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佛陀法身显现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佛陀法身显现

  十二连环坞众仙人,每两人守住一处,道道繁琐复杂至极印记不断浮现,向着炼心岛仙人遥遥打去,无数道能量交织,在虚空之中袭杀而至,更有升腾而起的火焰灼灼而现,若隐若现的恐怖威压不断的垂落而下。

  各处建筑内已无人向外冲出,光柱与暴虐能量流转,仙王气息充斥在数十里天地之间,不断向四处大殿幅散而去,顷刻之间在一片火光中烟尘溃塌,大片墙体轰然坠落,炽热波浪冲天而起,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风暴一般升腾。

  数不尽爆炸碎片飞一般向四周迸射而来,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成片的房屋接连不断地坍塌,碎裂的石砖瓦块如同流星雨般纷纷坠落,爆炸后极致光芒刺得仙人们睁不开眼眸。

  而百里外的浓郁万年污浊秽气依旧肆意着,隆隆震啸绵延不绝传来,激荡起整个天地鼓动,隐约之间无数道被极度污秽侵蚀骇然之声响起,每一滴偌大雨滴均蕴含玄奥至极法则纹理,滴落在硬实石砾上,便随污浊戾毒气息泛延开去。

  秽气丸爆裂不仅引来天象异变,浊气笼罩范围内巨大岩石,居然会被瞬间腐蚀出千疮百孔,甚至地面之上也铺满坑坑陷陷,拳头大小销蚀痕迹密布,犹如鼠啮蠧蚀般随处可见。

  一身雪白长袍的刘君怀,孤身虚立在半空之中,神色默然观望污秽浊气肆意之地,冰冷眼神之中微微泛起一丝异动,眸子深处那一抹精光冷酷中浸透着决然,天尊念剑图迸射着无形剑气,自眉心之处若潮水一般轰然涌动而出,便有仙人被无形剑气一穿而过,杀戮道纹激起缕缕青烟直冒。

  镜像世界里,神念所到之处,道道无形剑气倏然迸射而出,直接绞碎身藏乱石丛中仙人元神,神念吞噬识海中精纯意识体,银色神念凝实银色光芒闪过即逝,神念力量便凝实一分。

  天尊念剑图便是通过吞噬别人元神意识,吞噬了大量意念力与精神力,来不断地提升实力,可怜在镜像世界中无以遁形的仙人们,勉强深埋躯体躲避过万年秽气污染,却是被石砾禁锢住身体,再也躲不过无形剑气剥离生机。

  令人心悸的银色光辉无孔不入,其间铭刻着细微纹路与繁复奥义花纹,无数符号流转运行,纷繁庞大信息接收同时,也吸纳着磅礴精纯意识体,神念凝实也在同步进行当中。

  足足半柱香时间,随着刘君怀对于神念灌输感知愈加强烈,他只觉得眉心一热,识海震动,各种信息与意识能量,仿佛决堤洪水一般,迅疾无比地冲进脑海,识海上空放射出隆隆仿佛闷雷一般巨响,汹涌翻滚的痛苦刺激着刘君怀每一根神经。

  直到此时,刘君怀方知识海已然超出承受范围,忙将这种意念吞噬停下,随剧痛渐渐消失,细微纹路与繁复花纹,汇聚成为一枚硕大水滴状银色神念凝实,悬挂在识海上空,他也从六级神念之力提升至八级。

  之前六级神念之力,只是相对应着他的大至仙境界,此时却是在极短时间内提升至仙王境界神念之力,这个意外惊喜,将方才识海剧痛远远抛向脑后。

  此种依靠吞噬进化虽是最快捷路径,但须得有对于天地自然更广阔认知,纵使刘君怀对于某一元素天地感悟达到法则深度,总体悟会却还是不足以容纳更多意念吞噬,达到仙王境已是极处。

  与这边坍塌隆隆声音已然渐稀,百里外天塌地陷般震动仍在持续中,滔天火焰涟漪吞噬那方天地,狂暴能量晕荡开更多坚固石体,紊乱天地元气波动疯狂席卷开来,肉眼可见波纹荡漾在空中,令得空间都是扭曲变形,更多建筑物崩溃离析。

  无数仙人被那翻滚而来气浪震得倒飞出去,所有人均感满识海内一阵嗡鸣作响,几欲失聪,体内气血剧烈翻涌,浩荡威压压迫,使得鲜血从嘴角溢出,脸颊被洗刷呈苍白颜色。

  仙王们每一次能量鼓动着轰然拍出,便有沉闷声响之中身影翻飞出去,带起声声凄惨悲呼,殷红刺目鲜血喷吐,划过异样凄美弧线抛落而下,溅落出点点片片猩红绚丽诡异之色。

  浩瀚恐怖气势不间断爆炸开来,疯狂杀意刺骨冰寒,有若实质一般隆隆砸落而下,幻化成一道道恐怖杀戮风暴,向着人群席卷咆哮鼓荡,无形气爆涟漪在虚空之间回荡,似永不停息。

  滚滚涌荡暴虐气浪,无情挤迫中透露着丝丝嗜血与阴冷气息,在纷乱倒塌下愈加狭小空间之内肆虐疯狂游走,间或飘渺光焰熊熊而起,直接灼烧着孟在身躯之上,一路横向无阻的撕扯着孱弱仙人神经,一抹死灰之色在众仙人脸上浮现而出,丝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意,毫不留情的残暴抹杀,令众人神智濒临崩溃!

  压抑骇绝气息顿时笼上所有人心头,难以掩饰的震骇之色轰然引爆在每个人神情当中,心中那一点侥幸心理彻底崩碎而去,无数难明恐怖意味在上千双眸深处闪逝划过,彻底令他们心中冰冷灰死,难以升起半点抵御之心。

  呆滞望着一个个滚动身影,不断呻吟着在地面上悲惨凄呼,虽心中激愤令得许多人裂眦嚼齿到极点,但至少两个大境界巨大差距,纵有滔天怒火亦无半点抵御之力,仙人们身躯僵化,冰冷汗水夹背而下,带着恐惧与惊慌之色,尖锐刺耳绝望嘶吼接踵四起!

  “自爆!”不知是谁在极度绝望中骤然吼出,紧接着便是砰然爆裂声响狂起,巨声突然响彻,爆发出耀眼青光,冲天而起,几乎弥漫了这一片天地。

  如此惨烈情形,立时刺激了无数仙人暴虐戾气,皆是眼中掠过一抹凶狠之色,于是各色奇光同时从他们体内崩裂涌出,化为一张密密麻麻能量大网将一方空间掀起,庞大而肆虐力量充斥在虚空中,催生无穷无尽能量气浪,在虚空中爆成漫天光雨,一团团刺目火光疯狂冲击着四面八方。

  早在第一声自爆声音响起,仙王们已是瞬移离开,那一瞬间,依旧感到身后衣袂被汩汩气浪冲击,待身形在远处停滞,回首望去,那片天际被惊人剧烈波动,自那天空之上爆发开来,那种可怕攻势所造成的狂暴威压,仿佛令得那片区域空气都是凝固下来。

  上方空间,直接被撕裂出一道道幽黑裂纹痕迹,刺目耀眼戾气凶光,以一种惊人速度压缩鼓胀,最后轰隆一声再次爆裂升腾,那方天地震碎为成漫天光点,一股极为狂暴能量波动席卷而开,犹如火山爆发。

  狂暴力量横冲直撞,山壁轰隆隆倒塌,他们之前所处位置更是被狂暴气浪直接掀飞出去,到处都是破碎石壁激射飞溅而出,那处地面敞开了巨大裂缝,已经变成了一个狂风沙尘黑洞,其中滚滚灰尘气浪喷涌而出。

  天地间无尽仙气倏然震荡,甚至连这一片天地法则都紊乱那么一瞬,一个巨大空间黑洞豁然显现,犹如百丈洪荒蛮兽,张开血盆大口,疯狂吞噬着天地间所有流转的一切。

  无数仙人自爆之威,竟将空间都打破,惊骇恐怖如斯,仿佛令天际烈阳暗淡无光,破裂之处更以一种诡异角度扭曲,震撼得众位仙王已是瞠目结舌。

  耀眼光芒最终黯淡消散之后,剧烈震荡停息,炼心岛所有仙人,似乎被一双看不见巨手绞碎,直至化为粉灰,被深深地埋葬在碎石堆里。

  巨大空间黑洞乍见即逝,虚空中再无一物,只有蕴藏无穷晕荡气流,随着狂暴能量潮汐四处飘荡,爆裂释放出的灰色雾气已经完全充斥那片天地,再也无一处高耸之地,更无一丝生机残存!

  刘君怀亲眼目睹了那方天地所发生一切,心下亦是不禁咋舌,已为一片空旷岛屿上空,七名仙王转瞬来至身前,不待开口相问,炼心岛另一侧空间突然一阵颤动,数百道身影接连浮现,当首之人便是那子喻仙尊,一旁另两名仙尊身后,是密密麻麻仙人身影绰绰。

  “来了!”

  刘君怀口中低呼一声,迅疾收敛起漫身威势,双手背负身后,刹那之间,神色归于宁静,眼角一抹笑意绽开!

  数百人飘荡充斥着强大气息,向着刘君怀等人站立之地汇聚而来,虚空中天地元气不断缭绕翻滚,被空中密麻身影冲荡得朝无限远处绵延而去,探知到海岛上惊人变化,更令仙人们心潮涌荡,战意渐渐升腾。

  没有过多客套之语,刘君怀将大体情形简单讲述,在听闻德佑仙尊四字瞬间,多人漫身气血骤然升腾,伏羲仙王更是瞬间冲冠眦裂,愤怒到极点的暴怒,令得他颌下白须剧烈抖动,头发上竖,眼睑猛然间涨开,双眸血色渐显。

  子喻仙尊亦是强行抑制住满腔愤恨,缓缓开口道:“此人暂时留他性命,我有太多话要详询与他!伏羲,平缓心态才是必要,不能令仇恨冲乱理智,此时这些人已成困兽,不要像那些人采取自爆,这不是我们最终目的!”

  刘君怀道,“一场暴雨已将空中大部分污浊秽气逼入地下,下面四层空间已无生机留存,两位仙尊始终开启着护体,在秽气深入未曾坍塌第六层后,二人已在拼命破除坍塌碎石,大概半柱香时间便可破封而出!”

  子喻仙尊道,“地面之上还是不可触及,远在数百里外均可感知这方天地间的毁灭气息,那秽气丸的确是至凶之物,自是不可轻易沾惹!以我之前,还是在空中向地面施加压迫之力,第六层坍塌出现的同时,也为那两名仙尊制造些现身机会!”

  见身畔众人皆是附和此意,子喻仙尊转向伏羲仙王,“你切记不要参与到与那两名仙尊之战,掌控全局才是你该做之事,我会尽量留下德佑性命,少不了你出口恶气!”

  伏羲仙王嘴角抽搐数下,最终狠狠点头称是,两眸中火热却是怎么也遮掩不去,刘君怀上前轻拍肩头,“不仅这位德佑仙尊,即使他身后所有人,总有一日均会提到你面前来!”

  伏羲仙王心中一暖,向着刘君怀微微颌首,旋即转身走入仙人聚集之处,道道命令转瞬传将下去,在子喻仙尊一声号令之下,扑簌簌漫天身影冲天而起,向着那一方坍塌之地铺展而去。

  三名仙尊与刘君怀径直飞向两位地下仙尊存身之处,那两位也仅是仙尊中期而已,平常状态下,仅凭子喻仙尊一人便可抵御,只是若想灭杀或是擒拿,还需要其他两位仙尊才更有把握。

  飞临上空,稍作停留,在子喻仙尊招呼之下,数道庞大气浪已向着那一处位置轰然砸落,轰隆巨响顿时回荡而起,瞬间升腾起百丈气雾烟尘,吱呀尖锐之声传出,在狂暴巨力压迫之下,粗细不已裂缝密麻四散而开。

  清脆碎裂之声与沉闷轰鸣骤然大作,浩瀚恐怖威压也倾覆而上,山岳般重压之下,直若窒息般威势交织,使得德佑仙尊二人心惊胆战,无数偌大岩石纷纷涌落,他们均知已无他路可走,也是拼了命般股股能量涌出,瞅准每一丝缝隙疯狂倾力挥出。

  一时间,阵阵音爆轰然炸响,透体而出的威势升腾,爆炸中心出现道道黝黑裂隙,旋即迸射,数不尽山石彻底爆裂开来,只是恐怖骇人气浪依旧不绝灌注而下,毁灭气息与浩瀚杀戮气息也幽然临至。

  见到地下缝隙渐愈扩展,刘君怀的天莲心火也适时铺展,熊熊火焰见缝即钻,几息之间便蔓延到德佑仙尊二人上方,灼热气浪向着他们滚滚而去,转瞬便映得两人脸庞微微泛红。

  一方空间内空气如水煮沸,杀戮道纹与毁灭法则气息随着火焰螺纹弥漫生出,强大毁灭之意挟藏在无形威压里强势逼迫席卷,丝丝溢出的杀戮气息,也渐渐融入毁灭气息里向着四下弥漫,下面两人立时就完全沉浸在那股浩瀚恐怖感觉当中。

  在气息与火红灼烧铺展的下一刻,刘君怀转眼间进入天人合一状态之下,功德无量功法乍现骤然间绽放光华,金色佛光笼罩之下,祥和浩荡佛光挥洒,随着佛光普照,使得他身上光芒越来越旺盛,气势越来越浑厚,弥漫着空气中,挟持强大威压。

  在这威压膨胀到极处,佛光之下一道佛陀法身显现,周身金黄之色,着一身金色袈裟,脑后渐渐出现一个巨大太阳般璀璨光华,光彩夺目间无形气势爆发出来,霸气横空出世,光芒逐渐增强,一时间整个虚空都被光芒所笼罩,璀璨金芒在其周身浮盈而出。

  金芒中空间一阵扭曲,一只金色大手隔空涌出,金色手掌道道细密掌纹清晰可见,瞬间化成一只擎天巨手,夹带着力拔山河般狂莽气势,随着佛光倏然大作,度化轮回之气徒然升腾。

  “唵!嘛!呢!叭!咪!吽!”

  佛家六字真言低沉传起,佛门普渡禅光转瞬幻化为道道声波涟漪震荡而出,就如六个金光闪闪烈阳,爆发出强烈无比光芒,仿佛至纯至刚的雷霆真气,净化人间一切黑暗。

  金光照映之下,擎天巨手砰然直直拍下,广袤威势犹如天威降临,轰然巨响声中,大片空间破碎,道道细密裂纹丛生龟裂,苍白裂痕蕴藏浑厚粉碎力量,转眼间爆裂开来,一方虚空空间剧烈颤动,充满浩荡佛义的智慧之光勃发,绽开金色光芒万丈。

  德佑仙尊二人上方乱石与空间一同应声而碎,两人身躯在这极致打压下轰然落回十几丈,在护体破碎瞬间,已重重跌落到乱石丛中,挥出的四臂不及收回,臂膀衣物已然彻底湮灭消失不见,滴滴殷红刺目沿着手臂滴落而下,隐然发出滴答声响。

  两人神色瞬间因为恐惧变得难看起来,德佑仙尊枯槁脸上更是一抹疯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惶恐与惊惧,那璀璨金色佛光令他魂飞魄散,浩荡天威般压迫涌动着灼热气浪眨眼将他们笼罩。

  炽热袭体而至,两人才自惊惧之中猛然惊醒,两脚猛地踏地,双掌狠狠拍向地面,周身乘势硬生生鼓动出气劲爆裂,带起两声巨大炸响,在将袭体气浪迫退的一瞬间,两人也直起身形,骤然窜向一侧,那名正诚仙尊更是头也不回的投掷出数张符箓。

  此刻三名仙尊也在震骇中惊醒,狂暴威势也紧随而至,刘君怀却是在正诚仙尊扬手挥动之时,身体瞬间移动至百丈外,那两相接触之地已是轰然惊天巨撼传来,三名仙尊也是紧随着刘君怀闪离,音爆响彻同时传来。

  大面积坍塌在巨大震颤中显现,磅礴浩大能量气旋旋即急速旋转扩张,徒然喷吐无尽耀眼白芒,璀璨夺目如同两轮炎日一般,让人不能直视。

  白炽通彻光芒,如同潮水一般流溢乍放,荡漾出道道光晕,与周围炙热一同腾升,一方天地虚空乱流直接被烧灭化为虚无,炙热气浪与威势滔天爆裂,泛延出白炽光晕与银白色电弧,在浩荡毁灭气息中自地面升腾而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