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元凌子再现

第八百四十二章 元凌子再现

  果然如此!刘君怀心中暗自欢喜,封王碑赐号一事秉要执本且势在必行,哪怕一线天机加持,对于此次道蕴感悟也会利害攸关,直接干系到日后大道之行引申与衍化,超脱抑或是束缚在此一举。零点看书

  以天地为大炉,以造化为大冶,充斥在宇宙自然无尽玄奥之中,自甚难晓难参,一条正确大道走向至要之极。

  老管家所言深刻而显明,显道之藏,立学之准,均切中其中要害之处,使得刘君怀对于此次青弥山之行,心头身为通爽悉透。

  听闻老管家实乃仙尊境界,更是令他心动狂震,那位万象楼之前主人身份,便显得愈加神秘,极大够引起刘君怀好奇心理,他很想知道,能够禁锢一位仙尊修为进驻万象楼,只是为了那人卜相推演出来未来万象楼归属。

  而且万象宗在刘君怀之前数度换主,显然这人所做推演论断,并无具体显化且有过于笼统之嫌,随此人仙界身份较高,但对于阴阳术数探研不甚高精,却是对自己所做论断有着极大信任之心,才可能将万象楼这般珍贵之物流落出来。

  老管家道:“青弥山封王碑对于普通封王者简单之极,对于有更高追求者却是过于艰涩,悟会过程隐晦难懂,且需要无知无我状态贯彻始终,之前道蕴领悟更是容不得半瑕疵存在!

  “通达了缘起无我,中庸状态下的天人合一,方可尽人物之性,深浸天地之化育,进而与天地参矣!这便是原天以启人,尽人以合天,也就是要求人道与天道相吻合。

  “天性至善、至诚、至仁、至真,人性与之相合,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天人合一,并不能单以与天地连识简单弊之!用阴阳及其相互转化来感悟其中,抓住事物变化根本,方才最接近事物本真,这便是老朽识海始终未曾消失告诫完整论述!”

  直到此时,刘君怀这才全部知晓,万象楼之前主人所交代诸般事宜最为关键之处,由此看来,那人显然乃是为数不多进入第二空间之人,方可具有与新觉仙帝更为了悟感受。

  ∮∟∮∟∮∟∮∟,m.≯.c☆om不过对于此,刘君怀并未丝毫担心,有着天灵印记帮助沟通天地,他可以轻易达到真正人与天地互为一体状态,天灵印记还具有一些天地灵根特性,在吸取万物转化为灵气方面也有奇效,它的存在价值不会低于元阳神树之元阳果,二者均具有洗涤心神的净化功用。

  天灵印记一直在刘君怀识海中,呈一种暗合天地至理形式存在着,无时无刻都在以一种玄奥韵律律动着,可使自身与天地间处于同一种莫名规律同步,律动出万物转化灵气,遭遇何种心境迷失境遇,均会被冥冥之中恍似深远声音唤醒。

  且功德无量功法的存在,可生出与道教接引之光等同性质的度化之光,在天灵印记净化作用之下,可转化为无量无边且用之不竭心术妙音,便是神智洞达之时威力自在显现形式,它如大海深广无边,乃彼佛寿量佛心善音,以道德之力为秉持,具有碎如微尘的神通般变幻莫测。

  有了这两种加持手段,无论是自如出入中庸状态下的天人合一,还是完整转换道蕴中阴阳或是矛盾对恃形态,这才是刘君怀在感悟天地方面异乎常人之处的独有手段。

  尤其心术妙音相比仙界神念攻击之法,多出了一种教化与化效用,虽远达不到功德无量功法大成后的善音广施状态,却比常人感知力更易捕捉与悟会道蕴中精髓。

  刘君怀很庆幸自己能够在进入封王碑之前,及时与老管家进行此次沟通,在他回到万象宗之时,与彼时心境有了很大不同,并不仅仅是自信心方面,更大收获来自于对于封王碑存在真实意义了悟上,使得他能够更深层次感知到天道的良苦用心。

  一夜把酒狂欢业已结束,万象楼主殿里的却是多出了子喻仙尊与噬凤仙王,噬凤仙王为天海府唯一女性仙王,一向少与天海府日常事务有所交集,此次跟随子喻仙尊前来,定然有甚为急切之处。

  子喻仙尊及时将刘君怀心中所惑揭开,“君怀,噬凤仙王有一事需要与你相谈,如有可能,你尽力相助便是了!”

  两人见过礼,噬凤仙王有些急迫地道:“刘宗主,老身来自于第十一重天隐门势力凤王亭!昨日里有师门讯息传到,讲是凤王亭藏宝库遭到贼人光顾,虽被守护人员及时发现,迅速启动隐形仙阵,才阻得贼人离去。

  “后有凤王亭八名仙王、一名仙尊适时出现,将此人围困在藏宝库所在山谷。怎奈那人瞬移身法甚是了得,且手中持有引火雷珠,虽自身修为仅在大罗仙后期,但一经人员迫近,便会释放出一枚引火雷珠。

  “现下所在山谷已被此人轰得七零八落,藏宝库也即将倾覆,那里可是有着凤王亭万年传流元始凰云兰一株,一旦被其将藏宝库炸毁,凤王亭万年传承将会毁于一旦,还请刘宗主前去相助一臂之力!”

  子喻仙尊在旁补充道,“凤王亭门下弟子皆为女性,那元始凰云兰也只有仙子服用才可衍生某类效用,那人却是未曾动及!此人掌握有类似于瞬移般高级身法秘术,一次移动便是数里之外,即使有仙人偶尔进得其身畔几十丈内,便即有一枚引火雷珠引爆,助其脱离困境。

  “念及凤王亭万年藏宝库存在,也不宜采取更大规模攻击手段,使得此人频频利用山谷内地形,施展诡异身法游走在百里范围之内,但一时也无法生逃那处位置!”

  心念一动,刘君怀向着噬凤仙王问道:“此人可是具有异常高大身形,且嗓音粗蛮浑壮?”

  见噬凤仙王连连头称是,刘君怀道:“我想他应该叫做元凌子,溷元舫唯一生存之人!”

  噬凤仙王惊呼道,“元凌子?元少天之子?可是那溷元舫乃是与辟心门有着血海深仇,与我凤王亭有何相干?”

  刘君怀笑道,“飞贼贼王之子,生性便是多干些鼠偷狗盗之事,盯上你凤王亭,又有何稀奇?相烦噬凤仙王借我一件信物,我先行前去解决此事!”

  噬凤仙王毫不犹豫取出一枚玉牌递过,问过了具体方位,刘君怀脚下轻踩,身形已是消失在原地,噬凤仙王微一乍舌:“果然来去无踪,竟是未曾激起一丝空间波动泛生!多谢子喻大人相助,老身这就赶往十一重天!”

  子喻仙尊笑呵呵阻止道,“噬凤仙王不必多此一举,恐怕你还在半途当中,君怀已然回到此地了,他的身法可是真正上古神通,其瞬移范围远超你所想象,耐心等待消息便是了!”

  凤王亭距离炼心岛有六千万里之遥,进阶仙王后,刘君怀瞬移极限距离已达五百万里,纵使需要横跨一个重天距离,刘君怀抵达凤王亭那处山谷,加上中途补充仙元,也不过耗费半柱香时间。

  远远望见近百数仙子身影在半空中闪动不停,刘君怀微微一笑,下一刻,他已是出现在一名仙尊初期身旁,不待那人身旁之人惊呼出口,刘君怀便取出玉牌道:“我乃天海府刘君怀,奉噬凤仙王之托前来相助!”

  那名仙尊初期神情微变,“刘君怀?怎地会是仙王中期境界显示?可曾便是那位进入古战场遗址之人?”

  刘君怀取出圣火令回道,“正是在下!此乃圣光社圣火令,还请前辈将此时情形大体一讲!”

  仙尊初期女仙人面色现出一缕惊诧,道,“圣火令果然切实存在!刘道友切莫以前辈相称,身为乐圣仙师关门弟子,你这身份可是高的出奇了!”

  听闻旁边之人简单叙述几句,刘君怀摆手笑道,“这人就交给我吧!只是妙松大人可否应承子我一件事情?”

  那位叫做妙松仙尊者奇怪地道,“刘道友有话请讲,但凡凤王亭能够做到,便会尽力承你所愿便是了!”

  刘君怀面色渐显凝重,“此人叫做元凌子,曾经的溷元舫元少天之子!此人与子我乃是旧识,可否待将他拿下后待走此人?凤王亭一切损失由我来补偿便是了!”

  妙松仙尊神情更显惊异,“元凌子?你与他可有旧怨?刘道友应该不太可能与此种贼人有所纠结吧?”

  刘君怀微笑摇头,“我与此人只有一面之缘,但他却是不知我的存在!子我是看上了他手中引火雷珠炼制之法,想要与其做些交易而已!”

  妙松仙尊这才恍然,虽然她对此人恨之入骨,但此时那株元始凰云兰危在喘息之间,相比于对此人责惩,远远低于心中那浓郁焦虑之感,这时候只要能够保证元始凰云兰完好无损,其他之事她尽可应得。

  在她颌首一瞬间,刘君怀身影便即消失不见,再次显现出来,已是在那怪石嶙峋间游走的元凌子身后,身形突兀显现之时,已是弑神枪在手,一股浩瀚波动于弑神枪之中扩散而出,散发着强势威严,这威严之下便是压迫至窒息狂暴杀戮气息。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