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四十三章 信念打击

第八百四十三章 信念打击

  奔走中的元凌子骇然惊觉有人及身而至,头也不回的便是一枚引火雷珠自掌心迸射而出,却只见其咻地一道精光划过,便在身前空间猛然间一滞,强悍空间禁锢之力,立时压迫得滴溜溜急速旋转的雷珠转速停滞。

  禁锢之力中空间晕荡猛地一颤,波纹乍现即逝,那枚引火雷珠已然凭空消失不见,强势威压却在此时骤然间散发璀璨光辉,璀璨夺目霞光中,股股厉气化作恐怖风暴急旋中砰然爆裂。

  弑神枪周身厉戾之气猛然绽放,金色锋锐罡风闪过,顷刻间将空间割裂,无声碎裂在虚空破裂中疯狂演变,道道锋锐罡风不断吞吐,吞吐之间似若吞噬天地之力生出,道道法则印痕深深铭刻,无尽晦涩浮动符号漂浮其中。

  一时间,空间扭曲中虚空气流涌动紊乱,汩汩极致震荡音波在虚无中颤吟而出,带动一片天地震动,敲落震动鼓点贯穿无尽虚空,声声动憾心弦。

  音波涌荡出无形能量波浪,只是威势乍现,元凌子便自其中感受到杀意高度凝聚,那凛冽恐怖戾气未及临身,一股毛骨悚然之感便油然而生,令他极度心悸的音波能量沽动种,使得他漫身气血几欲凝滞,浑身竟是生不出丝毫抵御之力。

  就在他心胆俱裂一瞬间,那浩荡音波涌荡猛然间截然而止,金色光影流转间,吞噬天地之力倏然消失不见,金光灿灿轰然回荡倒卷消弭,刘君怀身影在虚空显现,弑神枪阴森杀气于漫身油亮漆黑中流转不停,却是不再有锋芒光影浮现而出。

  “你便是元凌子?数年前你我曾在武浦崖有一面之缘,我叫刘君怀,亲眼所见你引爆引火雷珠,可惜在我面前却是毫无用处!”

  元凌子心下暗惊,无数念想瞬间转动,却是也知刘君怀并无必杀之心,只是刘君怀三字使得他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你我同与那辟心门有着刻骨仇恨,现下辟心门已是整体灭亡,却不知你出现在此处,又予以何为?我身承天海府噬凤仙王请托,前来解决此地乱局,你斗与我不过,我想还是交还你手中之物,就此离去吧!”

  惊闻刘君怀念及辟心门三字,一闪间元凌子便记起了刘君怀三字由来,他不由得出声惊叫:“你便是那位刘君怀?辟心门可是倾覆在你手中?”

  刘君怀微微笑道,“是因我而起,却是在众多势力相协之下,那时候我可是未有如此强悍实力!”

  元凌子心中惊惧之念消弭大半,舒展一下久被禁锢之体,拱手向着刘君怀深施一礼,“刘兄弟就不必如此过歉了,整个下界谁人不知近几年来,因你而起无数重大变故,竟是使得远在上界仙帝联盟也避之不及,更是将那万恶的东蝇人绳之以法。

  “你既然能够唤出我的名谓,便定然知悉我是溷元舫唯一生存之人,辟心门之倾覆也间接帮助我报了血海深仇,还请刘兄弟接受在下诚心一拜,也算是替溷元舫上下三百多名冤魂望尘拜伏!”

  刘君怀连忙施放出一股厚实仙元之力,将元凌子微曲之体及时扶正,正色道:“你虽身入盗门,却尚有大是大非铭记心头,坊间也时常听闻你之所为,我看就此罢手吧,长此以往你成为仙界公敌时日必会来临!”

  元凌子却是左右而言他,刘君怀口中此等劝慰之词,他听闻得多了,已是有了些麻木:“刘兄弟大恩,元某定当牢记在心!此地一事算是元某冒犯,这里便是近几次我之所得,也算是给这凤王亭一些补偿吧!”

  刘君怀点点头,接过元凌子所递储物戒,翻手将那一枚引火雷珠交还与他,笑道:“你这引火雷珠威势还算是有些,但比之霹雳雷珠却是尚有甚多不及之处,不过也算是威猛之物了!”

  元凌子面色一变,口中却是未有丝毫示弱退让之意:“刘兄弟话中之意,可是寓意着你手中有那霹雳雷珠?此物可是比之爆裂雷珠还要高级甚多,爆裂雷珠炼制之法仙界也早已遗失,想必你手中即使有霹雳雷珠存在,也是有限一两枚而已!”

  刘君怀翻手取出数十枚霹雳雷珠,淡笑道:“即使这类霹雳雷珠,在我刘君怀眼中也尚属勉强之物而已,你那引火雷珠又岂在我眼中!”

  元凌子煞是粗犷面孔已是浮现一层些许怒意,“按说在恩人面前不应口出不逊之意,但引火雷珠炼制之法,却是我元家数千年传承秘术,刘兄弟如此诋毁元家传承秘术,却是让我这个元家唯一后人心有一缕怨念了!”

  刘君怀微笑着未接元凌子话意,“此地之事尚未完全了结,妙松仙尊那里我已交涉清楚,你且在此等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罢,也不理会元凌子脸上欲言又止的急迫神色,身形倏地消失于原地,再次显现出来已是几十里外的妙松仙尊身侧,将手中储物戒交由与她,妙松仙尊神念扫过,脸上惊喜之意显现即逝,口中相谢之意明显。

  “刘道友,还多承你亲自前来相助,才免去了我凤王亭传承根绝之难,待此地修复之日,我定当前去天海府厚礼相谢!”

  刘君怀摆摆手笑道,“我与噬凤仙王乃是旧识,并一同在天海府门下做事,此间事宜实在是顺手而为,妙松大人万万不可过于礼甚!另外,那名元凌子我就此带走,他自今往后不会再与凤王亭做些为难之事,妙松大人放宽心便是了!”

  二人拱手告别,刘君怀再次在元凌子身前显现,却见元凌子脸上那一缕怒意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目瞪口呆模样,他一向对于自身瞬移秘术甚为自傲,虽早知以瞬移神通著名的刘君怀,但心底里却很是不以为然。

  不料想,方才刘君怀之时意念转动间,身形在未有一丝空间波动情形下,便已身在几十里之外,与之相比自己这点微末道行实在是惨不忍睹。

  刘君怀却是没有理会元凌子面上表情,释放出一缕空间领域之力,包裹住元凌子身躯,心念转动,已是身在几十万里之外,身形乍一在虚空显现出来,元凌子已是嘴唇哆嗦着问道,“刘君怀,现下我二人身在何处?”

  “大概距离方才之处有几十万里,这才是真正瞬移神通,你那些微道行是未曾遇到真正高人,兄弟我劝你早早脱离盗门并无一丝夸张之意,若是你将天下众仙人得罪多了,终有一日你会死无葬身之地,你太过于小看天下人了!”

  刘君怀带给元凌子的巨大震撼,已然是惊骇得他满目张皇之色,再也未有一丝嚣张气焰,刘君怀可是记得当年在武浦崖,元凌子施用引火雷珠,将围攻他的数十位仙人轰得血肉横飞,他离去之时那一副极度嚣张至癫狂的哈哈大笑状态,至今令他记忆犹新。

  反观此时元凌子漫身惊恐至极神情,显然是被自己诸般手段施展所惊骇,再无一丝一缕家传秘术在手的跋扈气焰,更有井底之蛙般卑微心态丛生,再回想起之前所作所为,便是满身狂冒惊栗冷汗,方知刘君怀之前所言切实存在着,遇上真正强者,他那诸般手段实在是低下之极。

  刘君怀取出数枚秽气丸,他不介意再在元凌子心头狠狠扎上一刀,这样才能要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实力低微之处,才能更快将那心中已渐迷失之心早些唤回。

  “这是我自行炼制的万年秽气丸,只是其中一缕气息,便是你那几十枚引火雷珠也无从比较威慑力!口中所谓数千年传承秘术,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现在你可还是有所怀疑?”

  秽气丸只是丝缕万年污浊秽气息溢出,便是充斥着极端邪恶晦暗毁灭意味,一股浓烈秽气更是向着元凌子扑面而来,犹如鼠啮蠧蚀般戾毒晕荡其中,极端恐怖之感立时逼迫得他仿佛呼吸也将要停滞。

  刘君怀方才之言他未有丝毫疑惑之处,只是一抹污浊秽气息隐散,便令他由生心惊胆战,更加晦暗的毁灭气息中那极度令人窒息感觉愈发骇人,这样一枚万年秽气丸一旦爆裂,会生成何等巨大杀戮气浪,元凌子不用想也能体味得到。

  刘君怀却是微微淡笑道,“你不用那满腔怀疑神色相望于我,极端邪恶之物,施用在极端邪恶之人上,也算是理当其所!此物我只是用过一次,便是那仙帝联盟隐形势力炼心岛,只是五枚此种等级秽气丸,便令数千名大罗仙以上仙人无从抵御!”

  炼心岛一战在下界轰动极大,即使始终处于藏身状态的元凌子,也是知之甚祥,近万名仙人无一生还,曾经轰动一时,他却没料到此时竟也与刘君怀密切相关。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