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二十三章 究极影尘盾

第八百二十三章 究极影尘盾

  众仙人已在四位仙帝身旁汇集,此时诸人身处位置,还在第十重天南部区域,今日一战在仅仅付出数人轻伤极微代价,便取得如此重大收获,众人均是面露惊喜之色。

  将炫明仙王一行人行踪讲明,梵阳仙帝沉吟片刻后道,“此地距离那处位置足有千万里,就这样赶过去,那人定然已有所察觉,这就需要君怀你来办理此事!这样,你那块圣火令牌便自有独立空间,让伏羲与诸位仙帝、仙尊跟随你前往,其他人前往天海府等候。

  “那名炫明仙王身份同样分量很重,仅就此前所掌握线索看来,此次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极有可能为他个人行为,与自在楼之间干系不大,但能够在此人身上,圣光社可处在相对主动位置,这样一来,对于拉拢自在楼加入我们队伍相当关键。

  “而且此人远远不是其外表那般粗鄙跋扈,能够预判出东蝇人一行恐遭不测,即明他心机颇深,他之外表极有可能乃是刻意伪装而已!这样做,必然会有其更深层理由,也只有将之拿下,才是水落石出之时!”

  战场早在一干大罗仙仙人齐心协力下清理干净,那位东蝇人储物戒自然留在圣光社手中,倒是其中两名仙尊之物,梵阳仙帝顺手讲给了刘君怀,他也没有再做谦让,梵阳能够这般作为,也有他的打算。

  半柱香时间,刘君怀身形在炫明仙王藏身之处缓缓降落,将众人引领出来,道:“那处山坳处,有一巨大隐秘山洞,便是那人藏身之处!现在连他在内共计七人,炫明仙王乃是修为最高者!”

  山洞外有简单禁制存在,梵阳仙帝只是手臂挥动间,便将禁制破除,那山洞只有这唯一出口,几式暴力冲击之下,便将里面所有人驱赶出来。

  四名仙帝退至一旁观看,子喻仙尊四位仙尊站立在伏羲仙王身后,冷眼出现在烟尘缭绕的洞口处,待灰尘稍平,那位炫明仙王身迹显现出来。

  伏羲仙王冷声道,“炫明,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精明时候,竟是察觉出我天海府此次所布陷阱,看来你之前∠∠∠∠,m.≡.co≥m所作所为,均是在隐藏实力!”

  炫明仙王强行按压下心头剧烈恐惧,向远处仙帝所在位置望了一眼,轻嗤道:“莫要在你脸上贴金了,恐怕是圣光社在策划这场阴谋吧?天海府?我呸!也就是在下界逞得一时威风,只要稍与中界牵扯,便什么都不是了!”

  伏羲仙王微微摆动一下头颅,嘴角撇起一抹弧度,“那又怎样?也无你这般黑白不辨,竟是斗胆与东蝇人沆瀣一气,你不知这是将自在楼也牵连进来?自在楼上上下下数千名性命,可是在你一念之间,便处在仙界公敌层面!想来明智仙帝从此只能落得个抑塞磊落之名,带着满腔有志未伸苦念,转眼成为整个仙界人人喊打之原祸始音!”

  炫明仙王神情突然变得肃穆,两眸中闪过一抹惊惶,随思虑渐深,渐有睚眦迸裂趋向,脸色已是难看至极。

  伏羲仙王话中没有一丝夸大其辞,东蝇人恶行在仙神两界流传了数万年,更有相关被天道所禁锢修为传,此等人神共愤,恶已贯盈般肆行暴虐之辈,早已是人神之所共忌,天地之所不容的法令不容存在。

  炫明仙王与之牵连其中,他所属自在楼必然会成为民怨沸腾之地,虽然他自己也同样不知底细,即使他个人对自在楼再有仇怨,将那处生养之地无辜牵扯入这场无端祸事当中,毕竟不是他内心所愿,那里终归还有无数骨肉至亲。

  联想到此地,纵是炫明仙王桀骜如斯,亦是不敢再对伏羲仙王有所轻言,若是讲唯一能令自在楼免除这场惊天灾难,也只有此时身前几人能够做到,即便他炫明仙王再粗鄙不堪,无有一丝思想加身,也要念及自在楼上下数千名无妄性命。

  见到炫明仙王心思有所松动,伏羲仙王接着道:“我知你事前并不知东蝇人存在一事,但你公然与之狼狈为奸却是事实,已是不可能逃脱一丘之貉连带责任,只盼你念及自在楼养育于你,其间有众多与汝是至亲骨肉之人,这些无辜之人又岂与汝等等同?

  “接下来何作何为只在你一念之间,我等只是据实相报而已,况且职责在身,也容不得丝缕危及仙界安全隐患存留,若是未有汝等照实供吐,自在楼所承连带已是百口莫辨之实!孰重孰轻,望你心中有个了断,我等只给你十息时间周虑!”

  炫明仙王面色晦暗不已,精神恍惚之余,一种身心疲惫不堪之感也是纷涌而至,他身旁皆是跟随他多年的自在楼弟子,这时候也是纷纷将目光望向炫明仙王,眼神中屈意彰显,输心服意神情表露无遗。

  只是过得几息,那炫明仙王便只手拍在自身丹田之处,丹田气海破碎后的剧痛与心伤令他表情扭曲,目光凌乱。

  强行抑制住巨大痛楚,炫明仙王开言道:“之前我之所为狂悍迂曲,绝不可通,处心积虑般数度为自在楼招惹是非,皆因胸中一缕私己哀怨,实则大端已谬,实乃心智已生巨大偏颇之处!

  “那景曜仙帝身为东蝇人之实,却是我等从未想到过之事,此人便是那仙帝联盟所遣派之人,想那内中缘由,也只有仙帝联盟众人心知肚明!如今大错已然铸就,在下已无一丝相怨,只盼伏羲大人能留得这几人性命!他们乃是我自相伴之人,亦唯我命从事,却是从未自行在仙界造成一丝半缕伤害,还请诸位大人明情处置!”

  言罢,身体已是不能承受丹田气海破碎之苦,缓慢萎靡在地,旁观众人皆是惊呼出声,齐齐抢上前来搀扶,眼中早已是泪眼婆娑。

  伏羲仙王深叹一声,想着那些下人道,“只要汝等能够秉实相告,各自破去修为,天海府也是可以留得诸人性命!只是内中所涉情由实在是干系重大,若是有一人不能据实相报,就要连带所有人有所付出了!”

  下人中一名大罗仙后期起身拱手道,“多谢伏羲大人如此宽厚相待!在得知那位景曜仙帝身为东蝇人之后,我等便已均知性命不保,能有此种下场已是万幸之事!我等定然将心中所知据实招出,如有一丝隐瞒之处,恭请大人取走我等性命便是了!”

  伏羲仙王微微头,转身与四位仙尊撤离此地百丈,稍远便听得几声痛楚哭喊,那种深埋心中良久郁结之气发泄,与死里逃生般生死转换情绪渲染,使得这种哭喊状态足足持续了半柱香时间。

  之后便是“噗噗”数声丹田碎裂声音响起,刘君怀也是转瞬来到众人面前,急急数枚丹药塞入几人口中,待几人气息平缓下来,才接连数道指风出,禁锢十几人身体。

  龙重仙帝闪身来到,挥臂间将众人身体收入不见,与刘君怀一同回到梵阳仙帝身旁,刘君怀道,“那名东蝇人识海已被我所侵入,我有种神念传心术在身,可将他人识海信息转化为神识波动,直接传入自身识海,此人所有记忆已然尽数为我所知!”

  梵阳仙帝大喜,惊声道:“之前我还在为如何挖出东蝇人全部隐秘而发愁,而且东蝇人有何手段可以屏蔽此等审讯还不可知!你这等手段,正好将这种担忧全面解决掉了,这可算是个巨大惊喜了!

  “此事不宜迟缓,不过我等还是尽皆进入你的圣火令空间,与大统领直接汇报即可!我与五统领回去也需要半年时日,此中有何急需解决之事,还是由大统领亲自操持才可!”

  刘君怀笑道,“那就回溪南城吧!东蝇人那件遮掩气息物件,我可是艳慕得很,此行一同将那物取过来!”

  众人自然未有丝毫异议,此地距离溪南城不过百里,飞临那处也不需多久,而且那里是东蝇人藏身之处,也有必要前去一寻。

  来到那处院落,刘君怀早在东蝇人识海记忆里找到进入之法,引领众人进入其中,自有人前去各处搜寻,梵阳仙帝端详半晌,也未见外面那层禁制由何而来。

  刘君怀伸手指向院落角落处一株树木节杈之处,笑道,“此物叫做究极影尘盾,属于上古神兵范畴,品阶虽与圣器之间有着较大距离,但因无有一丝攻击性能,属防御与屏蔽独有功能,在这两方面却具有不差于圣器效果!”

  罢,随着他心念转动,院落上空空间一阵波纹颤动,激荡起院落内树木枝叶摇曳不停,但见一道白光闪过,树杈之上便有一道无色光亮闪过,他手中便多出了一件古意莹然、状如盾牌般三寸金属之物,其上前所未有沧桑感觉充斥,道道流光韵起之处,有密织强势威压留存,其间无数远古字符晕荡其中。

  “此物乃是上古大能所炼制,内中有完整法则纹路镌刻其中,可使大部分探识之力与神念感知被遮蔽在外,”刘君怀道,“只有对于天地感悟已然大悟大彻后的极致精华悟会者,才能将这完整法则纹路勘透贯通,也就是伪圣人级别以上修为者方可破解!”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