚荒古气息夹杂着毁灭道纹气息弥漫而出,无数怪异扭曲符号在毁灭道纹气威压中,朝着汝鄢仙子纷涌而去。

  一缕天地而成的毁灭法则光芒,璀璨中夹带着阴沉灰色死气几息之间在她周身蔓延开去,在她耳边伴随着刘君怀口中的一声怒吼:“去死!”。

  那瞬间里,苍白面色的汝鄢仙子仙帝风采完全不见其形,全身就被那股恐怖的毁灭气息狠狠的压制住,动弹不得。

  汝鄢仙子渐感后背有一股凉意,而那凉意好像有形生命一般,从自己后颈钻入进体内,她顿感浑身冰凉,这不是因为杀戮气息中的寒气所引起的凉,而是内心极度恐惧导致,数丈外的刘君怀,此刻在她眼中恍如面目狰狞恶魔。

  刘君怀冷眼看着她,眼角似乎都要因愤怒而裂开,他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狠毒语气道:“死,也有很多种方式,像你这般只是一缕分身存在,依旧还如此桀贪骜诈,凶暴贪婪又如此傲慢,还以为你是完整的仙帝不成?近十万年侥幸留得一缕残魂,不知道倍加珍惜,我很是怀疑你之前口中所言的真伪,我想勾结妖魔两道泯灭仙界人类修士的就是你吧?”

  骨寒毛竖感袭满全身,由于极度恐惧所带来的胆裂魂飞,使得此时的汝鄢仙子噤若寒蝉,色若死灰下的嘴唇因惊惧而变得灰白,体内毁灭道纹的侵蚀已然令她气息渐弱,她嘴唇抖动着求饶:“这位小兄弟,是我一时鬼迷心窍,还请小兄弟看在我是唯一一位生存之人,恳求你能放过我这一回,我愿意永久滞留在这里,永远不再与你相见!”

  看着眼前贪生畏死的老女人,刘君怀心生厌恶,嘴角一撇,冷笑道:“为什么要放过你?你与你夫君二人便是妖魔两道在仙界的奸细,真以为我信得过你?我识海里有印德大师的全部记忆,你夫君就是禁锢印德大师神念之人,你以为我不晓得?

  “虽然他的肉身已不存在,但是我识得那位景天大帝东景铄,手中与你同样的一枚指环状储物戒,就是佩戴这枚储物戒者将精神烙印打在印德大师神念之上!如你夫妇二人这般恶毒心肠,我岂能轻易放过!”

  看着眼前汝鄢仙子那张脸,刘君怀实在是厌烦不已,也不再与她废话,双肩一动,踏步向前,转眼迎了上去,只一眨眼,就出现在汝鄢仙子身前,右拳狠狠的砸下,“噗”的一声,汝鄢仙子分身便四分五裂。

  意念转动,一缕神念银色光芒倏然摄入她的识海,召唤回毁灭道纹气息,任由自己识海内的紫色圆球去将汝鄢仙子那一缕残魂炼化。

  即使只是仙帝的一缕分身,也足足耗费了刘君怀几个时辰时间,在完全炼化后,一股冲天怒意使得他豁然站起,口中喃喃咒骂不已!

  果然如自己所猜测,这夫妇二人就是看护此处囚笼之人,在浩劫之前的万年前,二人便加入了魔道之中,这个金字塔确实是那景天大帝手中之物,在将印德大师禁锢住不久,便迎来天地灭世浩劫,在吞噬魔气入侵的几十息里,他夫妇二人拼命飞向此处,这汝鄢仙子中是没有逃脱魔气吞噬。

  景天大帝虽然侥幸掷出阵法盘,却也有几缕魔气跟随着他进入这里,景天大帝足足与几缕魔气缠斗了几十年,才在付出声明后与魔气同归于尽。

  这处洞穴的汝鄢仙子一缕分身,却是早在几千年前就留存在此处,只是为了守护六翼金鹏。六翼金鹏也是因为魔气入体才陷入此时的神魂禁锢状态,而且之前魔道在攻打一处人类仙人势力之时已身负重伤,这一次救主后更因魔气入体,险些丢了性命。

  为了留存六翼金鹏的一缕生机,景天大帝二人才将六翼金鹏的神魂禁锢,以求得神灵兽血脉精血来激活六翼金鹏完整生机。

  刘君怀将满腔发泄之后哑然失笑,自己与十万年前的仙帝生的哪门子气,末法末劫就是因为那时的仙人各自为战造成的,若如不然,又怎会令妖魔两道入侵万年而无所作为?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