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五十七章 无量光华四溅飞迸

第七百五十七章 无量光华四溅飞迸

  拍了拍刘君怀肩头,郎星文道:“放心吧,这些人掀不起多大风浪,只会更加坚定了天海府强势镇压的决心!那件定天细丝镜也没有想象中可怖,毕竟施用之人修为达不到!而且伏羲大人给你带来了这东西,它可是件完整圣器!”

  说罢,他递给刘君怀一件巴掌大小,通体乌黑椭圆形石镜,不知是何种矿石炼制,一面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九爪金龙,另一面则是一片篆刻有星光、银河的浩瀚苍穹,晦涩难懂的远古文字凸显在圆形边沿,两面均是光可鉴人,反射着润泽明亮的淡淡蓝色光晕。

  “来之前伏羲大人特意交代,以你现下境界全力施为会有一定难度,但若是加入一缕法则之力,可起到事半功倍效应,并且可令持续时间有所延长,需要你炼化后多番演练,以防止突兀使用后的仙元殆尽!”

  刘君怀暗暗感叹,完整的圣器果然蕴势厚重磅礴,单是那种沧桑博大而又威凛八方威凛,便令人几欲呼吸凝滞。

  浓郁至极的法则气息浑厚绵长,恍若如江河奔涌般晕荡不绝,神圣不可侵犯的狂霸超绝王者气质,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充斥着奥义神威!

  而它的材质乃是一种叫做佛砂的独特砂石矿,传说是佛陀法身自证圆满法性后的因行修集孵化而成,只是这般说法实在是匪夷奥绝,又因它的存在也只是出现在传说当中,所以后世之人也少有其相关描述,即使万象奇志录,也只有寥寥十几字的一语带过。

  刘君怀也是根据此圣器中带有佛砂二字,才联想到这种特殊石质,更多详情却是一无所知了。

  “关于此件圣物,伏羲大人亦是所知不详,只能够根据其师门尊长转述而知。”郎星文说道,“即使大人屡次施用,也只激发出防御反射光线,至于幻觉与控制,也只有施用在与你同阶位及以下仙人身上才可实现。”

  爱惜不已的反复摩挲着宝物,刘君怀口中略带紧张的问道:“伏羲大人可曾交代是借与我使用,而是事后收回?不是小子我贪婪,我还是首次见到真实圣器实物,而此种气息也是令我似曾相识,实在是喜欢得紧!”

  二人哈哈大笑道,鹤轩仙王说道,“伏羲大人自然是不再打算收回,因为此物那是大人师门之物,在征求了师长应允后才取出来,看来兄弟你的大名已然传到上界,似乎还被仙帝前辈们认可,这可是真正完整圣器,整个仙界也没有多少同等品阶圣物存在吧?”

  刘君怀笑靥如花,兴奋之色映照得眼瞳均是一片血红,只差口水顺嘴角流出,那一副状似贪婪的搞笑模样,引得鹤轩仙王二人越是大笑不已。

  笑过之后,明显看得出刘君怀心神全在那神域佛砂镜当中,郎星文做出一副苦笑状,“看来今日里是无法正常交流了,君怀,我二人今日就跟随于你了,将我二人引领至你藏身之处,便速速将它炼化了吧!待得你心神收回来,我们在行相谈!”

  他知道圣器的炼化也是势在必行,此次战斗的主动权在刘君怀手中,也不急于一日两日的耽搁,毕竟只有他能够自如使用神域佛砂镜,才是接下来自身安全的保证。

  刘君怀有些愧疚的说道,“让二位见笑了,本以为自己早已见多识广,如此神圣之物面前,还是暴露出了贪婪本性!”

  鹤轩仙王摆手乐道,“既然是本性,就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也许只有正道之人才能够做到无相无觉,只要身上还有一缕凡俗气息,贪婪也好,欲念也罢,皆是本性使然,皆是先天所具有的品质性情,只是出发点不同罢了,可以理解!”

  实际上刘君怀这一副贪婪模样是假装出来,一是如此一来,能够迅速拉近三人之间亲密程度,再就是刘君怀从他二人眼中探出了浓郁艳慕之色,但也仅此而已,他自己眼中的贪欲神色却是一丝也没有显现出来。

  能够在此般绝世圣物面前,依然保持住本心,才是刘君怀愿意与之交往的最大收获,某种程度上是再珍贵之物也置换不来的。

  所以,刘君怀特意表现出来的贪婪,巧妙地给二人一个诚意结交之意,此等仁义之人,在仙界可是稀少得很,看来伏羲仙王在识人上面也有其独特之处,当然众多手下之中,出现一两位壤驷仙王这般异数也是避免不了的。

  刘君怀没有将二人引领向方才藏身之处,此地即是磐杨山脉极为偏隅之地,寻找一处隐秘位置更加便宜,也更适合圣器炼化后的演化异象保护。

  来到山脉更深之处,寻出隐秘所在,取出两斤五色太岁给二人分了,任由他们自行炼化吸收,刘君怀便忙不迭地开始了炼化工作。

  由于伏羲仙王提前抹去了他的禁制烙印,只是两个时辰,这件上古流传下来的圣器,便与刘君怀建立起一种血脉相通之感,一口鲜血喷在其上,当烙印成形时,刘君怀脸上也是有着一抹欣喜笑容浮现出来,出人意料地顺利使得他心情晴好。

  起身走向幽深山谷的平坦之处,刘君怀给神域佛砂镜意念指令,随手掌轻轻一挥,但见神域佛砂镜化为蓝光暴射而出,静静悬立在刘君怀身前半空,旋即液体般的蓝光自其身体表面飞快蔓延而开,玄奥气息瞬间涌至,道道蓝光涌现升腾而起,只一瞬间便将四周上空浑浊空气照成一片蓝色光幕。

  在光幕铺展的同时,有刘君怀的空间之力与法则气息加持,成为一个庞大结界,其间凛凛威势冲霄而起,迸发出无数湛蓝无量光华,战意奔涌,盖压苍穹的盛世威压随即晕荡而出。

  “嘭!”

  随刘君怀意念转动,湛蓝无量光华瞬间爆裂开来,气势磅礴的蓝色光线崩裂四溢,大地颤抖,周围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一般,仅半息之后,忽然空气裂开,一声爆鸣响彻云霄,数千里范围内虚空瞬间崩碎,迸溅出蓝意极光,折射出如彩虹般绚丽多彩射线飞溅各处,笼罩数千里。

  所经之处,一切具有生机之物转瞬化作轻烟飘渺而逝,穿透性极强的七彩弧光,呈大规模放电形态光束肆意漫射,蕴藏着汩汩妖异力量,穿行无忌,神鬼莫测!

  犹如白昼的强光照耀下,笼罩范围内能量气流鼓胀中骤然爆发出可怕毁灭气机,寒气森森中似有无尽剑气切割绞杀,将任何卷入其中的坚实物体绞成碎粉。

  浩大强横光照威压倾碾虚空乱流,仿似盖压四极八荒之势席卷开来,震荡性的能量扩散,能量风暴形成铺展,虚空狰狞裂痕四面八方延伸,那情形犹如末日降临。

  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十几息时间之内,随刘君怀体内仙元耗尽,竭力倾倒在地面之上,那漫天光幕与七彩弧光倏然收缩入神域佛砂镜内,神域佛砂镜眨眼幻化为一道光束,咻地一声没入刘君怀识海不见!

  待虚空万般光影化为虚无,虚空再次呈现澄蓝天空,鹤轩仙王二人几乎踉踉跄跄步出幽深洞穴,眼神中的惊骇神色依旧乍放着,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走向刘君怀。

  刘君怀此刻却是已然委作一团,任由着体内功法运转,仙元之力在缓慢恢复当中,待得两臂堪堪抬起,这才取出一枚元神珠服入口中,两手各握一块云鹄阳嚣石,几十息之后仙元才恢复完成。

  身旁两人眼望着刘君怀层出不穷的补充物,目光转换为呆滞,片刻后郎星文摇头惊叹:“云鹄阳嚣石,最精粹能源储存晶石,天地间最纯净能量集合体,生命磁场特性的金、火属性能量!我说君怀,您老人家到底有多少宝物?如此至高等级晶石便这样吸收了?是不是太过奢侈了?”

  返身站立起来,刘君怀惊异的道:“怎么了?云鹄阳嚣石再珍贵,也只是能量凝结而成的结晶罢了,况且它可以再次缓慢储存,它拥有自主汲取能力,能够自行回复圆满!”

  鹤轩仙王也是叹息着说道,“即使如此,也需要利用在最关键时刻,就这样单纯为着修炼后的仙元补充,是不是有些暴殄天物之嫌?”

  刘君怀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随手递给二人各两块云鹄阳嚣石,“兄弟我手中虽然所剩不多,却也还有一些,这两块就送给二位了!”

  二人眼神怪异的望着对方,再侧头转向刘君怀,均是苦笑不已。

  郎星文说道,“仙界为了拍卖会上的一小块云鹄阳嚣石,几乎要爆发势力间争斗,在你眼里却是平常当做回补仙元之用,这也太过夸张了吧?”

  刘君怀回道,“这还是我在修真界,取自仙界所设立的上古传送仙阵中之物,既然仙界这般珍贵,为何会在修真界批量存在?”

  在二人疑虑的眼神中,刘君怀细细讲述了传送仙阵之事,鹤轩仙王不禁骇然道:“如此大手笔,绝对不是仙帝联盟所能够做到的!也许那传送阵的建立,已经存在了无数万年,至于那几位普通金仙如何晓得此阵存在,也只有仙帝联盟能给出答案了!”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