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涂钦天和

第六百七十八章 涂钦天和

  几十息之后,那数股波动临近,亦是发现刘君怀所在位置,前行之势忽然停顿下来。

  刘君怀不急不缓的张开双眸,向着屏蔽之力笼罩下的众人高声道:“像你等这般疾疾赶路,必会引起各方势力注意,即使有着屏蔽之力,也终有能量渐趋淡薄之时,要知道你们的行踪已经引起了十几方大型势力的寸寸搜寻!”

  领首之人为一中年英气十足之人,境界显示在九级天仙实力,闻听刘君怀口中所言,脸上的惊骇一目了然。

  不待他开口问询,刘君怀接着道:“道友不要误会,本人刘君怀,亦是半月前刚刚飞升之人,偶然在武浦崖坊市上听闻众人之事,想你等这般集体飞升之举,已然招致各方势力严重关注,方圆两万里,均有势力在向着此地收拢而来,如道友如此行进方式,终归不会逃出那些人的步步锁定!”

  那名中年九级天仙面色凝重,沉声道:“道友前来相告,只是为了提醒我等目前所处逆境?请照实相告,若是道友所需,我等能够办到,自是念你一番良苦,努力奉上!”

  刘君怀笑笑,站立起身,向着众人抱拳拱手:“在下知是如此贸然打扰已是不礼,但也无丝毫冒犯之意!只是念在同为飞升者身份,你我双方也同为仙界势力搜寻目标,有着同仇敌忾的抵拒之心而已!道友可否静下心来,与我交流一番,便知我心中所想!”

  那名中年九级天仙思虑片刻,自己一方的隐蔽行为早在面前之人探识之下,也知此人一人前来,必有隐情在其中,说不上有多么巨大敌意,若是圈套自不会如此贸然孤身而至,随放下大部分防御心理,独自一人前往,向着刘君怀拱手道:“在下涂钦天和,乃珲泽大陆飞升之人,不知道友有何相告?”

  刘君怀详细将在林丰酒楼所听闻一一讲出,说道:“以兄弟所见,涂钦兄应该迅速找寻一处隐秘之处隐藏,而不是这般紧促赶脚!现下围追堵截已成合围之势,千万莫要小视玄仙期仙人探识能力,虽然涂钦兄一方有着屏蔽手段,能够遮掩气息一时,但其中能量波动我以金仙初期修为皆能感知得到,仙人手段不会那么浅薄。

  “虽然不知你方具体使用何等瞬移手段,兄弟不才,也对此种空间移动手法略知一二,尽知其中所耗费仙元何其巨大!若是频繁使用,终有力竭之时,一丝痕迹溢出,便会招来致命灾祸,想来涂钦兄亦是心中有所知会!”

  涂钦天和沉吟良久后说道:“能够飞升半月,兄弟你即能进阶金仙境界,修炼资质自是非同寻常,愚兄我也是艳慕得紧!你所言皆是实情,只是此等情势下,分开而行也的确是凶险无比,我等这般集中逃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些人均是我所带来之人,不能放弃其中一名,哪怕身死道消,也不容这些兄弟前辈,因我而遭受任何不测!只是我等这般拼命逃亡,且有着屏蔽之法加以遮掩,尚且不能逃得过仙

  (本章未完,请翻页)人围追,此地又是陌生得紧,哪里能够找寻一处安全之地?”

  刘君怀笑道,“此种隐秘之处也是不难找寻!只是先行脱离身后众多势力围剿才是首要,涂钦兄,我这里倒是有一种方法,可以蒙混脱离这种合围之势,你看是否可行?”

  涂钦天和眼中精光闪过即逝,他凝视着刘君怀眼神说道:“兄弟但说无妨!”

  取出那个叫做方寸空间的活性法宝,刘君怀正色道:“此乃一件人类修士可以出入的活性空间法宝,涂钦兄可自行炼化了它,将你的那些同伴们隐藏其中,你我二人有着瞬移神通,突破那些先人们的围堵应该问题不大!”

  见涂钦天和脸色有些变化,知其对于素昧平生的自己,并没有理由相刘君怀会如此倾力相助,此间危险还是巨大,毕竟只剩涂钦天和一人,刘君怀想要拿捏他自是轻而易举。

  于是他笑着说道:“没有关系,我知道我们之间还没有信任基础!你看这样好不好,此法宝你还是留下来,具体使不使用你们自己人商议后决定,我给你留一枚传讯玉符,待得安全脱身,你通知我取回就可以了,或者你留在某一位置及时通知我自行去取也是一样的!”

  涂钦天和神情略有尴尬,无论刘君怀有何目的存在,那也是以后之事,毕竟今日里他就给自己一方,提供了很有必要帮助,众人安全脱身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刘君怀笑道,“放心吧涂钦兄,我并不存在任何功利目的,只是你与我的情况十分类似,我们一方也是集体飞升过来,也是使用同类方式脱身的,你们现在的处境只是我半月前的翻版而已!涂钦兄,咱们就此告辞,相信日后我们会有再相见机会!”

  对于涂钦天和如此心理,刘君怀没有一丝不适之感,这本就是人之常情,没有人会愚蠢到将自己一行人性命,交给不相识人手中。

  他不认为一件空间法宝换取十名日后同盟者有何损失,若是因此失去了,他也会利用一件法宝看清一颗人心,也没有任何不当之处。

  即使刘君怀自己,也没有理由充分信任对方一行人,只是在此事上他站在主动一方,该有的付出总是免不了的。

  涂钦天和拱手向刘君怀道别,这个机会他实在不愿意轻易放过,终归自己一行人切实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没有人认为飞升者会逃得出无数仙人的追剿,即使己方有一定的防护手段。

  半柱香之后,刘君怀在数千里外探知到涂钦天和已然利用了那件法宝,便也不再关注此事,返身回到武浦崖坊市,那里的招收大会还是要尝试者加入。

  仙界各个势力间的竞争无处不在,大势力基本上不愁新人加入,但是小势力就不同了,不少小势力,可能几十年时间也没有一人加入,此种情况,出现如今这样拉人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时的十几个小势力招收平台前,便有数名血雾榭同样衣着仙人在徘徊,普通资质天仙倒也罢了,毕竟此间招收方式已经存在了万年,他们本就是打破这种无形规则一方,所以他们承诺只在此地滞留三日。

  但是遇到某位修炼天才般存在,血雾榭甘愿身背恶名,也要将其招揽于门下,所以这几名仙人此种作为,也是明目张胆警告方式,他们以为只留在此地三日已然给了小门派巨大脸面,这期间所有天仙资源,自然要归于他们所有。

  实力上差距,使得众多小型势力苦不堪言,均是暗自咬牙不已,却也无可奈何,只盼得明日之后,前来应招者再行前来才好。

  眼望同样衣着仙人在别派前一副据傲神情,刘君怀也无多少痛恨之感,修炼世界原本就是这般残酷无情,事不关己之事,在仙界没有几人会主动参与其中,即使这旁观者实力强大。

  刘君怀如此年少,又是金仙修为,在应招仙人中挤来挤去,自然会有人关注到,他的肩头在经过那几人身旁之时,便有一人开口询问,虽然仅为高阶天仙,面对金仙境界的刘君怀,嘴中也没有一丝恭敬之意。

  刘君怀冷静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我有师门,不需要加入别的门派。”

  “小子你不是应招者,为何在这其中挤来挤去?”那人怒道,“赶紧离开此地,莫要我再于此地见到你!”

  刘君怀皱了皱眉,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做出丝毫异样表情,他可是知道此地有多少金仙以上修为仙人存在,年轻人的莽撞在他身上不会有丝毫现露。

  身侧经过之人,也未有人鄙视他这位金仙竟会对天仙示弱,事不干己之念在仙界已经根深蒂固。

  他果然转身挤出人群,径直向着远处走去,实际上有着镜像世界的探识,反而会观察更细致些,仙界如此人员聚集之处,本就如处在巨大火药桶之旁,星点火星即会引起大范围血拼事件发生,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刘君怀自然选择最安全方式。

  换了一间酒楼,刘君怀刚刚坐定,身后就有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此事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根据线报所传,那些人当中居首之人很有可能便是那涂钦家小子,飞升台明明有我们辟心门门下弟子常年留驻,为何还会有此类事件发生?怎会有珲泽大陆飞升之人漏过去?他们可并没有对飞升台守护人员隐瞒来源之地!”

  在这个比修真界残酷无数倍的仙界,没有过硬实力,根本就不能生存,所以具有许多飞升之人出现的修真界超级豪门,均在仙界有门派存在,他们往往均会在飞升台之内常年留驻接引之人,专门负责接引同地域飞升者的到来。

  这样做的好处极大,首要当然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后人晚辈,再者可以第一时间招收弟子壮大势力,而且同一修真界飞升之人的可靠度相对要忠诚许多。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