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百九十八章 谁是谁的依附

第七百九十八章 谁是谁的依附

  此种剥离手段一经施出,便令德佑仙尊感受到生不如死般深刻体验,撕裂般疼痛自骨头里蔓延全身,浑身像被千万个钉子碾成筛子一般,所有神经末梢由于巨痛颤抖,寸寸削骨般直彻心扉感,使得他觉察到灵魂均在被缓慢丝缕抽离。

  拨筋剔骨之痛,令德佑仙尊几度昏厥,即使一旁观瞧的伏羲仙王,也似乎看到他圆瞪两眸中,密织血线也仿佛在渗出血液,心中竟是凭生一股不忍之意。

  就在他几欲张口阻拦时,德佑仙尊终于低下他那颗高昂头颅,眼神中乞求之色彰显,口中呜呜不停,刘君怀这才出掌撤回空间领域之力,顺手推上德佑仙尊下颌。

  身上剧痛解除,下颌也已连接,德佑仙尊心中却再未有一丝异想,他知道刘君怀所言不假,也许自己配合,还留有一缕轮回机会,方才那极致剔骨之痛,已然磨去他心中唯一残存自尽勇气。

  他缓慢开口道,“浩邈仙尊之事我只是奉命而已,何况天煞岛与无上祠之间万年恩怨存在,他不出事情,我自身也是难保!”

  伏羲仙王激愤神情再次涌上心头,怒声道:“我无上祠被倾覆,便是因为天煞岛心中始终挂念我派上古隐秘,若是讲万年恩怨,也是因天煞岛处心积虑的贪欲所致!”

  刘君怀摇了摇头,“既然是万年恩怨,此时争论孰是孰非已无意义,伏羲兄,实际上浩邈仙尊被害一事,罪魁祸首便是他身后之人!”

  说罢,他转头望向德佑仙尊,“据我方所知,你们天煞岛余孽身后另有主事之人,不要给我讲紫阳旗,紫阳旗也只是那人马弁而已!”

  见闻讯到关键之处,伏羲仙王也强行压制内心极度愤恨,只听得德佑仙尊一声轻叹后说道,“那人名为英卫仙帝,乃是紫阳旗大旗主蔡宾白同门师兄,实际上在那英卫仙帝身后还另有其人,我只知那人亦是上界仙帝身份,却是从未与之谋面!”

  紫阳旗大旗主蔡宾白,具体境界也是仙王初期,同十二连环坞诸位坞主相同,还未经过八重天青弥山封王碑认可,自不会有仙号赐封。

  这时候,刘君怀忽然问道:“你可知丰羽仙帝?此人却又是何方神圣?”

  心念俱焚的德佑仙尊,显然已是内心不存留丝毫他念,并未联想到刘君怀乃是从何处路径听闻此人名谓,张口回道:“丰羽仙帝为正诚仙尊直接上级,我只知此人归属仙帝联盟,再就是那一枚魔幻之眼也是他所留!”

  经过半个时辰交流,才知德佑仙尊实际上只是紫阳旗名下附属,对于中上两界之事所知并不尽详细,在逃离天海府之后,他躲藏一段时日,便被蔡宾白打发到这座炼心岛上来,那名正诚仙尊也是在海岛上才结识不久。

  至于这些高阶仙人隐藏此岛之目的,他们二人也不祥知,只知在储力某种下界大战,人力物力亦是由蔡宾白安置下来,此二人只是留在此地看护而已。

  那枚魔幻之眼也是正诚仙尊自行取出,丰羽仙帝何时留与他并不知情,倒是真龙陵冢显现那段时日,有数名仙尊前来一行,他曾经怀疑其中有仙帝遮掩气息伪装前来,只是一行人行踪诡异,即使那正诚仙尊也未有多少接触,甚至名谓也无从得知。

  问询到此处,刘君怀也即转身离开,他需要将德佑仙尊留与伏羲仙王来亲自处置,因为他师兄浩邈仙尊一事,使得伏羲仙王心境有所紊乱,待得此次大仇得报,他进阶仙尊便可随时进行了。

  未过得良久,伏羲仙王满眸通红走将出来,对于如何处置未发一言,刘君怀也不出声相询,只是讲到,“紫阳旗大旗主蔡宾白此人十分关键,丰羽仙帝既然身为仙帝联盟之人,那么炼心岛隐藏之人目的便昭然若揭!

  “溧安郡九韶拍卖大会已经开启,炼心岛数位岛主与那位太上长老如何处置,便需要尽快拿出注意,他炼心岛在下界还有何联盟势力,便需从这些人口中得知了!”

  伏羲仙王满腹心事,明显得到了某种发泄,此时他脸上神情从容了太多,“今日之战应该依然令他们得到消息,不过有着华清仙王等五位仙王在溧安郡留驻,想来那几人行踪早在掌控当中,今日里拿下不成问题!

  “君怀,过得这几日,我需要耗费些时日进阶仙尊境,待得进阶成功,我与你便启程前往十四重天,紫阳旗有五方仙帝亲自监控,即使他们得到炼心岛信息也不足为惧,倒是那位英卫仙帝身份,需要圣光社重点关注一下。”

  刘君怀点点头,“也只有从他身上,才能找出丰羽仙帝此时藏身位置!现在仙帝联盟整体已转入避世状态,即使明知晓他们所在位置,也不能强行前去攻打,毕竟下地之间战斗,对于仙界修炼环境破坏过于巨大,也只有从外围一点点渗透了!”

  “此地实在是个修炼极佳之地,待得将这里安置好,我等便要尽快赶回溧安郡!”

  “那是自然,只是此地能否给我预留出部分区域?我身边还有数十人存在,在修真界所组建宗门也需要重新建立,日后飞升之人总要有个安身之地!”

  “哈哈,这不是问题,若是你觉得此地还看过眼,全部留予你又有何妨?况且此地距离天海府并不远,往来也是方便甚多!”

  “全部?那倒不至于!我倒是有个建议,这炼心岛完全可以当做天海府,以及相关势力一处修炼基地,我万象宗建立之初,也需要有一方势力所依托,这样才能令我安心操作其他事宜!”

  “初时天海府的确可当做你那万象宗依托,说不得什么时候,整个天海府便需要你来守护了!”

  实际上伏羲仙王此话有着极大可能,刘君怀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惊人天赋,方才他所衍化出的佛陀法身,便令他三位仙尊有着短暂失神,这还只是刘君怀诸般手段中的凤毛麟角,现在的伏羲仙王看待刘君怀,早就将之当做未来圣人看待。

  这种至高评价,虽然与他潜在身份密切相关,但他更看重刘君怀异乎常人的变态感悟天地能力,要知道现下绝大部分仙帝也没有感悟到一缕完整法则气息,在他身上却是有了至少两种法则气息存在。

  而且刘君怀现在只是大至仙后期而已,假以时日,待得他自身境界达到仙帝境界,还不知会有多少奇迹出现,现在能够通过万象宗建立,积攒下足够情分在其中,对于伏羲仙王日后帮助,几乎是夯实至极的无限可能性。

  况且与他有类似看法的可不仅是他一人,纵使圣光社这种仙界巅峰存在,早在半年前便对他相当看重,不要说这处炼心岛,只要刘君怀提出来,即使整个天海府交由与他,对于伏羲仙王来讲也无何不可。

  只是刘君怀手中圣火令存在,便可任意指使各个仙域所有圣光社辖下势力,作为仙界最低界面统领的天海府,又怎能与那圣火令相提并论!

  伏羲仙王如此高看与他,刘君怀却是不能有丝毫理所当然认知,他知道自己实际身份,与在修真界那个执行特使性质一样,皆属于冲锋陷阵的锋芒毕露角色,像是伏羲仙王这般可统领全局之人,自己相差还是十分巨大。

  于是他笑道,“小子我可没有这番造化,此处能有我万象宗一隅存身之地便是万幸之事,又有天海府这等庞然大物存在,我身边之人便是享尽了天大福分!”

  伏羲仙王从不讲将刘君怀口中谦卑之语当真,虽然自己比他早活数千年,却深知刘君怀心思之缜密不下于他,庆幸的是刘君怀自身并无称霸之心,他所作所为也只是出于自身修炼与一份大义本心罢了。

  他并不认为刘君怀会因此而成为另一名乐圣仙师,他性格中杀伐果断之意堪得一代枭雄,也正因为此,才是被多人所看重原因所在。

  前段时日,五方仙帝曾对他讲过如何看待刘君怀问题,他口中所描绘的“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一词,在伏羲仙王看来还是有些狭义了,在他眼中刘君怀哪里会是等待时机的金鳞,以现下形势来看,几乎整个仙界皆需要依靠刘君怀来做出巨变。

  莫要忘记刘君怀身后,极有可能有着守护者这等超然存在,守护者便等同于下界天海府,对于整个仙神两界均有着看护作用,若不是仙神两界通道被毁,圣光社也只不过是类似于天海府派至出的各仙域皇族而已。

  此时的刘君怀,却是不知伏羲仙王心底里有如此诸般转念,他心中早在盘算着应该如何将桃源境地众人引领出来,是时候要他们在仙界正式亮相了,毕竟有着天海府这等势力依附,未来的万象宗实在是安全得很。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