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涂钦家主

第六百八十三章 涂钦家主

  刘君怀走向众人身边,指着敖五笑道:“那是我的两位结拜兄弟,两个家伙为我的义子,均为神兽一族!五哥身居仙尊境界实力,所以以后诸位就可以安心闭关修炼便是了,由它来护法,整个桃源境地,也不会有仙兽前来叨扰!”

  午风向着刘君怀挑起了大指,“君怀,你还有多少秘密不是我们所了解的?如实早知道有如此强大后援,在汉疆与仙人一战,也不会有那许多担忧了!”

  阗殛老祖呵呵乐道,“修炼者终归是要靠自身实力,才能真正成长起来,若是一味的寻得他人帮助,自身修为也就没有多大发展前途了!”

  天狼撇嘴道,“话虽如此,但君怀这子隐藏的也太深了,而且修为提升如此之迅疾,也不怕招惹天怒人怨!”

  渊释天摇摇头,“那九彩劫云雷劫也是我等这般凡夫俗子所能承受的?老朽现在是想开了,自身能承受多大担责,与之俱来的便是无尽劫数在其中,这么大胃口,也不是任谁也能随意担承得了的!”

  阗殛老祖大笑,“这话不假!即使不牵扯命理,成就如何,跟后天机缘也有极大关系,到底●+●+●+●+,m.≮.c↙om能修炼到什么境界,这后天机运至关重要,功技法的获得为后天机运,天材地宝的加持也属于后天机运,所有一切均与气运相关,这是强求不来的。”

  万逍驹一旁接道:“师傅此言固然已经证实,但君怀这后天机运也的确是过于打击旁人,如此下去,众人心境若是出现偏差,其人罪责可不容恕!”

  众人尽皆大笑,刘君怀翻了个白眼,“如此讲来却是我的不是了?他人心境如何与我有何相干,这只明你自身心理承受能力过于柔弱,又干他人何事!”

  练呈觉道:“既然君怀给我们带来这么强大的守护神,接下来便是诸位勤修苦练之时,各自闭关状态自行调节,唯一要求便是不要拖大家后腿,争取三十年后我们的修为会有整体性质提升,到那时君怀在仙界应该能够闯出些名堂了,关键时刻我们出现在外界,会引起怎样震撼我十分期待!”

  刘君怀摇摇头,“不要强加某种硬性枷锢在其中,自然发展才是良性修炼基础,只要尽心即可,无愧于本心才是关键,仙界的进阶感悟所占比例有巨大提升,是强求不得的!”

  练呈觉笑道,“你这心意大家明了,只是时不待我,刚刚自仙界出现,就引来敌人关注,不拿出一份决绝之心,终归要落于下乘,有着这许多修炼资源,再如正常修炼过程就会有所耽搁了!”

  王路山头,“呈觉所言甚是在理,时不待我更是出了我们此时所面临的真实处境,这是我们偶然获得此处秘境了,若是没有它,不得此时会不会依然处在各个势力的围剿当中,既然有此优厚环境,像往常那般循序渐进,已经不适合了!”

  拍了拍刘君怀肩头,阗殛老祖正色道:“君怀,众人所讲没有任何差错,毕竟不是人人皆具有你这般领悟能力,虽然这里是仙界,往往某个瓶颈的突破,还是需要强力冲击才能取得最佳效果,更多时候,大多数人只有在瓶颈突破后才会有进阶感悟生出,与你那种独特修炼方式是有区别的!”

  阗殛老祖此话最是正确无比,刘君怀现下的境界瓶颈松动,往往会在修炼当中某种忽然感悟后就能体会的到,而普通修炼者却是依然需要之前的强力瓶颈冲击,才会在瓶颈破碎后有所悟会,这便是刘君怀与其他人的巨大区别之处。

  有了他的讲解,刘君怀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提议,有些过于所以然了,他的轻松进阶之感,使得自身心理陷入一个误区,理所当然认为旁人也应当与自己同样感受。

  阗殛老祖与练呈觉的话,令他猛然惊醒过来,不觉间额头便生出一层细密汗珠,他这种恐慌不是来自于心理,而是自以为是的自我意识作祟,其中不乏实力暴涨后的自我意识膨胀,虽然其意出自善意,却是疏忽了旁人实际情形的正确判断。

  刘君怀面露愧意的道:“是子我大意了,看来我还是没有脱离出自我固有的唯我意识,与实际情形有些脱节!”

  练呈觉笑道,“无妨!这与本心抑或人性无关,只是你许久未曾尝试过,我等这般对于突破境界时的心理屏障,这种屏障对于你来讲,只是感悟其中奥秘所在,对于其他人则是可望而不可求的遥远!”

  凌墨也拍打着刘君怀,笑着解释道:“这里无人认为你所言的自我或是唯我,也知你不是在刻意显摆自己独特的进阶方式,这只是道术上的不同见解而已!”

  阗殛老祖道,“诸位放心吧,君怀不会有心理负担,只要他觉出有何不妥,自会自我调节过来!”

  刘君怀头称是,“不管怎样,今日这事也足以警醒我的处事方式与虑事思路问题,诸位大多是我长辈,自然不会对此有何异念,我只是徒然惊醒过来而已,不然任由这种自我意识泛延,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不好处理了!”

  在场众人,包括刘君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方才他的心理变化,极大影响到了他自身日后修为急速提升,也为他在仙界迅速崛起有了足够实力保障,随之而来的便是掀起仙界一股股风暴漩涡,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表。

  却那涂钦天和与刘君怀分手后,悄悄来到距离武浦崖数千里一处深山密林之中,探出元神之力搜寻四周,这才踏入一悬崖陡壁上空纵身而下,半途中身形急顿,两手打出数道印决,一方圆形洞口在崖壁间显现。

  蹲身踏入其间,早有一名老者等候在入口处,见涂钦天和面露喜意,不禁开口问询:“少主,此行结果如何?”

  “平叔,那位刘兄弟我想应该可以信任!”涂钦天和脚下不停,疾步向洞内深处走去,“大伯父现状怎样?”

  平叔紧随其后,“家主也无心闭关,洞内仙气实在是贫瘠得很,加上他总在挂念你此行凶吉,心神却是定不下来!”

  穿过一道狭长通道,数人在稍大些洞穴中纷纷聚拢过来,其中一名须发皆白老者向他投来晶亮眼神。

  涂钦天和向着他微一躬身,将与刘君怀相见之事细细道来,不时间有低沉惊呼声传起,待他讲述完毕,洞内已是一片繁杂低语声。

  老者为飞升之前涂钦家族现任家主涂钦奉鲁,他沉吟良久,开口道:“天和,你的看法!”

  涂钦天和道:“师伯,我认为刘君怀此人相当诚恳,而且他却是身居真正瞬移神通,在分手后,我躲在暗处观察他很久,直到他瞬移消失,我的探识力七千里范围内已不见他踪影,据他所讲的瞬移方位两万里虽不能确定,但神通切实未有掺假之处。

  “所以,他不可能是为着我涂钦家秘术传承而来,况且他手中两枚真品九劫天雷珠,与我远逸秘术之上气息一模一样,这些无从仿造!那兽皮远逸秘术秘籍其上气息同样久远,且材质与我涂钦家所传秘籍相仿,也具为万年之前物件,相必那凌家一切实存在。

  “而且他对于侄同样具有深深防御心理,在显露他的雷神传人身份之前,也是百般试探侄心下之意!唯一令我不能确定之事,便是此人前来主动帮助涂钦家族其意何在,难道真如他所讲那般,抱着同命相连心态,不存在丝毫功利之心?”

  涂钦奉鲁神情有些迷惑,“此种道义之礼,在当今世界虽然罕见,但也并非绝迹,可惜我们无法使用何种方式,来确定他飞升前往来事迹!但是,他肯定是抱着与我们结盟之念而来,这些无可置疑,若是要不利于我们,他没有必要屡次三番放过我们,毕竟金仙初期修为,足以轻松打发我们这十名刚刚飞升之人性命!”

  另一名叫做涂钦高达中年人道,“父亲,若他的雷神传人身份切实,我涂钦家难道真把传承两万年圣物交出?涂钦家祖训可是有明确昭示!”

  涂钦奉鲁没有回答自己儿子,向着涂钦天和问道:“那凌家后人的确需要一见,若是大家商议后可行,我便亲自前往!只是以我数百年人生经历,像凌家这般至诚高节、守节不移之人闻所未闻,而且这种道义家族却能够坚持近万年,的确是难以令人置信,但刘君怀手中却是有两枚真品九劫天雷珠,他探听到我们飞升只是在当日,不可能有预谋之,所以,他的雷神传人身份是真实的!”

  涂钦高达出言阻止,“父亲,您体内仙元还未完全转换,行动不便,万万不可亲自前往!”

  涂钦奉鲁道,“无妨,既然那件空间法宝为刘君怀之物,也就无从隐藏之,到时天和将我放出便是了!此事不能再耽搁下去,我相信此人有甚多隐秘存在,他口中的安全藏身之地,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在此地耽搁时间久了,必定会被人发觉,而且这里的仙气实在是不能够修炼!”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