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寻找守望者

第八百二十八章 寻找守望者

  五方仙帝这才恍然,“天眼通?能了知十方诸化佛所现之法为何因缘,天眼通达,无量无限!君怀你的探识力便是借此所依仗?”

  刘君怀回道,“真正天眼通哪里能够如此轻易获得,那是杂念彻底熄灭后,才可通彻十方乃至众生心苗之法术神通,我所习得只是其中凤毛麟角罢了!”

  五方仙帝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了,看来你的意念力攻击也是自天眼通中获得!没想到这般法术竟然还有如此细致划分,有了这等天机显化能力,却是省去了修研阴阳术数的大把时间!”

  刘君怀撇撇嘴,不以为然道,“那可不见得!那种天机显化能力,百事不逢其一,需要心神感应及意念所达,自我修炼以来也不过窥探到两次而已,若是能随意念无时不刻显现,即使圣人神通也不过如此吧!”

  命理出身可以做到的。

  只能说明他性情秉性与气势修养中,已经具有了即能改变自己,也能够影响他人的王者气息,此类气息乃是受人尊敬而自有威严,却区别于那种枭雄般被人畏惧而自有威严。

  阗殛老祖本就是阴阳术数修为颇深,麻衣相术乃为最低级术数玄学,观人气势更为最基础入门道行,其人是辅佐潜龙帝王成就霸业的王佐之才,还是怀道抱德而不强求用于当世,再或是可成就霸王帝业的威凛盖压极天罔地王者气概,实际上并不难观测出来。

  令阗殛老祖感到惊奇的是,本身颇具这种气息的刘君怀,竟是随着自身修为提升,亦是愈加明显,且这种自有威严竟然开始影响到他人,即使诸如仙帝后期这般人物,亦是在潜移默化中被他气势所带着走。

  这种忽然发现,使得阗殛老祖兴致大增,他在考虑着,是不是哪一日再给刘君怀卜上一卦,像他那般应运而生命理,属受命于天,冥冥中自有天数,非凡间小术可解。

  观相之术,虽不可堪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下之志,但对于胸怀大志、腹有良谋者倒是足矣,如刘君怀现今面相虽不至政通人和、天降祥瑞之兆,却也可通过观势,再参以精气神形则相无不中,且对于自身精气未有丝毫损耗。

  阗殛老祖心中正是暗揣之时,涂钦天和上前来与刘君怀说道,“依仗刘兄弟气运加身,窃得一缕天道赐荫,在浩如烟海的修道中人当中已是千载难逢良机,涂钦家初时前来辅佐,更多是为了完成先祖遗愿。

  “但接下来刘兄弟所作所为,却是令涂钦家深感能够跟随你身侧,实属家族万般庆幸之事,但在作为上与辅佐二字委实不相契合。还望今次正式踏入仙界之时,能够安排些具体事宜,也好令得涂钦一姓,给刘兄弟做些实事,如此才能对得起你对于我整个家族所做顾惠!”

  刘君怀有些意外他有此一说,不由得将眼神望向阗殛老祖,老祖笑道,“涂钦一家秉性爽直而且固执,以他们所以为,既然前来辅助佐理与你,便不是久隐与此地埋首苦修,理当有所作为便是,不然便是与当初的血盟誓言相悖!

  “虽然众人均已劝说,在此苦修便是为了保证日后相佐能力,怎奈涂钦一家,却是仍旧不甘心白白使用你所留下修炼资源。好不容易等你归来,自然会于此方面纠缠,这一家脾性之执拗,却是令我等无可奈何!”

  涂钦天和苦笑着反驳道,“哪里像是您老讲得这般固执无违?刘兄弟乃是重责在身之人,些许琐事,总要有人来担当,这六七年时间里,他一人在外打拼下这一份基业实属不易,帮衬一下那是理所应当!”

  这时刘君怀心中才有些明晓涂钦天和心中所想,他笑道:“老祖所讲也是正理,我方实力提升上去,对我个人帮助越是重大!不过万象宗建立在即,还真是需要知底嫡系参与到实际操作当中,今后万象宗少不了涂钦家诸位支持!”

  阗殛老祖一旁提醒道,“计平计兄此人可堪大用,他仿佛天生便是管家之人,虽然桃源境地并未有多少事物与人员,这数年来大小琐事,却是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只要你能想到之事,需要之时他定然已然安排妥帖,万象宗需要他这种掌管持家之人!”

  阗殛老祖之意刘君怀心知肚明,看来在桃源境地数年,那位计平很得自己一方赏识,而且在掌管家务上也的确十分擅长。

  他笑道,“那就由他来担当万象宗大管家便是了,统管包括资源储备以及一切日常事务!天和兄若是有何念想直接找他便是,由他来具体安排相关事宜,现下万象宗正处于建立阶段,其中涉及繁琐而且庞杂,我是不太明白此中详尽,有人主动担承,我何乐而不为!”

  刘君怀刻意这般放手,便是为了照顾涂钦一家脸面,他深知涂钦家族诸人,还未完全融入到这个势力当中来,后来者身份也极需要做出些事情,来尽快融汇到众人当中。

  他们远远不同于阗殛老祖、练呈觉等人,皆是与刘君怀一同经历过战火焚凝之人,有如此迫切想法也是正常,刘君怀亦因此对于涂钦一家更加欣赏,也乐于给他们更多展现机会。

  而他如此重用涂钦家人,也不用担心练呈觉等人心中有何异常,这些与他一同飞升之人,早有了深厚感情基础与相互了解。

  涂钦天和心中自然欢喜不已,现在已经加入刘君怀这一方势力,原先涂钦家主一说也被他们刻意免去,涂钦奉鲁也将涂钦一家相关事宜,交由涂钦天和来具体承办。

  涂钦天和心不自禁的走向计平,待他走出稍远,五方仙帝一旁笑道,“这涂钦一家也的确值得信任,虽然我与众人还是初次见面,却能看得出,你与他们之间均是以真诚相待。

  “若是讲驾驭手下一说有些偏颇,但你这种笼络手段,很是能聚集人心,现在我有些明白你为何出现在何地,均会有极高人气原因了,这等为人处世方式,乃是眼下仙界所缺少的,也的确值得参考!”

  阗殛老祖却是摇摇头,“有此手段也是需要实力的!现下所处环境,毕竟是强者为尊世界,拿不出高人一等实力,也要有相当依仗作为利益源结,或者是某种特殊身份。

  “君怀之所以身边有着众多追随者,便是聚齐了这三方面条件!这三个方面,实际上亦算是公平合理,单是修炼资源上缺乏,那些身边人若想实力提升,便要出外寻找资源来保证自身修为进阶,这可是真诚所不能保证的!”

  五方仙帝点头笑道,“正是这般道理!像是他这般三个条件皆备者也是不多,但很少会有如此众多衷心耿耿之士相随左右,同一家族也不见得能有这般向心向力势力缔结。”

  这时候,练呈如走上前来,与五方仙帝见过礼,说道:“君怀,再详细讲一下东蝇人相关之事!”

  听过了刘君怀将所知详尽讲出,练呈如面色有些凝重的道,“这是一个新状况,需要进一步探究内中玄机!”

  刘君怀道,“二爷爷有话明讲便是,五方师伯乃是我们自己人,许多方面还需要他来化解!”

  见练呈如微微点头,刘君怀面向五方仙帝道,“二爷爷便是与守护者有密切联系之人,他口中之意,应该是守护者方面,对于东蝇人有残余留存者一事也不知晓!”

  五方仙帝脸色骤变,心中震撼自不言表,过得半晌才说道:“呈如兄弟,知叙此事方知我白修行近万年,这天底下未知之事还是远超我想象!”

  练呈如忙出声解释道,“我也只是极外源成员而已,相关核心万万不是我这般修为所能接触到的!东蝇人既然会有残余存在,竟然能够在守护者,奥对,仙界应该是守望者在看护了,东蝇人竟然能够令守望者,数万年里得不到一息气息感知,这里面远没有君怀那份东蝇人记忆那般简单!

  “众所周知,守望者有能力将天道气息里数缕气运,通过蒙蔽天道手段洒向天地间,这数缕气运或幻作神人神念,或寄宿在某种事之物品之内,以天机推演形式寻找善德之根!

  “这样看来,天道气息在他们身上显然已是等同或者无限接近于天道韵律,对于天道气息之下缝隙或是缺憾自是最为明晰不已,能够相瞒过守望者,在某些方面要比欺瞒天道本身更加艰难。

  “所以我认为,那处朝邳秘境屏蔽手段定然不会这般简单,那位所谓景曜仙帝也未必知晓其中秘晦,若是君怀在不知缘由下前往,其中凶险不是我等所能想象的!

  “也只有尽快通知守望者知会,并相告一些内中玄秘,也许能够从中找出些玄机来。只是我与守望者之间,远远达不到直接通联层面,还是需要通过守护者来转达此类请求!”

  直到此时,五方仙帝内心涌荡还未完全平息,守望者可是各个位面守卫与看护之人,他们听命于把持卫道者的主宰,统管各方世界守护者,随便拉出一位便是神级境界存在,练呈如能够与此种势力相连通,其身份的可怕之处再是明显不过。

  刘君怀接口道,“二爷爷,也不见得那些守望者丝毫不知情,他们不允许参与任何监管位面间争斗,包括神界在内的仙界当然也是如此!他们职权,所受限定只允许进行监控,而无法插手其间,只要不危及整个位面生死存亡,他们同样不予理会!

  “而东蝇人一事在我们仙人角度看来,自然是天大事件,但在他们眼中,尚属位面间内部争斗而已,明知东蝇人有残余存在,他们也不好亲自出面干预,在他们看来,东蝇人只不过是更强大些的弑血盟罢了!

  “况且我在古战场遗址,并没有探寻到一丝守望者甚至卫道者参与其中痕迹,倒是有一位疑为圣人者颇为关注!如此看来,数万年前的那场围剿东蝇人大战,并未有守望者出现,因为有他们加入进来,便不会有圣人在刻意关注此事!”

  听闻之人均是眼前一亮,练呈如笑道,“不错!君怀,你所言极是有理,以你这番论断来看,我更有信心能从那一方面得到些讯息,如此重大事件,我们不得不异常谨慎啊!”

  刘君怀点点头,练呈如关心战事是一方面,更深层次不就是为自己安危所担忧吗,那处空间叠层不适于大范围人员涌入其中,也只能他一人前往才更隐秘,练呈如这是在为他着想。

  内心感动之余,刘君怀也没有刻意表现出心中所想,他说道:“既然一切贪求名闻利养、贪嗔痴炽盛之辈的各种魔化现象,也不在他们直接干预范围之内,所以我们也只能自己解决这一切!代我向我还有另一身份在身,那便是应劫者!

  “但这个身份尚属猜测当中,若是真实存在的,可就相当于钦差大人般特权阶级,便有权限指挥守护者提供背后支持,即便是支持力度不大,也是相当有必要了。

  “所以,二爷爷,我还有个额外请求,您看看是否可行?您老可以适当侧面打探一下我此种身份的存在可能性,若是果然如此,具体权限还是要探听清楚的,这样我们就无形中拥有了一个巨大势力依仗,哪怕这种依仗只能够提供些讯息!”

  问听到此处,五方仙帝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心潮再次翻滚,他与圣光社所知晓的,也不过是刘君怀的天命命理而已,而应劫者身份的出现,竟是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那一刻他深感自己认知方面的严重不足,虽然自身修为高高在上,这短短百息时间里,带给他的诸般震撼,却是他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事情。

  而这数件未知之事,均是超越了想象般的异常隐秘之事,哪一件拿出来,也能算得天大秘闻了,切均与整个仙神两界密切相关,这其中干系之重大,远远出乎他意料之外。

  实际上,刘君怀这种应劫者身份,乃是老管家所推断出来,现场也只有练呈如兄弟与阗殛老祖知晓,伏羲仙王与子喻仙尊此时面上表情,丝毫不亚于五方仙帝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震骇。

  应劫者存在他们自然是知晓得,这种应劫者可以得到远古诸神时期的道统,并且继承了远古创世神力量,是应天地之劫难而出现,每几千年或者几万年就会有这样的应劫者出现。

  人界众生,入轮回万事,应劫者自出,是仙界每一部古籍或是秘典中均特意描绘的,而且应劫者是一个很有家乡归属感之人,也是一个很有责任心之人,不论是顺命还是逆命,守护家乡都是责无旁贷。

  此时他们与刘君怀本身联系起来,才恍然觉察出,刘君怀自身各个所具备条件,均与传说中应劫者描绘相当契合,这种发现,立即使得三人迅速自震骇表情中回复过来,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种无尽荣耀之感。

  应劫者可是可以针对末法之劫做出阻拦影响之人,其意义与出现条件相当严苛,本身随之而来的各种能力加持,也是前所未有的丰厚与久远神圣。

  “天眼通!”五方仙帝脑海中适时出现了这三个字,这部神奇玄妙佛家至高神通,再次提醒他,刘君怀就是一位真正应劫者,因为这种等同远古创世神诸般神通的功法极致存在,也只有应劫者可以得的到。

  实际上最为震惊的便是伏羲仙王了,当初在听闻仙帝联盟相关势力,在下界追剿刘君怀,便让他意识到刘君怀身上定然会有巨大隐密存在,这种隐秘足以严重威胁到仙帝联盟生存现状。

  那时候,他适时颁出召集令,以此来对刘君怀表示支持,实有部分利用他原因存在,当然对于刘君怀的欣赏也不容置疑,在得到刘君怀天命之格消息后,他才将那种利用之心完全抹去,那个时候得到的震撼已经很是巨大了。

  他却是没有想到,刘君怀身上还会有更巨大隐秘存在,这种隐秘存在意义,已经涉及到整个位面安危,每一次末法大劫来临,从未有安然度过情形出现,这也是仙神两界通道被封闭的最直接原因。

  他并不相信因为刘君怀的出现,整个仙神两界会将末法时代避将过去,唯一生存下来之法,只有进入神界,甚至更高的圣人境界,才有可能使得自己安全躲过这一次天地大劫。

  随着刘君怀应劫者身份进一步被自己确认,他对于两界通道问题完全解决更有了信心,也使得日后紧紧追随刘君怀身后决心愈加坚定。

  与他类似想法同样在五方仙帝与子喻仙尊心中升腾,即使这两人修为更高,但他们均心中明晰,终有一日刘君怀修为会超越他们,此时与刘君怀建立牢不可破关系实乃最佳时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