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雷震子的隐秘

第六百八十四章 雷震子的隐秘

  平叔望向了涂钦天和,此人叫做计平,乃是涂钦家族追随近万年的忠仆后人,在家族中却有极高声望,也从未被涂钦姓氏族人当做家仆看待。

  见涂钦天和颌首示意,他才说道,“老奴有一言不知当讲否?”

  涂钦奉鲁连忙道:“平叔但讲无妨,您就是涂钦家中人,哪里有当讲不当讲之说!”

  计平却是丝毫没有谦让意识,依旧一副下人模样,“老奴窃以为这是我涂钦家一次巨大机缘到来!既然涂钦家族不存在丝毫他所需要之物,此人就不是为着有所图谋而来,毕竟他身上任何一件物件,均抵得上涂钦家族一切宝物!

  “若是少主所言无误,此人年龄乃真实显现的话,此子身上必有重大隐秘存在!试想,二三十年修炼生涯,其修炼体质已是骇人听闻,最关键的是,他这种以飞升者身份,就身居金仙初期修为,可是前所未有的逆天般存在了!

  “如果此人年岁确定无疑,他身上的巨大隐秘也随之可以断定下来,身怀这般惊天修炼体质,还如此高调主动于我们相帮,难道他不知此时正是他低调隐身之时?像我等这般,其中冒出几位八级九级天仙修为飞升者,便引发众多势力如此兴师动众,他的存在价值要比我们高出太多。

  “既然他能够甘冒奇险出手相助,其与我们真诚相交之意显而易见,当然此人最初目的也是看到了我们今后发展前程甚佳,更是表明他急需要联盟者,来完成我们所未知的某种目的!”

  另一名叫做涂钦承福中年人,乃是涂钦天和亲兄弟,他此时插言道:“平叔,如何判定刘君怀真实飞升者身份?若是他早已来到仙界也未可知?”

  涂钦天和回道:“这一点,因我的判断在两方面。一是他取出的飞升者玉牌与我们手中的一模一样,只是不可辨识出是否他人手中之物;二是我在武浦崖接触过许多仙人,飞升者身上气息,与当地仙人气息虽大致相同,用心体味还是略有差别,这种不同之处相当细微,若不是我涂钦家族大衍心法的特殊感识力,不会察觉出其中的细微之处,而刘君怀身上气息就有这种特性!”

  众人均自幼修习大衍心法,自是甚至功法内的精妙所在,见到涂钦天和如此讲述,便也无人再怀疑刘君怀的飞升者身份。

  涂钦奉鲁点点头,“既然他身份可以确定,随之平叔所言其逆天修炼体质也自然成立,此种惊世般存在前途无量,却也会成为众多势力眼中心头大患,但我等也有同样际遇。

  “而且他与我们均是均是集体飞升性质,其中的玄妙诸位尽知,看来此人手中果然有非同寻常手段!再者先祖祖训摆在那里,若是见到真正雷神传人,涂钦家族务必要将雷神圣物移交。

  “而我们只是见识到他手中九劫天雷珠与那半部远逸秘术,至于能够最直接证明他雷神传人身份的雷神之门遗诏

  (本章未完,请翻页)与雷电本源,若是刘君怀能够将这两样取出,我想涂钦家族就要坚实加入他门下,而不是所谓加盟!

  “既然祖训有令,涂钦家族自然不得不从,而且此人有着可以确保众人安危的隐秘之处,虽说他让天和转告有一处位置可令我们藏身,但他既然能够放弃那里,必然又有新的发现,那地方才会是更适合修炼之地!”

  涂钦天和开口接道,“只是这其中有个信任问题!正如方才我所讲的那样,不止我方有浓厚防御之心,对方也在极力规避风险,一旦他的真实雷神传人身份确定下来,还要看我们有何手段令他充分信任我们才是关键!”

  涂钦奉鲁呵呵笑道,“这根本不是问题!试想,我涂钦家族将雷神圣物皆能够无偿奉献,他还有何不信任之理?这圣物也许抵不过九劫天雷珠那般有着实际使用效果,但其中却有着雷神一门巨大传承,对我们可能未有多大用处,但雷神传人必有极大用途。

  “况且我相信他身上除了修炼体质之外,应该还有隐晦身份或是重大担责在身,譬如重建雷神之门,身负血海深仇等等,这有极大可能便是他四处躲藏仙界围追堵截的真正原因。

  “只要我所猜测无误,那么他主动帮助我们的原因,便是急需招揽人手,以备今后的重大用场,这样就可以解释,他为何甘冒奇险主动与我们接触的原因,只要他所求不违背道义,不妨我等十人加入其中又有何不可,毕竟能够进入他拥有的安全修炼之地,我们才可能在与仙界各势力真正碰撞之前,完全将自身实力提升上去!”

  计平点头说道:“家主所言极是!虽然我涂钦家族早有祖先进入仙界,更有可能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只是祖训之下,涂钦家族行事必须隐身世外,其中缘由我像便是因为我们手中的雷神圣物存在。

  “但我们这一批飞升者竟连这方圆万里都逃不出去,又谈何跨越多重天去寻早祖先隐身秘地?所以,即使加入其中,也要与刘君怀交代清楚,我们的行为只代表在场十人,日后若是找寻到祖先势力,还要允许我们皈依家族怀抱!”

  涂钦奉鲁很是欣慰的望着计平,“还是平叔眼光长远,初始早早确定下来,也省去了日后的嫌隙繁盛的可能!”

  “还有一事,”涂钦高达说道,“那我们为何不与其联盟?而是选择加入他们?这样岂不是对我们的自由行事有了极大羁绊?”

  涂钦奉鲁笑道,“你认为我们若与他只是联盟状态,他会对我们充分信任?况且祖训明言,圣物移交并相随之!这种相随即是整体加入其门下,我们只是严明只有我等十人加入,已是与祖训相驳,何况祖训如此必有其深意,岂是我等后人所能体悟得到!”

  计平接言,“照例说我的身份不允许参与涂钦家族行事,但家主所言的确是正确不过!我涂钦家族先祖雷震子是何等样人?他又岂会轻言令家族从此陷入萎靡?

  (本章未完,请翻页)自万年前先祖命牌破碎,才知他老人家不幸陨落,但老人家在那之前万年便亲手立下祖训,其中没有特殊寓意,为何他活着的万年里均不曾改变祖训存在方式?”

  涂钦奉鲁凝重的道:“平叔,您今日可是讲出了平日里我们晚辈不敢讲出的话!对先祖有疑问可是大不孝,但此时事关涂钦家族未来发展走向,也不得不冒犯一次了。

  “诚然,雷震子先祖能够破开虚空回到珲泽大陆必有原因,但关于此事,家族中从未有记载!想来我祖修为必是极其恐怖的存在,但为何不使用仙人甚至神人手段,将家族后人整体势力提升,始终是一个谜。

  “但今日我涂钦奉鲁斗胆猜测,此中内情必与雷神圣物密切相关,也许雷神早有预知他的真正传承会在何时何地出现,我先祖之所以会在星天大陆陨落,极有可能便是他老人家只身前往时不行遇到虚空风暴!

  “由此推衍,先祖之意便是任由后人自行发展,以等待今世雷神传人的再次出现,先祖必是身负辅佐大命之人,而雷神那时候已经在仙界陨落或是身不由己,才命先祖偷下凡尘,以保得雷神传承永久流传下来!”

  计平只手猛拍大腿,霍然站立起身,惊声道:“果然是元基家主精心培养了近百年的后代家主,虑事析精剖微,细针密缕,这种猜测应是距离真相不远亦!”

  元基家主名为涂钦元基,便是涂钦奉鲁亲祖父,涂钦奉鲁被他亲手自小教化,把他这位长子长孙一直当做隔代家主考引,自五百年前便飞升仙界,也是这一批飞升者找寻的仙界依托。

  而涂钦奉鲁上述一番推断,的确距离事情不远,那雷震子也的确是奉雷神第一百代传承者临危之命,将那雷神圣物带往下界,而刘君怀在凤凰隅遇到的薛狂为第一百零三代传人。

  自雷神第一百代传人遭敌暗算,其门下本已萧条的亲传弟子已不足十人,雷震子便是其中之一,他临危受命,携带雷神圣物逃亡下界凡尘,去等待万年后的雷神圣物指引,寻找雷神传承者。

  而其他数位弟子则被派遣至各处,寻找当年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那薛狂便是其中一名弟子的徒孙辈。

  九劫天雷珠共有二十四枚,当年的雷神分赠给了二十四位雷神传人,曾预言全部的九劫天雷珠再次聚齐,便是三界最危难之时,到时这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会帮助三界度过劫难。

  雷震子经由万年只找到一枚九劫天雷珠,此刻就在刘君怀手中。

  雷神之门的当代执掌者被称之为传承者,像雷震子,薛狂,甚至刘君怀这些得到过雷神部分传承之人,也只能是普通的雷神传人,这之间还是有着巨大差别的。

  而雷神圣物被珍藏在涂钦家族,也只有家主能够见到那件雷神圣物,即使被当做下一任家主培养的涂钦天和,也没有资格见到它。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