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一十章 血狱长刀主人

第八百一十章 血狱长刀主人

  虚空中,弑神枪如淡写轻描般数番异象显化,无不彰显出滚滚无上神威,与舍我其谁藐绝傲气升腾。

  那般巍然屹立,睥睨一切冲天气势,在青冥浩荡威压里,恍若穿越亘古时空长河而来,挟带着一股沧桑气息味道,于道道隐然鸿蒙之气中垂悬而立,向世人肆意展现出,无尽金辉光耀洗涤尘世芳华之瞬间恒古永存威势。

  还有那上古神兵周身肆意而出的超超玄箸法则之力,与直指本源的大道气息,仿佛荒古战魂横渡岁月长河荣耀归来,随身携带而来无情浩茫灭绝气息,欲要湮灭凡间一切!

  长久感叹之后,五方仙帝三人也终于彻底回过神来,眼神瞄上正自半空缓缓飘落的刘君怀,那嘴角泛起的一抹满足笑意里,有着可战天搏地豪气隐现。

  他两手拱起,向着五方仙帝深深躬身致谢,引得五方仙帝一脸嫌弃之色,“诸般神通能够激发你豪气漫天,每到这时候,却丝毫彰显不出你自身一点大气胸襟,有着这般谢来谢去时间,还不如多展示你几式神通来得舒爽!”

  身旁二人轻笑,子喻仙尊笑道,“自家人之间确实不用这般客套!君怀,本以为方才那枚剑丸足以带来几分震撼,没想到这杆修复完好神器,所施放威势也远超一般神器之威,若是将己身感悟尽数添加,已丝毫不坠上古神兵盛名!”

  伏羲仙王亦是感怀唏嘘,“这才是真正神器神奇之处,纵使神级仙人掌控于它也不过如此吧?较之动辄滚滚漫天浩荡圣器飘渺,这杆弑神枪相比那圣器更灵活自如,且对于自身仙元损耗寥寥,又有实际战斗经验累加,它的价值同样不可估量!”

  刘君怀甚是赞同的道,“还是师伯炼制神器技艺无双,这可不是恭维之语,弑神枪与我相伴十年,在体内蕴养过程中,能深刻体会到它意识中那种幽怨之意,此时我已感知到一种亢奋满足感,我想直到此时方才令它重新找回自信心!”

  五方仙帝微微笑道,“神器实际上也是我首次炼制,往往进阶八级仙器师,才能孕育出神器所特有道韵气息,虽然与真正达到尚不能相提并论,总算是手中之物勾连天地之始!

  “今日里能够敢于应对,一是因为只是弑神枪断再接熔汇而已,再就是君怀所备材料齐全,又有他自身法则韵律添加,更为关键的是弑神枪本身具有鸿蒙气息与神器道韵纹路。

  “不能不提的是,三星石与天钧神泥在其间巨大作用,使得弑神枪愈加坚固锋锐。而那天钧神泥,更是在提升弑神枪灵智等级上作用非凡,其中所蕴含庚金之力,会令那种犀利锋锐枪意愈加凝实,弑神枪其真正罡风威势,已然无限接近于伟力或是法力之威!”

  只有圣人所释放威势或力量,才称得上伟力或是法力之说,显然五方仙帝这番论断已是评价极高,使得刘君怀心中喜意更浓。

  虽然五方仙帝口中所称实为首次炼制神器,刘君怀也认为再是合理不过,但他此种炼制水平,应该算是仙

  (本章未完,请翻页)界至高炼制水准,这一点刘君怀还是能感觉得出来。

  想到此处,刘君怀便将那柄,得自于李相予处的血狱长刀取出,看到这把废弃天阶下品长刀刀柄,身旁三人面上均未显示出一丝鄙夷之色,刘君怀能将在修真界也不属于高级之物取出,内中必有隐情。

  满怀着深深好奇之意,五方仙帝将刀柄翻来覆去在手中摆弄着,面目表情自平淡好奇,到惊异不已,直至惊骇失色,可谓精彩至极,极度震撼之外,眼神中再也无有一丝疑惑神色。

  他望向刘君怀,问道:“你可知原物名谓?其间相关秘闻可是了解?”

  刘君怀点头回道,“我知它是血狱长刀刀柄,也听闻过流放境相关传说!”

  五方仙帝见子喻仙尊二人眼中迷惑神色,进一步解释道,“你等可曾听闻过建茗仙尊之名?这便是他曾经使用过的血狱长刀!”

  子喻仙尊惊道,“建茗仙尊?可是那位近万年前,率众征伐邪恶妖魔诸族,以一人之力,铲除至强妖魔鬼尊之人?”

  五方仙帝点头称是,“具体是在七千三百年前!那一战,实际上建茗仙尊也身遭妖魔之气所侵蚀,从此之后也未见此人再在仙界露面,多人猜测他已经陨落,便是因为无法将那万年妖魔之气祛除体外!

  “此人便是二十三重天血虹宗之人,名义上不属于哪一个联盟势力,实际与圣光社有密切关联,只是他这身份很是隐秘便是了!自那一战后,流放境小世界被彻底封印起来,便与那次邪恶妖魔诸族侵入仙界之因。

  “这柄血狱长刀与其人一样,在仙界消失不见,没想到今日里能在这里看到,刀身更是缺失不见!君怀,此物在何地发现,能否告知?”

  听了刘君怀讲述来由,三人均是面露惊异之色,唯一解释便是那处流放境上古碎块秘境,已随虚空空间漂流碎块流落到星天大陆,但它被封印在血狱长刀之内,那场大战发生在仙界之内,星天大陆会如何出现血狱长刀踪迹,实在是诡异的很!

  而且观其破损程度,显然经历了一场残酷大战,但是相关传说中,并没有提及那场大战有血狱长刀断落之说,况且建茗仙尊也不可能将流放境,封存于破损之物当中。

  虽然三位心中疑虑丛生,但他们的心态随着时间推移,随着刘君怀能力逐步展现,已然发生天翻地覆变化,若是讲之前对于刘君怀只是单纯气运方面感叹,现在则是完完全全变为了敬佩。

  此种敬佩自然也包括对刘君怀自身实力认可,但更多地还是他手中层出不穷的各种神奇之物显现,虽然眼前出现的只是无上神兵残骸,但传说中刀柄内封存之物,才是令他们最感震撼存在。

  “想来此处秘密你也全然知晓了,”,五方仙帝指着指着刀柄一处雕刻着花纹凸起,“这里有一处芥子空间存在,里面便是被建茗仙尊所封印流放境,一旦将镇压流放境的血狱长刀禁止破解,就等于解除

  (本章未完,请翻页)邪恶妖魔之地禁制封印。

  “这柄断刀有着百无阵止阵法所遮掩,虽不知君怀你能否破解,但庆幸你未将其中流放境显现出来,不然现在星天大陆依然不可能继续存在了!”

  刘君怀笑道,“小子我的确能够将之破解,只是万幸遇到一位知其详情老人家及时制止,不然我可要成为星天大陆万恶罪人了!今日我之所以取出来,便是好奇那位血狱长刀原来主人,没想到他已在仙界消失这么长时间,看来此物也不能归还给他了!”

  子喻仙尊惊叫道,“君怀,你可不能这般随意处置此物,内中存在着的巨大危害,不亚于东蝇人与你那秽气丸,哪怕将之毁去,也不能再令它出现在未知当中,这里面厉害可要有深刻意识!”

  刘君怀正色道,“诸位放心,只是那一次,便要我记忆深刻,现在想起来,还是又隐隐冷意生出,所以这个刀柄我会谨慎处理!”

  五方仙帝笑道,“那就好,还有何物一次性取出来,也好让我们今日看个痛快!”

  刘君怀呵呵乐道,“所要麻烦您老之事实在太多,只怕全部取出来,你就要骂娘了!”

  “不拿出来,怎知我要骂娘?不过,你这话讲得怎么令我有种陷入圈套之感?”

  刘君怀不理会五方仙帝语气里的一丝警觉腔调,翻手间,那部战斗堡垒与数具傀儡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三十具战道武装,此时只剩下三具之多,再加上那一句鬼灵傀儡,也不过四具之数,不过,那庞大如山岳的战斗堡垒,却是令子喻仙尊与伏羲仙王一愣神之后,便是扑哧一声大笑起来。

  这般巨大炼制升级显然会颇费功夫,只是他们想象中哀怨之色,并未在五方仙帝脸上展现出来,反倒是他那惊喜神色,显露出对于这个巨大战争法宝产生浓厚兴趣,口中啧啧声衬映着他满眼火热。

  五方仙帝笑道,“早在数百年前,我就想炼制一座如此庞大攻击法宝,只是限于炼制材料实在是巨量,没想到修真界居然有炼器师已然付出行动!君怀,仙界也有类似战车出现过,只是因其庞大材料损耗和炼制艰难,我所见到的均没有这部战车宏伟!”

  子喻仙尊走上前去,伸手抚摸着战车材料,口中喃喃道,“君怀,单是这黑金玉石,便是仙界一宝了,此种具有极强可塑性的炼器绝佳材料,即使最大拍卖会,也未见到过如此庞然巨量!”

  五方仙帝接道,“黑金玉石这种外表坚硬,内里温柔细腻,形成任意形状而不破坏其整体性的再次塑造性,令其存在着无限升级的可能,它的未知上升空间才是主要区别于其他单纯炼器材料之处。

  “而且里面还有诸多材料添加,它的坚固性能自不必讲,令我意外的是,这部战车覆面竟然具有吞噬能量能力,手段虽然不见的多么高深,设计却是极为巧妙,而且此种傀儡术与炼器术紧密结合得相当不错,嗯,好东西!”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