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一十九章 恩威并施

第八百一十九章 恩威并施

  东蝇一族中有着严格等级划分,像是景曜仙帝这般,虽然修为与智慧尚属前列,但对于品级、爵位观念相当看重的氏族传统,即使现下整个东蝇一族残余不足两千名,血脉至上理念的东蝇一族,依旧存在着严格等级划分。零点看书

  族中有四大血脉传承,由高至低以此为葬影血脉、阿拉希血脉、逆风血脉及噬骨血脉,而景曜仙帝只是三等血脉逆风血脉传承者,在东蝇一族之内,若不是修为上给予帮助,他远没有现在这般受到重用。

  而那一截先祖遗骸,便可令他重回氏族秘境之时,能够得到英雄般待遇,自身地位也会随之骤涨,将来竞争族长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这便是他畏服先人之外的另一用心良苦之处。

  经过这百多年仙界经历,他心中很是明晰东蝇一族在仙人眼中实际境遇,像是族长口中所言重振声势一,即便是他自己内心里也没有多大期望,对东蝇人痛之彻骨般仇恨,使得绝大多数仙人念之皆深恶痛绝,景曜仙帝认为再有数万年,东蝇一族也不会重回盛势。

  而且,还存在天道降惩竟然如此彻底,百余年来,他从无数方面入手,也丝毫找不出屏蔽天道探识之法,这就意味着东蝇一族修为被永远禁锢在神级之下,这样一来,仙神两界通道问题就事干重大。

  下界那位飞升者刘君怀所带来的通道修复相关讯息,便是景曜仙帝此次前来首要目的,只是自己身份海域仙帝联盟有所关联,那一方任务安置在自己身上也不能姑妄,好在两者间有着刘君怀这个交集,他一直以为此行任务简单之极。

  却没想到来到下界之后,接连出现两次惊天动地大事件,若是讲真龙陵冢一事还是圣光社借势于那位圣龙余威,接下来炼心岛所发生之事,便令他深刻意识到,仙帝联盟所有隐密相关势力,已尽在圣光社掌握当中,东蝇一族欲要借势仙帝联盟一途,很有可能会胎死腹中。

  所以,这一次他甘愿冒巨大暴露危险,也要将那先人遗骸抢到手,便是为着自身考虑,因他已然意识到,恐怕自己』』』』,m.⊥.c≥om在仙界公开露面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如何在回归氏族之时,有一个重大功勋存在,才会令自己家族地位出现明显提升!

  他每时每刻都记得,每一次氏族祖先祭祀之时,因为血脉关系,身为仙帝后期至强者,还要跪拜在一群大乙仙甚至金仙身后,内心极深处的一种屈辱感,令他发誓,在自己担当族长后,去亲自打破这种血脉至上传统理念,现在那截先人遗骸,便令他看到了希望所在。

  他可是知道氏族所祭拜宗庙中,只有在秘境中逝去先人遗骸,真正上古先祖遗骸却是未有一丝一缕,现在那截先人遗骸便是上古祖先象征,能够将真正祖先圣体请回氏族秘境,将会受到何等待遇不言而喻。

  此时的景曜仙帝识海当中,甚至出现了一抹有他自己亲率一众氏族子弟,设堂焚香叩拜、念诵祭文时的浩大场景,以及身后无数族人对他的羡叹眼神与尊崇之意。

  只是这一晃而过的盛景,突然被眼前季同仙尊开口所发之声打断了,“景曜大人,属下思虑再三,也不能任由您公开在一干天海府中人面前显现神迹,这是之前仙帝联盟屡次提醒的关键之处,还请大人能够理解属下所为情由!”

  季同仙尊这一番强势出言,瞬间便彻底激怒了景曜仙帝,他倏然站立起来,周身气势骤然爆发,汩汩古老神级威压令得一方空间也在为之颤动,暴虐气息与浓烈杀意浩瀚犹如汪洋,一种骨髓里渗透而出的彻骨寒意,使得在场众人不由自主的齐齐打了个冷战。

  首当其冲者季同仙尊,更是忽感恐怖气势恶狠狠压迫上来,骇人至极的威压之下,一道能量罡风在神威中一闪而出,浩荡狂暴杀戮气息在下一刻暴涨显现,顷刻间便将他仙元护体一冲而散。

  山倾之势赫然降临头处,浓烈杀意滚滚涌荡而来,瞬间令他身体陷入停滞状态,浩荡威凛压迫之力,逼迫得他漫身骨骼咯吱吱响声大作,一股腥甜血意涌上喉间,却是在威压之下倒灌识海,使得他惊骇欲绝下,几欲窒息而亡!

  只是几息时间,不待众人出声劝解,景曜仙帝突然收敛所有气息,那倒灌血液也在临及识海那一刻截然而止,一阵剧烈疼痛之下的头晕脑胀随之而来,令季同仙尊一头跌落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这只是惩,以警戒你方才无礼之为!若有下次,我一息之间,便可将你性命收走!”景曜仙帝漠然低沉道,“你所接触到仙帝联盟层面,可有我之通彻?我意所为,必有其内中隐秘,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屡出不敬之语,便是对仙帝神威极大藐视!”

  他转首望向宏硕仙尊,道:“那东蝇人骸骨我必取无疑,这其中干系到仙帝联盟多出一位半神存在,现下仙帝联盟全面处于被动当中,一位半神明了什么你应该明晓,纵使由此将我彻底泄露也心甘情愿!

  “无论仙界大势趋向,还是仙帝联盟所给予我身浩荡恩威,均令我可以如此不念及自身安危!再者,那些人当中即使有仙尊出现又能将我怎样?便是那位仙帝出现,在我神通之下也走不过三招两式,将他们尽数斩灭便是了,这样还有身份泄露之忧?

  “现下正式局势纷乱之时,与我仙帝联盟有着极大式微衰颓密切相关,这等情势之下,有着明显境界提升宝物出现,却是这般深怕虎狼相招畏惧心理,如何能令仙帝联盟迅速扭转溃势?

  “你等职责所在,我也就不再责言,但此行我却是决然已定,你等不必相配左右,便耐心留在此地,静等我回转之时便是了!但我明言在先,任何人不得轻易走出这个禁制之外,情势不由人,多为仙帝联盟留存一丝有生力量也是好的。

  “即使我这一次没有回转机会,那也是宿命如此,不可违逆。但这次上古骨骸出现,便是我们一行前来下界唯一有所收获机会,我的良心告诉我,我不想也不能任由此次机会悄然溜走!”

  景曜仙帝一番充斥着荡气回肠决绝之意言辞,显然震动了在场多数人,即使是那位外表纨绔嚣蛮的炫明仙王,也同样心生些许热血激荡,他的师兄季同仙尊早就忘却了景曜仙帝之前对他的打压,一脸愧疚的道,“景曜大人,请原谅属下的误解与顽固守旧心态!您老此行属下愿随您一同前往,哪怕前方有着豺狼虎豹盘踞!”

  宏硕仙尊亦是恨声道:“在下也愿随大人一同前往,之前虽有拼死之心,无奈匹夫之勇却无法化解这场带给联盟的巨大危机。今日里亲见大人一腔耿耿热血,没有理由在此苟延残喘!”

  现场一阵激情涌乱,那景曜仙帝呵呵乐道,“具体情势也没有那番不堪,方才我也讲过,即使那位下界唯一仙帝出现,也不会在我手中逃得了性命!如今天海府共有三位仙尊存在,所以那边全部出动也不会对我方造成多大伤害,反而自身有倾覆之危!

  “对敌人实力既不能轻言妄之,更不能怠望自身,圣光社势力着实强大,那也只是在上界而已,现下的下界会因为你我等人的到来,而尽在我等掌控当中,身为一名仙帝后期,在下界再无一争胜之心,这万年修为也就白修了!”

  不能不讲,景曜仙帝如此大义凛然一通,着实打动了在场众人,其真实动机暂且不论,单是此等恩威并施手段,与岿然正气般慷然慨之,的确起到效果,再加上已在无数仙人眼中根深蒂固的遥遥高就仙帝境地,成功将一干仙人刺激得豪情四溢。

  要讲此间唯一还算是清醒之人,就是那位外表看去粗莽无比的炫明仙王,他本就对景曜仙帝那种独特体型展开过无数联想,这一次拍卖会东蝇人骨骸乍一出现,便立时引起他那种浮想联翩。

  虽然他心中猜想使得他周身骤然生出一层冷意,但数番反向推论后,最终结果始终会将这位景曜仙帝,与那传中东蝇人紧紧连接在一起。

  能有此发现,并不代表他相比几位仙尊更具智慧,而是他天生那种不信服教,与浓郁猜疑心理的嚣张做派作祟,这种意外发现,往往会给他带来极大刺激,就像此次他的推论结果,更是令他心中涌动着无尽成就感。

  只是他将这种心中疑虑深深埋在心底极深处,即使这群人中他最为信赖的季同师兄,炫明仙王也是未有丝毫展露,他找借口不出席这次出征,便是想在侧面验证一下自己内心所疑。

  他所提出的借口没有几人会在意,即使对炫明仙王心计有所察觉的景曜仙帝,因为还处在极大兴奋当中,也未对炫明仙王产生任何想法,毕竟一名仙王,在他仙帝眼中实在是渺的很。

  所有人却不知此时的炫明仙王,早就在思虑着如何尽快远离这处位置,他心中并不存在景曜仙帝此行不详预感,这种远离心态,只是由于东蝇人这个身份而已。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