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归一衍剑

第六百九十五章 归一衍剑

  随一溜血红色光线伸延,朵朵绿色莲花骤然绽放,无数道血色剑芒四下迸飞。

  极度暴虐无道充斥在无尽吞噬当中,绿色怪兽瞬间浑身一阵因过分恐惧而引起的寒冷而颤抖起来,使得战栗瞬间布满全身。

  嗜血三星兀自在绿气里疯狂吞噬,恣意散发着的恣意凶残气息,残酷狠毒彻底泼洒出来,死亡与血腥气息钩织成的恐怖意境,在百丈空间蔓延,阴冷诡异气息弥漫一方天地,彻骨阴寒使得仿佛大地开始颤抖起来!

  几十息之后,绿色怪兽彻底化为一滩绿水,生机全无!

  刘君怀适时收回嗜血三星,实际上对付此类可以幻形的怪兽,使用天火对付最是直接,只是刘君怀生怕焚毁这里的自然结界,只能利用此种方式了。

  好在威势均在可控当中,除了一地狼藉以外,倒也未造成更大损失,而且在铲除了这一只绿色怪兽后,那如同伏牛般碧绿晶石,绿意好像更是鲜艳了些,生机仿佛也提升许多,质地异常细润,裂绺棉纹不见一丝一毫。

  走上前去细细观瞧,肉眼下尚能辨认其内部呈柱状、粒状晶体轮廓,敲击有声音呈金属脆声,覆面极纯仙气涟漪泛起,似波澜交错,仿佛有灵性般晕荡不断,清晰可见动态般美感。

  “应该就是青鸾晶石了!”刘君怀禁不住惊呼道。

  青鸾晶石便是能量波动的源头,其上散发着微弱光华,隐隐细微能量波动,不眠不休散发出来。

  这种晶石实际上就是能量凝结而成的结晶,不同于其它晶石,它内在的仙气本源之外,还多出了一种木属性吞噬再造机能,生命活动不停运转的仙气气机,即是它运转不息的生命动力。

  木属性吞噬再造,却是它背脊上十数根手指粗细虫草根的作用,虫草根乃是天地初开时伴生而出的天地圣根,如同元阳神树一般具有神机再造功能,历经无数岁月,竟使得青鸾晶石发生变异现象,才逐渐形成此种具有两种特性的奇特晶石。

  普通青鸾晶石一般生长在地壳核心之处,万象奇志录上记载,它与虫草根同属于蛮荒时代物种的进化,虽不比九天息壤那种天地至宝,但也属于罕见之物。

  即使如此巨大的青鸾晶石,照理讲也不会生成如此浓郁且丰蕴仙气,只是由于它始终处在完全封闭的环境中,他也许存在了无数万年,又进化有木属性吞噬再造机能,能够与周围自然气息浑如一体,再生能够有巨大提升,这才形成现在规模。

  只是为何只在夜间才溢出,却是刘君怀没有看到过相关记载,他估计应该与那绿色怪兽有关系。

  而且铲除了那只绿色怪兽,似乎让青鸾晶石很是兴奋,其上仙气涟漪的泛起,好像愈加灵动了些,这让刘君怀内心里的一丝担忧也彻底消失了。

  虽然刘君怀很是眼馋这块巨大的青鸾晶石,但也知道它在此地所产生的作用,违心将它收入小世界,他还真是做不出来,这跟挖掘

  (本章未完,请翻页)天鹤堡祖坟有何区别?

  哭笑着摇摇头,刘君怀还是未动那青鸾晶石分毫,返回之时,已然将心中这份纠结放下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放亮,他忽然感觉到仙气依旧充裕,惊奇之下,细细思索片刻,便猜出了个大概。

  应该这种现象与那绿色怪物密切相关,日出之时,便是它吞噬时刻,天色没有了光亮,不知何种原因,它便会停止吞噬,所以晚间空间内仙气再次浓郁,外溢也就愈加浓厚起来。

  想到这里,刘君怀不禁呵呵乐起来,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竟将鹤趾隅内的修炼环境完全改变过来,天鹤堡的两位堡主会不会大吃一惊。

  深深呼吸了几口仙气,刘君怀满意的步入洞府,取出在阎宏峻处缴获的归一衍剑与剑术秘籍。

  归一衍剑在手,他便感觉到周身血液流转加速,心中杀机瞬间被无限放大几倍,一股莫名杀戮意念突生。

  打开秘籍,却发现此归一衍剑剑术居然是一种佛教剑法,其中归一讲的是回归自性,自性就像太阳一样会放无量光芒,只要延顺着光芒前行,就会找得到太阳。

  剑术意境视衍化出的剑芒吞吐剑花多少为标准,直至万千剑花幻化为漫天光华,宛如烈阳光焰四射。

  足足一日一夜,刘君怀均是沉浸在归一衍剑演练当中,在又一日的黎明到来,鹤趾隅角落竹林里,刘君怀的每一剑也带着破空声音,剑身上缠绕着丝丝剑意,每一剑都仿佛蕴含意境,也正是他锐气意念加持后的效果。

  剑法是用来杀人的,越是华丽的剑法,越是华而不实,刘君怀在竹林中舞动便没有丝毫多余,一招一式宛如融入了这片天地一样,剑法中蕴含着意境,无疑已经在剑法上迈出了一大步。

  金色剑芒吞吐,霎那间迸射出无数金色细碎罡芒,在虚空里朵朵绽开,他的身形诡秘至极在空中转身,借着细碎罡芒与竹林碰撞爆发出来的剑芒四溅游走如风,身形疾如闪电。

  剑芒撕裂气流所产生的唰唰之声,就好像一种如实切割在身上所穿衣衫的错觉,随一种破灭万象气息从身上弥散而出,仿佛周身化作无边地狱,阴森修罗气息倏然升起。

  一剑斩去,破灭之势恍如突破天地桎梏一般骤然凌厉,紧接着伴随一道毁灭剑光中无数金色罡芒抖落,身前胳膊粗绿竹竹身无数细碎贯通孔洞显现,半息后砰然炸开,绿竹已成一片枯黄粉末。

  剑势收回的一霎那,刘君怀挺立当场,默默体味着方才随心挥出的一剑,跟随自己本心,心中所指,剑之所向,控制自如。

  那一刻仿佛是身体一部分,与心念相通,刘君怀凌厉眸子在这一刹那瞬息清澈,闪烁着前所未有的明亮,好似要看穿万物一般。

  未等自己完全自那种随心意境中走出,几人的脚步声令他瞬间情形,收起归一衍剑,两位堡主与利巍奕、穆宾白联袂而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忽然体会到此处仙气的浓郁,史天成首先惊呼起来,叫道:“怎么回事?刘兄弟,这几日鹤趾隅里的仙气都是如此浓郁吗?”

  刘君怀笑道,“我也在奇怪着!只第一日晚间才会这样,待得第二日晚间之后,这仙气再也没有淡薄过!”

  其余等人也是大奇不已,他们隐隐觉得此事与刘君怀有关,转念也就摒除了这种怀疑,毕竟他们在这里呆了几百年,其中的隐秘也是探寻过无数次,刘君怀方来到数日,哪里又会找得到蹊跷所在。

  “大概是我修炼时震动了某处位置?”刘君怀一脸的迷茫,“我还以为这里正该如此!”

  皮永言笑道,“也许是偶然而已,以前也出现过一两次,大概明日就恢复了!好了,我们还是请刘兄弟一同前往主殿,天鹤堡一百三十二名弟子,正等待着见到我们第三位金仙期前辈!”

  史天成说道,“不过咱可说好了,刘兄弟你这副堡主是跑不掉的,堡主已然在昨日宣布了!”

  “是啊,”皮永言接着道,“原谅我们的先斩后奏,毕竟你真实修为摆在这里,而且我们均相信,一年后你肯定会进阶金仙中期,你的存在对于天鹤堡众弟子是一个巨大激励,潜在意义超过预期,关键是你的年龄,对许多中年天仙,是个极大刺激!”

  利巍奕点头道,“这都是真的,这两日大部分弟子均在四处打听你的详细情况!”

  “对了,刘兄弟,那一日你们刚刚离开不久,就陆续有数千人控制了武浦崖,十几万名仙人被一一排查,”穆宾白忽然想到了什么,“凡是没有身份令牌的,皆被押解走,多亏你与巍奕早走一步!”

  刘君怀微微点头,“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实际上还多亏了你们几位!若不是几位盛情相邀,我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史天成摆摆手,笑道:“都过去了,我更庆幸能留住你这位少年天才!怎么样,这里的修炼环境还能满意?”

  环望着整个鹤趾隅,刘君怀叹道:“没想到还有如此神奇的所在!能够在此地常年留驻,会将修炼速度提升至少十倍,这可是多少真晶也淘换不来的!而且这里的六级阵法布置得相当巧妙,我对自己的神念已经很是满意了,却探知不到一丝气息,这般坚固屏障却对鹤趾隅内庆幸没有丝毫影响,这才是最可贵的!”

  皮永言拍了拍刘君怀肩头,“那就在这里修炼吧!我很期待一年后你的境界显示!只是感到瓶颈松动之时,可不要继续留在这里!我想你的雷劫也不会简单,别把这里化为了灰烬!”

  众人哈哈大笑,一起向着外面走去,路上几人给刘君怀详细介绍四周景色,虽然地势险峻了些,但随处可见宏伟巍峨之势,却是修真界任何山峰所不能比拟的。

  转过无数道曲折,来在了主殿之前,已有多名门下众弟子纷纷向这方观望,自激奋的情绪里,刘君怀感受到了这里相互间对待的热诚,使得他心中不觉间好感大盛!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