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尽人事以听天命

第七百六十八章 尽人事以听天命

  <=""></>

  五方仙帝鼻梁高挺,嘴唇微薄,一双眼睛如同两个黑洞般深邃,仿佛蕴含一片片虚空,他开口后的低沉嗓音中气十足:“刘道友果然心绪缜密,异于常人,怪不得天命之格诞降于你!你所勾勒之框架,也的确有着精妙之处,只是其中有些许漏洞,想来也是你刻意为之?”

  梵阳仙帝等三人面色惊异,齐望向刘君怀,眼神中的不解与惘惑闪现。

  刘君怀却是向着五方仙帝投以诚服笑意,静等着他出声解读,五方仙帝不急不缓的道:“漏洞有两处,一是借助外力诱导后的独善其身方式,能够修到仙帝者心智与敏锐预感均超乎寻常,且有着卜卦之术推演凶吉,此看似瞒天过海之为,想瞒不过天机演算与仙帝六识感知,要知道仙帝境界已有求乐而避苦、求安而避危的觉知!

  “二是即使成功将这种诱导引入,如何使得进入龙诅威势之下的诸势力均为与圣光社敌对之人?圣威之下可是能震破虚空妄弥,湮灭天地万物之能,若是与我方势力相近者大范围陨落,此般作为便有令圣光社成为祸首罪魁之危!”

  静待五方仙帝将心中疑问讲出,刘君怀在另三人不同心态解读眼神下,张口笑道,“五方前辈所将漏洞确实存在,且听晚辈一一奉出这两处缝隙遗留之必要性!若是将要旁人听信传言,便应该给他们留出验证事实真伪的想象或者填补!

  “正如五方前辈所言,仙帝境界的六识感知,已然具有规避风危之能,正是具有了此等觉知,才会使得仙帝联盟一方,主动使用各种方式来考证此事真伪!但所有人均会忽略一点,那便是真龙圣威乃是超越了天道羁绊的超脱存在,即为大道化身之能,远不是后天修炼而成的仙人所能推演,万万不是窥得一线天机这般简单,因为圣威气息早就超越了天机范畴!

  “所以,即使仙帝联盟那些仙帝们欲在真龙陵冢上有所预知,实属无稽之举,皆因此举确为无可查考的先天气息所遮掩!若是强行作此无妄举措,只会使得各种荒诞或不合情理异象丛生,所为仙帝六识觉知均会陷入杂乱无序状态!此时其一!

  “而关于第二处漏洞则是晚辈之前所讲的琐细枝节问题,欲将此事解决,就需要寄希望于圣光社暗中结盟者的如何运作、讯息隐秘守护程度密切相关!但凡成大事者不仅仅具有着虎狼威凛与狠戾,还要正气在身,不为进退滋扰,宠辱而不惊!

  “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乃是主因;徵于色,发于声,而后喻虽为悟与求证之表象,却更宜于影响周边事态!因此而讲,纵使有五方前辈所讲,那种圣光社成为祸首罪魁之危景象发生,相比于仙帝联盟的大部分战力陨落,亦不算些什么!

  “取舍之间定数、寓意各有不同解读,但取是一种领悟,舍更是一种智慧,也只有取舍两难相融汇,才是寻道之路的至高境界所在!况且这种取舍两难尚处于可控状态,若是未有丝毫付出,在巨大贪欲面前,已是不可

  (本章未完,请翻页)能之事!

  “而且这一部分付出,却是有着引导与利诱仙帝联盟等心存逆道之为者重大作用,何去何从全在掌控者一念之间,或者成就寻道伟业,或者在慈与悲之间抉择,孰是孰为,取舍难两全!”

  刘君怀这一番长篇大论,像是一道炫目闪电,在四人面前掀起心念如狂涛,虽贵为仙尊仙帝修为,他们也从未如此深刻的剖析与诠释过,取舍之间相悖抑或相符间关联,尤其在此时的大是大非重大事件之上。

  这一刻他们已经忘却刘君怀的真实年龄,却恍若有种传业授道解惑下的顿悟丛生,悟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无修为所限,这便是众人此时心中所念想。

  诧愕之色在几人眼中频频闪烁,刘君怀这番见解言简意赅,总是不能完全领会,其中是非却能一目了然,伴随着他们心中悟会愈加深刻,一种极度惊骇也渐在几人心头升腾。

  良久后五方仙帝开口说道,“闻道有先之后,不论地位高低,不论年龄大小,道理存在之地,便是可解惑之人!君怀道友,你此般解读,令我等妄为前者!太过于拘泥小节,道义之前一切皆为琐细微末,琢玉为器者尚掩微瑕,又岂是真龙圣威这等超脱存在!

  “实际上今次真龙陵冢一事,已事关将来的仙神两界修复问题,仙帝联盟便是大道叛逆之徒,若不能乘此机会将他们尽可能多的消弭,未来的通道修复便有巨大隐患存在着,为了道义的繁衍荣昌,有所付出亦是必然!纵是圣光社从此沦为仙界众人眼中罪魁,也在所不惜了!”

  梵阳仙帝、龙重仙帝频频颌首,子瑜仙尊的眉头却是有些紧蹙,“如此巨大诱惑面前,无数仙帝均会蜂拥而上,所涉及范围还是未有确切解决方式!”

  梵阳仙帝摇头轻笑道,“实际上君怀小友已给出了明确解决措施,那便是力所能及,尽心竭力,能够挽回严重局势多少损失,皆在我等回天扭转之力的诚心实意上!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所获!”

  五方仙帝释怀般大笑着,颇有些顿悟后的满足感:“尽人事以听天命,天时地利,万事存在太多变化和未知,没有人能把控一切,只能尽自己能力做好,自己力所能及之事。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言罢,他望着刘君怀,眼中的欣慰寓意浓郁,连连点头道:“君怀,你的气数运势果真是非同小可!运指天干,气指地支,大运每十年运行转变一次,所包含祸福吉凶也会随着转变,地支是大运主宰,运是地支的衍生品,而你身上地支蕴意丝毫探不出盛衰之势,想必这就是天命隶属中的天之命数,实在不是我等凡仙所能窥测!”

  一旁的梵阳仙帝向刘君怀解释道,“五方仙帝的阴阳术数已是仙界至高存在,他也不能将你的命理勘透,便是你命格隶属不归于凡间!”

  五方仙帝淡然微笑,“你之运势已非人力之为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况闻善人命,长短繫运数,在你身上已无实际效果,虽然仍会有一抹天命气息为人所察觉,但运势所趋,却再也无法令我等这些天道之下的芸芸众生所能掐算推演,无怪乎你能超越境界所限,悟会与感知已非寻常轨迹所刻录,却有着大势所趋之星相显现!

  “你之卦象与某些事件之前因后果解析不相符合,问卜绘制不再与命盘契合,吉兆时间与择日考量,也许只有你自己才能感知,理、数、象与自然界符文现象的联结方式,也只有你自行悟会与解析,但此种悟会与解析是你境界所不达之惘惑,日后待你境界突破,才能对这些心有所悟!”

  刘君怀却是在心下暗自点头,这位五方仙帝对于阴阳术数的深研,显然超越了阗殛老祖甚多,更深层的认知要比阗殛老祖明晰太多,比如自己的某些时候的心灵感悟与预知能力,岂不是就是他口中的自行悟会与解析方式?

  虽然他对于自身,命理特异之处并无丝毫怀疑,但却在内心深处并无意识认为自己有何先天优势,所以在日常修炼才能保持一如既往的辛勤刻苦,天命之格命理之人在历史上并不罕见,但能够以平常心看待,也许只有刘君怀这唯一一人存在。

  万象楼存在的本身,就与一种玄奥命数息息相关,以老管家之言,在刘君怀之前数位万象楼主人,均未曾有人达到过他此时的境界,这便是刘君怀心态异于常人之处了。

  龙重仙帝叹道,“我所见奇人异士不在少数,且多在追求神通、法术与修行觉悟上异于常人,但能与君怀小友这般与实际境界相脱离巨大者,还是首次见识到!自他身上我能察觉出道义悟会的极限之处,看来闻道先后之别与天赋异禀没有直接关联,上天赋予不同寻常的天资与才华,还要加上后天的努力耕耘!”

  刘君怀摇头道,“我说诸位前辈,咱们就不要纠结于对虚无之事上的探究了,眼下之事可是事关仙界之未来,个人得失与否或是命理走向,均是冥冥之中的定数而已,也许结论要在数万年后才能显化,现下研讨有何意义?”

  五方仙帝哈哈大笑道,“小友此言甚是,是我等有些着相了!梵阳兄,子瑜贤侄,既然君怀这里已有大体框架,我等便要迅速组织起来!此时只有圣光社的仙帝们早行一步,距离大批仙帝到达辟心门还有两三日时间,要尽快将我门下召集商议才是道理!”

  梵阳仙帝点点头,说道:“事已至此,不容的圣光社一方再有何犹豫之处!合理利用真龙陵冢已是势在必行,如何将仙帝联盟为首的邪恶势力一网打尽,于仙界之未来紧密相关,势不容缓,我等这就迅速返回,集思广议之下必有重大收益!”

  说罢,他望向了刘君怀,“君怀小友,你在此间的作用非同小可,未解决之前,你且在此地潜心修炼即是,日后计功受赏之日,便是你正常行走仙界之时,那时候有何需求一并提出,我圣光社会倾力相助于你!”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