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一十章 杀神重现

第七百一十章 杀神重现

  “轰!”

  就在这一刻,刘君怀周身气机骤升,全身骨骼,一阵脆响,皮肤上赤金纹理浮动、延伸,绽放金辉。

  虚空里隐隐雷声滚滚,一层隐约可见的淡金赤电纹路在体表生成的瞬间,虚空“咔嚓”一声雷电划过,大地颤抖,天威降临,浩荡压抑压迫得刘君怀很难喘息,漆黑云层厚达百丈,条条电龙在厚重云层中不断穿梭,仰天长啸!

  紧随隆隆巨雷震骇天地晃动,恐怖的雷电光团好似巨大山体倾落,夹裹着无尽细碎雷芒,呲呲吼叫着肆意穿破虚空乱流,四周空间都被撕扯的扭曲起来。

  在这股近乎毁灭一切的冲击波中,刘君怀大喝一声,身体直直跃向虚空,周身仙元鼓动,环绕着一道道环形冲击波,似能量涟漪在周身震荡,沐浴雷光中,气息越发强盛,护身金芒骤然绽放。

  在自己的世界里,轰然斩落的雷电之力,将刘君怀从肉身到元神,甚至到神魂更深处的任何一丝空隙都统统塞满,却是与之前的无边痛苦相去甚远,这或许是出于雷霆那种对神经的麻痹作用,也或许是刘君怀肉身强悍后的无比承受能力。

  再或者因为刘君怀对这种剧烈痛苦已经习惯,所以感觉不到原本的那种痛彻心扉,因为那痛苦,虽然可怕,其实只是一种感觉,虽然也拥有对肉身和元神有着损毁作用,其实也只是附带的。

  最主要作用,还是摧毁人之意志,其本身,并不具有那种强大得毁灭能力,只要能够承受这种痛苦,那么这痛苦也就没有可怕了。

  无数道雷弧轰在身上,撞击和爆裂声音炸开,刘君怀身上的衣服直接被雷弧轰成破布,血肉炸裂开来,虽然皮开肉绽,却对识海内妙法之树的生长毫无影响,而刘君怀似乎也对这些浑不在意,他甚至感觉到满身气息又上涨了一些。

  感知到自身异样,刘君怀兴奋之极,不再做丝毫主动防御,索性翻开心神,凛然沐浴在无尽雷霆里,周身忽然散发出佛光,光辉耀眼,将一方虚空衬托的徐徐生辉,如同佛陀降世一般。

  随着佛光普照,周围雷电光团仿佛受到了影响,纷纷退让,眨眼间方圆数百丈内形成一片真空。

  真龙诀心法运转起来,不断运地运转功法,金色龙气随着玄奥的路线在丹田以及周身运转,龙气在不断的壮大起来,全身泛起淡淡的金光。

  下一刻龙力冲体而出,在虚空中肆意游弋,快速绝伦,疯狂吞噬着漫天细碎雷芒,源源不断地真龙之气在体内凝练,使得他身上光芒越来越旺盛,气势越来越浑厚,弥漫着空气中,带着强大威压。

  在这威压膨胀到极处,佛光之下一道佛陀法身显现,周身金黄之色,着一身金色袈裟,一张面孔却是充满了仁爱慈悲。

  它的脑后渐渐出现一个巨大太阳般璀璨光华,光彩夺目间无形气势爆发出来,霸气横空出世,光芒逐渐增强,一时间整个虚空都被光芒所笼罩,璀璨金芒在其周身浮盈而出。

  金芒中空间一阵扭曲,一只金色大手隔空涌出,金色手掌道道细密掌纹清晰可见,瞬间化成一只擎天巨手,夹带着力拔山河般狂莽气势,随着佛光倏然大作,度化轮回之气徒然升腾。

  刘君怀心念闪动,金色大手拍打向虚空天威降临之处,轰然巨响声中,大片空间破碎,道道细密裂纹丛生龟裂,苍白裂痕蕴藏浑厚粉碎力量,转眼间爆裂开来,一方虚空空间剧烈颤动,充满浩荡佛义的智慧之光勃发,绽开金色光芒万丈。

  虚空乱流瞬间碾碎,厚实阴沉劫云应声崩溃,在无尽虚空里打着旋四散飞舞,逐渐消弭不见,在洒下漫天炫目星辉后,天空重放光明。

  漫天炫目星辉,一经接触纷涌佛海气浪便被激起滔天巨浪。

  “唵!嘛!呢!叭!咪!吽!”

  佛家六字真言子刘君怀心头念诵,紫色圆球内舍利子急速旋转,佛门普渡禅光转瞬幻化为道道声波涟漪震荡而出,就如六个金光闪闪烈阳,爆发出强烈无比光芒,仿佛至纯至刚的雷霆真气,净化人间一切黑暗。

  那漫天星辉在金光照映之下,化作汩汩无尽亘古苍茫度化气息,向着刘君怀倾泻而入,度化气息狂暴至极中夹带着藐视天下的无敌信念,令刘君怀满身灵魂气机瞬间散发出来,开始仿佛坐了火箭一般疯狂飙升。

  那一刻刘君怀眸光精芒四射,精神识海瞬间一滞,随即发生了惊涛骇浪,识海在狂暴震动中,一股股强大气息暴涌,度化后的雷霆真气精华都被一瞬间给吞噬,化为了纯净的灵魂力量进入了刘君怀体内。

  体内灵魂之力不断膨胀,突破,膨胀,突破,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行云流水一般,直接突破了三个小阶段,刘君怀本就高于自身境界的灵魂之力,直接突破至大至仙灵魂境界,

  (本章未完,请翻页)灵魂之力等同于大罗仙之境的同时,使得识海内星核本源生机已是呼呼飙升起来。

  在识海内狂飙升腾的灵魂之力蜕变,也带动刘君怀本身修为,在刚刚突破至大乙仙中期后再次缓慢提升,刘君怀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兴奋和忧虑神情,显然修为再次提升,心中自然是十分兴奋,但是这个速度实在是有些太出乎了他意料,心中难免有些担忧。

  只是下一刻他身上气质也开始发生天翻地覆变化,感受到自身灵魂气息中的极度兴奋之意,他知道这一次修为提升上来已经没有任何担忧之处了,因为灵魂气息可以直接引导修为境界,只要灵魂意识可以接纳,这提升速度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很快忘记时间,沉浸其中,任由身心在金光照映完全展开,始终荡漾在普渡禅光无尽亘古苍茫度化气息里,身上气势也再一次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

  在如此滂湃的度化气息注入之下,刘君怀周身气势也开始剧烈翻滚起来,一道道恐怖气息也是从里面散发出来,与此同时,一道淡淡的紫色光晕也是出现在体表,给他凭空增加一股尊贵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漫天炫目星辉散尽,紫色圆球内舍利子也渐渐停息下来,真龙诀金色龙气无所吞噬,也“咻”的一声窜回体内,他本身境界也在攀升至大乙仙后期巅峰停滞不动,距离大至仙境界也仅有一线之隔。

  别看只是一个小境界,刘君怀实力却提升了数十倍不止,刘君怀眼睛豁然睁开,眼神之中顿时也闪过了一道摄人紫色光芒,随即消失不见,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意犹未尽的神情,显然对于修为飙升的感觉十分的享受。

  不过他眼底也闪过了一抹遗憾神情,显然对于没有一举突破大乙仙境界有些遗憾,不过随即这种遗憾也消失无影无踪,毕竟他也不是不知足之人,能够提升到现在的境界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呼!”刘君怀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感受到自身强大的同时一股玄而又玄的感觉,在他心头迅速浮现而出,不断沉入体内的心神被收了回来,佛陀法身随着消失不见。

  佛陀法身显现的很是突兀,在天劫降临的一霎那,在自己体外自动生出,佛光为何能够震慑住雷电之力,令他有些迷惑不解。

  佛光有吉祥,普渡,照人心明的意思,也是智慧之光,佛家讲究修心修性,其实说白了就是修炼做人的智慧,智慧是从脑袋里来的,自然佛光也从脑袋上。

  只是它的出现是不是因为需要刘君怀自身境界来凝实,亦或是天劫雷电之力的锤实,他始终百思不解,而且有佛光生成者,被称为大智慧者,大觉悟者,佛陀其内心产生大慈悲大关爱的心,而由其产生的一种智慧之光,是一种的能量的表现。

  他在考虑,是不是这种智慧之光的适时而出,会不会与智慧之光自身强烈进化需求相关?刘君怀周身所泛起的巨大虚影,便是智慧之光的初始凝集,还不能形成完整的实质化佛陀幻身,在刘君怀方才成功进阶后,那巨大虚影也的确有了甚多凝实之意。

  刘君怀仔细观察识海紫色圆球之内的舍利子,刚刚意念所及,那婴儿拳头大小的舍利子,立时散发出葳蕤七彩霞光,释放出来磅礴的精神思维能量,“咻”的窜出,静静悬浮在刘君怀身前。

  精神力探入其中,恍惚有一种沉浸于茫茫佛海的温暖轻柔,舍利子内的精神思维能量瞬间与刘君怀的精神力融为一体,随刘君怀的思维转换犹如一体,一股浩荡蕴意字符也渐渐在他意念中浮现。

  这枚舍利子本为一位叫做大悲禅师灵骨遗留至一具舍利浮图之内,此人生前发下宏愿,要秉承佛祖的意志,度化蛮夷,传播教义。

  于是行走三亿六千里,历时一千八百年,来到一处荒芜得妖兽领地的莽荒大泽,就算偶尔遇到人类文明,也都信奉武道和道教。在这里,佛教文化根本无法传播,甚至遭到本土的道教势力的排斥和驱逐。

  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他手下一名与教义颇有缘分的莽荒土著人类,却不料随着此人修为越来越高,渐渐暴露出本性,不甘心一直做一个吃斋念佛的和尚,不甘心平淡的生活。

  在他的本性暴露出来之后,大悲禅师便将他逐出了师门,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走上邪道,为祸人间。

  而那时已是又一轮的末法末劫时代来临,若是在别的时候,念及旧情,大悲禅师还不会镇杀他。但是,如今人类大劫即将到来,他居然还出来兴风作雨,便饶不得他了。

  只是这位叫做费修明之人,却不知何时组建了一个叫做浮图之地,这个地方自成一体,与世隔绝,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却可以自由出入。

  在大悲禅师追踪至浮图之地,利用当地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主动炸毁了与外界的所

  (本章未完,请翻页)有通道,将大悲禅师困于其中,引燃烈火将方圆千里的浮图之地,整整燃烧了七日七夜,大悲禅师也在大火之中只留下一枚舍利子结晶体。

  这枚舍利子里留有大悲禅师一缕神念,在被刘君怀炼化后仍留有一抹灵智,因为当时刘君怀修为原因,尚不能将大悲禅师师门传承无数世纪的佛门传承开启,那一抹灵智也一时没有被激活。

  只是在刘君怀进阶大乙仙之后,这一抹灵智被激活,主动进化意识也同时开启,这才有了在天劫降临的一霎那,自动生出在刘君怀体外。

  而这种佛门传承便是那一部功德无量功法,这部佛门这最强大蛊惑之术,今后会随着他境界不断提升,对于功德无量功法的不断深研,会幻化出更多法力手段,其中的浩瀚博大,乃是不低于道家法术的存在。

  那具佛陀法身只是功德无量功法最基础神通之一,在刘君怀得到舍利子之时便可幻化出来,即使现在只是虚影的初次凝实,也远比刘君怀自身的分身法相威势要大得多,而且耗费刘君怀自身仙元更少,安全性也相比分身法相更利于保护自身。

  这位大悲禅师生前已是神尊境界,在神界神王、神君、神尊三个境界里,已是至高所在,却不料被仅仅身为仙尊的弟子所谋害,意念里的冤屈自是深厚得很,在无数万年后已是没有多少威力存在,在欲对刘君怀夺舍不成之后,反被刘君怀所炼化。

  但它强烈进化欲念还是存在的,这也极大便宜了刘君怀,今后会随着刘君怀自身修为不断提升,对舍利子的感悟也是逐步加深,功德无量功法的诸多蛊惑之术,也会幻化出来。

  而且末世大劫后费修明也随之消弭不见,这部功德无量也可将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虽不见得比刘君怀所掌握的数种道家心法高明多少,但对于佛教功法来讲,却是至高无上的神术了。

  在此时刘君怀沉浸在进阶后的臆想当中之时,千万里之外的岭池城,却笼罩在一股肃杀气氛之中,很多人都惶惶不安,整个岭池城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和奢靡,皇族柳家也陷入害怕永远见不到黎明到来的恐慌之中。

  因为在一年多的全城封锁过程中,一晚上被斩杀二百多名仙人,柳家的恐惧始终在发酵,暴怒后的与柳家仙人与岭池城几十万仙人之间摩擦不断,虽有十几方势力加入搜寻刘君怀之举,反倒让柳家仙人心中怨念更甚,家族派系之间矛盾也是数度升腾。

  半月前,由于十几方势力逐渐退出岭池城,久未得到修炼资源的城内仙人,也在久被禁锢于城内的巨大逆反心理所泛延,终是一场足有数万人参与的反击,在一夜之间突兀而至。

  本就士气低下的柳家仙人,在遭受平日里被他们呼来换取的底层仙人袭击之后,虽最终将这股抵抗力镇压下去,却也付出了多达千人的门人性命。

  而被击溃的城内仙人却众志成城,将暗中汇集的数万斤火药,囤积于城市一角,一旦柳家进入其中,便一副同归于尽姿态,使得柳家总有大罗仙存在,也不敢轻易逼迫,一旦数万斤火药引爆,半个岭池城也将毁于一旦。

  这些多为狩猎者的普通仙人,多是进城换取入山猎杀仙兽的猎户,或是往来交易修炼资源的商人,在岭池城只许进不许出的一年多时间里,修炼资源的贫瘠以及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令最高修为不过大乙仙的仙人们,终是不能忍耐下去。

  更强大的血雾榭虽在之初偶有相助,但长时间的白白耗费修炼时间,也让他们逐渐退出了搜寻帮助,岭池城大小势力也渐渐脱离了柳家队伍,使得两万多名仙人的柳家,要每天在万里范围内寸寸搜寻,心神得不到有效修复,又不敢开散开修炼,也始终处在崩溃边缘。

  况且还有刘君怀这个巨大隐患隐藏着,玄仙之下的仙人均不敢单独行动,他们动辄便是出动上百人,长期的精神紧张,早已令他们草木皆兵。

  又是两日过去,这一日的上午,已是大乙仙后期的刘君怀忽然出现在岭池城之外,在探识过详情后,遮掩压制气息后的他大大方方进入了岭池城。

  一个时辰后,柳阳州终于又接到了噩耗:“家主,岭池城有两队搜寻队伍在城内遇袭,共有十三名大乙仙初中期、四十二名玄仙、七十七名金仙被当场斩杀,凶手为瞬移使用者,怀疑失踪一年多的刘君怀又出现了!”

  “嘭!”,盛怒之下的柳阳州,一脚踹翻了身前几案,大吼道:“七长老,迅速召集大乙仙以上修为弟子,分作十队,在城内交叉搜寻,通知太长老,前去城门处看护!”

  七长老领命而去,柳阳州三四六八四位兄弟适时赶来,十几名长老也各自召集人手匆匆等候在大殿之外,在柳星渊前往城门之时,岭池城南隅一角又有数名大乙仙中期噩耗传来,柳阳州一声令下,十支队伍纷纷跃向空中。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