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零八章 杀意在残冬落寞里涟漪

第七百零八章 杀意在残冬落寞里涟漪

  柳阳州嘴唇蠕动良久,最终也没有张开口,柳星渊瞥了他一眼,道:“你心中还在怀疑此子今后的威胁吗?”。

  见儿子轻轻点点头,他接着道,“你曾见过不多三十岁的飞升者?而且是实力不低于玄仙后期,并熟练掌握了瞬移的飞升者?不出十年,他必是我柳家心头大患,而且我有种预感,我们招惹了一位绝世大魔头,即使是你们师门也防不胜防的杀星!”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不向远处,一缕传音再次飘入柳阳州耳中,“再仔细搜索半日,然后重点关注一下城门出入口就可以了!”

  且不讲柳阳州若有所思的呆在原地,城外的刘君怀眼中一丝笑意亮起,那父子两人的话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血雾榭最高建筑物之内,有十数名不同衣着者正在偌大厅堂内围坐,几名浅红血雾榭服饰成员相配交谈,却是那无常坞副掌门辛子濯率众来到,这次却多出了辟心门、皇族隗家与凌霄舍几方势力,那名神秘的辛奇邃也赫然在列。

  刘君怀心中一喜,只要那名辛奇邃露面,说明自己的计划已然成功了大半,接下来就看他们的具体实施方案了。

  辟心门那位叫做仲子真的玄仙后期说道:“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前几日在龙牙道行凶者便是刘君怀!那一日他将修为隐藏的极好,若不是这一次在岭池城逼出他真实实力,说不定还真会在某一日与他正面相对之时,令我们在此事上吃些暗亏!”

  焦竹月说道:“自这两件事上来讲,此子手段异常凶狠毒辣,且具有强烈睚眦必报心理,心胸极其狭窄,明显还处于他那个年龄的不成熟心态!为人嚣张至极,容不得承受半点羞辱!”

  一脸淡然的辛奇邃沉声道:“我的想法与竹月道友有不同之处!你所讲到的几方面,恰恰是他刻意想要表现出来的。不可否认,竹月道友对于他性格上的描述并不偏颇,我却以为他只是在有心凸出这些个性。

  “由此以为他不成熟心态却有些小看他了,根据我的了解,他在星天大陆所做出的一系列事件,均表明此子端得是计算缜密之人,不然那个什么弑血盟,也不会因为他,而遭受一次次严重打击,况且此人在星天大陆地位很是超然。

  “试想,若是一位头脑简单地只会好勇斗狠小辈,凭何能够,在无数活了几百岁的老奸巨猾之辈面前,有如此巨大凝聚力?龙牙道之事,很有可能便是他三年后浮出水面的追对性作为,如果我这种猜测正确,那么此子之举就令人生疑了!”

  这位辛奇邃之语在现场引起何种反应不讲,刘君怀听到此处不禁暗自点头,此人倒是聪睿的很,看问题深度显然不是那位中年妇人所能比拟的,只是仙人们本就是些心高气傲之徒,估计他们自心底里,不会完全认同他如此看待自己。

  果不其然,仲子真首先就表示了这种怀疑:“照辛兄这般讲来,莫不是这两次的行动均是他刘君怀有的放矢?那他为何在龙牙道刻意隐瞒修为?作恶之后,再到这里来展现真实实力,却又是何种心态?既然隐藏了,为何不将此种作为延续下去,岂不是多了些欲盖弥彰之嫌?”

  见辛奇邃眼中带笑不做回应,这种倨傲使得一旁观看的辛子濯也略有不爽,但也不想就此与辛奇邃之间产生嫌隙,仲子真内里的不屑态度也需要纠正。

  于是他开口道:“有这样一种可能,刘君怀蛰伏三年后,忽然出现在龙牙道搞出这一出,显然非同寻常。我以为这的确是他故意制造出的矛盾,从他隐藏修为,且刻意不去展露瞬移之术,便可看出此子心中必有所图!

  “在晚间混入龙牙道刺杀几百名仙人后,却是暗地里施展瞬移逃往岭池城,这从他两次作案不超过十二时辰,就可看出他使用了何种手段,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穿越了千万里。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他用心良苦的掩藏修为然后悄悄溜走,为何又在一日时间里,在岭池城如此高调的将真实实力显露出来?以我之见,唯一解释就是,他在岭池城所遇之事乃是个意外,那柳家后辈的羞辱,着实惹恼了生性嚣戾的刘君怀,在强势灭杀了那几个小辈,却不料想柳家后援及时赶到,为了自保,他才不得已显露出真实实力!”

  这时候,辛奇邃不知何时收起了他那隐晦的不屑笑意,显然辛子濯这种分析更贴合他心中所想,而且还要比自己的猜测更细腻一些。

  他说道:“那辛掌门如何看待,刘君怀之前在龙牙道所为是何用意?”

  辛子濯摇头,“这可不好猜测!刘君怀蛰伏三年,明显是在闭关提升境界,这般冷不丁出现,其目的还真是难以估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这小子对我们不会一无所知,或许三年前我们的种种围猎行为,他就在暗处观察!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奇邃道友,你看他是不是在有步骤的针对我们进行的报复行为?方才岭池城外的巨大爆炸,明显是有人在故意制造混乱,目的就是解救被围困在城内的刘君怀!他一人可以瞬移来到此地,别人可是不可能有此种小神通。自那亭婺大洲方饶山脉赶到此地,即使有上品飞行仙器也要几日时间,我等几人来到这里,就耗费了四日时间,这样只能说明岭池城早就有他们的人在隐藏着!”

  辛奇邃轻抚双掌笑道,“辛掌门见识果然不凡!这种论断才更契合实情,只是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就要做出改变了!之前我们判定刘君怀不会有机会逃离四重天以内,现在看来,三年之前刘君怀定然是利用某种隐秘空间,将其他人隐藏,只身施展瞬移逃到七重天左近,以此为基地暂时藏身了三年之久。

  “出关以后,为报复当年我们的追杀,他刻意穿越一个重天,跑到千万里之外的龙牙道作为首个报复目标,然后再悄无声息地赶回来!只可惜,他这种十分隐晦的行动,在回到岭池城后被意外所打断,而且令他本地的同伙踪迹也暴露出来!”

  一直在侧倾听的肖理全凌霄舍掌门插言道:“也只有如此推断,才能将一切解释清晰,好在此时做出计划改动为时不晚,我想现下的刘君怀肯定在着恼,柳家那几个小辈的挑衅行为,严重破坏了他的全部计划!”

  众人一阵大笑,几万里外的刘君怀却是好笑不已,他为这几位煞有介事之人感到可怜,这般自以为是的推断,虽说看起来严实得很,却想不到他们的一举一动皆在自己的监控之中,即使猜测的完全正确又有何用,他们的每一步计划都已经被人获知。

  不过他就此也放下心来,成功将敌人注意力引到了这里,自己就可以放心的赶回去,桃源境地他已然离开三年了,是时候回去探识一眼,众人的境界提升还是令他很是挂心。

  只是临走之前他还是需要在岭池城制造些事端,以证明自己依旧被困在城内,这样才能更彻底的将这些大小势力吸引到这里来。

  继续探听了好一会儿,待得天色将晚,刘君怀再次回到岭池城城门处,幻化好另一幅模样,大摇大摆的混入了城内。

  此时虽然城门处的柳家势力看护更是严密了,但他们严防的是出外之人,对于进入之人却是松缓了许多。

  坍塌城墙在短短几个时辰里已经重新堆砌,上空仙阵也早已开启,四处是虎视眈眈的守护人员,大乙仙、大至仙混杂在人群里。

  大部分柳家人面色严峻,眼神中的激愤四溢,几乎每一位出城者均被无数道仇恨似得目光笼罩着,但内里的无奈,也使得他们凶狠表象之下,失望里的无可奈何也彰显出来。

  进入城内某一视线死角,刘君怀迅速展开瞬移,来到岭池城柳家散落在城内各处基地的其中之一,柳家门下弟子近万人,为便于管理城池,此类储兵基地足有几十个,刘君怀随来之地,便是外援弟子集中之地。

  这处叫做虞康村的所在,平日里只有玄仙以上仙人数名,此时也尽在城内四处巡历,现下只有五名玄仙初期以及三十几名金仙各阶,却是轮换回来修复仙元的柳家弟子,因为多数人均处在修炼当中。

  故技重施,影化神通开启,毫无障碍的穿墙而入,左右探识过,刘君怀自最里处的院落开始,进入一名玄仙初期房内,那人静默修炼当中,心中陡然一凛,像是芒刺在背,坐立难安之感袭来。

  忽觉后脑传来阵阵凉意,似乎身体都在发出警惕讯号,只是未等他有所反应过来,一道无色透明光刃已然进入后脑,只半息时间,识海便被绞为稀烂,身魂皆化为虚无。

  收起战利品,转身来到隔壁房间,身形穿门而过,力沉气海的另一名玄仙初期,只觉一道冷冽冰凉锋芒自身体前胸处延伸出来,下一刻头顶处被人猛击一掌,气息已经全无。

  同屋中人只觉得眼前一暗,一个身影罩住他的感知范围,还没有等眼睛睁开,剑尖幽冷有如蛇信吞吐在他两眉之间窜入其中,浑身汗毛陡然根根直竖的同时,呼吸也停止下来。

  杀人之夜总是清冷的,岭池城早早的被笼罩在夜幕之中,此时的虞康村对灭顶之灾慢慢到来始终茫然无知的众人,均处在气息舒缓当中,院中萧瑟的枣树被寒风呼呼吹拂而过,传来一阵沙沙细响声,几根脆弱的枯枝终于熬不过冰冷之意而噼啪折断落下。

  却不知头顶上方一股森寒杀意涌至,浑身流溢着冰霜气息的刘君怀,不断在各个院落穿行,没有炫目光芒的冲天而起,只见越来越多眼神光彩暗淡下去,厥冷杀意铺天盖地之时,刘君怀已经闪身来到下一个屯兵之地!

  月光照耀下,剑光掠过,一具又一具尸首横亘,刘君怀周身已被煞气笼罩,却也不能遮掩他全身弥散开来的凛然气息。

  极细的破空声,道道微不可察的劲气,从一张张面孔旁掠过,悄无声息地被锋芒刻画出血色勾勒,和着虚空里飞舞着的浓浓毁灭气旋,随杀戮道纹一丝丝渐趋色甚,在残冬的落寞里涟漪着。

  直到千里外很远的地方,众多身影浑身裹着强大的气息从天而降下来,这么远的距离却依然如此凌厉不减,刘君怀才摇了摇头,果断放弃此处仅剩的十几名仙人,身形一晃已来到城门旁。

  影化神通依旧开启着,以他目前的修为,尚不能将此神通穿越厚达十丈的坚固城墙,他只能避开众多视线搜寻,沿着城墙缓步向着城门处靠近。

  极远方一声尖利唿哨突兀传来,在场众仙人均是心中一阵凛意忽起,下意识转头望向警讯传来方向,刘君怀乘此机会轻轻晃动,身形已然穿过城门。

  随道道消息传经过来,现场柳家仙人们已经乱成一团,空中更有无数飞来掠去身影浮沉,脸上的表情慌乱或凝重不一,四个屯兵之地被偷袭,包括一名大乙仙初期十二名玄仙后期在内的二百多名仙人的陨落,令忙碌了几日的仙人们几欲疯狂。

  地面上,整齐地摆放着数排已被白布盖上的尸体,柳星渊愣愣地站在旁边,看着这些,脸上有着一股难言神情,良久呆滞出神。

  不经意转头,大儿子柳阳州在他身后久立,不堪凝视父亲视线,落寞的眼神中隐有不安在闪烁。

  “现在孩儿终于明晰父亲的担忧来处,盖因此子凶悍猜忍如蝮蝎!这种拿小忿也当做睚眦之怨之人,我们不能在他成长起来扼杀,便会是日后柳家被湮灭之时!”

  柳星渊转回头去,继续凝望着地面一排排尸体,重重呼出口气,叹道:“你师门传来消息,几日后会有数万名仙人到来,这几日抓紧城门处看护!对了,与刘君怀共同飞升之人还有十四名,现在应该就隐藏在岭池城内外!”

  柳阳州悚然一惊,近前道:“虽然这些人目前实力不足畏惧,但成长起来亦是不可小觑,只需找寻出一人,其余人等也相趋不远了!”

  沉默了片刻,柳星渊轻轻摇了摇头,“他们隐藏得极深,据说在岭池城左近已经潜伏了三年!这一次是琪儿他们打乱了刘君怀的部署,龙牙道之事便是他所为,他在进行了第一个计划就被我们阻断了,而且因此暴露出踪迹,我们两方之间早已不死不休!”

  柳阳州却是长呼一口气,“这就好,总算知道了缘由起始,好在因他引来的更多帮手!过不了多久,我想整个十三重天之内均会被动员起来,此子再也不会有逃脱机会!”

  此时的刘君怀撤回探识之力,向着血雾榭方向深凝一眼,身形消失在无尽天际。

  天色蒙蒙亮,刘君怀在桃源境地出现,欢乐的阿九在岩浆中冒出头来,刘君怀笑着向它摆摆手,来到桃林处,敖五正躺在巨大莆叶铺就的吊床上微晃着,大宝小宝也是慵懒的相伏左右。

  刘君怀乍一出现,四道目光望向了刘君怀所处位置,那两个小家伙的眼神里生出了一道巨大惊喜之意,随即响起了嫩嫩悲怆呼喊声,紧接着两道金光在空中划过,大宝小宝疾飞入他怀里,口中的父亲未出声,四只小眼中已是泪眼婆娑。

  刘君怀扯下两小块太岁给小家伙递过去,大宝小宝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一把将太岁搂入怀里,却是谁也不曾开口吞食,依旧一连在他怀里,竟是抽噎出声!

  敖五早在一旁隐隐含笑,说道:“兄弟,你再不出现,两位皇太子就要绝食了!大家轮番劝解也均不顶事,即使阿九成日里见它们这没出息模样,也厌烦的回了岩浆海,敖贠更是终日躲藏着不见身影!”

  刘君怀拍拍大宝小宝,笑道:“想自己的父亲也是理所应当,是不是,小家伙们?”

  小宝立时伸首凑到刘君怀手掌下索要摩挲,口中委屈的道:“父亲这一去就是许久,我与哥哥以为你不要大宝小宝了!”

  大宝则是将怀中太岁推向小宝,“弟弟,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我送给你吧,父亲不会不要我们的,说过了多次你也不听!”

  刘君怀心中一阵酸楚,却急转心法抑制住情绪,又取出一块半斤沉太岁肉,向着大宝说道:“去,给五哥送过去,回来我亲手喂你两个!”

  大宝飞速衔住太岁射向敖五,随便一丢,便再次飞遁回来,张着嘴巴等着刘君怀的喂食,哪里还有一丝神龙一族未来龙皇的威仪!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