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九十章 海域屠杀

第六百九十章 海域屠杀

  涂钦奉鲁紧接着计平的话说道:“唯一的解释便是他们有计划而来,如此拉网式梭巡,正说明他们在严查每一位飞升者实际身份,此时的三重天内,正有一股暗流在控制着两个飞升台周边几万里区域,像是我等集体飞升者,更是他们严密监控目标!”

  刘君怀想想也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没有人喜欢天才,很多人更喜欢摧毁天才,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心理才平衡。

  即使没有更深层情形存在,集体飞升者一样会成为整个仙界关注所在,是要扼杀还是拉拢均在仙人们一念之间,何况这次极有可能会是有组织的统一行为。

  ,自身实力不容小觑。

  觉察出他心中不忿,刘君怀向着他笑道,“天和兄,你此时随我出去,所做只是些零散细碎小事,毕竟在某一势力存身,总有段时间沉浸下来,总不能乍一加入就搞风捣雨,那岂不是太不把招入我们之人放在眼里?

  “若是你能够成功进阶金仙期,那时候我已然在势力中打开局面,说不定已被敌对势力所关注,那时候才会有大战发生!这里能够静下心来突破,修炼环境也好上很多,我很期待将你派上更大用场!”

  见刘君怀也是如此念想,涂钦天和终于决定听从众人见解,对于他来讲此种方式其实最是稳妥,但刘君怀只身前往,毕竟让人不能完全放心下来。

  涂钦家族的到来,对于桃源境地实在是大事,于是在练呈觉等人抓回几只仙兽后,昨日里的宴会有延续起来,而且更加盛大,因为刘君怀竟然在万象楼外发现数种修真界才可见到的普通牛、羊,更有十几种新鲜蔬菜。

  在场众人均是飞升不久之人,对于之前的饮食实在是向往,有了不同于仙兽味道的家乡风味,众人情绪顿时高涨起来。

  刘君怀依旧在篝火旁烤制,耳听某些首次饮到烈焰酒后的惊声喊叫,心中很是踏实,这时候才算在仙界踏出了第一步,随着这十人的加入,令自己一方势力猛增,如此轻易取得进展,令他嘴角一缕笑意绽开,眼中晶亮在跳动的火光照映下更加鲜活。

  一晃两日已过,在妥善安置好涂钦天和一行,刘君怀正是启程,踏上独自闯荡仙界之路。

  这一次他再次改变了行进方向,而是沿着池台山脉后的源仙海域南行,武浦崖三面临海,乃舟南郡东部极南沿海城镇,山谷四壁均带着一股湿腥气息,刘君怀因诸事缠身,早就希望在海兽密集的源仙海域探寻一番。

  只是在他刚刚穿越数座笔直耸立山峰间氤氲雾气,飞临源仙海域最外缘时,便探知两千里外有数名高阶天仙,在两位金仙初中期带领下,遥遥望向刘君怀所在方向,齐齐隐入一处巨大礁石后面。

  思虑片刻,刘君怀一副浑然不知模样,飞速贴着海域上空疾驰,那处礁石上空存在着一个巨大困阵,一个小型杀阵隐于其中,困阵是用来困住所拦截之人,此种虚空阵法因无实际阵基存在,只能够困住仙人几息时间,隐藏杀阵才是切实有效手段。

  却不想刘君怀乃是贴着海域潜行,前行方向恰好在困阵与礁石之间,隐藏的一位金仙初期咬牙切齿的传音道,“不会是这小子觉察出什么,不然为何这般刚好避过阵法?”

  “即使察觉出来又能怎样?我们这许多人,害怕了他孤身一名金仙初期?何况距离阵法千里,你我都辨识不出,又何况此种仙界菜鸟?”

  “也是,竟敢在源仙海域飞行这么低,自是对于海兽情形一无所知,晾他也不会生出多大斤两!”

  没过多久,刘君怀身影渐趋临近,其中一名金仙徒然在礁石显现,挡住了刘君怀去路。

  刘君怀大怒,厉声道:“前方何人,竟胆敢阻挡老子赶路,莫不是嫌命长了?”

  那名金仙嘴角撇过一丝不屑,“道友如此嚣张,只是你如此般色厉内荏神态,莫不是极力在掩饰内心深处的恐惧?”

  刘君怀不在多言,作势摆出一副转身状,“动手!”金仙口中一声厉喝,数名天仙已经冲出来,随两名金仙迅疾扑向刘君怀。

  “想动手?找死的东西!”

  刘君怀望着这一幕,双目中掠过凶狠杀意,身形没有丝毫退后迹象,反而一步跨出,滔天煞气涌动中,漫身仙元奔腾,弑神枪在手,枪身一阵嗡嗡作响,金光大作间,脚下踩动远逸秘术,枪尖之处喷出一道数丈长锋芒。

  锐气意念与锋芒融合在一起,极致恐怖锐利罡气挟带着杀伐决断,在虚空里划过一道虚影,趋势快若雷电,只半息便飞临一名金仙初期身前,枪势所经之处阴森杀气迅疾铺展,虚空乱流瞬间凝滞,一方虚空空间犹如镜面破碎般片片碎裂。

  金仙初期瞬加释放护体鼓胀能量光罩,半空中悍然接触巨声顿时响彻而起,而后一股惊人能量风暴瞬间席卷而开,风云卷动中,锐利罡气自气浪翻滚中突兀窜出,数丈长锋芒陡然暴涨,化作一道金线,“咻”的一声透体而过。

  那名金仙初期眼中惊惧只是一闪,口中只来得及半声惊呼出口,便已丹田破碎,一股吸力卷过,将储物戒裹走,身前敌踪已失去影迹,金线适时在体内爆裂开来,金光四射中,吱吱乱叫的元婴刚刚冲出两眉之间,已淹没在无尽金光里。

  刘君怀身形爆射当中,弑神枪顺带横扫,一名七级天仙头颅不及躲避,已被强劲罡风掠过,化作片片血雾飘落,枪势没有丝毫停顿,笔直挺向另一名金仙中期方向。

  两息间两名同伴陨落,那名金仙心中寒意飙升,激进身形猛然间急转,对面枪势在空间扭曲间,极致恐怖锐利罡气扑面而来,凶残杀戮气息瞬间铺满一方范围,令他毛骨悚然之意顿生。

  “嗖!”

  金仙中期身形急速暴退,两手舞动着划出道道橙色守护光环膨胀,十八道光环连环,琤琤作响中迸射出交织光华闪烁。

  怎奈刘君怀意念转动,天莲心火瞬间在枪势中显现,夹裹着一缕杀戮道纹,令漫身油亮漆黑弑神枪,霎时滚烫炙热,热浪滚滚中夹带着一股冰冷嗜杀气息,弑神枪所形成的领域瞬间生成,夹裹着嗜杀气息将交织光华转眼冲击出一道裂缝,转瞬便被剥离得支离破碎。

  滔天剑意旋即随火焰四溅,无与伦比凝实锐气,在空间碎裂中瞬间激发,数丈长锋芒凝聚成一线,朝着金仙中期刺啦啦冲去。

  随道道光环破灭,金仙中期身形晃动,已在几十丈外,左臂已被罡气锋芒带过,鲜血滴答滴答流出来,他想要压制住鲜血,却是感到一股诡异规则之力,阻碍着伤口愈合,让鲜血继续涌动,伤势迅疾扩散。

  金仙中期体内气血涌动,脸色苍白,双眸中一抹惊骇亮起,他殊未想到眼前金仙初期竟然强悍如斯,显然他早就察觉己方之人埋伏其中,却根本不做躲闪,这就是实力的依仗,可笑自己一方还在惦记着劫杀此人,却不料反成别人口中盛宴。

  只是此时已不容他再做他念,刘君怀的身形倏地在原地消失,金仙中期探识噗一展开,一道空间牢笼已在身后突兀显现。

  金仙中期心中一惊,手中出现了一个盾牌,仓促中抵挡在身后,砰然作响声中,盾牌已被击打飞向一旁,刺啦啦的火星不断,空间牢笼破裂缝隙里,凶残杀戮气息瞬间与金仙中期护体守护光环接触,随空间牢笼应声爆裂,一道爆鸣声里,守护光环霎那间撕裂开来。

  狂涌能量气浪滔天煞气涌动,能量风暴瞬间席卷而开,那股劲风之中,杀戮道纹换做点点灰色斑点,如同驸骨之蛆一般轱上他的身体,并瞬间侵蚀而入。

  随着这些灰色斑点侵入身体,金仙中期面色剧变,斑点过处,他体内竟是传出阵阵酥麻感觉,体内能量涌动眨眼间滞涩起来,夹杂着滔天凶气顷刻在周身泛延。

  金仙中期口中暴喝,两眼已变为一片猩红,两脚狠狠一跺虚空,身形化为一道残影暴掠而去,却不料刘君怀识海内天尊念剑图铺展,一股浑厚神念罡气在双眉间脱体而出,高速振荡中化作无形剑气“咻”的一声摄入金仙中期识海。

  金仙中期只觉后脑一丝凉气侵入,识海内荡起几圈能量波动涟漪着荡漾开去,所经之处冒起汩汩青烟,半息间识海化为一片混沌,神智化为虚无。

  刘君怀身形如风般在坠落的金仙中期身体划过,收起储物戒,趋势与弑神枪枪势浑为一道金色光束,光束掠过,空间都是在此刻扭曲起来,吸溜之间已来到一名九级天仙身前。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