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二十三章 诡异的谭子安

第七百二十三章 诡异的谭子安

  片刻后,大殿之中便有数道强大气息飞向高空,释放出探识力细细探寻,更有上千道身影涌向巨大院落里,相互间窃窃私语着,一股凝重气息瞬间在方圆数百里的辟心门范围蔓延。。しw0。

  几十息之后,空中几道强大身影纷纷落回地面,人人神色凝重的走入大殿,浓郁压抑感在殿内缓缓升腾,不祥之感在众人心头泛延。

  大罗仙后期的韦天和,乃是辟心门副掌门,也是这方势力驻留昔稷谷的修为最高者,此刻他的脸色阴沉可怖,暴悷眼神瞥向一旁,望向另一名大罗仙后期。

  此人是另一位副掌门卓伟茂,感受到韦天和强行抑制住的暴怒,他谨慎开口道:“韦掌门,看来十方派已然陷入大多数势力的围攻当中!仲展鹏这个废物,如此缜密计划,怎地会平白无故泄露出去?

  “看来昔稷谷的暗流涌动,早就在某些势力的严密监控当中,应该就是那玄冥会的吕同甫在主导!据说昨日里,十方派两位长老找上了银光舫,却不料在那里遇到了吕同甫,吕同甫言称定会一力相撑银光舫,并放言不会畏惧十方派身后势力。

  “如此看来,那吕同甫应是早就注意到了我辟心门与十方派之间的密切关系,或许十方派的打算也早在他们关注当中,一系列阴谋也在等待着十方派的计划正式实施,显然这张巨网已然早早张开了!”

  另一名大罗仙中期副掌门危哲瀚接道,“辟心门是不是迅速集结,赶去十方派前去增援?再迟得片刻,恐怕十方派就会全派覆灭了!”

  大罗仙中期大长老荣自怡点头,“怕是十方派已被众多势力所封闭,已是十万火急时分,半分也延误不得!”

  韦天和目光望向一位大罗仙初期道士装扮老者,“谭真人,你怎么看待此事?”

  那名叫做谭子安的道士一副含光藏辉的隐士模样,他轻捻长髯说道:“恐怕现下十方派之外势力,已不是我辟心门一千多名仙人所能应付的!虽然大部队还未完全来到,但显然吕同甫那方已经了然我方在其中作为。

  “在此前提下,他们能够依旧强势出击,很明显不会忌讳辟心门一方势力,若是我方此时前去,必会有一场惊天战事发生!而且,这场战事会以我方打败而终结!

  “以老道之意,那玄冥会,不会在事后针对辟心门有所征讨之意,毕竟辟心门十几万名仙人势力,不是整个昔稷谷二百多势力所能正面抗衡的。但玄冥会身后有十二莲花坞中的莲花坞所依仗,却又是辟心门不能面对的强悍神秘势力。

  “所以老道认为,只能抛弃十方派之举,而且明日里我辟心门还要登门向玄冥会公开道歉,以撇开十方派与我方之间关联,此举是为了平息二百多势力心头冲天怒气,现下这些乌合之众正是气势升腾之时,只要玄冥会一声令下,完全有胆量向我辟心门发起挑战!”

  “我呸!”大长老荣自怡怒吼一声,张口斥责道,“你老道怎

  地心向他处,还妄言主动上门道歉?此举可是羞煞了我辟心门堂堂大型势力脸面!大不了紧急召集门下势力,将这昔稷谷荡平就是了,你这妖道忒的气煞我也!”

  谭子安淡淡一笑,不理会荣自怡那漫身狂轧气息,向着韦天和道:“今夜之事酝酿着惊世阴谋,韦掌门,您再联想一下那天海府一年之期的召集令,显然玄冥会如此至于我辟心门强悍实力而不顾,显然是身后有策划之人。

  “有很大可能,这召集令便是朝着我们而来,若是有巨大把柄被天海府所掌握,那一年之期的到来之时,也是我辟心门败落之日!此非言过其辞之语,更无一丝夸大之意,即使有永言仙王照应,十三重天之内,没有任何势力可同天海府相抗衡!”

  永言仙王乃是辟心门上任掌门,也是现在的太上长老,真实实力不在伏羲仙王之下。

  副掌门卓伟茂脸上神色愈加凝重,他沉吟片刻说道:“以谭真人之意,那召集令不只是在警告辟心门,而是整个十三重天内所有势力?那岂不是讲,众势力毅然做出了危机仙界之事?不要给我讲,这危机就是那位星天大陆飞升者!”

  依旧淡定神情的谭子安,浑然不觉卓伟茂口中的暗讽之意,微微笑道:“卓掌门还真是猜测无误!一点不假,那召集令就是因为那刘君怀而产生!永言仙王身后有着仙帝联盟附属势力相助,而刘君怀便是仙帝联盟眼中极度危险之人!

  “至于是何缘由,我想即使永言仙王大人也不见得明了,这其中有着关乎整个三十三重天的巨大隐秘在其中!虽然老道也不曾听闻其间蹊跷之处,但若不是如此,仙帝联盟那些大能们,怎会关注到一名小小的飞升者?

  “在这个巨大隐秘面前,不止是我辟心门,就是整个十三重天内所有势力相叠加,也只能算得是满天飞沙中的一粒砂砾!即使辟心门满门湮灭,也不会引起仙帝联盟一丝可惜之意,仙王以下的一切事物,在仙帝联盟眼中只是一抹微尘!

  “而此时在昔稷谷之内,单凭整体实力来讲,我辟心门地位堪称仙帝联盟,但天海府的存在,就相当于整个三十三重天之内的所有势力的总统领!仙帝联盟尚且不能在整个三十三重天号令仙界,试想小小的辟心门与天海府正面抗衡,又与找死有何二异?

  “不妄即无妄,飞鸟失机笼中坐,欲想奋飞腾不能。如此大环境下,辟心门只可安守本分,虽然阳刚盛却不可有一丝妄动之为,等待时机与努力提升才是眼下所为之必然,随便行事只会招来无妄之灾!”

  谭子安一番言语直接而且犀利,像一把锋利之极的尖刀,直插每一人心头,瞬时间熄灭了所有人心头狂妄心火,一股彻骨冷意悄然袭向众人满身。

  久久沉寂之后,那位副掌门危哲瀚轻声道:“既然现下辟心门所面临如此微妙时刻,为何当初谭真人指定下如此计谋?就不怕天海府日后有所追究?”

  谭子安神情冷漠地说道

  :“在老道眼里,那十方派早就被排除在我方势力之外,若是此计划能够悄无声息实行下去,天海府不见得会征讨,即使日后责问,将那十方派推将出去便是了,这就是老道强烈要求,辟心门不能有一人出现在十方派的唯一原因!

  “计划能够实行,千万件宝物大部分终归我辟心门所有,这些宝物至少会令我方势力翻倍提升!只是不知哪一层面出现状况,令得那玄冥会窥得一缕先机,使得此计划无告而终!

  “此种情形之下,只有尽力摆脱内中嫌疑才是关键所在,我辟心门势力庞大,即使天海府强大如斯,也不会因为些许琐事对我方开战,毕竟这是造成十三重天内形式巨大波动之为。

  “只要我方态度到了,虽然此中内情人人皆知,也不会令天海府生出决绝之意,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如此低浅道理,他天海府更是理解通畅的很,尽量保证当下相对平衡仙界秩序才是天海府心中所想!”

  韦天和此时才欣然一笑,语重心长般说道:“诸位此时心中可还有一丝疑虑?谭真人的智慧,乃永言仙王大人皆认同之人,又岂是我等粗鄙之辈所能理会得?尤其是尔等所能轻慢?”

  话至此处,他口中语气渐渐严厉起来,“荣长老,还不速速向谭真人致歉?难道等着邵阳朔掌门回来责罚与你?”

  荣自怡脸上呈现极度惊恐神情,不待其张口,那谭子安却是轻轻摆手微笑道:“荣长老这份赤胆忠心却不是老道能够做到的,他也是对眼下局势的强烈不忿急切心理,不妨事!”

  看到荣自怡眼神中一抹感激之意闪过,韦天和看在眼里,暗叹谭子安处事之老到。

  邵掌门便是辟心门邵阳朔执掌之人,伪仙王境界,辟心门还有两位仙王初期的太上长老,实力之强大可见一番。

  辟心门当得是十三重天之内大型势力之首,随与天海府及十二连环坞这等唯一超级门派大有不如,却也是除此之外的最强大势力存在。

  况且,依附围绕在辟心门周边的大小势力也甚是不少,即使天海府也对他们心生重视之意。

  韦天和语气松缓下来,“谭真人方才已然讲述清楚,内中深奥之处,即使是我也有诸多不知!谭真人之前的计谋制定甚是精密,可惜败坏在十方派一干愚蠢之辈手里,定然是他们的嚣张跋扈心态作祟,将内中隐秘不慎泄露出去!

  “既然事已至此,一切就按谭真人所讲,明日里就由危掌门与荣长老,前去玄冥会与那吕同甫当面致歉,重点强调一下,我辟心门不慎为十方派所利用,险些对昔稷谷众势力造成巨大灾难即可!

  “但若是吕同甫提出某些类似于赔偿之类,却是万万不可应允,辟心门的脸面还是要顾及的!可以主动提供些真晶给几个小门派,我看着具体数目就在一万块罢了,要强调这真晶是对那些受害者的补偿之用。谭真人,您看此举可行?”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