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一十三章 破灭万物之意贯穿始终

第七百一十三章 破灭万物之意贯穿始终

  浩邈仙尊的肉身陨落之地,乃是一种神秘而强大气息氤氲之处,这一隐藏在白叶巨树林极深之处地面上,裸露出深深洞穴一角,半隐在层层叠叠的厚密落叶之下,万年年月里已然变得黯淡无比,黝黑数丈深洞口,被斑驳光影所笼罩。

  刘君怀试着与缚地雷革鹰意念沟通,一只缚地雷革鹰,张开足足三丈多长羽翼,从洞穴上空飞过,却小心的避开洞口强大气息,似乎那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缚地雷革鹰在掠过洞口后,在距离那处位置十丈远落回地面,尖利鹰嘴啄开厚密落叶,便有另一洞口显现出来,虽然依旧有神秘气息氤氲其上,即使同样具有阻隔神念探识功能,却是比之前洞穴处要柔和了许多。

  刘君怀意念自那只缚地雷革鹰念识力当中,得出可自那处位置进入,便走上前去,俯身小心探入其中,只感觉到冥冥之中,有山岳般气息笼罩过来。

  每上前一步,他便感到身上每一寸皮肤上,都像是肩负着大山一般,即便他举手投足都有百万斤力量,居然都感觉到十分吃力。

  身躯的每一寸骨骼,都在噼啪作响,虽没有多少疼痛感传来,但也有着颇为明显的举步维艰般压力重重。

  努力感觉出这种巨大威势中并没有丝毫攻击之力,于是全身气血再次提升,体内气血力量便如绵绵不绝的海河升腾,整个身体每一寸毛孔,都有无形罡气迸射,竭力抵抗虚空中那无处不在的奇异威压。

  虚空中那股庞大气息,即使庞大如雄浑江河流水,但在刘君怀的全力抵御之下,也硬生生被他开辟出一道一人宽缝隙。

  在他一步步靠近洞穴深处,身上压力也渐感吃不消之时,全身皮肤、骨骼都跟波浪似的扭曲起来,好在这时候也来到了神秘而强大气息升腾之处,却是一柄金属巨剑,巨剑早已经是锈迹斑斑,但经过上万年时间侵蚀还没有令巨剑完全锈腐,也显示着这柄剑质地还是非常高级的。

  剑身之上雕刻满了各种怪异花纹,那犹如大理石一样的立体肌肉状纹路,充满了爆发之力感觉,而且其间灵性十足,令刘君怀的心脏不由骤然加速跳动了两下。

  整个巨剑有两人高,单是是剑柄都有六十多公分长,剑身有一人宽,厚度有几十公分,没有剑刃,浑身乌黑光泽在岁月绵长的晦暗里威势隐现,神念探识其中,却恍觉每一道剑光都雄厚比,几有斩断山岳之能。

  犹如狭长门板般古怪的巨剑,看得刘君怀是目瞪口呆,虽不见此剑有任何华丽之处,但磅礴杀气似乎在巨剑内流动着,只是一丝凛然杀意的溢出,便教刘君怀感受到彻骨冰冷丝丝沁入骨髓。

  虽感知不到巨剑具体品阶,刘君怀却能在那剑身上形式古朴、晦涩难懂的花纹中,看得出层层叠叠阵符悬浮于此,形成一张巨大阵图,只是万年露往霜来,令其剑身之上被厚厚包裹了一层年深月久斑驳,遮掩了锋芒的同时,也使得剑身阵图变得如云遮雾罩般措综缭乱,不易分辨清楚。

  刘君怀强抑制住心中那剧烈惊异,快步走上前去,盘膝坐在巨剑之旁,目光一闪,识海中的天莲心火就已盘旋而出,朝着那支巨剑倾覆过去。

  紫色火焰乍一接触到巨剑四周,那剑身阵图之外斑驳雾状包裹,便被灼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嘶嘶轻响之中,青烟缭绕。

  如今的天莲心火已经进化至六级天火,火焰等级再次提升后的灵性飙升,随还不具备真正的灵智,但随着天火的不断进阶,它定会在灵智方面愈加完善,最终会有火灵生成的那一日。

  天莲心火恐怖高温蒸发当中,令得这片天地间迅速灼热起来,股股泛着嗤嗤声响的青雾升腾,斑驳雾气也剧烈的扭曲着,看起来很不稳定,仿佛疯魔了一般剧烈涌动。

  刘君怀丝毫不敢急躁,他不急不缓操控着天火,不断煅烧着阵图之外朦胧之处,随着时间的推移,青色斑驳雾气颜色看上去都是黯淡了不少,隐隐间能够看见一些阵图纹路渐显,丝丝缕缕中渗透出古韵悠长气息。

  足足耗费了一日光景,青色雾气完全消弭之时,锈迹斑斑之色已然消失不见,毫无花哨可言的幽幽青光渐在通体黑黝剑身显现,古朴花纹愈加明晰在他眼前显露出来。

  隐隐中刘君怀渐感巨剑周身气息有了一丝悸动,恍若灵魂意志之力一般灵性颇足,却又仿佛依旧深度沉睡之中,之中蕴含的灵魂本源能量若隐若现。

  刘君怀飞速在天莲心火之中加入一缕天眼通紫色光线,将其中一缕能量悸动尽数包裹,高温弥漫出来,勾勒出一道道古老的符文,极其缓慢的在其周身烘烤。

  随能量悸动一丝丝软化,一簇强悍威压徒然而至,天莲心火立时疯狂运转起来,有些颤颤巍巍的凝聚在其表面,强行抵御着强

  (本章未完,请翻页)悍威压震慑,那看似微小的火焰,也是在一瞬间膨胀开来,直接是化为熊熊烈火,股股让得人灵魂颤粟高温散发而出。

  刘君怀感觉,自己的紫色光线感悟之力在不停地损耗,似乎都在被那能量悸动吸收,这一种感觉,极为微妙,使得他心中略微惊喜,也就是说自己的方法是有效的,伴随着他调动着更多感悟力量去炼化,能量悸动微微颤动起来,隐隐地透出了一丝对自己的敬畏之情。

  良久之后,在那一缕能量悸动被完全炼化完毕,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丝灵魂意志之力与刘君怀自身灵魂意志融合在一起,两者间的联系迅速密切起来,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这时候刘君怀却不敢生出丝毫大意,抓紧进入下一缕能量悸动炼化当中,又是三日过去,随着刘君怀漆黑眸子中慢慢地炽热起来,巨剑灵魂意志之力也化作本源符纹慢慢地融入体内,他感觉到自己与本源符纹的契合度越来越高。

  当接收了最后一丝灵魂记忆之后,刘君怀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射出,径直的落在剑身之上,爆发出嗤嗤的声音,巨剑灵魂意志便从炼化之中苏醒了过来,感应到其灵魂意志之力的强大。

  手中连续打出无数道符印手诀,给那一股灵魂意志之力打上灵魂烙印,符印手诀是雷神弟子薛狂留给他的手诀,那可是超越了仙界的手法,自然比无印丹门先祖的灵魂烙印要牢靠了许多。

  完成灵魂烙印之后,会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敬畏,这就是灵魂烙印的特殊之处,它并非仅仅只是一种约束,还能够潜移默化的改变奴仆对主人的态度。

  与强权控制别人相比,灵魂烙印是可以提升奴仆忠诚度的,但灵魂烙印这种秘术,也有其不可预知之处,若是遇到灵魂之力更加强大的存在,便能够强行破解开灵魂烙印,从而打上新的灵魂烙印。

  而刘君怀这种符印手诀,在被强行破解的同时,奴仆也会随之消亡,这截然相反的种植方式,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主人的处境安全。

  两股意志融入到一起,使其一点一滴焕发了生机跟活力,刘君怀甚至可以看到在巨剑表层都泛着一层淡淡乌黑光泽,似乎随时都有从他体内破皮而出的感觉一样,惊讶无比之余,巨剑剑身中突兀有一团剑灵虚影升腾出来,在虚空里向着刘君怀遥遥相拜。

  “主人,我乃烈阳琉焰剑剑灵,很感激主人将沉睡三万年的我再次唤醒,有何疑问皆可提出来!”

  “烈阳琉焰剑?你现下是何等品阶?可有进化的可能?”

  剑灵恭敬地回道:“回主人,我乃上古神兵,自然属于神器级别,只是原来的主人却从未将我自沉睡中激活!主人能够将我唤醒,却是因为你体内有一股时间道纹气息,这才引动我神智苏醒,而主人体内另一缕真阳之火气息,令我与烈阳琉焰剑意志重新建立起来,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再次进化可能性还是有的,只是会异常简单,因为这人境界实力原因,我与烈阳琉焰剑的最极致表现,远远还达不到上古神兵真实战力,也只有战力发挥到极处,才会是进化的开始,这里面又与主人的法则气息密切相关,即使期间有诸多威势加持,没有法则之力改变我体内构成也是枉然!”

  剑灵如此回答,却是让刘君怀愈加欣喜,若是能够轻易进化,反而无法凸显上古神兵玄奥之处,也只有法则之力影响到烈阳琉焰剑内玄奥纹路蜕变,才会有超越神器的可能性。

  虽不知那位浩邈仙尊是如何得到的烈阳琉焰剑,剑灵话中之意,明显讲明他并没有唤醒过剑灵,在浩邈仙尊肯定从未达到过神器威力。

  神器的完全掌控,是与持有者对于天地规则感悟密切相关,不是仅凭自身修为就可以施用,这就是仙器与神器的根本区别所在。

  上古神兵均拥有通融天地,改变命数气运力量,这一股天地生成的独特力量,才是远古大能们的智慧与能力结晶。

  这个剑灵可是一个已经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器灵,能产生器灵的,除了这种上古神兵外,就只有天地异宝了,可见这两者档次都是远远高出魔眼那样的普通灵智法宝!

  而且,但凡神兵完全溶炼之后能强化百倍攻击之力加持,即使此时的烈阳琉焰剑,仅仅是挥出神兵大约十分之一潜力,也已经异常强大了,随着他对神兵的不断炼化,以后这神兵的威力更是会成倍飚升!

  与剑灵交流半晌,刘君怀收起洞穴中的储物戒,返身回到结界之内,用手抓住剑柄,刚刚注入仙元力的瞬间,烈阳琉焰剑金光大盛,散发出犹如古代帝王的气势,不经招式使出,便幻化出一道道剑气在刘君怀周身绽放。

  随着刘君怀身上升腾起耀眼紫金光华,剑身之上忽然褪去一层乌黑光泽,变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森白亮眼,强绝剑气凌乱地飞出,凌厉剑气嗤嗤在虚空中自行切割出道道裂纹。

  刘君怀不禁咋舌,这烈阳琉焰剑此时只是威势自行外放,便远远超越了自己的鬼眼血刀那凄厉气势,地面上厚厚的枯叶层,竟是被悄无声息地划破一尺深沟槽,才没入地面不见。

  这等能够将无尽锋芒自然凝炼而出的神器,当得起集天地灵气而生,体会着神兵的力量,刘君怀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根据剑灵所传来的信息,他知道这烈阳琉焰剑乃是一位神话中的大人物,当年自天地本源之气中找出,又以他强绝炼器实力炼就,经历无数年磨砺,最终才成就了这把威名赫赫的上古神兵,可想它的强大,虽然这烈阳琉焰剑之名,由于从未被完全激活,在现在仙界中并无多少人知晓。

  刘君怀随意划出一刀,刀势挟带起一道恐怖黑芒,那黑芒犹如使剑的高手发出的剑气一样,竟然能够脱体而出,只半息时间,所散发黑色光芒便爆发到一个极限,四周空气完全被一股冰寒死气充斥,随剑身开始剧烈颤抖,隐约有着龙吟凤鸣之声响起,无数怪异黑色能量陡然收缩,瞬间凝聚出犹如实质数尺长锋芒,骤然爆裂!

  一道比之前耀眼了无数倍的光芒陡然间冲天而起,充斥了整个结界空间,直奔不远处的一座巨大岩石山,而随着剑芒斩在岩石山之上,那异常坚实山体,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一般,直接被剑芒一分为二。

  一股骇人威压骤然升腾,耳边却传来剑灵催促刘君怀施出真阳之火,随三界真阳心经适时开启,一道恐怖威势从其体内冲出,冲宵而起,如惊涛拍岸,直接崩开空中浓郁仙气,震散周围气流,一道宏大浩瀚仙元波动扩散在虚空。

  刘君怀的灵魂之力突然爆发出一阵紫色光芒,在这紫色光芒之中灵魂之力徒然生出体外,那让人心悸的紫气带着一缕极为显明的血色,赫然在天空之中耀出一团硕大火花。

  凛然霸道的刀势再起之时,一道巨大的火流横溢而出,那火流状如天河,粗广无比,夹杂着焚天灭地之势,呼啸着席卷四周一切。

  炙热通红火焰在虚空中犹如火中凤凰一般飞舞,异象纷呈犹如沸腾的沸水一般,铺天盖地的火焰犹如蘑菇云般蒸腾起来,犹如火海般四方席卷,炽烈高温铺展开来。

  此时烈阳琉焰剑的恐怖黑芒已然变幻为赤金之色,剑身轻微震颤一下,发出龙吟之声,金光大放间,剑势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奇异光彩,仿佛是在眼瞳之上蒙上了一层特殊光泽,滔天深紫色诡异火焰幕然腾空而起,掀起无匹火焰之海。

  铺天盖地的火焰蔓延开去,剑身阵图纹路在这一刻光影流转,诡异密织交集光影瞬间在火势中铺展,火焰犹如波浪一般,一浪接一浪层叠涌动着,隐隐有着空间火焰风暴意境生出,加载着庞大吞噬之力。

  这一团紫色火焰就像是正午太阳一般朝着四处散发着无穷光和热,方圆百多丈地面被这团火焰刹那间就炙烤出一条长长裂缝,强大威压在火焰中席卷而出,无穷无尽压迫之力疯狂挤压着虚空空间。

  轰隆隆的压迫巨响朝着四面八方传出去,震耳欲聋里,剑鸣之音宛如龙吟虎啸,这股剑鸣之音中蕴含着很强的剑意,那股欲要将天地都给撕裂的剑道意志。

  这一剑仿佛突破了空气阻碍,滔天火势霎那间化作能量鼓动催发剑势,只一息之间便贯穿数里范围,恐怖剑意弥散出去,夹杂着滚滚雷音沉闷如火,天地间绞杀一切的剑气愈加凌厉,疯狂剑气带着霸道之意,刹那间形成无数道剑气,所经虚空恐怖涟漪蕴含着强大劲气扩散出去,好像是风暴一样在肆虐着周围的空气!

  这一切均只发生在一瞬间,这一剑仿佛横断虚空,一道剑幕犹如瀑布一样挥洒下来,笼罩在一分为二的巨大岩石山,剑意碾压之下岩石山转瞬崩溃为两团粉末,刺骨寒意中夹带着触之即焚的灼烫!

  那疯狂的一剑剑光璀璨至极,光华仿佛笼罩诸天,数里范围内无一丝攻击死角,均被笼罩在无尽剑意与滔天炽烈当中,施展出来的威势令虚空轰隆隆乱颤,好似随时随地都能崩溃一样,几欲将天幕给崩裂。

  这一剑,死气昂然,破灭万物之意贯穿始终,声势滔天如洪钟大吕,震荡整个虚空锋芒涟漪波纹在荡漾,强悍反作用力,迫使刘君怀爆退几步才堪堪稳住身体,手中剑还在颤抖着,发出嗡嗡嗡声响,胸膛此起彼伏间,漫身仙元已然消耗一空。

  由于自身境界的低下,刘君怀只是堪堪施出一式,已被烈阳琉焰剑这上古神兵耗干一身仙元储备,那一刻他仿佛感知到一种毁灭气息从周身扩散,灭世气息奔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去,如此恐怖的灭绝一切威势使得他目光呆滞,浑然一副不知所措模样。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