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零三章 内讧

第七百零三章 内讧

  那位被称做家主之人,便是皇族柳家当代家主柳阳州,出声责问之人乃柳阳州之弟,竞争家主失利的二弟柳文山。

  那名大罗仙强者则是皇族柳家的太上长老,也是上任家主柳星渊,而被他们称之为琪儿之人,便是皇族柳家四代嫡孙排行第十三位的柳逢源,此人是柳家当代家主柳阳州五弟柳安邦之孙。

  柳文山此话讲来条理分明,且剖析细致,虽有着误人之嫌,却总算是对整个事件了解通彻,分析起来也丝丝入扣,细密合拍,远比柳阳州的解说细腻得多。

  当然柳文山这是在向众人展现他高于柳阳州之处,以用来聊以慰藉不久前竞争家主时的大败回归。

  这里面自然也有一丝挑拨之意,五弟柳安邦一向与柳阳州不合,在自己亲孙子柳逢源殒命一事上,柳阳州解释的如此漏洞百出,柳安邦未必不作他想。

  高高在上的柳星渊,对自己几位儿子间的勾心斗角明晰的很,此时他心下也对柳阳州的草率推论暗恼不已,柳星渊本人早前面将其中关键之处做出了结论,没想到这位大儿子却依旧按照自己的论调讲述,实在是让他这位太上长老脸面难看之极。

  柳阳州却是心中另有所想,心中窃喜之余,脸上却摆出一副怒极之色,向柳文山怒视一眼,依旧不急不缓的道:“也许短时间内我了解的不够透彻,但事情的起因却是显而易见!莫长老,三位年轻人当中,以你那三孙儿年岁最长,十三太子与十五太子自小便与他相交甚好,想来在商庄坊市如此横行无忌,必会与你那三孙儿干系重大吧?”

  他摆了摆手,强行抑制住那名大至仙中期的莫长老,根本不给他一丝解释时间,矛头却是又找上了五弟柳安邦:“五弟,我怎么听说这三字数次在商庄坊市闹出了人命,均是你亲自出面弹压那些位奋起反抗之人?你可知道今日之事很有可能,便是那些受害者请来的杀手?若果真如此,你这等惯纵行为,才是今日皇族柳家无辜付出五十多名中坚的罪魁祸首?”

  柳安邦大怒,正欲开口相驳,被柳文山传音制止,“大哥,今日里我柳家出了如此重大危机,你却是解开了不知多少年前的尘封旧账,意欲何为?难道先要我们柳家发生一场内讧,才肯出兵围剿凶手?”

  柳文山虽不知今日一向小心谨慎的大哥,为何如此绰绰逼人,但这种事态走向正是他所希望的,于是他趁此继续煽风点火,意图将潜在内讧酝酿至最大。

  十五太子乃是柳阳州七弟柳晗昱之孙,眼见家主大哥欲将此事安置在他们身上,不由得也是义愤填膺,出声讥讽道:“大哥,我柳家出得如此巨大变故,理当齐心协力追拿凶手才是道理,你如此过早做出评断是否有些不合时宜?”

  柳阳州轻声一笑,“七弟,枉那人也逃不脱我们皇族柳家的层层密网!而且,我早与师门提出请求,用不了多少时间,血雾榭便会出动

  (本章未完,请翻页)百名玄仙后期以上仙人,三千名金仙期以上仙人,再加上岭池城各大小势力与我柳家万名金仙期以上仙人,整个岭池城全是我们的人,那人还有何遁去路径?

  “空中禁制早已开启,没有皇族令牌他即使有瞬移神通又能如何?瞬移神通?我呸!没有法则之力加持,也只是伪神通而已!还真以为能翻了天?如此大阵仗之下,此事的由来自然要有个因果章程,难道我皇族柳家五十多名仙人就白死了?”

  这时候高坐着的柳星渊似乎觉察出了什么,他精心培养的大儿子果然心智缜密阴狠,能够做到家主之位,他手下自然不会缺少簇拥,自己九个儿子里,就有三、四、六、八四位兄弟倾力相助。

  而且十三位长老中也有七位与他关系密切,却有着师门血雾榭这个庞然大物,实际上柳阳州早就具有了一统之力。

  再加上平日里,老二柳文山领首不时给柳阳州制造个麻烦,他这个家主早就忍耐不住,当然会借势生出些内讧苗头来,只待柳文山有一人撕破脸面,他便会倾雷霆之力,迅疾将一众反对者清除干净。

  他父亲柳星渊那一代,不也只是剩下四叔一枝,越是豪门,内部的争权夺势越是残酷,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远处的刘君怀却是没有多少闲心,来悟断柳家家事,他倒是想利用柳家这等错综复杂的关系,来搅乱这个所谓皇族的稳定发展,只可惜自身实力实在是太过低下,即使有着柳文山口中所言,自己有着至少大乙仙中后期修为,这件事情也做不到。

  他的镜像世界里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会客厅里密密麻麻的仙人中,即使柳家只是身份,均是大乙仙中后期之大至仙初期,更不要讲那十三名长老,齐刷刷地皆是大至仙中后期修为,他刘君怀的真正实力,也就可以刺杀玄仙后期,又用何来搅动柳家一汪浑水?

  刘君怀本意是将仙帝联盟手下的喽啰们,将视线脱离开四重天以下,把主要精力放在六、七重天是他的主要目的。

  但他深知血雾榭与仙帝联盟之间牵扯不清,就有意像在龙牙道那般搅他个天翻地覆,只可惜血雾榭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远不是龙牙道那种伪中型门派所能够相提并论的,所以才针对皇族柳家出手。

  现在看来此种效果明显,至少在龙牙道之时传过来之前,柳家现下有些摸不着头脑,即使血雾榭更不会想到缘由是出在自己身上。

  刘君怀此刻很是享受暗中操控一切的惬意,只恨自己能力达不到,若是能够刺杀一两名柳家二代弟子,那岭池城才真叫热闹了!

  更为有利的是,无意中居然叫他寻得这一处脱离了岭池城之地,这就让刘君怀免去了提前暴露的巨大危机,有着大乙仙后期看护的岭池城城门,可不是那般轻易蒙混过去的。

  只是岭池城眼下危机更甚,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

  (本章未完,请翻页)刘君怀还不能离开这个依然令他寸步难行的城池,他在考虑,如果在挑选下一目标,会不会将自己意图显露出来?

  好在自己心中这一份纠结,在半个时辰后就得到了答案。

  那柳家会客厅,及时有人前来禀报了前一日六重天龙牙道所发生之事,高高在上的柳星渊不禁拍案而起,惊声道:“一日一夜间便出现七百多名弟子身亡?这龙牙道也是愚蠢的可以,竟然让一名金仙中期杀了个底朝天?咦,不对?金色长枪神器?难道是......”

  柳阳州与父亲眼神略一接触,微微点头道:“此人现下到我们这里来了!若孩儿所猜测不错,此人应该便是仙界多方势力所寻找的两人之一!而且他早在星天大陆渡劫期境界就掌握了瞬移小神通,失踪三年,再次出现竟然能够一招斩杀玄仙后期,此子实力提升太骇人听闻了!”

  柳文山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再次传来:“原来是仙界通缉之人?这么讲来,不是所谓那些受害者请来的杀手?那么大哥方才那般草率论断还是错误的了?”

  柳星渊怒斥道,“滚!如此重大危机当中,还有闲心挑拨离间,你这是何等用心?”

  不由得他生出如此巨大气怨,若真是传说中那位年轻人,他柳家可是着实招惹到了重大祸端,能够让诸多门派生出如此庞大声势的飞升者,其身上的隐秘暂且不言,单是这种进阶速度,就让他感到了巨大压力。

  而且此子这几日来的血腥报复手段,已清晰表明他为人凶狠毒辣的一面,只是因为与龙牙道一个小小冲突,便引来晚间六百多名弟子被残杀。

  刚刚逃离到此地,便是那三名不争气的小辈又将他招惹,他那股狠绝又被逼迫出来,连杀五十几名仙人不讲,到现在还隐藏在岭池城之内。

  如此危急之下,他不知道瑕疵必报的刘君怀还会做出些什么,这柳文山却还在这里试图挑拨柳家内讧,他这个二儿子心胸,如此阴险狠厉着,实气恼了柳家这位大罗仙。

  “我以柳家老祖身份,就此宣布,自即日起剥夺柳文山柳家二代传人身份。柳文山及一干嫡亲均被从此剔除出岭池城皇族柳家,他今后所为再也与皇族柳家无关!”

  柳星渊怒极之下,毫不犹豫的将老二柳文山驱逐出柳家,实际上也暂时解开了柳家内讧危机,大敌当前之下,已经由不得这种唯恐天下不乱之徒,再在柳家内部搅动风雨,一致对外才是最首要问题。

  他心里十分清楚,虽然眼下刘君怀不会对柳家上层人物造成多大伤害,但柳星渊后怕刘君怀的修为提升速度,即使他本人并没有柳文山所猜测的大乙仙中后期修为,三年里从金仙初期进阶为玄仙后期也实在是前所未闻了。

  若是再给他五年,十年,进阶到大至仙后期也说不定,那时候可就是柳家真正心头大患了。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