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一十三章 五行混沌玉石

第八百一十三章 五行混沌玉石

  一名仙尊中期叹道,“即使明知此物珍贵异常,我们也不能明目张胆前去拍卖会,若是之前有炼心岛存在还可成行,现下已是极为敏感时刻,此物不要也罢,万一被天海府惦记上就麻烦了!”

  另一名仙尊后期也是摇摇头,“此时正是微妙时刻,想必天海府已然知晓我等几人存在,并不能排除此次宝物出现,乃是天海府故意布置下的一处陷阱!再者,即使那骸骨真实存在,也不便于我等就此参与进去,仙帝联盟强悍如斯,也照样被迫转入了地下,这个风险万万不可丝毫涉及!”

  另两名仙王也是出声反对,倒是那名东蝇人始终未发一语,直到那名仙王中期半个时辰后离去,东蝇人这才开口道:“此事实在是蹊跷之极,这蹊跷之处并不仅仅是拍卖会一事,更与那古战场遗址相关!

  “景曜大人所言极是,只是即便如此也不是我等能够轻易参与其中!下界仙尊存在只允许圣光社有人滞留,再就是某些势力刚刚进阶仙尊之人,更不要提您老这等仙帝存在!”

  那名仙尊后期谨慎接着道,“只要我等有一人在下界公开露面,便会被天海府将心中怀疑圈定下来!景曜大人更是无论何时也不能现身,这可是仙帝联盟重点关注一事!”

  那名被称作景曜大人东蝇人笑道,“这是自然!我身材有别于寻常之人,只是祖上秘法有限定,不得试图改变自身血脉与骨骼等相关,不然会伤及体内本源血脉传承,好在改变容貌不会涉及此等限定!

  “只是因为那名刘君怀,令我等滞留在下界,其间又有真龙陵冢一事,令得通往中界通道被严密控制起来!看来那名刘君怀一事需要尽快解决了,只是此人身居瞬移神通之秘术,要想将之捉拿实在是艰难至极!”

  仙尊中期点点头,这位景曜仙帝身材虽然特异,身上所散发威压却是名副其实的仙帝后期境界,虽然他对于这位神秘仙帝高傲性格颇为不适应,但也不敢泄露分毫。

  这时候他开口说道,“景曜大人有所不知,那名刘君怀不仅仅有瞬移傍身,手中还有圣器存在,而且那一件本属于辟心门圣器定天细丝镜,也据称流落在他手中,只是这两件圣器,便令仙尊以下仙人不能接近其身旁,也只有我等几人才有此能力,只是如何行事,还需要详细制定周密计划!”

  景曜仙帝自然是东蝇人伪造名称,东蝇一族向来是以本名相称,即使到得神人境地,那种多与各类古兽相关称谓也会一直伴随。

  听闻到此处,他呵呵笑道,“总要比过这段时日再行设法,近时期他与天海府之人往来密切,况且天海府也有一名仙帝存在,此事可是急躁不得!”

  仙尊后期说道,“那名仙帝叫做新觉仙帝,此人行踪实在是诡异之极,即使炼心岛一战他也未现出身形!虽然有仙尊仙帝不得干涉下界琐事,但制定此规则者便是圣光社,他未出现原因,既有可能是圣光社刻意安排,防范的便是下界有其他仙帝出现。

  “实际上,那名仙帝被特意留下来暗中保护刘君怀也说不定,比经刘君怀此人对于圣光社太过重要,在他未曾进阶仙尊之前,很有可能始终会处于特殊关照之下!”

  东蝇人一脸的倨傲神色,“一名仙帝而已,即使此人始终处在看护状态又如何?只要渡过这段敏感时期,我会让他在刘君怀之前消失,只是那时候需要尽快将中界之事安排妥当,虽然此地禁制秘法遮掩气息,但长久以往终归是个问题!”

  此时的溧安郡城主府,又迎来数位十二连环坞仙王,文兴修近几日可是始终处在亢奋当中,平日里难得一见的仙王,源源不断地出现在城主府,已有无数仙人看在眼中,这对于皇族文家可是极大宣传,文家背后有天海府众多仙王支持的消息,也定会在整个下界传开。

  入住溧安郡数月时间里,文家始终处在各个势力夹缝当中,忽然翻身掌控溧安郡城,便有这许多仙王毫不避讳的居住在文家,日后家族地位再也不会受到任何势力所侵扰,这才是文兴修盼望已久之事。

  没过得多久,刘君怀便与伏羲仙王来到城主府,与众人一一见了面,过午后的拍卖会也即将开始,一行十几人便联袂出现在九韶拍卖大会。

  早有文家人安排好二层包厢,刘君怀神念只是略一扫过,便发现城内多出了数百名大罗仙以上修为者身影,仙王级别也达到二十几名。

  本来溧安郡九韶拍卖大会,便是下界最大拍卖集会,往年每到此时均是高阶仙人云集之地,但因今次炼心岛被整体铲除,更因刘君怀刻意安排的一条拍卖讯息,使得这次大会举办第二日,便有更多仙人来到,有着天海府一众大佬坐镇,此次拍卖会有一个无比安全氛围,为最大原因之一。

  还未开始,拍卖会一号包厢就引起众人关注,这次大会仙王并不少见,甚至有三位仙尊初期也亲临现场,但如一号包厢这般七位仙王齐齐出现,又有天海府身份相称应,不能不引起众人瞩目,而且正是这些人合理倾覆炼心岛,即使那三位仙尊初期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之意。

  一号包厢并没有刻意遮掩,不时有仙人向包厢内众人摆手致意,伏羲仙王等人也不时起身向某一人回礼,几乎每一次这样的交流方式,便引起一层数千名仙人齐齐举动观望。

  不过随着拍卖会正式开始,众人注意力也全放在拍卖会之上,一号包厢也没再有任何动静,渐渐众人视线全部集中在展示台上,也没有太过在意二层包厢。

  这处拍卖场地一楼是拍卖会场,足有五千坐席,每一个坐席售价五块真晶,二层三层是贵宾包厢,每层共有一百间,一共两百间,售价均在五百真晶以上。

  每开一次拍卖会,仅是坐席费,拍卖场就要大发横财,赚上一笔巨款,由此也可见,每一场拍卖会交易额,将会达到多么恐怖的数字。

  三十年一届的九韶拍卖大会上总会有神奇之物出现,之前因为中型门派炼心岛存在,他们往往私下里圈定势力组成联盟,一同打压参与竞拍其他势力,更有外仙域参与拍卖会势力,返回之时仙人尽皆被斩杀,所拍卖之物被抢走,九韶拍卖大会有渐趋衰败迹象。

  但今次拍卖会开启首日,便传出炼心岛因涉及仙帝联盟一事,被天海府将整个门派铲除一空,便有众多仙人改变主意,纷纷接踵而来,而且每一届拍卖会第三、第四日才是会场高潮之日,在接下来的两日里,会有更多势力出现。

  到拍卖会开始之时,整个大厅几乎已经坐满八成以上,二层三层贵宾包厢也有七成以上上座率,虽然贵宾包厢价格昂贵,但总有些身份超乎常人之人或是地位显赫势力,早早就预定下来,当然因为交易问题而不想抛头露脸者也切实存在着。

  未时一到,便有一个响亮声音在大厅中响起,巨大白色光幕也同时在包厢中亮起,拍卖场情景清晰出现在光幕之上,一位体态婀娜,貌美如花女仙人便推上拍卖品走上展示台,另有位白发苍苍大至仙中期老者一旁主持。

  第一轮拍卖品一共有九件,全是地级中上品仙器精品,大半数都是由小家族拍走,包厢内都没有参与竞价,倒是大厅内万家拍走了一枪一刀,参与竞拍者便是那位万弘益,身旁万秋柔几人相伴,那位秋柔仙子还不是回头瞄向刘君怀所在包厢眼神中数味杂陈。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还是引不起刘君怀兴趣,待得拍卖会行进过半,马上迎来首件珍贵拍卖品之时,数道炙亮光线投放到展示台之上,另有一名大罗仙后期老者替代那位主持人,对着展示台下众人微微致意,并对二三层包厢方向点头示意,便举起双手,做出一个下压动作。

  待得现场一片安静之时,只剩得道道激动,期待,或不屑眼神闪烁不停,那人才说道:“今日第二场拍卖会之后,将会有数量众多精品出现,有数件堪称是百年难得到一见极品宝物,现在有请我们第一件此等极品宝物拍卖物品,七品仙丹太玄清净宝丹!”

  一位愈加貌美仙子轻步而上,两手掌托红绸覆盖托盘,待两脚站定在光线投放之下,只手轻轻将红绸揭开,一个绿色鲜艳无邪色玉瓶显现出来。

  那名老者接着道:“七品太玄清净宝丹,实乃仙界仙丹极致品阶,可以直接药用!太玄清净宝丹,亦为草木药复方配料,它按乾、坤、艮、巽、离、兑、坎、震等八卦次序,由八个丹方复方配方,乃是让得灵魂与肉体完美融合丹药,并能够使得灵魂力量快速回复,还能将灵魂曾经所受创伤完全修复。

  “而且此丹对周围天地间自然之力具有极为敏锐触觉以及奇异吸力,对于感悟规则与法则气息亦有奇效,其定心安魂独特效用,可减轻或清除心魔入侵,凝实魂魄之功效!

  “此玉瓶内共有两枚七品太玄清净宝丹,皆为七级仙丹师光济仙尊亲自炼制,底价三百五十块真晶,每一次加价不得低于十块真晶,现在我宣布竞价开始!”

  太玄清净宝丹为仙界稀有仙丹,七品丹更是有价无市之物,此时在此处竟是有两枚同时出现,众多仙人还在震撼之中,那一边价位已然攀升至五百块真晶,这才有仙人及时惊醒过来,马上参与到竞价当中。

  刘君怀手中仙丹无数,即使八级、九级仙丹也存有不少,这均得自无数场大小战斗所得,中低阶位仙丹更是品种繁多,数不胜数,对于这七品太玄清净宝丹也未有太大兴趣,倒是二坞主庚承泽有心竞拍,欲张其口之时,刘君怀已是向他丢过一只玉瓶,赫然便是一枚八品太玄清净宝丹。

  八品仙丹已是神兵以上修为的八级仙丹师才能够炼制,纵使随后赶来的子喻仙尊,也不免为刘君怀如此大手笔咋舌不已。

  刘君怀单是在昔稷谷,即有数百枚储物戒到手,坎水岛一战更是有千枚入手,昨日里炼心岛一战两位仙尊储物戒也归于他,里面高阶仙丹品阶极高,那枚八品太玄清净宝丹,便是取自那里。

  刘君怀笑道,“因为炼心岛一事,好像此次拍卖会等级提升许多,之前我可是听闻,五日大会期间,只能出现一两件堪称宝物之物件!”

  伏羲仙王颇为认同此个观点,“炼心岛在第十重天跋扈了近千年,没少在九韶拍卖大会上做些手段,近几期大会,更是涉嫌会后杀人劫货,再如此下去,这九韶拍卖大会还有没有仙人参与,都将是个问题,现在最大毒瘤已被清除,自然有更多仙人前来参与其中!”

  深叹一声,刘君怀摇了摇头道:“如此目光短视不讲,此种行为极大违背道义精髓,仙人修仙岂不就是为着长生寻道,这般不加修善己身为之何如?实在是令人惊异得很!”

  五坞主索文华轻笑道,“他们自然也是为着修炼资源!只不过索取手段已至偏颇,数番唾手可得之后,导致心理与修道态势严重失衡,已被愈加巨大贪欲迷失了本心,却是不知触犯道心,蒙蔽于心神罔顾,为自己招惹来天意惩戒!”

  伏羲仙王凝重的点点头,“佛教所讲因果报应切实存在,它亦是自然法则框架之下!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做善必定得善报,不是不报,只是时侯未到罢了!”

  众人言谈间,两枚七品太玄清净宝丹竞争已到白热化程度,最终在两千八百五十真晶落下帷幕,竞拍者为一名大罗仙中期仙人,付过真晶,手抚玉瓶眉开眼笑,显然他对于此仙丹有重大使用之处,一千八百五十真晶却是一个微型家族半数家产了。

  随后早先那位大至仙中期老者再次出现,主持了数轮兵器、仙草之类竞拍,修至大乙仙以上仙人,基本上都已经修炼了比较上品功法武技,对此需求较小,这些竞拍品无非是些丹药,兵器或者是一些材料罢了。

  直到那名大罗仙后期老者又显现出来,他高声笑着道:“今日第二场拍卖会,第二件宝物出现了!现在有请宝物呈现!”

  这一次却是有两名貌美仙子同时走上前来,待老者口中卖了个关子,其中一名仙子水袖轻轻一挥,两人手中抬过来金属方箱便是浮现在两人身前,方箱缓缓打开,一片由红色与紫色交织而成霞光便是闪现出来。

  霞光似五彩祥云般光华流转,发出无比圣洁光芒,将这原本澄亮展示台更是照耀得晃如白昼,一块足有数尺方圆五色彩石倏然显现,其上有道道五彩水汽升腾,五色绚烂里,彩石之上隐有道道石纹显现,恍有演五行之妙理,藏宇宙之奥玄般神灵布化五行气息泛延。

  不待老者张口介绍,刘君怀两眼猛然瞪起,他本以为此处不会有何珍奇之物出现,只顾于谈天说地,却是未将探识之力探出,这突兀显现的五色彩石,令得他心中狂跳不已。

  这时候,只听那名老者说道:“此物乃是五行混沌玉石,相传为雷劫后五彩祥云五属性能量气团孕育而生,历经无数万年衍化,演变为五行蜕变后的受蕴形态,那是绝顶清净修心、蕴造五行之力绝佳五行能量晶石!

  “此等五行混沌玉石,远比普通五行石要高级了无数倍,内里蕴含五行之力能与规则之力相媲美,却省去了感悟演化,可令体内五行之力凭空生成,更是体内五行气息愈加凝实之顶级五行能量加持之物。

  “而且此种内蕴五行之力,乃五属性生之力一缕衍变,剥离于自然规则,蕴含五属性生之力浓郁属性气息!诸位皆知晓,生之力玄妙奥秘,是天地间最难感悟接触之力量,实为混沌造化天地万物之伟力,但凡一念之间万物生成、山河演变伟力,其中皆蕴含这种生之力。

  “因此,其内蕴五行之力,有别于普通五行之力,更大意义在于与五行法则气息无限接近,有此五行混沌玉石相助,一旦体内五行之力提升后五属性俱全之时,其体内五行之力均有机会超越五属性规则之力所承载。

  “所以,这块巨大五行混沌玉石,已然达到或是超越天材地宝般存在,切实是珍贵至极!今日里,由九韶拍卖大会亲自参与此宝物拍卖,实在是荣幸之至!好了,闲言少叙,这块五行混沌玉石拍卖底价为两千真晶,每一次加价不得低于百块真晶,竞价开始!”

  随着老者手中木锤砰然一声巨响,整个拍卖大厅顿时陷入一片吵杂当中,五行混沌玉石,对于体内五行之力帮助实在是巨大,况且还具有凭空生成之能,对于大部分五行之力低下者,均是天大诱惑了。

  于是乎,众多仙人不由自主站立起身,眼中汩汩精光与贪欲之色频闪,只是短短十息时间,那底价已然飙升至三千五百真晶,每一次报价声音乍起,便为下一出价所淹没。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