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极度嚣张至癫狂

第六百七十九章 极度嚣张至癫狂

  苍老声音之言令刘君怀警惕心顿起,此人显然与涂钦天和同样来自于珲泽大陆,而且对涂钦天和所在的涂钦家族有旧恨深仇,只是这人已是金仙后期修为,明显已飞升仙界至少几百年,他又怎会知晓涂钦天和的存在?

  随着话音落下,几名仙人自门外走进来,向刘君怀略一打量,便抬脚走向角落餐桌,身后几位高阶天仙紧随其后,其中一名说道:“师傅,你如何断定那人乃涂钦家后人?”

  那名金仙后期淡然一笑,说道:“其他势力皆以为那人掌握着瞬移神通,当真是可笑之极!那只是一种叫做远逸秘术的身法而已!这种身法其实就是把身体移动速度运转到了极致,虽依然属于御风而行,却能超越风的速度,整个人与速度融为一体,快如闪电,身影闪过之间如同瞬间移动。

  “而为何其余人等一同随之消失,却是更简单了,因为他们涂钦家族有一种风遁符,只不过不是真正的符箓术刻画而成,乃是远逸秘术一脉相承的制符秘术,需要涂钦家族血液加入其中才可绘制成功,效果与远逸秘术极深境界还有些差距!”

  刘君怀心中更是震撼至极,那远逸秘术是凌家祖传秘术,怎会与相隔数千万里的另一星球有关联?

  而且凌家老祖凌向隅,万年前便与凌家上下族人一同被屠杀,那凌墨便是凌家唯一逃脱之人的后人,那远逸秘术不可能是在全盛时期之后流出,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凌墨口中的雷震子了。

  万年前,凌向隅在一处上古遗址得到过一些雷神门下传承,这份传承是一块玉简、一部功法和一枚九劫天雷珠,从玉简内得知,这一切的原主人叫做雷震子,他生性喜欢各处游历。

  却不料这一次外出的返回途中,突然在那黑暗虚空中扬起一股极强能量风暴,他难以抵挡得住强烈空间风暴的攻击而受了极重的伤,在昏迷中被虚空乱流带到了星天大陆。

  只是他醒来之时,一身修为尽毁,便找到一处上古遗址停留下来,唯一可解释的,只可能涂钦家族与雷震子之间有关联,雷震子的真正传承便是在珲泽大陆的涂钦家族之中。

  而且这涂钦家族根本就是雷震子的真正后代,因为那风遁符需要涂钦家族血液才能绘制,这个意外消息几乎令刘君怀目瞪口呆,这种巧合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

  震撼之后便是惊喜,既然有如此诡异般巧合,那么刘君怀与涂钦天和之间便有了相交的渊源之说,他已经对于远逸秘术很是重视,却不料还是低估了此种身法秘术极致表现状态,它竟然能够在仙人眼皮底下消失无踪。

  看来无论是凌家人还是他自己,均没有习练到远逸秘术的极致境界,或者讲凌家所得到的远逸秘术并不完整,因为他首次听说的风遁符,就是与远逸秘术一同传承下来之物。

  这时候,那名老者接着说道:“我辟心门与他们涂钦家族有世代冤仇,只是这涂钦家族在珲泽大陆属于隐门,一向少有面世,而且隐门与世俗界之间有严格限令,使得珲泽大陆的辟心门,一直不能将涂钦家族湮灭。

  “而仙界也有涂钦家族老祖存在,并且为数不少,但如同在珲泽大陆一样,在仙界也不曾听闻过他们踪迹,这是因为他们祖先与雷神传人似乎有所牵连,而雷神传人行踪一向被仙界所关注,似乎与那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有关!”

  他的弟子中一位惊讶道:“九劫天雷珠?好家伙,那东西可是神器,据说一整套齐全,一旦施出自行结阵,便具有了封天锁地之能,二十四枚神器所组成的阵法,那威力不下于道器的威能!”

  另一人嗤笑道:“你能得到其中一枚又有何用?恐怕一经施出,便会成为整个仙界所追杀目标,此等神器不要也罢,留在手中反而祸害无穷!”

  那名老者嘿嘿笑道,“那是自然,不然他涂钦家也不会世代躲藏在阴暗角落,有了神器相反做了缩头乌龟!”

  他们之间交谈并没有忌讳什么,另一桌仙人也能够听得清晰,埋头在那厢窃窃私语,刘君怀这才从他们口中得知,那位老者为第九重天赤明和阳天大型门派辟心门中人,看其修为在门内也不过尔尔,恐怕连一名普通外门堂主也做不到。

  九重天至十二重天可是属于大罗仙境界最多出入区域,小小的金仙后期,在那里也不过比天仙地位稍高些罢了,实在是不值一提。

  刘君怀暗想,还是需要尽早搞到些仙界各势力分布消息,不然自己想破了头,也不会猜测到,这辟心门竟然能够在第九重天开山立派,看来这个门派在整个仙界也有极大名声。

  他心中暗自警惕,如辟心门这些人如此做派,显然不是大门派中人的倨傲之为,他们如此高谈阔论,隐然是有意而为,具体所为何事刘君怀虽不能知晓,心中却隐隐感觉其中必有蹊跷。

  心下一动,刘君怀神念探识后便不再迟疑,将散碎真晶置放在酒桌上,快步走出酒楼,迅速远离此地,在另一酒楼开好客房,隐身其中,飞快的打开了镜像世界。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武浦崖山谷之外与林丰酒楼,相继有数十名高阶天仙,在数名金仙中后期带领之下,径直向着方才那处酒楼飞奔而去。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也忽然有四名仙人疾奔而出,身上气息徒然间爆发,赫然是玄仙初中期境界,他们一直在人群之中遮掩气息隐藏。

  隐身在数万名仙人集中的密集人群里,竟连刘君怀的镜像世界也被欺瞒过去,使得他不由得浑身冒起一阵凉气。

  刘君怀为自己的大意而感到庆幸,这几人若是为着自己而来,他可是就要陷入危机当中了,那一霎那,他对于仙界的了解立时深刻了许多,此间凶险比之修真界可是严酷了无数倍。

  就在这短短一瞬间,那四名仙人既然窜入酒楼当中,在这之前,那名辟心门金仙后期也闻声而动,径直向着酒楼木质台阶后的一处暗门而去。

  “砰”的一声,看似同样木质门板却是发出金属板破裂声响,轰然大作中,金仙后期老者身体被一股大力轰了回来,却是衣衫破损,胸前已被击打得出现海碗般巨大凹陷,骨骼寸断,眼见不活。

  不待那四名仙人近前,一道身影疾如闪电,“咻”的一声窜出来,右手微摆,一枚黝黑圆珠已然出手,直直落向四人身前。

  “不好,引火雷珠!”其中一人惊声呼叫,四道身影不待返身,身体在空中微以停滞便倒窜而出,还未冲出门口,便是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声响起,三层的酒楼崩塌,直接被威力恐怖的气浪轰爆开来。

  整座酒楼顷刻间都化为漫天木屑飘飞,山谷之外赶来的数十名高阶天仙,在引火雷珠引爆前已经来到酒楼前,却未能有几人躲得过鼓胀如山丘般地巨大气浪,未待硝烟散尽,地面上已经到处是横躺的身影,身上焦黑一片,看不到一点的正常肤色,漫天艳红火焰当中,浓浓焦臭味道飘荡在四周。

  那四名玄仙初中期仙人虽然侥幸逃得身死,却也均有肢体被轰断,端口处殷虹鲜血仿似西瓜汁一般沥沥而出,在身体还在一下下抽动中,便迅即有人上前点中穴道,闭住鲜血继续流出。

  浓烟滚滚中那一道身影徒然闪出来,身在半空,手臂一扬,又是两枚黝黑圆珠飞向两侧。

  此时,刘君怀也看到了引火雷珠的巨大威力,脸上尽是惊骇,这玩意的恐怖他也是知道的,虽然只是一级雷珠,其爆破威势就让他目瞪口呆,刘君怀手中有几十枚三级霹雳雷珠,还要比这种引火雷珠高出两个等级,虽然还没有使用过,但今日一见一级雷珠便有如此威力,他就愈加感到手中的霹雳雷珠有多么珍贵。

  正想着,那两枚引火雷珠不待落到地面,便在半空中爆裂,轰然两声巨响,巨浪翻滚中,两朵妖艳红莲般火球再次爆裂开来,化成了漫天的火焰,瞬间便将爆破力笼罩范围内身影淹没。

  “轰!”

  漫天火焰竟如有灵性一般向着地面整齐铺展泛延,烈焰滔天夹裹着焚天威势席卷过去,所经之处空气被烈焰燃烧得扭曲,直至破碎。

  在铺展过程里道道彩光掠过,如同附骨之蛆一般沾落在物体之上,顷刻间便钻入其中,没入不见!

  无数声凄惨呼叫声里,大地剧烈震颤之下,嗤嗤蚀骨声音连绵不断响起,只十几息时间,惨呼声音便所剩无几。

  “哈哈哈...”半空中那施暴之人高声大笑,“辟心门,追捕我元凌子数百年,还当老子是从前之人么!既然处心积虑将我找出来,自今日起,老子就是你们辟心门噩梦的开始!”

  话音将落,极度嚣张至癫狂的狂笑声渐渐远去,却是没有一人胆敢追上前去,眼睁睁望着虚空里的元凌子粗蛮高大身形划空而过。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