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三十章 残酷狠毒到极点的恣意凶残

第七百三十章 残酷狠毒到极点的恣意凶残

  随着寒冰玉髓不断旋转,丝丝缕缕万古奇寒之气缓慢生成,储存在玉髓圆球内,刘君怀迅疾跃出地下空间,下意识的挥出一掌,其中夹带着一团万古奇寒之气,一股强大无匹气机从他掌中散发出来,并瞬息间将身前一方百丈范围凝结成冰,那半息形成的束缚之力满溢着恒古恢弘气息,颇有些冰封千里的威势。【最新章节阅读】

  而且百丈范围内温度骤然降至极度冰冷,是及刘君怀这位施放者,依旧感到满身血液将要被凝固,几乎僵立当场。

  随之一丝陨灭气息压顶而来,无从躲避,难以抗拒,几欲灵觉尽失,陷入一片彻寒之中,刘君怀自身所有波动也在一瞬间之内便被尽数荡平,瞬间满身白霜铺就!

  只是意念转动,刘君怀周身火焰泛延,身体立时恢复,急急撤身后退,半空坚冰倏然爆裂,百丈范围内尽皆沐浴在一片彻骨冰寒里,无数道至寒冰锋迸射,挟带着划破虚空罡烈劲道,扑簌簌扎满地面岩壁,凛厉强悍之极,几乎没入不见!

  轻拍胸口呼出一口气,刘君怀嘿嘿自语道:“寒冰玉髓果然霸道,一直为着不能拥有冰寒之气伤透脑筋,不想今日里竟达成此愿,瞧这威势丝毫不亚于法术神通,再有几缕规则之力添加,想来更是难以提防了吧?”

  心中记挂着嗜血三星与魔衍石,念想一转而逝,身体再次回到地下空间,打开镜像世界,将那处空间里的角角落落仔细探寻一遍,收起数具完整骨骸,意外发现居然有一枚散发着古韵气息的青色玉牌,它薄薄的几乎透明,拿在手里轻如无物,上面刻满了难懂秘纹。

  此玉牌乃是很久远时代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地图玉牌,里面勾勒着深山长谷与千沟万壑标识,而且还是实物型图形显示,就好像将真实的一切烙印其中一样。

  像这种玉牌本身制作是非常玄奥,而且最精妙的是,过得这无数万年也不曾破损,可见玉牌材料高贵之处。

  耗费半个时辰,才将玉牌之上密织禁制破解开,仙元透入其中,玉牌立刻散发出淡淡光晕,浮现出一些光景,凭空显现在刘君怀身前。

  随手指向某一点,那处位置便即无数倍扩大开来,对照着此地再远处一望无际的茫茫沙海,循着巨大石柱的显现,刘君怀终于找到了此时身处位置。

  这块玉牌的精妙之处,令刘君怀不禁咋舌,此等存在竟是无限接近于地球上的高等级仪器射线投影了,身前流影光幕显现景物居然与现实景物完全一致,想来应该是某种天地景象记忆功能的转化而成。

  这种将真实景象刻录在某种记忆里的手段,是只有领悟了法则之力才可办到之事,那可是超越了天道般的圣人存在,莫不是这块玉牌乃是圣人大能所制造出来?

  一时间,刘君怀心潮澎湃,汩汩激情在心底涌荡,眼神充斥着火热,将那块玉牌翻来覆去的打量,却窥探不出一丝玄机。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过只看这显示出来的笔笔勾画,刘君怀便知晓这处古战场遗迹,乃是一处相当于千万里面积的巨大存在,只是为何此玉牌刚好将这一方天地记录下来,便是极其古怪之处了。

  因为此地只是如同玉牌所记录的这般,以废墟情形呈现,显然炼制此牌者,是在遗迹生成之后行为,如此荒芜境地,需要单独刻录下来,才是让他最为惊疑原因,久立在原地许久,刘君怀也未想出所以然。

  刘君怀没有想到玉牌居然还隐藏着如此玄妙,他只知道这是记录地图的,而且是实景地图,比其他各种表现形式都要精细,在这其中,他也隐隐觉得还有特殊的奥妙可以探究。

  他甚至猜想到这块玉牌是否就是这荒古战场的收取凭证,但玉牌极深处那斯道隐远,玄奥难原的玄秘深奥气息,令他的探识力不能探入分毫,仿佛这里面有着无穷义理隐晦其中,使得他半点悟会也感受不到。

  无奈收起玉牌,那器灵血茧已在散发出阵阵颤动,空中的嗜血三星也已即将吞噬完毕,他很是期待进化后的器灵能够以何种状态显现,之前的嗜血三星威势已然能够威胁到大乙仙后期仙人,他对于器灵的进化几乎要望眼欲穿了。

  半柱香之后,随着血茧愈加剧烈颤动骤然显示,连带着百丈范围的地下空间也随之颤动起来,紧接着血茧一阵爆动,转眼便轰然一声爆裂开来,血光四下里乍放的同时,器灵那已然凝实为实质的庞大身躯显现,悬立在半空,遥遥向着刘君怀躬身叩拜。

  “多谢这人能够给奴仆这次进化机会,现下的奴仆已经恢复到原来境界,虽还不甚稳固,但这些只需要一段时间便可以坚实下来!”

  刘君怀强抑制住心中狂喜,出声问道:“你现在达到了何种实力?与仙人的境界做比较,相当于何种修为?”

  器灵依旧恭敬地道:“奴仆实力应该相当于仙尊境界,只是由于自身条件所限,不能行动自如,但有着嗜血三星此等神奇般存在,却是奴仆最合适不过的寄居场所!凭借着嗜血三星吞噬与飞行能力衍化,甚至可以发挥出仙尊以上实力!”

  “我可是记得当年你是被仙尊境界仙人所收伏,此时再遇到他可否能够与之一战?”刘君怀好奇道。

  “哧!”器灵口中一声冷笑响起,“主人,那时候的奴仆不单行动不便,且这身实力还未恢复到极佳,此时若是再与那人相见,不需主人道法相助,单单凭借着我与嗜血三星,便可以将此人吞噬一空!”

  “哈哈哈......”,刘君怀终是忍耐不住的狂笑起来,“如此甚好,日后你能给我更大帮助!再者,你的继续进化需要怎样的条件?日后遭遇类似情形,还是需要你主动提出来,我也好令你再次拥有进化的可能!”

  不待器灵再次躬身施礼,刘君怀便接着道:“你且给我演练一番,让我看看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真实战力!”

  器灵示意刘君怀退出地下空间,它也迅速返回到嗜血三星剑身体内紧随而出,只是片刻之间,嗜血三星咻地一声窜入虚空,血光四射之时,欢快的剑鸣声大作,血光中带着丝丝黑气,一股血煞之气瞬时弥漫一方天地,盛大威压铺满,竟是压迫得低空处扭曲空间覆面,激荡起阵阵波纹。

  恍如鬼哭神嚎般凄厉嘶吼响起,嗜血三星上戾气直冲云霄,随即向下方放殛而来,其间无数魂魄虚影显现,涓涓神威展示,漫天煞气随之布满整片数里范围,与凛冽嘶吼声中倏然席卷数里天地,凶蛮戾气与虚空气息磨擦产生猎猎气流凌乱纷飞。

  刘君怀眼见低空处散发出一股混浊气体,其中充满腐蚀味道与凶戾煞气,所过之处,竟是将虚空压迫出道道细微裂缝,一方天地震动中,狂暴煞气骤然像是怒海狂涛般凭空掀起巨浪,夹裹着浩荡恐怖威压,呼啸着倾覆而下,在地面上激起数百丈暴烈能量鼓动,震涨间轰然炸响。

  数百丈地面被轰出几十丈巨大深坑,所有石砾均被研为粉末,纵使那一地的神级骨骸也均化为齑粉,激荡起漫天粉灰在空中扬溢,久久不散!

  半空中散发着的血红色光芒却是岿然不动,漫天也未动得它分毫晃动,刘君怀知道那是嗜血三星的吞噬嗜血气芒,如此铺天盖地的血红令他心中惊惧不已,不觉间漫身惊栗之感顿起,他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也不能吐。

  他怀着茫然的恐惧,犹如一个受伤之人,当一只手指接近他伤口时会本能地颤抖一样,脑子里翻转昏旋,耳朵里发着尖音和幽灵之音,面前仿佛站着一个如尘烟一般的膝胧鬼影。

  这种阵势实在是太过恐怖,极度震荡后的漫天血红更给他带来不寒而栗之感,无以名之的恐惧令他体内血管像要涨裂开似的,身体每一部分几乎都在颤抖,手脚变得像冰一样凉。

  铺天盖地血红里,阴冷而诡异的残暴气息充斥其中,夹杂着凛厉强悍凶蛮戾煞气息,浓郁死亡与血腥气息弥漫,那残酷狠毒到极点的恣意凶残犹如凶煞屠刀悬立脖颈,使得刘君怀呈目瞪口呆状,呆呆凝视着空中那股奇诡而狂暴的凶残力量。

  直到嗜血三星震动着嗡嗡铮鸣,滴溜溜飞回到刘君怀体内消失不见,他脑海里依旧回荡着那天地间极高邪魔凶性般存在的可怖,魔衍石器灵魔尊气息的瞬间勃发,久久印照在嗜血三星方才悬立之处。

  刘君怀那双看起来像是失去意识的眼睛,也木然的看着虚空中某处,他甚至有一种魔尊凛然在世的极度恐慌,直到百息之后,激烈震荡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随之而来的便被巨大惊喜所替代。

  进化后的魔衍石器灵实在是太强大了,在那种狂莽凶残气息面前,刘君怀只觉得自身的渺小,那种从未体会过的,发自心底最深处的震撼,令他对于今后的嗜血三星充满无限期待!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