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二十章 两难之举

第七百二十章 两难之举

  甚至刘君怀自己这个飞升者,也在他们的关注之下,并由此推测出其中更深层之处,在自己刚刚进入十一重天之际,他便在溧安郡听那位老者讲过,十二连环坞中的兑泽坞爻辞卦象流出之事,所推演的便是近年十三重天之内情势走向。【全文字阅读】

  虽说这种传言有兑泽坞刻意传播嫌疑,但作为十三重天之内最高掌权者,伏羲仙王一方显然在有意引导仙界管辖范围内的舆论走向,这其中不乏警告各个势力的寓意在其中。

  如此看来,想必伏羲仙王旗下的爻辞相关势力是真实存在的,他所制定出的一年之期有奥妙在其中,这些定然与严谨的逻辑推理密切相关,其中包含了敏锐洞察力以及紧急时刻快速反应能力,刘君怀由此断定天海府显然在布置一个巨大的局。

  至于这个局有何超然智惠之处,刘君怀现下还不得而知,但其中所牵扯的范围之广,他却能隐隐有一些猜测,智是谋之本,有智才有谋,这便是天海府带给他的真正感悟。

  甄茂实言罢微笑不语,这时候即使有看出提问者蹊跷之处,也不会心生他念,毕竟辟心门的强悍众所周知,有这具庞然大物一边窥侧,的确是一种巨大心理优势。

  现场众人陷入短暂沉默当中,过得片刻才有一名大罗仙初期老者开口问道:“既然我方计划铺展成势,想必贵派目标针对业已开启,只是若是昔稷谷内各势力及时惊醒,生出同仇敌忾之意,我方该如何应对?此地众多势力不乏睿智之人,他们联合起来的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甄茂实笑着回道,“我方行动初始只是那些小型势力而已!再者我们的目的不是强势碾压,更多是为了展现威慑力。况且行动皆在夜间隐身而为,情形不明之下,即使众多势力怀疑到十方派又能如何?

  “遗迹显现之日在即,没有哪一方势力希望节外生枝,只要我们的真实目的暴露拖延得越久,那种暗中联合起来的抵御之力越是艰难!辟心门这等存在也极具震撼力,胆敢直接面对辟心门而不顾者又有几人?

  “最为重要的事,我们的目的是强势拉拢,而不是镇压屠戮,仙界本就为强者世界,这种吞并无时不刻均在发生着,只要我们的暗中威胁不集中爆发,其他势力就会始终处在观察当中,他们的惶恐泛延之时,便是我们威慑铺展大势已成之日,到得那时,只是时间也不容这些势力联合起来了!”

  此处的交流正在进行当中,另一处的银光舫内吕同甫,也在午时时分迎来了到访者。

  十几位仙人在赫斯年引领下飞身而入,这些人既有三界斋、冲霄宫、青光观这样的盟友,也有平日里与玄冥会走动频繁的各势力强者。

  其中大罗仙中期的八神阁阁主祁昊乾,显然是个脾性暴躁之人,脚下未落到地面,粗犷嗓门便炸雷般响起:“这十方派实乃狼子野心,如此做派明显其意不止是在遗迹显现之事上!任由此等奸佞邪恶势力生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日后必是大患!还是要迅速联合起来才是,今日早上,那辟心门已然开始频频光顾各个势力了!”

  其身旁另一位玄冥会副会长卫高义笑道,“祁阁主不必如此紧张,那辟心门也只是试探观望之心多些!昔稷谷内各势力只需联合起来三成,便是一股庞然势力,遗迹开启在即,难不成他辟心门甘冒天下之大不韪?”

  同样大罗仙中期的冲霄宫宫主赖光启也是笑道,“卫会长此言极是!只要玉简中提及的几个阴谋成真,我方势力不必顾忌辟心门,立即强势碾压即是了,作祟害人的鬼怪终不过邪气魅惑罢了,激起众怒之事,想那辟心门庞大势力也要付出巨大代价!”

  那名三界斋却是一名大罗仙初期坤道,道姑是对女道长的蔑称,正统道教称呼为坤道,此坤道叫做齐奉真的主持身上不见一丝女道长的柔弱,强霸之气随着犀利眼神四溢,口中言道:“此骄横跋扈之流万万不可轻忽,这般居心叵测之为更是后患无穷!即使我方整体实力落于人,也不能任由此情形泛延下去,扼杀在摇篮当中才是正解!”

  吕同甫面色极是郑重,他接着道:“既然我等基本达成共识,这个十方派也是留它不得!接下来的发展只会在今晚及明晨,在此之前我们还有时间!斯年,你与卫会长的进展如何?”

  赫斯年也是豁达通爽之人,他的回答没有直截了当:“我二人分头联络了不下几十个势力,均是与我玄冥会交好门派,且只是接触到主事之人,再由这些势力向彼此亲近势力暗通讯息!

  “毕竟玉简上所言未加证实,所转达之处态度极是谨慎,也暂时无意将此消息传播出去!我与卫会长商议,现下在场之人即为首批核心组织成员,在统一了下一步行事步骤后,再暗中联络更多可信赖之人加入其中,集中到一处等待事情的发生,也好集中力量迅速做出反应!”

  卫高义点头称是,“若是真如玉简上所讲那般,初次行动者遮掩面目之举果然存在,那对我们极是有利了!一旦将这些人强势拿下,十方派万万不敢轻易撕破脸面,即使辟心门亦不会贸然出头,这期间会有至少几个时辰的短暂平静,那时才是我方各个势力联合之时!”

  祁昊乾单手猛拍大腿,“这是最稳妥办法!所幸昔稷谷面积广阔,二百多势力分布足有千里,相互间联络也不会挤作一团!只是如此短的时间里,要拿出一个具体试行方案也着实不易!”

  卫高义回道,“这些不是问题!今日与那几十个势力临时主持者商议过,由着他们与可信赖势力简单沟通,早做好结盟准备!如此算下来也有百多个势力中一两人知悉此事,一经确定下来,各个势力会迅速召集门下之人颁布此事,第一时间行动起来。

  “这样的话,即使有某个势力消息走露也无碍大局,如此大规模起事,对方知晓了也来不及进行有效阻击!再者说来,退一万步讲,万一对方及时作出躲避手段也算不得失败,至少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们此举惊醒了众仙人,他们的阴谋也无法进行下去,甚至有可能主动退出这一次的遗迹开启!”

  吕同甫却是摆摆手说道,“此举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别忘记这两方势力仙王阶位强者,定然已经联合了其他仙王共收渔利,若是联盟之事失败,便会面临事后一盘散沙状态下的个个击破,真到那时辟心门的强大就彻底显现出来!

  “所以情愿现下所知会势力再少些,也要力保消息的隐秘性,也只有众势力联合起来,才是将这场无端祸事完全消弭的关键所在!以我所判定,一旦我方崛起之势突起之时,那辟心门必会推出十方派做替死鬼,从而暂时躲避这场巨大风暴!

  “因为只要辟心门与我方战事一起,便是一场惊天鏖战,双方必会有巨大伤亡,若是我们得不到后续强援及时到来,两败俱伤势不可免!因此,这一战最可能的结果便是十方派尽数湮灭,以及力保此次宝物散落回复至公平竞争状态!”

  赖光启手捻短须颌首道,“基本上也就是这等结果!只要远离此地的十方派准仙王及支持仙王受到打击,事后的辟心门反倒更不敢轻易举事,因为那时天海府定然知晓此事,在辟心门未再次联合起其他势力之前,必定不会有所动作。”

  就在此时,支光赫、任建章二人转回来,他们是去与玉简上所讲几个小型势力沟通此事,也好将那些门派将损失减少至最低。

  与众人一一见礼后,支光赫说道:“我二人前去赤霄岛、飞凤城、日月谷、金光阙四方势力主持之人详谈,这些门派大惊之下,均呈宁可信其有态度,当即联系了数个友好势力强者前去相助!

  “与我等商议之下,他们请求我方派出大罗仙仙人密切关注此事,只要其中一方遭受到夜袭之人,实际上已经证实了玉简中所讲事宜,这时候便可出手相助,不然他们的损失不可避免!”

  齐奉真插言道,“这样一来,十方派就会少暴露大部分参与者,虽然阴谋被揭穿,但他们的损失却是减少到最低!而且第一次行动,十方派很有可能不会多处同时出击,他们也需要一次试探性的战局,来验证消息未曾走露出去!

  “所以我们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在没有更大伤亡的基础上,将他们更多隐晦力量显现出来!只是不做出某些牺牲,终是换不来十方派的大胆进袭,这实在是种万难举措!”

  祁昊乾叹道,“的确是这样!但我们明知那些势力处在危难当中,而刻意隐瞒此事则是大大不义之举,对于我们今后的声望影响甚巨!”

  现场陷入久久静寂之中,毕竟此事难有两全之策,眼睁睁看着某一个小型势力毁灭,终归于心不忍。

  若是极少部分仙人知晓倒也罢了,仙界本就是个残酷现实世界,弱小势力被欺凌乃是再正常不过之事,弱肉强食的世界,以更强者为尊,这是仙界千古不变的真理。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