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四十章 灵魂空间

第七百四十章 灵魂空间

  这里的禁锢之力相比最外源要牢固得多,且每一座阵法的青色石台,上面铭印着一些古朴蕴纹,每一道晕纹均散发着颜色更加晦暗的毁灭气息,应该是某种法力加持后的特殊标记。

  法阵周边已经散落了一些真晶粉末,显然是已然消耗殆尽的粉末,看来这最后的禁锢之力也支撑不了多久,毕竟这许多年下来,能够提供阵法正常运转的能源供应不足。

  找寻一处最薄弱位置,刘君怀耗费数个时辰才堪堪一穿而过,一股浓烈秽气扑面而来,他立即闭了口鼻呼吸,虽然身居百毒不侵之体,还不能做到万秽不入,所以吞吸了如此之重秽气,虽然不一定能侵染躯壳,但终归也会对体内有些影响。

  由于对那东蝇人有着发自肺腑的厌恶,这里的骸骨刘君怀一丝收取的欲念皆无,缓缓升向半空,连续拍出数掌,将大部分骨骸轰为粉末,施出三种火焰将那污浊之气灼烧之后,已是两个时辰之后,刘君怀这才再次返回禁止之内。

  因为燃尽的浓烟漂浮在高处,反而是地面上的空气更纯净些,沿着深坑边缘绕行,到处是东蝇人骸骨粉末,似乎是一丝东蝇人气息也不想沾得,即使狭窄路径只容一人侧身前进,刘君怀也依旧不愿触碰那些白炙骨灰。

  此时的探识力探入已然没有影响,透过无尽粉灰,隐约可见巨坑底处枯黑血迹遍及,却是因为最底处原因,却没有受到多少岁月侵蚀,但因为毁灭气息的渗入,也早失去了哪怕一丝腥臭气。

  在那片枯黑里,却是有密密一层浑圆婴儿拳头大小之物遍及,“秽气丸?”刘君怀一声尖叫响起,语气里挟带着浓郁喜意。

  秽气丸亦称作臭气弹、污爆弹,是由万年污浊秽气沉淀凝实生成,本身并不再有污秽臭气,经由简单炼制,却是具有相当于一级雷珠引火雷珠的爆裂效果,只是释放时需要注入能量,散席后便可形成巨大爆炸效果,引起内部凝结有万年秽气精髓,相比引火雷珠这等普通的火药爆裂,还多出了万年秽气侵蚀作用。

  而一枚普通万年秽气丸,只有引火雷珠一半大小,这些千万年的秽气丸体积巨大不讲,单是秽气精髓就要比普通万年秽气丸庞大无数倍,虽然刘君怀还没有亲手实验过,但他深信一枚这样的秽气丸,其产生的爆裂效果,不会低于最高级别霹雳雷珠,甚至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内里秽气精髓的腐蚀效果更会恐怖无比,试想刘君怀的镜像世界探识力,即使高阶仙阵也能够探入其中,如此强悍探识能力,却是探识不了巨坑之内的浓郁秽气,可见污秽之气的可怕之处。

  由着如此可怕秽气精髓凝结出的秽气丸,其沁蚀能力相比单纯污秽之气更是恐怖无数倍,一旦被这种秽气精髓所笼罩,只怕是仙帝这般大能者,在突发时刻也做不出多少有效防护手段吧。

  而且秽气丸的炼制十分简单,只需要将它的凝视结晶外皮炼制坚实即可,即使它的外皮坚硬如钢铁,在无数倍浓缩后的沼气精华庞大爆破之力下,也一样毫无迟滞的爆裂开来。

  如此一来,这种千万年秽气丸,要比那天地间至烈之物霹雳雷珠也要强悍许多,再加上它独有的污染效果,它的存在要比那霹雳雷珠还珍贵许多。

  刘君怀面前的坑底秽气丸,足有百枚之巨,况且还有几十个骨骸巨坑存在,收获数千枚千万年秽气丸应该不是问题,这种意外所得使得刘君怀喜笑颜开,一枚千万年秽气丸就是仙帝的一场噩梦,只需一枚施放出去,即使对仙帝造不成巨大影响,也足以将他们逼退了。

  数千枚的数量,更是将刘君怀的真正实力无限制地提升太多,如此高能之物,自然令刘君怀兴奋不已,某种意义上来讲,只是一枚就可换得刘君怀一次生命危机的安全逃脱,这才是刘君怀最为看中之处了!

  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刘君怀辗转于几十个骨骸巨坑之间,最后的数目达到了六千多枚,虽然未曾找寻到一丝东蝇人踪迹线索,这个巨大收获,也足以令刘君怀心满意足了。

  找寻到一处空旷之地,刘君怀忙不迭地炼化出几枚,在一枚秽气丸挥掷出之后,轰隆隆的恐怖爆炸气浪,轰爆的天地在呻吟咆哮,所有一切都在颤抖,刹那间,爆裂之地仿佛变成了地狱降临之地,无与伦比的恐怖爆炸力,几乎是瞬间席卷了数里范围。

  半空中炸开一朵熊熊燃烧的蘑菇云,天空开始变红,变灰,最后变成阴森森的黑色,爆炸中心之处,地面一里大坑深不见底,青烟杳杳,散发着极端恐怖气息。

  平静的空气那一瞬间被撕裂开来,强劲气流狂暴地席卷了整个天地,地动山摇间烟尘漫天,一股股热浪拂过了大地。

  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数里范围内的一座百丈山丘从中崩溃倒塌,轰隆隆的声势惊天动地,虚空气浪翻滚如同海啸,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炽热白光笼罩一切,转化为通红焚尽一切。

  炽烈当中,无数土石飞溅,碎片升腾,泥土飞扬,以及那炽热、恐怖的冲击波,瞬间摧毁十里范围内所有岩石碎砾化为粉末,在那一刻虚空都被震荡得溃散,巨响过处,空间裂纹密布,道道巨大地面缝隙纵横交错,千沟万壑之上,污浊死气四下泛延,毁灭气息充斥数里低空。

  直到爆炸声响及十息之后,虚空还在发出一阵嗡嗡轰鸣之声,由此形成的巨大暴风呼啸而至,天际边滚来了团团乌云,一瞬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抽向天地。

  一炷香之后,那一片天地才渐渐恢复平静,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也随之不见,看着数里地面一片狼藉,刘君怀摇头苦笑,他想到秽气丸爆裂威势要比霹雳雷珠强烈,却是没想到两者间差距竟是如此巨大。

  秽气丸不仅引来天象异变,浊气笼罩范围内的巨大岩石,居然会被瞬间腐蚀出千疮百孔,甚至地面之上也铺满坑坑陷陷,拳头大小销蚀痕迹密布,犹如鼠啮蠧蚀般随处可见,此种戾毒之物,着实对环境有极大危害,他相信一旦自己施出,即使那名扬天下的三大凶器恶名,也随之会被这秽气丸所取代。

  这种极致恶毒武器,今后还真是不可轻易施用,他心底里甚至怀疑秽气丸的炼制是否正确,造成这般生猛惨烈状况,可是有悖于天理教化,甚至残忍程度已经有些灭绝人性,此等天理所不容之物,一旦落入他人手中,行些背正从逆之事,却不是他所能掌控得了的。

  对于今后使用此物,也只能以暴制暴,做些针锋相对地回击,毕竟它所造成的伤害实在是过于巨大,不是极端恶毒、罪恶多端之徒,此等秽气丸还是少用为好。

  放下内心了那份纠结,刘君怀潜心思虑来到这个古战场遗址后的收获,像眼下这个古战场纯由意境所构成,虚空四处飘逸着莫名其妙凸显的玄奥意境,作为外来者,刘君怀是以另一角度来感受这个世界,这种类型的古战场实为罕见,因为这里没有一丝生机尚存,即使此间的天地元气依然浓郁。

  只是由于天地元气处于一种生机禁锢状态,只有这种生机被完全激活,新的天地形成才会迎来下一次轮回,所以此处秘境里只留存着亡者与法术施用后的意境留存,虽然到处残余有能量体与法则之力下的天地力量,却是因为浓郁死气灭杀了所有被激活的一线生机。

  这便是天道带给此地生灵的一种惩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无私,对万物一视同仁,顺者昌,逆者亡,即使是万物之灵,在天地面前,也如同祭祀用的草扎的狗,用后被丢弃。

  很明显,现下的古战场就处在天道所施出的毁灭意境当中,当一方世界凝成的神志开始变得邪恶,便是触碰到了天道底线,这方世界中一切生命意志,便会迎来天道惩罚,直到此间万物生灵魂化成亘,灭绝天道生机气息。

  好在天道总是会留下一线悔改机会给众生,万事为心造,善恶皆有报,只有此地的自然气息,在天道之下再次孕育出来,便是天地再次形成始端,只是毁灭意境之下万物再也没有生成机会,也只有刘君怀这种外来者,才能改变眼下境遇。

  而刘君怀所进入过的那处神秘道观,应该就是天道留给他这位外来者的领会之地,那三生石石壁便是感悟天道的穷神观化场所,便于外来者望影揣清之用,这便是天道慈心的用意良苦了。

  正所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此地便是生灵在参不破大道之下,妄用道术,以至于因果缠身,害人害己之,那么刘君怀来到此地,却并没有给予自己一丝半点指引,那也是天道的刻意为之了。

  刘君怀之所以深埋九天息壤,并移植隔界竹,便是出于本心使然,也只有此种唯遵本心,清虚自守之举,才是符合天道因果循环至理,就是天道想让万事万物还原一颗玲珑剔透之心的用意所在。

  这种本心使然不是教化所得,只有悟会其中,才能真正做到本心的坚守与操持,这也是天道所愿意见到之事,仰望天时坐等它的恩赐这种行为,可是与天道意愿相违背。

  静下心来的刘君怀,越是联想到这些,越是对于天道的寓意源远所敬重,只是修炼者本就是逆天行为,他心底里却没有因为把天道看得非常伟大而仰慕它,更不会因顺从天道而颂扬它,他只想因时制宜,利用天道来发展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天道,去改变规律,至少现在的他还是无此能力做出改变。

  天不为人之恶寒也辍冬,地不为人之恶辽远也辍广,他相信只要掌握了自然规律,就可以利用它为自身服务,天道不会因为圣明而就存在,也不会因为暴虐而就消失,一味的顺应天意只会永远臣服在天道之下,而刘君怀是在为着寻找属于自己的道,才有机会超越天道,成就自己的大道所归。

  心念所及,刘君怀立时调转方向,头也不回的奔赴那处神秘道观,一个时辰后已经盘膝下来,手边堆积起十几具骨骸,一边炼化,一边进入悟会境界之中。

  时间一天天过去,刘君怀的灵魂空间之中,一枚拳头大小,七色椭圆球,正在滴溜溜旋转着,每一次旋转,都会生出一股玄妙气息,来洗涤刘君怀的肉身与灵魂,让他的灵魂与肉身稳步增长着。

  虽然这七色还处于模糊状态,但随着他的灵魂空间逐渐生成,刘君怀也逐渐感知到体内铸造一方灵魂与精神世界的必要性,那七色的每一色都代表着一种圆满天地法则,七色就是金、木、水、火、土、时间与空间七大圆满法则,也只有这七色满溢,才会是成就法则大圆满之时。

  这种灵魂空间的存在意义,有些类似于镜像世界里的七座石碑,只是那七座石碑只会是七种天地法则形成轨迹显示,而灵魂空间却是法则形成的独立运转空间,它会自主炼化与凝结一切七种天地法则悟会所得,并负责灵魂与精神意念的独立存在,而与天道气息区别开来,从而凝实出属于刘君怀自己的圆满法则。

  此种灵魂空间的生成,就彻底将天眼通的紫色圆球解放出来,从此天眼通就只会专注于镜像世界运营与自身境界提升,无疑这种方式就加快了天眼通的进阶速度,在另一条途径,来促就刘君怀本身实力的快速成长。

  灵魂空间的未来,就是超越了天道的存在,也就是天地法则完美铺就后的法则气息超越天地之数,铸就大道的开始,它行使自己的道同时,并与天道不相冲突,只是将自己的道无限放大,直至天清地爽,阴阳相交,大道所成。

  刘君怀无意间铸就的这处灵魂空间,是一种特异于任何仙人的另类空间开辟,此种悟道方式,更有别于通常识海的悟会转换路径,它的存在说明了刘君怀在沟通和感知天地方面的独一无二与超凡脱俗,这才是他真正妖孽之处。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在将达进入古战场百日之时,刘君怀才渐从沉浸中回转过来,根据他的猜测,自己在此处秘境留待时日将到,也许明日里就会是离开之日了,在此之前,他需要尽可能的搜集些日后法则相关物件。

  虽然现下所有已足够自己所需,但每一具骨骸的存在,皆会给他人带来极大好处,这也是另一种拉拢人手的最便捷之事,他知道现在的仙帝以上强者,正急需此类法则气息的感悟之物,虽与真正道场的圆满有些差距,但这种独一无二的炼化感悟方式,却是最有利于与法则气息的直接面对,而不是单纯依靠感悟去捕捉虚空里的法则之力。

  这段时间里,也已想出一种感悟途径,那便是寻找一块巨大三生石,来炼制自己所需的独立感悟之地,只是现下他手中就有几万具骨骸存在,到时将骨骸中的气息单独剥离出来,拉扯入炼制后的三生石,再行一缕炼化感悟,说不得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心中想着,与三尊三清神像一一叩别,刘君怀在夜色当来之前,便重新踏上了古战场那片广袤土地。

  充分运转起瞬移,刘君怀一夜间辗转于无数处密集骨骸留存之地,又是数万具收入混沌空间,那里的混沌之气才更有利于这些骨骸的存放。

  终于在翌日的清晨,阳光铺满整个古战场遗址之时,虚空里忽然喷薄而出磅礴浩大元气气旋,周围的空间都是响彻起一阵阵音爆声,荡起阵阵肉眼可见的涟漪。

  古战场遗址地面上,也是鼓胀起狂飙般恢弘罔测法则气息,似乎要捅破这片天地,撕开眼前的空间。

  一时间,天地剧烈震荡,天地元气涌荡非常,其势渐趋于统一,随着“砰砰”巨大沉浑声音在他脑海内响起,识海上空一阵摇晃,让他身躯一震,转眼间巨大天地威压降临,音爆声音愈加响彻的同时,磅礴浩大元气气旋突兀急速旋转扩张,徒然喷吐无尽耀眼白芒,璀璨夺目如同两轮炎日一般,让人不能直视。

  白炽通彻光芒,如同潮水一般流溢乍放,一波波荡漾出道道光晕,周围热气腾升,一方天地虚空乱流直接被烧灭化为虚无,地面之上也闪烁着银白色电弧突兀延伸而出,直接迎了威势滔天的白炽光晕。

  浩荡毁灭气息自地面升腾而起,磅礴元气气旋顷刻间扩展无数倍,如一头远古凶兽噬灭一切,那浩荡毁灭气息直接被它撕开吞噬,而刘君怀自感识海中一阵巨大晕眩传来,身躯也渐随吞噬之力漂浮其中,气流涌动,劲风四溢间刘君怀立时失去了知觉。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