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零一章 天地法则感知

第八百零一章 天地法则感知

  <=""></>

  对于众人这般商讨,刘君怀心中并无丝毫不妥之感,能够对于法则感悟有深彻领会者,众多仙人里亦只他一人,这种更深层面理解,不是依靠强加于人能有同样理解的。

  相反,他对于兑泽坞能够参与进来,心中却有着极大期待,他甚至想着将阗殛老祖拉拢入兑泽坞之中,愈是对于天地间感悟深入,愈能对于晦涩难懂之事产生更大兴趣,学问之间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更比一山高,理不辨不明,有不同见解当相互切磋。

  精通爻辞卦象者,皆为睿深虑远、天资超群之人,远非常人可及,相术源流上古,即便是完整阴阳术数,也只是取自于谶纬之术凤毛麟角而已,刘君怀亲身经历了千机图衍化为图形,据某种事物、天象,将更凤凰隅小世界具体与实质化推演出来,至今仍然令他心潮起伏。

  相对于前者,图谶更具有说服力与最终判定结论,乃是卜算界最极致表现形式,能够图谶者无不是术神级别存在,图谶即是将所有术数具体实质化,推演过程中晦涩字符一目了然,这些字符可不是能够笔墨描绘出来之物。

  只有像他这般亲身见识到至高谶纬之术者,才会对于谶纬之术不再疑虑,今日里能够引起兑泽坞全神关注,也可让他日后更多接触到谶纬之术衍生术数,或多或少总会令他再多些了解,对刘君怀来讲,也是在阗殛老祖卜卦阴阳角度,最近距离接触下仙界卜算之能。

  伏羲仙王亲眼见识到圣人记忆图签流影景象之时,也是一副目瞪口呆样子,虽然他多方帮助刘君怀解读图签内涵,实际上他之时处于一种对刘君怀的充分信任,圣人记忆具体有何用场,亦多是他个人猜测,内心深处同样对这种神奇圣物颇具好奇心。

  此时见到丰昊穹能出言给予术数玄学方向验证此事,不只是心中巨大好奇心理作祟,他也想掌握些更明显推论结果,终归此事事关整个仙界仙人福祉,在具体方向更加明确之下,才能拉拢更多仙人加入其中,毕竟自己方才那玄之又玄解读,并不能真正帮助到他人相信刘君怀相关推断。

  这些人当中,也只有刘君怀真正感到收获巨大,他未曾想到,仅凭一个百里外眼神,竟让他探寻到东蝇人丝缕讯息,无论日后情形如何,至少东蝇人余孽乃是真正存在,这才是他今日最大收获。

  这时候他只想着要迅速与圣光社建立起最直接联系,因为根据之前推测,东蝇人只可能在仙界隐藏,现下却是不能确定这股巨大隐患当中,实际有多少东蝇人存活下来,既然仙神两界通道被封闭,这些东蝇人也势必被阻拦在仙界之内,若是数量庞大,仙界便会出现巨大危险。

  简单与子喻仙尊讲述一下,刘君怀通过文家人给安排一处隐秘之地,取出圣火令,通过意念传送,圣火令便徐徐浮向半空,一涟薄薄淡青色光幕也渐渐在虚空中显现,随青色能量涟漪铺展而开,光幕幻影流光中,一旦身影在光芒闪烁中渐凝其形,却是位白发垂衍腰际高大老者,友善神

  (本章未完,请翻页)情在两眸中忽闪着,嘴角一抹意味深远笑意。

  “先自我介绍一下”,老者嗓音底气十足,有着不急不缓的稳重与威仪相间,耀眼黑眸深邃,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老朽便是圣光社大统领君昊是也,小友便是那位声名渐鹤的刘君怀么?你且称呼我大师伯便是了,说起来我也算是五方仙帝大师兄!”

  君昊仙帝身上有丝缕弘霸威势隐现,即使只是在影像中显现,刘君怀依旧感受到其中威凛浩瀚犹如汪洋,他听到君昊仙帝这般交代称呼,虽两人间相隔亿万里,亦觉跼蹐不安。

  “君怀,你大可不必拘谨,据说在五方仙帝面前,你也是神情自若得很,怎地与我面面相对,却生出这般局促不宁?”

  君昊仙帝乐呵呵笑道,他尽量令自己语速放缓,以便刘君怀迅速稳定下来情绪。

  刘君怀那种踌躇不安之感,有着三分假装,君昊仙帝乃是仙界最高统领之人,刘君怀尚属首次与这位久居高位者交流,应该体现出些许年轻人应该具有的神情。

  在他能够自如称呼出大师伯之时,君昊仙帝脸上笑意更浓,“说罢,我想你那里必定会有重大发现,不然你不会动用这枚圣火令!”

  刘君怀于是将自己所推测之意详细讲述一遍,君昊仙帝也未如他所料神情变幻出数种颜色,只是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有了一缕震惊后的抖动。

  意识到君昊仙帝眼神中一丝凝重迟疑,刘君怀再次取出圣人记忆图签,将几种流影光幕显现演示一番,那君昊仙帝仿佛永远处惊不变的神情,也终于出现巨大波动,他急速起身在数丈范围内不住走动,背负两手也在不觉间展握不停。

  君昊仙帝自那圣人记忆图签之上,看到其溢彩流光之处,有着一缕神韵高华般圣威隐现,自此对于刘君怀所做推断再无半点怀疑,他早已领悟到一缕法则,虽距离完整法则领会尚有一段距离,但也远远超乎规则感悟,刘君怀不需要做过多解释,他便可猜测出那名圣人为何刻意留下这枚圣人记忆图签。

  自那诸般景象里,他同样看得出,被天地所刻录下来的道道密集法则之力,这数番上天垂象,就是自然示人征象,那名圣人替代天地宇宙,把象已经摆在那里,对于法则有极高领悟之人,就能发现其中规律与一抹圣人道势精髓。

  但并不是所有人均具有这种领悟能力,他相信自己身前年轻人就是这象的解化之人,不然刘君怀就不会是唯一进入古战场遗址之人,自然圣人记忆图签也不会流落到他手中。

  彻底悟会法则之力,便恍如得天地庇佑,同时也要承担责任,维护天地正常运转,护持天道,所以只有感悟到法则气息之人,才能在这被天地所刻录法则之中寓意何为。

  就这样徘徊良久,君昊仙帝才张口讲道:“既然东蝇人切实有余孽留存,对于整个仙神两界都将是个极大隐患,他们所带来威胁会是仙帝联盟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等邪恶组织数十倍。

  “更为可怕的是,这两方势力有联合起来之趋势,如此一来,仙界共同敌人势力一下就骤增许多倍,接下来的形式,对于我们十分不利,也许这就是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吧?

  “这种认知上巨大反差,无异于从云天之上复落深潭之底,相去不啻天渊呐!这只能说明,目下之仙界正处于命运和流年不相配合之际,以致运道吝于辩之良莠参差。

  “不是老朽已涉怨天尤人之嫌,想那两方势力同样在愤懑不平之气,放诞无忌惮之言,或许这便是上天对于我等命中注定厄运与磨难,道家谓天地一成一毁为一劫,只有勇于面对这劫数来临了!”

  刘君怀暗挑大指,心中暗叹道,终归是圣光社最高统领之人,三言两语,便将这种突如其来异变之事,与天地道义紧密连接,远比自己与伏羲仙王那般倾力解读,也难得到更多理解要强大多了,而且言简意赅,言辞比对颇为契合。

  或许看到刘君怀神情中有愈加凝重之色,君昊仙帝再次呵呵开口,“不过,无论那东蝇人再怎样处心积虑,天道已然感应到这类人等本性中的桀贪骜诈至极,同样只会得到整个天地意志镇压,这样一来就只有一种结果,魂飞魄散!

  “还有至关重要一点,君怀你也许并不祥知,但凡东蝇人这般无故招惹天祸地灾之辈,不仅仅三界皆对他们抱有极大敌视,所作所为同样激怒了上天,其劣行定然已被天地所刻录在法则记忆里。

  “只要他们自身血脉气息,再次被天地法则所感知,也定然会招致天罚降临!也就是讲,自那一战之后,身居东蝇人血脉传承之人,其修为再也不可能感悟到哪怕一道完整法则,因为他们同样被圣人道势所感应,但是神级天劫便不是他们所能够抵御的!”

  刘君怀满脸的讶异之色,他惊声问询道:“如此说来,岂不是东蝇人生机已被天地法则所记忆下来,法则气息便具有了灭杀生机之效?”

  君昊仙帝很是惊异刘君怀的理解能力,他只是将天道感应大体讲述,刘君怀便能自这其中找寻出关键所在,果然不愧于掌握完整法则之人。

  他很是欣慰的道,“对,就是生机!实际上,即便是此时那名东蝇人站立到你我二人面前,他肉身看似没有变化,但体内血脉中生机却已经损耗大半,只要他针对于完整法则做出更深层次感悟,要不了多久,他的生机就会断绝,而后整个肉身将会在瞬间化作飞灰!”

  深思良久,刘君怀才再次说道:“那就是讲,天地法则对于东蝇人来讲,他们至此最多只能顺势引导,而不能彻底掌控?”

  君昊仙帝喜意浓浓的两手挥舞道,“冥冥天道,自然映照而出天道之音,天地间一切奥秘均被包含其内,只有道心坚韧稳固,维护天道正义顺应天理良心,严格遵循天道之轨迹,才能被天道所认可!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是有这般道义教化悟得!”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