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神工造化 三生石前

第七百三十七章 神工造化 三生石前

  为了稳固五行星辰果所带来的星辰符文,刘君怀一连数日均沉浸在感悟中,连带着这段时间以来的诸多悟会,使得他对于天地自然气息有了更多感触。

  收起地下空间所有药草仙果,也迅速收敛心情,几步来到那处隐藏在多彩云雾里的奇怪墙壁。

  虽然镜像世界探识不进墙壁之后景象,却是能够让他明显感知到,自缝隙间流转的淡淡光晕中那隐约的浓郁天地元气,即使气息甚微,他还是能觉察出与地下空间气息的不同之处。

  耗费了一个多时辰,那处墙壁终于在一阵轰隆声中缓慢开启,一踏入其中,顺延几十级台阶而下,眼前便出现一处到处都是郁郁葱葱,高达百丈巨树的密林中心区域,那一片同样百丈空地上,却诡异的出现了一座道观。

  佛教是无神论宗教,重来生,重超脱轮回,相比于这种逐渐融合发展的泊来教门,道教则是土生土长的东方宗教,信奉的是有神论且是多神论,重今生,许诺修道成功者今生即可成仙,这是两者间最为巨大的差异之处。

  如今却是这般出乎意料的同一位置出现,且建筑风格皆是完全相同,唯一的差别只是供奉不同而已,这个诡异出现的道观,令刘君怀目瞪口呆。

  快速踏入标示有三清观字样中间那间主殿,供奉的三清道祖塑像赫然显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环排列,左侧供有文昌帝君、吕洞宾、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等,右侧武财神关羽、赵公明,文财神比干,及招财纳宝天尊。

  主殿左边侧殿是观音殿,右侧殿是玉皇殿,道家崇尚朴素自然盎然,整座道观和亭阁都深藏于枝繁叶茂之间,感觉格外幽深,与地面上年久失修与屡遭灾毁的残存建筑,形成了鲜明对比。

  甚至道观之外院落中保存着大量古代碑刻以及木雕情景画,外墙之上道教护法神张天师等系列壁画清崭如新,无处不彰显着寻仙修道的绝佳境地。

  挠头思虑了半晌,刘君怀也始终未理清头绪,索性不再去想它,直接来到那三尊三清雕像面前,不知不觉中,一股道派气息由然而生。

  默默感受着道派气息中的古拙与浩瀚,渐渐弥漫在他身周各处,久久静默中刘君怀感觉似有轻风在吹,三清雕像仿佛幻化为一株老树,微微摇曳里掉落下几片枯叶。

  他蹲下身子良久,拾起一片枯叶,埋入土壤中,仔细观察老树根部土壤,土壤中有一些其它的枯叶,已经变得腐朽了,碎渣化成了肥水融入到了土壤中,汇聚到了老树的根茎附近,渐渐融入进去。

  枯黄残叶,若是随意散落,最终只会慢慢腐朽消失,然而将它们埋入土壤之中,便会慢慢化成了肥料,让土壤变得肥沃,也滋润了旁边的老树。

  那一刻他仿佛悟会到了些什么,只是那种恍惚般地一丝明悟,只在一霎间便消失不见,三尊三清雕像再次出现在面前。

  方才那一瞬间的幻象显现,没有给他带来一丝惊疑,在三清雕像中一缕至纯仙道气息显化出来,给他的只有道无处不在的与自然相融气息,身在其中的刘君怀心境异常平和淡然,他只觉得这才是玄门正宗嫡传气息,可以让他无限沉浸其内。

  只是随着显化幻想的消失,他在也没有方才那种恍然明悟之感,悟道要讲究机缘,机缘不到,心境修行不到,也无法持续之前的玄妙感觉中,而不能强求。

  绕过三清雕像,在雕像背部的光滑石壁,才是他的早前目的,这石壁是一种泥质石灰岩,呈泛绿、玄黄、土黄三色显现,其质地天然柔软、文理精腻,经由刻意打磨抛光,之上三色交集间道纹纹理显现,似有星河星空点点奥义溢出,又纷纷神通广大气蕴莹然。

  深入感知,有绿意盎然之意浮现,间有丝缕道音浩荡音律飘渺,古朴亘古通今贯穿其间,浩荡广博大气里,充斥着见证了芸芸众生悲与欢、笑与泪的久远绵长。

  “三生石!居然是三生石!”刘君怀不禁骇然惊叫道。

  三生石乃是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的道教法力圣石,相传女娲在补天之后,开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计终而成一硕石,女娲将其立于西天灵河畔。

  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受日月精华灵性渐通,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只听天际一声巨响,一石直插云霄顶于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

  女娲放眼望去,大惊失色,只见此石吸收日月精华以后,头重脚轻直立不倒,大可顶天,此物长相奇幻,竟生出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纵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

  女娲急施魄灵符,将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后,独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法力三生诀,将其三段命名为前世、今生、来世,并在其身添上一笔姻缘线,从今生一直延续到来世。

  为了更好的约束其魔性,女娲思虑再三,最终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当此石直立后,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缘轮回者更是络绎不绝。

  实际上,“三生”源于佛教的因果轮回学说,而三生石又产于道家代表人物缘池仙翁所修道之处九仙山上,经过长期演变之后,释、儒、道三家已经互相渗透、互相同化,某种程度上已经“三教一体”了,所以三生石更是一种灵石。

  集“佛道”、“人道”、“天道”于一体的三生灵石面前,还有什么“邪”与“噩”可言呢?佛家讲究“明心”,儒家叫做“正心”,道家追求“炼心”,所以,集天地灵气于一体的三生石,本身就是释儒道三教文化的精髓,佩戴三生石又是明法正心、驱除邪恶、寄托希望的一种实物变现形式。

  即使刘君怀重生前的地球之上,佩戴三生石也成为一种吉祥与祈福象征,在仙界,又因其能够吸纳天地元气,天地自然纹理清晰、古朴自然,蕴含着天地之秘,却是绝佳的悟道修身,默望静修的绝佳静念之物。

  其丰富的纹理变化,是大自然的神工造化所造就,乃是浓缩天地精华,成就积淀历史和延续未来的神奇之物,其重要意义要比地球上的认知深刻许多。

  但能够看到过去和未来,则是传说中的神圣或是对于通天法力的崇拜,道教法力圣石一说却是充满了玄之又玄的奥妙无边,在现实中也少有仙人能感知其过去与未来气息。

  不过,在三生石面前会产生各种臆想,却是无数人证实过的,只是此种三生石须有圣人气息或是法则纹理内蕴其中,此类三生石亦是类似于传说中的存在。

  而此时矗立在刘君怀面前的三生石石壁,也带给他一种恍若明悟般地神智明晰之感,那错落有致的散落在石壁四处的星星点点,就仿佛充斥着无尽奥秘与晦涩,浓郁的莫测高深气息不流畅,不易懂,荒疏不明。

  这种晦涩莫测气息,使得刘君怀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良久之后,四周天地陷入一片纯白,仿佛无数白光自石壁中崩裂而出,眼前景象渐渐交错,叠加,眨眼之间刘君怀便感觉自己已只身于一处无名的空间。

  空间之内,上下前后左右都伫立了一面澄亮渗人镜像,镜像里的自己哭,笑,愤怒,歇斯底里,过往的一段段情景,甚至自己幼年模样也清晰呈现在面前。

  画面不时流转,或流星漫天,或地面发光凹陷,或黄土自天空落入宅门,或日月交叠并列、同时坠落,或狂风暴雨骤至,彩虹忽出,或雷声隆隆,诸物自云端掉落

  每一次天地异象的显化,刘君怀均是心中猛然一震,那一瞬间,他可以感受到可怕压力与气息,竟是有种压得他喘不过气的感觉。

  而每到显化转换时候,皆感知到颤抖大地开始龟裂,三生石气息极不稳定,恍如撕裂大地的力量撕扯着他周身气机,那种恐惧与茫然之感简直不可想象。

  就这样刘君怀好似沉沦在各个世界当中,他的心神也随着诸番景象而表情各异,无数细碎片段浮现在面前,他的心情也似那苍茫无际的彼岸花海,诸境诸天随意降落此花,既有彼此间的记念挂牵,也有通向幽冥之狱的是非轮回。

  不可预知的黑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颠沛流离,变幻莫端,一如坚韧创痍的心灵,生的不归之路,就像那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彼岸花,彼岸花因果,缘注定生死。

  这期间有终日哀号不断,也有面对重生往来的虚怀感叹,痛苦与期望遥遥相对,仿佛前世与今朝的生生世世,永远相望!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