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零二章 皇族柳家的大罗仙

第七百零二章 皇族柳家的大罗仙

  略略几句详询,这些人便得到了全部讯息,几道命令传出,几十道身影分作两部分呼啸而去,只留得那十几人在半空中悬立着瑟瑟发抖。

  方才的一幕令他们惊悚欲绝,那无处不在的身影,像是一个幽灵,随时随地出现消失,满身修为完全没有绽放机会,那狠命一击恍若击打在棉花上般的无力感,使得他们满腔发泄不出来的郁闷。

  只是没有门下前辈的到来,他们心中即使明了,自己这一批仙人不会再有一人存活。

  就在他们惶惶不可终日之时,刘君怀身影却是再次回到此处,枪势依旧狂暴刺骨冰凉,随长枪挥动,击穿空气发出阵阵嘶鸣,破空之音如雷声翻滚。

  十几名仙人顾不及惊骇,纷纷四散逃离,却总会有一道身影如蚁附膻而至,在虚空里划过一道道虚影,在围观之人的骇然失色里无情收割着。

  那一刻,漫天锋芒四溢,锐气鼓动空中气流翻滚,一片浑茫天地。

  无尽虚空乱流舞动勾林倒错,转眼间便有一条条身影横卧大地之上,那锋利锐意幻化为数道剑状风龙,向世人肆意展现着残酷与嚣张。

  伸手召回龙力,收起全部战利品,刘君怀再次凭空消失,下面人群里才有数道尖利惊恐之声传起。

  未出百息,又有数十人出现.衣着均是皇族柳家泛青色长衫,目光冰冷,冷眼扫向一众围观仙人,散发着久郁不去的强悍威势,压迫得众人呼吸几欲窒息。

  疯狂杀意从坊市上空滚滚翻涌,让一众仙人心神皆颤,这股杀机当中,还伴随着一股远超大至仙的强大气息。

  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刹那间,方圆万里所有仙人脸s色大变,这股等同于大罗仙的气势使得所有人心中满是惧意。

  而此时,刘君怀却是在几千里外的另一坊市出现,步入一间硕大酒楼之时,已然幻化为另一番模样。

  一个小二满脸微笑的迎了上来,刘君怀沉吟了片刻,要了一间干净的单人上房,顺便要了一些酒食。

  随着小二进入上房,片刻之后,那名小二就拿着还算是丰盛的酒食上来了,端端正正放在了桌中,正当他想要退出之时,刘君怀叫住了他,问道:“小二,最近城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名小二弯腰垂手,一脸的笑容,答道:“这位客官,没有,我们岭池城,一年到头都是如此,尽管喧哗,但却没发生什么大事。”

  此人也有着六级天仙的修为,他的这番不卑不亢,令刘君怀对他好感顿起。

  “那此地可有淘换地图或是藏宝图之地?”刘君怀脸上露出琢磨不定的笑意,点了点头,随手赏了一块真晶。

  一块真晶就相当于小二半月薪水了,见面前之人如此大方,那名小二脸上也终现热情本色,只是刘君怀所问之事均为极为隐秘之事,可不是拍卖会那般公开场合所能流出来的讯息。

  好在刘君怀算准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酒楼这般鱼龙混杂之地,乃是各种小道消息最为集中所在,果然小二在思索片刻后低声道:“不相瞒客官,此类讯息的确是稀缺得很,不过恰巧我所知会的一处地方,常有此类隐秘之事流传,只是......”

  刘君怀又递过一块真晶,小二这才说道:“此地在岭池城偏北隅一个酒楼里,每逢三九便有众多身份不明之人前往,那里常有此类消息流出,只是具体如何便不知晓了!”

  看着小二脸上的笑容越发卑怯而恭敬,刘君怀还是再次给出一块真晶,挥手让小二离去,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样子,陷入了沉思当中。

  此处酒食远不能令刘君怀满意,在酒楼之中也为听到些什么,丢下些散碎真晶,他步出酒楼,向着人烟稀少之处走去。

  在一处无人之地,刘君怀瞬移来到小二口中所言岭池城偏北隅那个酒楼,算一下时日,明日就是那三九之日,不过此地的环境却是令他惊喜不已。

  这里是岭池城极北部位的磐杨山脉连接处,虽有着道道禁制存在,显然这些低阶仙阵不足以阻挡刘君怀的阵法盘。

  而且此地风景秀丽,几百丈高城墙下,是一汪幽碧湖水,满池的新荷令一片诱人新绿尽收眼底,荷叶或平展着圆盘浮在水面上,或绿伞般在空中摇曳,均兜着水珠把阳光反射得灿烂夺目。

  湖面一望无际,湖水清澈见底,水草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湖周围是密密丛丛的芦苇,芦苇丛中不时传出一阵阵野鸭的叫声。

  融淡雅清秀与雄奇壮阔于一体,碧水辽阔当中,湖面倒映着峰峦隐现,气象万千,摇曳生姿。

  刘君怀却是没有闲心留在此地观赏风景,此时的岭池城必会是全城戒严,各方势力倾巢而出之时,他还是早些找到一处安身之所才是妥当。

  缓步走到密丛芦苇背面,隔绝了众人视线,开启影化神通,刘君怀消无声息的出现在城墙之上。

  耗费半柱香时间,将仙阵破除一道细微裂纹,取出阵法盘,通过芥子阵,一霎那就消失在阵法彼端。

  此处处于山脊的凹陷位置,四周均是笔直入天的高耸峭壁,险峻山势便是这处地方的天然屏障,更深处是广袤参天密林,遮天蔽日,浩翰无垠,风来似一片绿色之海,夜静如一堵坚固之墙。

  在高耸峭壁之上寻得一处天然洞穴,刘君怀瞬间漂移至洞口,回身俯望,看到近处的树、远处的山、高处的云,都倒映在碧波荡漾的太湖中,湖水更绿了,云朵更白了,天也更蓝了。

  只是这优美的画卷被一群飞驰而至的众仙人所惊扰,刘君怀立时隐入洞穴,这才显出身形,探出神念笼罩下方。

  引领之人赫然是一名大至仙后期强者,任由着手下人一一排查四处仙人,他一人久久待立着,两眸中犀利寒光笼罩四野。

  也曾与刘君怀的视线短暂接触,却是一划而过,目光下落,望向了广阔湖水。

  半柱香

  (本章未完,请翻页)之后,手下之人纷纷聚拢过来,向那人一一汇报,大至仙后期冷眸扫过方圆数千里,冷哼一声,身形晃动间,消失在天际,余下众人也纷纷拔地而起,几息之后,湖泊周围再次恢复平静。

  刘君怀的神念再次洒向战斗之地,此时那处位置已被人清扫一空,但四周穿曳着的仙人身影络绎不绝,不时有几道视线飘落到那处位置,眼神中均是充斥着不可思议!

  神念扫向岭池城最宏伟的宫殿,此时的一层大厅已是纷乱一团,间或着怒吼声与责骂声此起彼伏,在大厅相邻的会客厅里,一群仙人拥簇当中,一名大罗仙初期凛然开口:“只是半柱香时间,便有五十多名包括六位玄仙中后期柳家人毙命,元神无一逃脱!更为讽刺的是,这五十多人是被那人分作两次灭杀的!

  “由此可见,此人虽然境界修为不会太高,却是身居等同于瞬移这般神技傍身,心智极为冷静阴沉,且杀伐果断,手段极端简练而且实用,更有多人反应,他那金色长枪神器枪芒里,竟有着密织枪意渗透而出,这便是他破坏仙人护体最有效的手段。”

  说罢,他眼神瞥向了不远处的一名大至仙中期老者,那人立时站起说道:“此事的缘由是,我皇族柳家第四代嫡孙柳逢源讲起,这位柳家四代十三太子,一向跋扈于商庄坊市周围。今日里便是他伙同十五太子与莫长老嫡孙,驾驭金马车在商庄坊市横冲直撞,在凶手不及躲避之时,十三太子一口浓痰啐出,从此便将那人彻底激怒!

  “接下来,在五十多名柳家人开始封锁商庄坊市之际,那人主动出击,充分利用起来身法的诡异,将五十多名柳家人修为自上而下一一斩杀,期间我率众追赶之际曾有短暂平息,却不料待我等飞过之后,又再次杀回!

  “之后便是整个岭池城的围追堵截,却从此不再见那人一丝踪迹,但是城门早已关闭,此人定然还留在岭池城之内!根据多方讯息,此人年龄显示在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修为被压制在金仙后期,其实际战斗力不下于玄仙后期!”

  他的话音璞落,人群中一名同样大至仙中期老者站立起来,开口道:“家主还是未将关键之处明显点出来!正如老祖宗所讲,此人最明显特征为金色长枪神器,怀有瞬移神通类似身法,而且杀人手段熟谙无比。

  “修为显示一说完全可以摒除,因为他既然能够刻意压制,在战斗中也同样可以不显露真实战力!试想天底下哪一位玄仙后期,胆敢面对着六位玄仙中后期统领下的团队主动出击,而且招招全是近身相搏之术。

  “而且家主漏下了最为关键的一点,在屠杀那五十多名柳家人之前,那人在斩杀琪儿之时,他的护卫乃是同样玄仙后期修为的粱明知,但他看似致命一击却丝毫未曾令那人惊慌,甚至头也未回,依旧无所畏惧拍下那一掌。

  “粱明知那博力一击未曾击打那人身形一丝晃动,而且还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金光穿透识海而亡!所以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至少在大乙仙中后期修为,我们莫要为他显现出来的修为所迷惑!”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