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又见心魔

第七百七十二章 又见心魔

  七日后的洞府之内,刘君怀自身境界已经悄然攀升至大至仙后期,细密纹理交织盘旋在其身体表面,在漫身气势升腾的一瞬间,刘君怀才缓缓张开双眼,眸中流转着一丝淡淡青芒,十日里如同雕塑般沉浸其中的身体,也犹如复活过来一般醒转过来。

  而此时的州卢山脉极深处,辟心门最偏隅之地的一片广阔荒芜之上,荒堑废墟已被毁灭性倾覆为遍地荒凉,偶尔有零星杀戮气息或是死寂之气飘过,令围聚在一起的几十名仙尊仙帝眉头微蹙。

  十日之前的遮天蔽日圣龙身躯在虚空横亘景象,依旧隐隐浮现在众人识海,万里无垠的天空之上,被整个龙躯彻底遮掩,浩瀚无尽无上威压滚滚而至,那一刻就连数万里之外的众人也被压制得呼吸几欲停滞。

  圣龙瞬间召唤出来的天际异象,犹若狂风骇浪一般,不断冲刷着所有仙人认知,铺天盖地的耀眼电芒与漫天银蛇穿梭在毁灭气息洪流,让他们仿佛看到末世降临。

  无尽风暴席卷而起的极致暴虐,天地元气骤然凝聚迸射出的撕裂虚空恐怖威势,以及龙吟炸开时,无形音波瞬间湮灭几十万芸芸众生的惨烈,均深深嵌入众人脑海。

  人群之中的中心位置,便是那位圣光社二统领梵阳仙帝,他正说到:“仙帝联盟这一战便损失了五成战力,之前堪堪与我圣光社平起平坐之势已一去不回,这对于圣光社再次掌控上界尤为关键。

  “而对于某些中小势力来讲,圣光社几次三番暗喻劝阻而不得,若是有相关势力再行斥责圣光社,各分支可自行决定是否将他们拔除!如此巨大贪欲面前,至圣光社脸面而不顾者,从此均不在日后圣光社庇护之下。

  “两大新兴势力天道轩与无妄谷,虽均有零星仙人陨落于此,却是各自独立行为,在圣光社关照之下,两方势力均认真听取了我方暗示,今后可将两个势力划归盟交行列!

  “自即日起,圣光社之下二十六处分支,十三重天之上的十九处分支,必须共同采取高调崛起之势,联合所有大小势力,正面与仙帝联盟为首的邪恶势力开战,两界通道问题由天蛛楼正式向仙界公布。

  “十四重天的天道殿,在十三重天之内的仙尊仙帝完全撤离之后,迅疾关闭所有往来通道,未有圣光社特颁出入令牌者,均要就地关押,待查证后处理,凡是违令者可当场斩杀!”

  耳边忽有五方仙帝传音,梵阳仙帝话语稍作停留后接着道,“今后天道殿由五方仙帝暂时坐镇,一切通行往来人员,必须报请五方仙帝查实备鉴!天道殿因为担责重大,特在三名仙帝基础之上,另行增派三名仙帝前往相助!

  “关于天海府人员配置,考虑到此次真龙陵冢一事上他们居功至伟,在增加三名仙尊基础之上,再另行安排一名仙帝留驻天海府!天海府相关高层,具有自由出入十四重天两界卡口特权,出入持用特殊令牌!”

  众人听闻天海府竟然得到梵阳仙帝如此特颁权利,心下均是骇然,这种特权此前万年只出现一两次,拥有那种特殊令牌,在中上两界乘坐传送阵,享有五成优惠,要知道仙域最为狭小的十四重天,一次传送阵便需要上万块真晶,若是在此地传送至三十重天以上,至少需要上亿块真晶,五成优惠的特权,整个仙界也只有几十人才能获得。

  如此巨大权限,肯定不单单是因为此次真龙陵冢之事,有不多几位仙人立时联想到了传说中的那位年轻人,他们的眼神立即就集中在了子瑜仙尊身上。

  此时的子瑜仙尊却是心下坦然一片,他可是清楚圣光社今后的重大职责,便是仙神两界通道的修复问题,而这名修复者就在他天海府留驻,那特殊令牌几乎便是为他一人量身打造,其他仙人即使有着那种特殊令牌在手,实际上多半使用不到,因为只有圣光社总部下命召集,天海府中人才能去往中上两界,那里仙尊仙帝无数,没有特殊作用,那种召集根本不会降临至任何一人。

  而刘君怀则是修复的关键所在,不讲他手中的九天息壤,只是他对于法则之力的领悟,就不是普通仙帝所能够完全掌握的,在仙界与神界重新建立起联系之前,刘君怀完全可以进阶至更高境界,那时候他对法则感悟,相必会更加完善。

  没有神界支持,修复一说几乎不成立,况且神界实际情形不明,盲目修复会带来何种隐患,却是仙界所无法获知的,但两界之间有隐秘通道已被证实,只要圣光社设法与神界依仗建立起联系,仙界前途还是很广阔的。

  这一次,圣光社之所以选择在一片荒芜之地召开此次会议,便是有心令众人深刻感悟到过度贪欲后的后果,平日里为获取某些修炼资源,即使圣光社也避免不了做出些出格行为。

  而这一次真龙陵冢显现,便甚是生动的给众多仙人敲响警钟,这种不择手段之后的巨大危险,足以令整个仙界秩序悚然惊醒,此类行为定会收敛许多。

  毕竟仙尊之上能力,已然是可上达天听之为,每一次勾连天地之举,均会引动一方天地异象,若是令天道感知更多仙界逆天行事气息,说不得会招引来天惩降临。

  所以,更有效稳定仙界修炼秩序,乃是大环境之必须,违背自然界客观形势或规律,违背天意做事,只会令道义与现有生存空间渐行渐远,顺应天时,广修德孝,顺应上天意志生存,违背上天意志灭亡,时势不济,便退待其时,能进能退,便可安身立命。

  这乃是仙界人尽皆知的浅显道理,却少有人将自身实际与上天意志对应行事,往往讲某些恶行所致视为修炼界漠视行为,殊不知此举之后灾祸就会悄悄降临,一旦躲避不及,自然后果不可设想。

  天意是仙人修行共同供奉信条,实际上尽量扩大维护道义仙人数量,减少对立方仙人数量,从而延长轮回周期,减少轮回次数,最后了脫轮回,这也是战略上的逆天行事,也是与完整天意不尽相符。

  但在另一方面来讲,可归纳为以时间換空间或以空间争时间般地刻意突出行为,至少在积极态度上更贴近于道义,自侧面偷得多一线生机,实乃与天意正道轨迹顺行之举。

  而此时的梵阳仙帝却是不需要考虑他人任何心理,这一战之后,圣光社亦算得是仙界最强大势力,他只需要制定规则,由他人遵守即可,只要大方向不偏僻,他也懒得理会众人心中念想,毕竟大势所趋,圣光社便是这个大势的引导者。

  看似平静的仙界中上两界暗潮涌动,那个崛起已久的庞然大物仙帝联盟,在失去了近五成战力震慑之后,所有势力皆会变得活跃起来,即使这些活跃起来的新势力更多会靠向圣光社,但总会有一些野心家,会乘势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在这些野心家成势之前,强行指定出新秩序,才是为日后的打击埋下籍口与信誉,这是每一个重大震荡后的必然措施。

  仙神两界通道问题的出现,必定会引起了所有人的惊慌与愤怒,但是突兀出现的真龙陵冢一事,却使得仙帝联盟之外的大多数仙帝再一次彻底抱成一团,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出现在仙界,大势所趋之下,无数隐世强者也会纷纷现身战场,共同抵御阻止通道修复的某些不良用心者。

  在正是修复通道之前,圣光社必须尽可能清除反对势力,才能保证更大几率修复行为不受影响,换句话讲,梵阳仙帝与圣光社最大目的,便是将刘君怀这位某种神秘力量派遣来的使者,始终处在安全状态,这样才会有众多仙帝踏入神界的可能。

  夜色悄然而至,如洪荒巨兽一般将整个荒芜之地吞噬,在达到即日执行目后,梵阳仙帝率众纷纷离开,刘君怀的探识也姗姗来迟,感知到这一方天地悲凉气氛沉重笼罩在上空,联想到圣龙临去时的一抹血泪,刘君怀的心中也不禁升起一股悲怆。

  真龙圣主一缕残留元神苏醒后,却是惊见真龙一族湮灭,虽早有预料,心中那一份痛楚却是怎样也避免不了,好在它觉察出三十万里外刘君怀身上一缕真龙气息尚存,也算是留给圣龙的唯一安慰了。

  此地悲凉带给刘君怀的,却是另一种心情,他在曾经强盛跋扈的真龙一族身上,隐约看到真龙圣主这般存在,同样逃脱不了大势之下的轮回辗转,虽然那些入圣者已是超脱存在了,但是血脉中流淌的割舍不断地生生不息,却是令它们无法真正做到超凡脱俗。

  在明知这种血脉会有消亡的那一刻,即使强如圣龙者,也终免不了血脉相连之痛,此种情形出现,令此时的刘君怀,深深陷入一种迷茫状态,他在心里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如此证得大道又能怎么样?一样逃脱不了命运与亲情羁绊,这样一种证道又有何意义?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