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九十七章 血肉剥离

第七百九十七章 血肉剥离

  浩荡毁灭气息升腾之时,磅礴爆裂能量气旋瞬间在地面及上空铺展,顷刻间扩展无数倍,如一头远古凶兽噬灭一切,那浩荡毁灭气息直接被它撕开吞噬,整个天地之间一片骇然!

  此时的地面之下,恐怖之极的能量波动犹若海天巨浪依旧喷薄,如昭昭烈日般天莲心火紫色光芒映亮整个地底空间,一片紫云弥漫中,骤然之间两道身影冲天而起,浑身几无片缕的两位仙尊狼狈窜出,一缕刺目猩红自嘴角流淌而出,身躯之上道道血口纵横交贯。文小

  二人整个身影有若离弦箭矢,一个闪逝,几个起落,直接出现在众人面前,滴淌而下鲜血顿时甩起一道弧线远远洒落出去,似血雨向着地面飘落。

  子喻仙尊三人却是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元青仙尊双掌挥动,赤红匹练长河幻化而出,掌内赫然有着数朵火莲旋转绽放而开,霎那铺展成一片,笼罩向两人所立之处。

  另一侧鸿云仙尊一杆赤金长枪在手,枪首琉璃赤金光焰升腾,脚步斜踏而至,长枪每一次舞动,便有阵阵音爆轰然而响,刺目金色光华随即辐射生出,在虚空里形成道道能量涟漪,向两人身形罩下,隐约可见细密咝咝金光溢出,无数条青幽闪电穿插其中,破空声音在虚空当中显得极其尖锐刺耳。

  四人上空,子喻仙尊亦是单掌劈下,掌风中夹裹着点点寒芒犹若万千星辰闪烁,天地而成密集规则纹路莫大神威隐约浮现,狂暴冲撞力夹带着阴冷邪异凛凛杀戮气息凛然而至,电光闪动间,挟裹着一方天地风云鼓动。

  避无可避的正诚仙尊二人不及多做思虑,股股好似海浪冲击般莫大声势涌出,周身斐然力量滋生,护体神芒光芒四射,笼罩只身方圆丈许。

  砰然巨响阵阵,转瞬间两人护体光华破灭,神辉绚烂绽放之际,鸿云仙尊沉浮不朽枪势便呼啸而至,枪花中青幽闪电凝聚数尺锋锐,击穿空气发出阵阵嘶鸣,破空之音如雷声翻滚,“噗”地一声便扎在正诚仙尊肩胛处,三尺血光迸现。

  子喻仙尊的掌风化为冷气森然后发先至,无边无际犀利电芒如暴雨般横空撒落,密织电网瞬间铺展,转瞬爆裂开来,幻为道道青光烁烁,漫天锋芒四溢,锐气鼓动空中气流翻滚,顷刻间碾去德佑仙尊双腿。

  此时元青仙尊,双掌劈斩着赤红匹练长河横亘而下,护体光芒已被撕碎的正诚仙尊,在躲闪青幽闪电锋芒之时已是重心飘移,亡命般股荡起漫身气劲也只是堪堪遮挡住匹练长河横贯之力,两相撞击中,数朵火莲崩散开来,在虚空里四散飞溅,其中两缕通红轨迹刺啦划过正诚仙尊腹部,灼开一道尺长巨口,几乎贯通整个身躯!

  歇斯底里吼叫声里,正诚仙尊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双手在胸前不停地飞速舞动,对于对面枪势再起恍若浑不知觉,印决翻飞中,只见一个血红遁字闪现出来,随双手往怀中一拉,那空中遁字轰地穿过身体不作停留,拉扯着

  他乘着百丈血色光束冲出,一息间已是百丈开外。

  当他踉跄着自血色光束中跌落出来,远处的刘君怀嘴角早已泛起一抹冷冷笑意,手中天玄骨弓拉为满月,弓弦能量储满之际,三支帝木灵矢划出三道流光,向着漫天血光之处暴射而去!

  三道疾光宛如闪电,宛如贯穿苍穹之威在虚空划过三道璀璨流星轨迹,重伤之下已是不能挣脱帝木灵矢的气息锁定,漫身战栗乍起,遁势陷入举步维艰,支帝木灵矢呼啸着破空而来。

  耀眼金色光芒闪耀中,箭势化作流光虚影犹如电光石火,前两支被侥幸避过,第三支却是再也逃离不开,噗地贯穿正诚仙尊丹田,没有一丝疼痛之感传来,剧烈悲愤使得他嗷呜一声昏厥过去,向着地面跌落,转眼刘君怀的身影来到他身前,啪啪数掌拍出,已单臂提在手中。

  另一边,已失去两腿的德佑仙尊,陷入极其短暂呆滞,瞬间便被无尽惊骇欲绝所笼罩,目眐心骇之下,口中凄厉呼声狂起,转瞬之间便状似疯癫,眼神逐渐涣散,身体软软便即扑倒,子喻仙尊下一刻突兀在他身前显现,伸手震碎其丹田,指风点出数道禁制,翻手不见踪影!

  不远处数百名仙人均匀遍及塌陷之处上空,各式雷霆倾覆之下轰然炸开,无尽狂乱风暴犹若天怒一般向着神殿旋即而至,恐怖震骇能量风暴肆意镇压倾泻,阵阵咆哮般轰响在天地之中回荡。

  山呼海啸般凄厉气爆漫天飞舞,骤然席卷起冲天龙卷样剧烈波动,天际剧烈震荡,巨响滔天,火光冲天,那方空间犹如脱离地面引力般剧烈晃动起来,巨大的蘑菇云升腾在空间上空,强大气浪朝着四周激荡而起,摧枯拉朽般将周围一切直接扫成粉末。

  爆炸掀起震荡波,仿若惊雷一般,轰隆隆一波接着一波,无数道能量晕荡涟漪四溢至地底深处,碎石飞舞如烟花四溅,百丈能量气泡般翻滚崩裂又再次生出,散发出来的那种磅礴气势,即使高高在上的仙人们也是压迫得透不过气来。

  一股带着刺鼻气味灼热气浪向各个方向扩散开来,浩瀚能量匹练喷吐,恍如烈烈寒风狰狞嘶吼,阵阵音爆在深深地底久久回荡,恢弘气势蓬勃广发,震耳欲聋爆炸声中血肉崩碎,肢体碎屑抛洒而开,无数碎裂血肉抛落或者纷扬。

  偶尔有数十道身影,冲破层层能量激荡冲天一起,便有百多道身影几息间围将上去,见到有几名逃出者,刘君怀的撼天剑此时便是拔鞘而出,一声剑鸣响彻天地,如鹤唳九霄,龙吟八荒,瞬间就传遍这一方空间,青芒闪亮交织着空间之力,瞬间撕开道道护体倾覆而入。

  雷霆气息雷电在青芒闪亮爆烈之势四下蔓延,空间之力乘势而入,周遭空间一阵扭曲,下一刻,一方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空间之力,在空间奥义感召之下,纷纷被聚拢过去,如波纹般顺着撼天剑所指方向迸射而去。

  磅礴浩荡的空间之力牢牢禁

  锢住几人身影,任由暴烈凌厉炽烈电芒贯穿过去,杀戮气息作用在身上,五脏破碎,四肢瘫软,瞬间被延伸而上的杀戮气息吞噬。

  无数嘶吼瞬间埋没地底阵阵惊恐凄厉,转眼化作了冰冷无情地狱,滚荡杀机无处不在,密密麻麻尖鸣爆裂响彻天地之间,地底空间上空渐有无数血腥纹路浮现,犹如血红液体在枯木上缓缓滴落,那缕缕血液,散发着刺鼻血腥气息,仿佛令整个天地都陷入躁动不安。

  当一切巨石化为齑粉,渗透入地底空间的万年污浊秽气,在炽烈高温中泛延,在凄厉怒吼中似无数黑影飞舞,无数仙人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速度被不断吞噬着。

  直到所有血肉可怖之极般凭空消失,没有森森白骨与一丝血迹尚存,蓬蓬灰色灰雾在无声无息中缓缓跌落,逐渐沉没无踪,抑或是随风飘逸在无尽天际。

  延绵数十里的塌陷之地,只留得污浊秽气浮现着淡淡锈蚀色光泽,不间断有密密麻麻令人毛骨悚然的腐噬声音传来,仿佛无穷无尽,散发阵阵幽光,入眼所及,数十里之内,形成大片空旷地带,只余下黑色大地弥留脚下,汩汩死气缭绕。

  此时,绽放血芒,冰冷杀机,似乎均已远去,众人淡漠浮现在两眸之中,浓烈杀戮之气已如平静湖面道道萤光波痕圈晕后的平息,默默收取着侥幸残留的些许战利品。

  “山修谨,你果然还活着!”此时已回到地面之上,伏羲仙王闪身来到子喻仙尊身旁,看到他丢出的德佑仙尊,伏羲仙王脸色骤然变得异常潮红,鼻息粗重,咬牙从齿缝之中挤出几个字。

  渐渐苏醒的德佑仙尊,似乎对他本名已然遗忘,两眼空洞似得遥望着飘渺天际,默然不语,刘君怀却是自他内心极深处丝缕波动,窥探出来自心底的一抹恐慌与决绝。

  此人的内心慌乱令刘君怀一霎那心生狐疑,心神一动,刘君怀迅疾出手卸掉德佑仙尊下颌,此时德佑仙尊强装默然的眼神中抹过一缕恶毒之色,恨恨盯着刘君怀注视两眼,一丝怒火顿时轰然升起,舌尖骤然炸雷,欲要出声暴喝,怎奈已发不出只言片语。

  伏羲仙王神色倏然一变,旋即恢复正常,他感激地拍了下刘君怀,举步走到德佑仙尊身旁,嘴角闪过一丝狠厉与戾嚣,左手掌直接拍落在他双侧肩胛之上,两道清脆声响回荡,那两处位置已化为两团粉灰。

  德佑仙尊一声呜呜闷哼,一头栽倒在地面之上,迸射出四溢飞溅的碎石,落身之处青石地面彻底粉碎,寸寸断裂,拇指粗细裂痕道道浮现,可见伏羲仙王心中极度愤恨之意。

  刘君怀也几步赶上,手掌翻飞,在空中随手划出一道空间领域之力,夹裹着阴森杀气无声贯穿德佑仙尊身躯,德佑仙尊周身道道龟裂丛生,裂纹之中还有缕缕生机丝丝溢出,满身气血与骨骼血肉被领域空间之力剥离开来,这时他才感觉到剔骨般疼痛。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