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神通果

第八百四十六章 神通果

  新觉仙帝出声打断众人思路:“仙师大人不远亿万里而来,足可见他这位关门弟子,已是老人家心中极大骄傲了!好了,仙师大人一路风尘仆仆,也着实不宜过于劳累,下面拜师仪式马上开始。

  “依照大人嘱托,此次仪式尽量从简,一切繁琐就此摒除,鉴于新手弟子之前早有拜师之礼奉上,今日里只是将具体程序做些补充,君怀,现下仙师大人已然上座就位,你且行上前行三叩首之礼!”

  刘君怀依言微整衣襟,躬身上前,跪拜三叩大礼,乐圣仙师浓郁笑意再次勾勒而出,笑意里意味与寓意深长,心中欣慰之意颇浓,浩然佛道禅心与道教信仰环绕周身,一缕激奋在其间隐现,与平时淡定静稳截然不同。

  待得三盏奉茶饮下,乐圣仙师犹如天音话语舒缓张驰而起:“君怀,你既已修炼至如此境界,便是讲明寻常金钱名利诸般物色,已不能令你迷失,未有此等昭悟感念,必无此时这般道心坚定不退!

  “但欲修大道者,皆在于心性,心为外境所转,既可造恶业,也可做善举,做善者享人天福报,做恶者必遭灾难病厄。欲脱轮回,业须认识到金钱名利,恩恩怨怨皆是虚幻,是多变不实的。天下之事如是演戏,能认识到这一点你当下便是自在之人。

  “道以无心度有情,一切方便是修心,若皈圣智园通地,便是升天得道人。可见求道之人,不必非学古人身居深山,须知古人隐居深山是他们已达到了与世无争,并得以道法,需找一个清静、无人惊扰、仙气充斥之地,进行艰苦修炼。

  “此需有惊人毅力,置生死于外,以身作试,乃大英雄之为。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程度进山,那里之山洪、恶兽、猛禽、毒虫、雷电、困苦、孤独,都会引起你烦忧。如果心里清静无痴,即是身处京城闹市与洞窟茅舍都是同样的。

  “祖师云:大隐隐与市尘.小隐隐于山林。也就是说,心有所执、身有所缠,无论生活在什么地方都不自在。所以,君怀,你既已投入为师之门下,日后理当将道心修养为首要,力求早日通达闻道闻而即信,而且能身体力行。

  “至此,所见人之疾苦,世事之危脆,能以悲天悯人襟怀,拯救世界众生于水火之中,即使跋山涉水,赴汤蹈火,亦不敢退避矣。无数万年岁里,时代在变,道家佛学诠释也在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无论道心禅意,始终保持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才是趋圣之业!

  “常态师傅训话,宣布门规之举,皆是教育徒弟尊祖守规,勉励徒弟做人清白,学艺刻苦,以示从业虔诚、敬重之心,从而使自己学业有成。这些低浅道理并不适于你身,为师今日里只给你讲些修心之本意,切记今后切不可轻狂随意,不明事理,贪图逢迎攀附,在保持本心为至理,为师再无所求!”

  乐圣仙师声音清越明透,且无一丝训导与教化寓意,只是简单阐述修心与寻道之间深契关联,祖训门规等等更是略过不谈,显然已将刘君怀放在学成之士等级,刘君怀心领神会频频点头,却是令众仙人有些意犹未尽之感丛生。

  方才沉寂在乐圣仙师抑扬顿挫阐述当中,众人仔细聆听着话语里简明至理,均觉自身灵魂深处像被洗礼一般一般,瞬间变得寂静无华,且神识渐趋通明,却只有刘君怀能感受到,乐圣仙师漫身无形涌荡佛气笼罩在每一人身畔。

  众人心内皆有种返璞归真之感,戾气尽去,煞气不存,性情仿佛变得平和,对于今后要走之路,也多少有些迷茫起来,正自倾心感悟之际,乐圣仙师话音却是截然而止,又怎能不令众人暗叹可惜。

  刘君怀心下暗笑,未有那夹带着丝缕教化寓意祥和佛光挥洒,又怎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将众人识海洗涤,但此种潜在教化施为并不适于长久挥散,佛光中隐晦生涩梵文精髓理义,毕竟与道家理念有甚多偏颇之处,无量佛义铺展过于久广,便会激起众位学道之人体内道义感知。

  两种理念碰撞之后,只会绽发一缕驳杂不纯义理偏差,如此一来反倒有过逾效果,远不如乐圣仙师这般,将众人恍有所悟之感牵引出来,以便由得个人自行体悟,才能获取丝缕两相皆宜悟会与理解,对于诸人识海清明才有所执持。

  而乐圣仙师寥寥数语,便能勾引起众人识海澄亮,更会使得仙师高深莫测之感扶摇直上,众人浓郁仰崇之意更甚,这才是乐圣仙师最真实意图所在。

  乐圣仙师与刘君怀视线在虚空一瞬间交汇,一抹笑意于仙师嘴角划过,他心知此番作为,瞒不过意念感知能力超绝的刘君怀,况且他也不想瞒过,利用佛义教化并无丝毫觑觎之念,相反却是有利于众人体悟道义有所催化,只是有些借力蒙蔽之嫌罢了。

  刘君怀心内也对乐圣仙师此举甚为赞同,此等手段只是驭人之术的另类解读,双方得利,两相皆宜,实乃最为纯正中庸之道,在道义不偏离,且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变换两方目标与主张基础上,使得众人愈加保持一颗敬重或者敬畏之心。

  此种动中取恒,静中就重之举既不辞中道而且不偏不易,有目的的施放为劝向上,多取正义行为,才是最为契合道德标准的至高智慧。

  天道就是诚,人道就是追求诚,这就是原天以启人,尽人以合天,也就是要求人道与天道相吻合。

  乐圣仙师此举便是将受教之人至善、至诚天性激发,便随之任由各人自行感受通晓天地化育万物道理,而不是有意识施用手段去影响对方,这才是以人治人之道的极致表现,此等驭人手段,令刘君怀不禁心中暗暗叫绝!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乐圣仙师自然便会转换话题:“君怀,你既已投入为师门下,以后便是与为师寻道理念息息相关,若是日后与此种理念有所偏颇,便是为师之过错,理当承受教授不当之责!

  “你之修为已是甚为了得,于境界提升相关由你自行掌握,为师无需再做教导,今日里但将一部佛教至高功法正气诀传承与你,你自身早有佛家至高心法加持,此正气诀不过是将你体内纯正佛力加以导化而已,望你在日后领悟道教深邃道义之后,能够将道家清净无为有效与佛家度化众生两相融会贯通,尽早找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证道之路!”

  说罢,将手中玉简交由刘君怀之手,向着新觉仙帝笑道,“既然这许多位道友为老朽而来,这接风酒宴也就马上开始吧,切莫因此而耽搁诸位道友修身养性惯习!”

  接下来的酒宴气氛那是相当融洽,乐圣仙师并不可以拒绝相询之人,也因此使得他身畔来往仙人身迹络绎不绝,他诸般讲解也未见一丝累赘字义,更无张大其辞、游辞巧饰之处,句句暗合天地至理,结合各人不同内心疑惑加以善诱引导。

  这些引导之词,亦仿佛是清水一般,为每一位详询者识海一遍又一遍洗涤,听闻者皆有种豁然开朗之念打开,自己心灵的舒畅感,使得众人脸上均有一抹满足神态亮起。

  对乐圣仙师感激淋涕同时,众仙人也对刘君怀以及整个万象宗好感丛生,不知不觉间,乐圣仙师亲传弟子至高身份,也愈加令众人对刘君怀另眼相待,即使未有刘君怀自身实力存在,在场之人也将眼前这位年轻人,在各人心底无限放大。

  酒宴足足持续到天色将明,刘君怀这才引领着乐圣仙师等人来到炼心岛深处,一**存在的高大建筑之内,这处叫做圆融殿的精致楼阁,便是为刘君怀自己准备的栖居之所。

  也是直到此时,刘君怀方可有机会与乐圣仙师身边众人做深入交流,那两名仙帝后期修为者,便是极尚楼两位长老,分别叫做华容仙帝与文成仙帝。

  被新觉仙帝怀疑为具有神秘职责者,则是四位仙帝中后期修为仙人,他们面目表情皆呈一副木然状态,即使有五方仙帝一一引见,这四位面对刘君怀也是淡漠神情,刘君怀却是能从四人体内气息涌动里,感知到他们内心并不如表面这般平淡。

  他心下暗笑,显然四人乃是以乐圣仙师护卫人员身份存在着,自五方仙帝闪烁的眉目间,刘君怀便已探知他们的确是圣光社所派遣而来。

  实际上四人冷淡表情之下,却未有一丝轻看刘君怀之意,他们本就是圣光社消息堂之人,在刘君怀与君昊仙帝建立起直接联系之前,关于刘君怀各种讯息搜集,便是由他们报知圣光社,对于他的认知,这四人远比天海府大部分人要详细许多。

  甚至刘君怀潜在的应劫者身份,也被其掌握,随着与刘君怀直接接触愈加深入,四人心中深深震撼感也愈加深刻,只是职责所在,由不得他们将与刘君怀结交之念流露出来。

  这时候,众人坐定后华容仙帝笑道:“君怀,虽然仙师未曾明言你加入极尚楼,但极尚楼五位楼主依然将你视作了同门之人,来之前极尚楼大楼主良畴仙帝刻意将我二人召至身边,交由我二人此件物件,其中内有之物,我等也是不相知!”

  刘君怀接过华容仙帝一枚储物戒,探入神念,却是一株枝叶果实俱全的神通果树,株长不过三尺,叶如芭蕉果似杏,果体通红呈半透明状,蓬勃生机浓郁,经脉似千年树根根须在体内分支交集,看似杂乱无章,却呈一种暗合天地至理的形式存在着,无时无刻都在以一种玄奥韵律律动着。

  韵律鼓动间,隐有丝丝无形有质强大明悟之力溢出,如同心脏一般跳动里,有七色光雾微蕴出七彩绚烂密织交集。

  乐圣仙师眉眼只是一搭,呵呵笑道:“良畴小子倒是舍得,竟是将这枚极尚楼仅有神通果送出,看来他对我这徒儿也是信心满满啊!”

  一旁文成仙帝接道,“大楼主刻意交代,君怀欲要修复仙神两界通道,就必须深入其内,这一枚神通果在君怀神兵境界瓶颈松动之时服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会有更大把握成功进阶,这可是事关整个仙界头等大事,福源广散辽远,无数仙人皆蒙承其惠,留待与他最为恰当!”

  刘君怀目光如电,感激之情也在闪烁中彰显:“这可万万使不得!神通果乃是先天至宝灵果,每一枚皆是诸般神通气息凝成,又有神通神木盛养道蕴加持,孕育有天地大道无穷造化气息隐存,实为浩远天地之气精髓凝实之物,天底下或许就此一枚了!”

  乐圣仙师欣慰的深望他一眼,淡然笑道:“君怀,未想到你所知如此渊博!不错,天底下也许就此一枚,但与通道修复相比却是微不足道了!旁人若是服用,也仅仅成就一人而已,而你之服用,却具有广富天下效用!

  “你也不必纠结于此,对于大势判别,我这大徒弟某些时候,要比我这位师长还要精透些,他能够有此举措,说明他已然切实体悟到几乎等同于圣果的神通果,其无穷造化内蕴真实意境所在!

  “造化,即为创造演化,指自然界自身发展繁衍之命运使然!由是观之,凡为因创造而泛引出天地局势演化者,你身上担责便是其一,此乃不可致疑之必然,孰是孰非非你一念之间,而是与命运改变密切相关,这一枚神通果,你却是拒绝不得!”

  华容仙帝点头道:“你之身份因天下大势而生,便要具有深刻大势所趋之理念,为何你身怀天地间最神奇息壤,而未有几人敢于觊觎?皆因你乃,职责所在,九天息壤亦是因你而出现,这是强求不得神物,神通果便是等同于九天息壤般存在,其中道理你最是明白。”

  话讲至此等程度,刘君怀也就顺手将神通果树收起,乐圣仙师笑道,“极尚楼大楼主,也是你大师兄,一生拘于言笑,但生性颇为谨慎,于大局之道研究甚深,日后你理当与他做密切交流,自他身上你可有诸般深层悟会,对于你将来大道悟得有极大用处!”

  刘君怀与文成仙帝等人只是悉心听取,那四位圣光社仙人却是心下剧烈震撼,虽皆知刘君怀身份有不凡之处,却未曾想过,乐圣仙师会对这位新收弟子,有如此远大执念。

  在刘君怀出现之前,大部分仙人依然对于晋升神界不再抱有奢念,这种意念却是在刘君怀现身之后,在仙帝间已然掀起巨大波澜。

  却不料想,刘君怀在乐圣仙师眼中,已是在为他今后证道铺展教化引导,若是他人讲出此种言论,莫不被认为骛远臆想之念,但出自乐圣仙师这位仙界至高存在的半神口中,却不由得四人心中生出半点怀疑。

  念及此处,四人再望向刘君怀的眼神里,已然多出一种莫名意味,强烈结交之念也瞬间在心底泛生,之前那种特殊职责心理,也在刹那间消弭了。

  乐圣仙师道:“君怀,那正气诀你切不要着急修习,你的当务之急乃是前往青弥山,早一日悟得仙王赐号,早一日辨识出日后天道指引方略,这样你会少走许多弯路!

  “封王碑存在意义你已理会清楚,此次前往切莫怀有刻意心理,单纯感悟才是至理!为师来之前曾与君昊仙帝共同预言,你此行至少进入第二层空间,那时你万万不可心有他念,仙界诸般事宜由我来帮你打理。

  “还是之前我对你所讲,持守柔顺贞固之为,实与你命理不相苟合,你身居聚汇天地之德加持下的三才之道完美契合法相,天地之德、阴阳之交与鬼神之会诸般法相显化久持,此等得天独厚际遇更须谨慎把持,要深切牢记将心神无限极往,目之所达只是幻想,意之极限才是你道蕴所在之处!”

  看到刘君怀眼神中闪出一抹迷惑之意,乐圣仙师笑道,“为师不能诠释太过,内中玄奥,需要到时你自行领会!你只需将我这番话语牢记便是了,为师对你寄予厚望既是压力也是动力,重压之下的突破极限才是永恒之道起始,过于自然随性,反倒是有碍窥得极致!”

  懵懂恍惚间,刘君怀极力记忆乐圣仙师每一句真言,以他老人家对于天道至理数千年深刻悟彻,以及道义秉持之坚韧,断断不会贸然出此言语,其中必然有深层寓意蕴含其内。

  刘君怀虽无意刻意猜测,但他却是深信,乐圣仙师实际上已经了然刘君怀自身缺陷所在,这诸多言语提示,便是针对自己感悟漏洞之处,但这种漏洞弥补不能依靠外力,只能由自己心神感悟才可勾画完整。

  五方仙帝笑道,“君怀,你正式获得仙王称号之日,便是进入中界之时,久在下界对于你自身修为并无益处!眼下下界局势已定,万象宗建立基础也夯实稳固,你必须自第十四重天开始下一段征程!”

  刘君怀惊异道,“就以我仙王中期修为?中界仙尊遍及,我所受境界限制级大,更谈不上更大作为!反倒是下界还有数处秘地,我想着前去一探,譬如之前与师伯所讲的时空隧道与藏金之谜,我倒是颇有兴致!”

  (本章完)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