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各方关注

第八百一十二章 各方关注

  在五方仙帝威势撤回的一霎那,鬼灵傀儡刹那失神后,便是眼窝迸射出异彩涟涟,一股滔天威压自它体内冲天而起,周身生机瞬时间爆发,令它整个身体倏然窜向空中,挟带着浑身气势冲霄,几欲令苍穹颤抖。

  一时间,虚无空间扭曲,使得苍空风云倒卷,鬼灵傀儡体内隆隆呼啸声音不绝于耳,漫身滚荡威压携带着磅礴之威,滔天涌荡而起,透着一缕帝道威严,只是单臂猛然间挥动,便激起虚空乱流气旋生成涌动,力道浩大无边无匹。

  更有一股通天彻地般威能显现,那一时刻,鬼灵傀儡宛如俯仰天地巨人一般,给人一种沉重压迫感,使得一方虚空弥漫着一股威慑凛厉气息。

  即使傀儡所散发气势,不是朝向四人而来,可那种隐隐间散发出来的压迫感,依旧是令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虚空里那一道道犹如洪流般横亘威势,舒展流动间赫然释放出仙帝般浩荡气息,一股浓郁到极点的自然规则气息弥漫开来,其间隐有缕缕法则韵律涌动。

  众人咂舌的看着这一幕,五方仙帝这次炼制,显然是极为成功,那散发着无穷压迫的古战场法则符文,竟是被他这位还未领悟到完整法则之人,在鬼灵傀儡身上完美刻画,只是因为不是鬼灵傀儡自行感悟,被强行灌输刻录在它每一寸骨骼之上,却是融汇出规则之力的极致状态显现。

  但这种浓郁规则表现形式,已是远远超过普通仙帝初中期境界,再有能够令五方仙帝均感到窒息的滔天威压压迫之力,其真实战力,恐怕不低于一位仙帝中期实力了。

  况且,这还只是鬼灵傀儡单纯能量之力,并没有一丝神通加持下的精纯能量鼓动,这种简单而直接的暴力实施手段,与那陨体坞单纯炼体仙帝又有何二异!

  百息之后,面色已然渐渐平息下来的刘君怀,只手一招,轻轻一挥间,那鬼灵傀儡已收敛起漫身气势,咻地一声窜回刘君怀身边呆立不动,此时的虚空处于一种淡淡昏暗之中,空间时不时还在扭曲着,散发着狂暴而紊乱之后残余波动。

  那种透空而来的压迫以及震撼之感消失不见,四人眼里均是划过一抹惊喜之色,鬼灵傀儡的存在,无疑又令他们平添一份助力,而且还存在着无限进阶可能,足以应对刘君怀进阶之前的自身安全了。

  此时天色将明,皇族文家家主文兴修前来,近到院落前不住徘徊着,踯躅着不知作何决断,刘君怀望向伏羲仙王,后者轻笑道,“君怀,你我二人前往一见,说不得便是消息传播之事,看来这位文家主也是一夜未眠!”

  二人相携来到前厅,刘君怀传音给文兴修,几息后三人见面,文兴修说道:“昨日午夜时分我才回转,暗中嘱咐了几个小型势力,也未用真实容貌,拍卖会相关讯息,应该会在今日里悄然散播出去,午时就会有反馈信息传来!”

  伏羲仙王随手丢过一枚储物戒,笑道,“里面是些中阶位丹药,这段时日你们文家也是辛苦了,待得拍卖会结束后,文家也适时提升一下实力,虽然溧安郡城主府已经站稳了脚跟,但只有实力上去了,才能将这种优势稳固下来!”

  文兴修连忙谢过,眼神望向刘君怀,张口说道,“刘小友,既然炼心岛已然湮灭,那正祥坊市还需要巽风宫、皇极旗两方势力接手吗?他们的人已经来到溧安郡,却不料炼心岛那边倒没了阻碍,两个势力中人自昨日里就在城主府等候我回来,现下却是不知该如何安置了!”

  刘君怀笑道,“任谁也未想到事态竟然变化如此迅疾!照理讲,这种情形需要你们城主府自行决定解决方式,不过我建议还是看一下两方势力态度如何,若是态度诚恳且愿意让出部分利益,不妨便给出这份人情,毕竟正祥坊市乃是他们心血,有炼心岛存在时,他么也没断了念想!”

  伏羲仙王听出了其中曲折,他开口道,“文家主,即使各仙域皇族实力再是强大,也不能在各仙域主城内一家独大,身后必须有地方势力联盟!天海府终归不会轻易参与到仙界日常修炼秩序当中来,对于你文家来讲天海府也是鞭长莫及,平日里多有几个相近势力也是势不可少!”

  皇族文家刚刚接手城主府不足半年,又是有着所为三大世家打压,这方面经验还不足以应对,而天海府之所以不将各个仙域主城,交代给实力更强大的门派势力,便是为了防止一家独大局面,毕竟当地势力再是强大,最繁华之地还是那些大型城市所在之地。

  文兴修自然明白其中关键之处,独领风骚抑或是鹤立鸡群,均不是仙界真实生存状态,即使圣光社这般强大如斯,也需要仙帝联盟、天道轩与无妄谷这等势力存在,只是圣光社不似那三个势力专心关注于中上两界,下界则是圣光社正统管辖范围,乃是整个仙神两界根基所在,这个巨大权限却是不能放弃的。

  而且下界也只有圣光社才能公开安置仙尊及以上仙人留滞,只是前者圣光社就有六名之多,那哲圣仙尊、靖琪仙尊与明德仙尊三位,便是天海府隐藏在暗处的守护者,子喻仙尊元青仙尊、鸿云仙尊三位则是明面上仙尊存在,毕竟仙帝联盟乍一遭受打击,下界总会有相关势力要一一铲除。

  文兴修说道,“这样我就明白了!正祥坊市乃是溧安郡最大坊市,更有九韶拍卖大会存在,城主府也必须部分参与进去,只要之前三大世家所占股份便是了!还有,万家万成周家主与万汉超欲要求见刘小友,想必是为秋柔仙子一事,刘小友要有个心理准备!”

  “哦?”,伏羲仙王大感兴致,“文家主此话可能确定?那秋柔仙子之事由来可曾告知?”

  于是,文兴修便将秋柔仙子与刘君怀之间渊源仔细讲述,伏羲仙王喜笑盈盈地望向刘君怀,“君怀,还有此等事宜?怎不见你开口提起?”

  刘君怀面色大窘,片刻便回复一脸凝重,他正容道,“文家主,我已有数位家眷要飞升仙界,那位秋柔仙子一事也就不要再谈了,此事烦请文家主侧面相告万家人,我这里实在无心念及此类事情,就有劳文家主代为传递一下!”

  伏羲仙王见刘君怀一脸决绝,也就不再相询,于是嘱咐文兴修一定照实相告,这才免去了刘君怀更多尴尬之意。

  时近午时,伏羲仙王前往城主府探听虚实之时,新觉仙帝来到,面见五方仙帝,听闻他心中所想,短暂惊异后,面带喜意地道:“五方如此安排甚是妥当!东蝇人具体详情还未尽知,梵阳、龙重两位仙帝来到之时,再行与那东蝇人相见最为稳妥,有二统领与五统领参与之下,才能将此次任务完美解决!”

  刘君怀道,“据君昊仙帝相告,那东蝇人族其劣行已被天地所刻录在法则记忆里,其修为境界与法则感知亦被天地意志镇压,对于完整法则不会再有更深层次感悟,所以他们也只能在仙界存在,势力也大不如前,只要我们能够在仙界将之铲除,便极有可能真正将此等族类彻底灭绝!”

  在场之人均是惊诧不已,渐渐众人脸上喜意显现,五方仙帝有些急迫的催促道:“君怀,大统领具体怎样讲述,你且快些一一道来!”

  刘君怀说道,“天道已然感应到这类人等桀贪骜诈本性,这般无故招惹天祸地灾之辈,不仅仅三界皆对他们抱有极大敌视,所作所为同样激怒了上天,其劣行定然已被天地所刻录在法则记忆里。

  “只要他们自身血脉气息,再次被天地法则所感知,也定然会招致天罚降临!身居东蝇人血脉传承之人,也同样被圣人道势所感应,再也不可能感悟到哪怕一道完整法则,不然被天地法则所感知,定会招致天罚降临!

  “也就是讲,东蝇人生机已被天地法则所记忆下来,法则气息便具有了灭杀生机之效,虽然东蝇人表面看来与之前并无二异,但其体内血脉中生机却已经损耗大半,只要他针对于完整法则做出更深层次感悟,其生机就会断绝,而后整个肉身也将会被天地法则所湮灭!”

  五方仙帝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我心中仅有一点担忧也不再生出,看来天道正义顺应天理实在是最公正不过了,只要几日后的一战得以圆满完成,今后你我参与之人必会被仙界仙志录所记载下来,我们每一人均是首功之人!”

  新觉仙帝接道,“的确如此,我们不为功名,只求多获取些功业与德行,天若有知,他日破生死,得涅槃,度众生之时,我等名谓定然在天道功德簿之上!”

  子喻仙尊嘴巴一撇,笑道,“还讲不为功名?功德簿都惦记上了,虚伪!”

  对于他的善意嘲讽,新觉仙帝浑不在意,笑道,“为求功名那又怎样?只要多做些顺应天意之事,至少道心更坚实些!”

  “此话倒是不假,”,五方仙帝一脸的深以为然,“诸般法力皆需要功德之力来生成,没有这等索获功德之念,哪里来的功德之力加持!”

  众人笑谈间,伏羲仙王回转,讲道:“君怀,你所定计谋果然收到效果!原本因炼心岛一事,许多高阶仙人均放弃这一次拍卖大会,纷纷撤离这处是非之地,待得今日里古战场散落宝物参与一事暗地里传开,便有众多返回之人,只是午时,便多出了三位仙王出现,更有仙人正源源不断赶来!”

  五方仙帝望向子喻仙尊,“参与最终竞拍者可曾有了人选?”

  子喻仙尊点点头,“初步定在鹤轩仙王身上!今日里他便会来到,也只有他刚好在天海府,就近其他仙王只有我天海府中人,鹤轩仙王身份乃是昔稷谷玄冥会会长,乃是莲花坞附属势力,属于天海府半隐势力,由得他来出面最为合适不过!”

  伏羲仙王疑惑的问道,“昔稷谷玄冥会,可是这次遗址散落宝物最直接受益者,他们会缺少此等宝物吗?会不会有些欲盖弥彰之嫌?”

  子喻仙尊正色道,“正因为此,鹤轩仙王出现才显得更合理一些!你想,玄冥会所获宝物良多世人皆知,君怀所献出古战场骸骨珍贵至极,那一日竞拍定然激烈异常,在没有刻意安排之下,鹤轩仙王若是正常参与竞拍,并不见得能够竞拍成功,若是取出某件同为古战场遗址宝物换取,是不是成功几率更大一些?”

  伏羲仙王这才恍然道,“还真是如此形势,也只有他人未有之物换取,才能保证最终竞拍之物落入鹤轩仙王手中!”

  五方仙帝沉吟片刻后说道,“那就是他了,这种半隐身份甚为精妙,其本身实力并不十分强悍,在拍卖会结束后留得两日,等待其它仙王前来相助最为合理不过!”

  刘君怀也是心下叹服,鹤轩仙王出任此次最终竞拍者,其身份均符合各个角度猜测,既不彰显天海府附属力量,也容易使人联想到他事后召集前来相助之人,即便是仙王境界不被那名东蝇人放在眼中,但天海府也是下界唯一有仙尊存在势力,这样一来,他亲自出现在堵截现场就存在着大可能。

  与此同时,距离溧安郡百万里之外的一处小城内,某一深宅大院中,六名仙人围坐一旁,其中那名身材矮小的东蝇人赫然在列。

  其余五人中,有两名仙尊强者,两名仙王后期,一名仙王中期,那名东蝇人显然为几人为首者,这时候已然换做一张苍老面庞,聆听着那名仙王中期垂首禀报。

  “事情应该不会有所偏差,只是参与拍卖物具体何如还有待确定,但据人推测,那件物件极有可能唯一截上古骨骸,因为自昔稷谷传来讯息,未听闻当时多方势力收取过此类骨节,方才接到传讯,甚多参与到古战场遗址势力,也有大部分赶到或是赶来!”

  一名仙尊中期老者开口问道,“既然为那处地方所散落骨骸,为何此前数次遗址出现,从未有此类物件相关传说?又有何证据表明,切实为那遗址所散落之物?”

  那名仙王中期恭声回道,“之前我也有所怀疑,毕竟天海府刚刚打击了炼心岛,下界每一丝异动皆被我刻意留心。最终消息来源乃是来自天海府,那人为我之前师门晚辈,此人消息来源却是得自九重天归元山庄,归元山庄为一家族势力,与那溧安郡万家干系莫逆。

  “据归元山庄众人所称,万家人消息来自皇族文家中人,那人早在数年前便被安插在九韶拍卖大会之内,大会开始之际炼心岛还未为围剿,那时候便有类似消息暗中流传!

  “所以,我便通过另一名拍卖会中人证实此事,却是得到相反结果,那就是根本没有此等物件存在!不过方才我自另一消息来源之地打探到,另一名拍卖会中人却是在炼心岛出事以后,便转投皇族文家!

  “但奇怪的是文家城主府,在昨日晚间便有几十名仙尊仙王乘夜离开了溧安郡,就在方才我却又得到消息,那些离开之人又有十几名返回了城主府,但没有一名仙尊存在!

  “于是,属下断定,此事实际上他们皇族文家,之前也不确知实为何物,也许昨日晚间有了最终结论,便及时通知了昨夜离去之人!我之所以认为骸骨一事存在极大可能,便是因为昔稷谷玄冥会为遗址散落之物最大受益人,而玄冥会身后有天海府相关势力存在。

  “因此,之前拍卖会有古战场宝物拍卖,他们根本不会在意,因为他们根本不缺少此类宝物。但今日里又回转来,必定是与那种物件密切相关,极有可能是天海府也不曾得到之物,毕竟参与到宝物散落时的势力有二百多个,宝物散落范围更是广达千万里,零星之物流落在外实在是正常。

  “天海府惟有传说中骨骸未曾获取,即便有些此类物件,但如此消耗之物,天海府对它们感兴趣也是极为正常的!只是天海府真正强者一名也未出现,我正在密切关注此事,一有消息,便会有人及时反馈过来!”

  那名仙尊中期老者说道,“既然你有所怀疑,通知拍卖会中人刻意留意即是了,能够尽力竞拍回来自是极好!”

  那名仙王中期摇摇头,“若真是骨骸竞拍下来极为艰难,上古遗骸中可是有着法则气息与神级烙纹存在,说不得还会有一丝法则能量残存,此等异常珍贵之物,又岂是单独某一两名仙人便可以竞拍到的?

  “属下之所以前来禀报,便是寻求诸位前辈相助,因为如此无价之宝,定然会引起疯抢,按照之前拍卖会惯例,定会是某几方势力联合参与到竞拍中去!若是我们一方有心竞拍此物,急需人员、真晶甚至其他宝物前去相助一臂之力,否则此物极有可能被他人抢去!”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