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善因善果

第七百六十六章 善因善果

  靖琪仙尊首先开口道:“刘君怀大名,在上界应该均已流传开来,虽早有耳闻,今日里一见,你这一副年轻面貌,还是出乎了我之预料,着实令人惊叹啊!”

  “靖琪大人过奖了,小子我容貌青稚得很,令三位前辈见笑了!”刘君怀不敢有丝毫怠慢,忙躬身谦词说道。

  哲圣仙尊呵呵笑道,“君怀,这里没有外人,你大可不必如此谦逊,方才我三人略是鼓胀威势,却未曾令你生出一缕惊慌神色,这才是老朽佩服之处!好了,能否将真龙陵冢龙门内所感知,再与我等三人讲述一遍?此时非同小可,容不得半点疏忽!”

  刘君怀点点头,再一次详细讲述出来,三人面色变幻不停,显是内心已是激荡呈波,眼神中的惊骇也忽隐忽现。

  靖琪仙尊悄然抹去额头一层冷汗,“岂止是大功一件?我想圣光社若是听闻此讯息,心中的惊恐不会低于我等这般悚然之色!龙骸诱惑力实在是巨大,没有哪一位仙人会漠然视之,却不料这其中竟有着此等危机存在!”

  哲圣仙尊面色凝重而且阴沉,“正如君怀所描绘的那般,那一处陵冢果然等同于一个巨大坟墓,等待着不知情者踏入其中!这种结果即使有预料者,也万万想不到龙诅召唤出来的世界之力,是他们所不能做出丝毫抵御的!真龙一族,果然狠厉凶蛮到了极点!”

  刘君怀却是对他这一番解读不以为然,明明是人类仙帝惦记着真龙骨骸,却是将后果联系到真龙狠厉凶蛮之上,此类说法就有些本末倒置般地混淆视听之嫌,不过各方出发点不同,由此理解也不失为过。

  伏羲仙王一旁讲道,“还请三位大人前往辟心门,帮助子瑜大人驻守一段时日,以撑得圣光社所派之人赶到!这处真龙陵冢里会有很大文章可做,一旦成行,我等便皆是首功之人!”

  明德仙尊说道:“此事太过于庞然硕大,其中干系可惊天地!自今日起,不能再将一丝讯息向外传播,所有知情者也均要做出血盟誓言,以确保圣光社安然无恙,不然这陷阱未曾布置出来,自己就被诸方势力联合起来消灭了!”

  刘君怀垂首领罪,“此事还是错在我身上,未能将如此巨大隐密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

  哲圣仙尊摆手笑道,“你此间并没有丝毫过错!试想一下,我等身边之人若是被蒙在鼓里,便会针对接下来的一系列安排心有疑虑,即使不敢当面质疑,背后的猜疑也是避免不了,那时候就会有这般疑虑漫天泛延之势,到得那时更加不可抑制了!

  “只要所有知情者均立下天盟血誓,便不存在消息走露之风险,众人行事也通畅自然,这才是最完美的将一切隐患,操控于可掌控之中,也是唯一解决方式了!”

  五人商谈良久,三位仙尊也起身将要启程,刘君怀自然会取出几具骸骨奉上,在三人浓烈感激眼神中,刘君怀也知道自己笼络人心之举再一次成功。

  接下来实际上已没有刘君怀多少事情了,在两人交谈了数个时辰之后,伏羲仙王自行赶往天海府驻地,等候着十二连环坞诸位坞主的归来,距离那召集之日还有四日时间,有了具体结论,伏羲仙王自会前来相招,刘君怀便留在洞府之内。

  待得伏羲仙王离去,刘君怀进入万象楼,将经历之事尽数讲出,老管家深深叹息道:“楼主果然福源广泽,对于旁人来讲极度凶悍之地的龙门之内,竟然也被你轻易与之勾连交汇,不过楼主的胆识也算得是骇人听闻问了!

  “好在你这种胆量屡次建功,也许这才是楼主超凡的具体体现!既然真龙陵冢存在着这般巨大威慑力存在,想那圣光社必定会充分将这处惊天陷阱利用起来,一旦此事得成,整个仙界尽数被圣光社纳入囊中,两界通道修补问题才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但事情总有两面之处,如此一来,圣光社此举便冒着被天下势力联合倾轧之险,如何防止消息的走露事关重大!到那时,此时已不是楼主这等实力所能参与,趁那段时间,你也需要闭关冲击一下大罗仙境界,更将一切异常生变规避过去!”

  刘君怀点头称是,他心中实际上很是牵挂老管家何时能够恢复修为,将此问题讲出来,老管家笑道:“楼主,有时候,你有没有察觉无尽虚空当中,拥有一双冥冥巨眼在关注着你?老朽却是在万象楼当中时常能由此幻象生出,这就表明我们的行为早已被某种天象所严重关注。

  “即使是我这等存活了万年的老人家,对于此种诡异天象也有诸般不理解!所以,既然不能感受其中,就不要将心中期盼时时暴露在天地之下,切记因果自有,种下善因,必得善果。

  “何谓善因,对你我二人来言,指得应该就是自我勇敢面对一切困惑,在生活的黑暗里找到光芒。而善果,必然就是自己所想要的,所看到的,或许我等所做之事,或是所修之为还不够深透,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刘君怀笑道,“还是您老人家心境淡然平定,何时对于佛教禅理也有所涉及了?”

  老管家心情显然极好,他也是笑着道,“老朽此刻不具有修炼之身,闲暇时便是酿酒与种植,心境自然是安静得很!近日看些佛禅书的缘故吧,总觉得一人独往山林,曲径幽静,耳畔就来了一声间隔一声的钟声,这是缘。

  “但是,无关佛缘,而是因为人需要成长,且一直在成长,但成长需要一颗禅心。否则是身在成长,心却在收缩。至于是否人人都有一颗禅心,这怪不得也不可埋怨,因为时候还未到。”

  刘君怀木楞良久,脑海里反复浮现着,老管家所言的两种时候未到之间不同之处,仿佛耳中隐约传来晚钟余音缭绕,睁眼四望时,却是未曾捕捉到一丝一缕晚钟余音中的通彻之感。

  老管家看到刘君怀眼中的迷惑,呵呵笑道:“不必强求每一次都有所获得,只要保持住心中的心安理得与心中无惑,不要纠结于某种未知抑或认知,心随意走便是了!”

  听到老管家之言,刘君怀恍然失笑道,“也的确是如此!过于着相某种未知、虚幻,便是偏离了事情本质,不要迷于表象,要透过表象看到本质才是道理!索性不去考虑这些了,还是趁着此刻的心境平实,抓紧修炼才好!”

  返身回到洞府当中,刘君怀立时进入修炼状态,直到三日后的伏羲仙王到来,将他与数位坞主接入洞府,柏建木的大嗓门便回荡在洞府当中:“君怀,几日前的数场大战,十三重天之下可是到处传颂着你的大名!”

  刘君怀自动忽略了柏建木话语中的调侃成分,回应道,“怎么?仙界的秩序可曾有影响?天海府之前预料可曾达到?”

  伏羲仙王笑道,“天海府千年未曾发威,这次的勃然一怒,自然会令众多大小势力骇然!自明日的召集大会过去,你还是不可以自由在仙界走动,真龙陵冢的出现,必定会让辟心门原来驻地成众矢之的,你自己的势力组成更是要暂缓一下,最佳时机还要等待一段时日!”

  刘君怀道,“这些我还理会得!近二十个势力的覆灭,仙帝联盟的影响力已遭受巨大损失,只是此时他们已然顾不及,真龙骸骨的诱惑,没有人会浑不在意!只是仙帝如此大大方方出入下界,这之间可有某种誓约要暂时关闭?”

  伏羲仙王摇摇头,“之前的仙域缔约只会在多方的共同遵守之下,既然圣光社的仙帝能够自由出入此地,其他势力的仙帝自然不在受那种缔约框架限制!当然,不能主动介入当地势力纠葛,仙帝之间还是有相互间的巨大牵制

  存在!”

  “很好!”得到伏羲仙王的回复,刘君怀脸上露出微笑,“这样十三重天之下的各仙域,才不会陷入纷乱当中!”

  鱼敏叡道,“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仙帝仙尊齐至,令那一方天地之下的强者蜂拥云集,又有巨大诱惑勾连着众人神经,一旦哪一角落对峙升级,所制造出来的天地震动可是不容小觑,万一撼动那处龙诅感知,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伏羲仙王也是点头道,“现下已有十四重天以上就近仙尊赶到,虽然不乏早早得到讯息的圣光社仙尊划出禁制,但在大批仙帝赶到之前,必有一段时间陷入纷乱状态。昨日里就有几位其他势力仙尊私自前往禁制之地窥探,好在没有各自势力仙帝开口,没有哪一位仙尊胆敢做出进一步举动!”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