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教化立而奸邪皆止?

第八百三十七章 教化立而奸邪皆止?

  看到刘君怀详询目光,阗殛老祖道:“兑泽坞一向与星象阁在星卜之上有交流,今次也是副坞主仰德义相派而来,目的便是要我留于此地,进补些阴阳术数相关秘意,却不知此位蔚嘉慕,为何针锋相对于我!”

  身旁伍彭祖解释道,“仰坞主一向对于阗殛兄弟另眼相待,早就吩咐与我,专门相伴其身旁左右,为得之事便是迅速将术数相关尽数倾教!却不想星象阁中居然有这般人等隐藏,如此对待阗殛兄弟,相比还是与君怀兄弟相关!”

  刘君怀头,“谭子安一方对我有彻骨仇恨之意,相比老祖来自星天大陆,与我之间关系也必是有所知晓!只是他这般自曝身份之举,却着实令人有些费解,难道凭口舌之逞便能将深仇得报?”

  阗殛老祖笑道,“此人看似冒失之举,必有其更深层阴谋!恐怕他之目的,便是在你与天海府之间挑起某种事端,仙帝联盟大势已去情形之下,搞出些波折琐事,是他们当前唯一手段了!”

  他此言很是在理,刘君怀与他之间深厚亲情不言而喻,若是阗殛老祖临时在兑泽坞修习之时出现不幸之事,定然会招来刘君怀极大愤恨之意,他与天海府之间关系必然会有所缝隙,对于两者间当前密切配合形势有所影响也是可想象得到的。零点看书

  刘君怀这时候却是向着扶嘉澍问道,“观这位二主持韦天瑞所施展手法,却不是正宗道家功法,方才其招式内所夹带阴煞之气,仿佛有着某种魔教气息!”

  扶嘉澍头,“此人来到星象阁已有千余年,据他所称所习练功法得自偶然,能够逃离世间俗事,来到此地便是为着将自己体内魔性气息加以教化,这许多年也少见其再行修炼此术,今日施展也是所见不多!”

  扶嘉澍身旁一位大罗仙后期老者接着道,“道教修道养德,摆脱尘世疾苦烦扰精神修炼,本就是为了追求在心理上、精神上达到清静无为出世境界,心病与体内魔性摒除本就是一个漫长过程。

  “二主持其人平日里一向淡漠功德俗事,往往◎⑨◎⑨◎⑨◎⑨,m.⊙.闭关便是十几二十年光景,且对星象阁有这数番巨大功勋建立,这才被提升为二主持之位!奇怪的就是在谭子安来到之后,一反常态的频频参与到日常门派中事,此时看来,却是与那谭子安密切相关了!”

  经伍彭祖一旁低声介绍,刘君怀方知此人叫做娄彭越,为星象阁三主持,于是他笑道:“二主持今日所为并无不当之处,敢于为着门下之人出手相护也着实正常不过,其人是否还有不可明言隐秘所在,还需日后探寻方知,我心中至少当下不会有其他想法!”

  言罢,他再次望向扶嘉澍,道:“只是事关仙帝联盟所有,皆属于当下仙界最为慎重之事,天海府有必要进一步彻底清查!”

  扶嘉澍笑道,“无妨!关乎于整个仙界生死存亡大事,何种有效手段皆不为过!稍后兑泽坞丰、仰二位坞主便会来到,君怀兄弟不妨在此等候些许时候,也省得来回奔波之苦了!”

  阗殛老祖也是向着刘君怀道,“二位坞主便是为着我相留此地而来,兑泽坞一向厚待于我,也是颇耗费了一番心思!”

  刘君怀闻言很是欣慰,虽然出此异状,却不是兑泽坞意料当中之事,这星象阁专修阴阳术数,将阗殛老祖交由此处却是再合适不过,兑泽坞还是给与了他很大情分的。

  阗殛老祖接着道,“扶主持对于谶纬之术有深研,那张千机图也取将出来了,扶主持对于其中寓意更深层之处颇有一番独到见解。”

  刘君怀连忙拱手向扶嘉澍赞道,“谶纬之术与阴阳术数存在着诸多不同之处,皆因阴阳术数推演多是生辰八字时辰查算,干支口诀更是一目了然,简单易学且多与切身体会相伴,扶主持能够对于更深谶纬之术有意修研,但是这份不受世俗枷锢所牵绊决绝之心,便是令子我钦佩不已!”

  他此言并不虚伪,因为谶纬之术充斥着浓重神学色彩,多承受着诸般揭露与批判谶纬其荒谬无稽之处,使得每一位阴阳术数修习者对于谶纬之术忌讳莫深,天长日久之下,阴阳术数取自于谶纬之术凤毛麟角一事,却是被人渐渐刻意遗忘了。

  也只有他与略略数人亲身见识到至高谶纬之术者,才会对于谶纬之术不再疑虑,因为那张千机图便是确凿实据,况且千机图所指引位置刘君怀也是亲身进入过,扶嘉澍其人在未有实据相证前提下,与仙界绝大部分术士认知大相径庭之举,便可表明此人对于谶纬一道所知颇深了。

  扶嘉澍笑道,“老道也是心怀颇深忐忑,毕竟仅凭一人之力,是无法将无数晦涩难懂字符堆砌而成的谶纬之术悟会透彻,此举日常又是不敢轻言向外表露,只能暗下里凭借着心底私欲钻研,里面所蕴含巨大寓意多是凭借着大胆猜测。

  “直到阗殛兄弟今日里将千机图取出,才使得自己心下颇多感悟加以验证,方知内心极度推崇位谶纬术神大能果然存在,你来之前我心中惊憾之意还未曾消除,却不料那位谭子安屡屡妄自出言不逊,老道也正自处在恼怒之中!”

  伍彭祖也是笑道,“那时我也观望到扶主持眼神中极其愤怒之色,好在有机会及时出现,才将那种尴尬局面破解掉!”

  刘君怀微笑着头,“单纯学术上面来讲,有此巨大争议颇不为过,诡异在于此人居心不良!”

  他罢,望向依旧仰躺地面的谭子安笑道,“我谭真人,我知晓你此刻神智清醒,也知你当下心中诸般愤恨悍然,只是以你善谋虑远心思,可知类似仙帝联盟那般诡异之举,均在某些神秘大能者视线当中?

  “像是千机图这等,冥冥之中诸般无从猜测与不可理喻之事,存在既有其真实缘由,任何天地所不容之举,也均有迹可循,却万万不是你等这般,有些许道伎俩便深以为是者,所能够深彻体悟其中的!

  “莫要以为你等那般猥龊之举,能够完全遮掩天道本意与修道者本心,宵之辈又岂知天道之下的人心所向?天道之所以为天道,它是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自然大道,任何违悖之举皆被天道所记录,便会有一缕天机降下,由人心所向来加以修正!

  “天道之下正面、负面一切事物,皆是是阴阳太极之理具体展现,亦是相生相克理谱下来在人间的表现,岂是尔等宵之辈所能欺瞒?即使有群魈附和,乘末法末劫来临之际,隐行其乱法之谋,包藏祸心,潜图不轨之行径,相瞒仙界一时,还能欺瞒一世?

  “千机图能够适时出现,也定是术神大能者所能预料到之事,实不相瞒,这千机图所指引方位,便是那修复仙神两界通道之物所在之地!你以为仙帝联盟比之之前东蝇一族实力如何?数亿东蝇人均被灭绝,你所认为仙帝联盟又能够有何作为?

  “仅仅凭借着你头脑中一阴谋诡计狡诈心思,便以为你能在仙界有所作为了?且不知你此等卑微道行,在道义之下狗屁不是,鬼蜮伎俩永远只是居心叵测道而已,终归登不上大雅之堂!”

  刘君怀一番痛骂,颇得在场众人胃口,纵使谭子安本人,也觉出刘君怀之语句句似刀锥般锋锐,直插他心头最为薄弱之处,饶是他心思甚为睿智,却也想不出几句相驳之语,深藏数万年的东蝇人,均被眼前这位刘君怀慧眼识辨得出来,与此人相比,谭子安还真是自叹不如。

  实际上像是谭子安此人,也远未有众人所言这般不堪,能够在众多卜先知王佐之才眼下安然躲藏下去,自有他谋略运筹高明之处,近日他之所以暴露行迹,实在是有其意外之处。

  阗殛老祖呵呵乐道,“君怀,你这番话语恐是在心底憋屈许久了,像此等之辈端得是可恶可恨之极,若是将他随手丢在街面上,怕是不消片刻,便会被剥皮抽筋折磨至死,有你这一番发泄之语也实不为过!”

  扶嘉澍却是深叹道:“君怀兄弟,既然仙帝联盟出现就必有出现理由,追溯这一切发生根源实无必要,当下急迫之举理应放在如何将此等势力消弭!自身行为才是决定自己脚下之路,或遂如人愿,或祸福相依也只有保持本心情形之下才能悟得!

  “像是这被人等,早已在利益熏心之下迷失了本心,纵使诸般教亦是不能将之教以效化!若是教化立而奸邪皆止者,天下间又岂能有这许多奸邪之辈接连不断涌出?

  “所以,顺应天意才是当下我们需要做到的,只要循着自己本心做事便是了,这些个宵之徒,尽数灭之即可,违背道义,必陷于孤立,本心即已迷失,其中是非曲直不在于高高在上的天意所归,将此等邪恶剔除才是正解!”

  众人正自交谈间,几声哈哈大笑声音传来,却是那兑泽坞丰、仰二位坞主来到,副坞主仰德义面上微有愧疚之意,想来此间形势,早有人在门外向二人相报。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