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五十章 真理空间第二层

第八百五十章 真理空间第二层

  心境渐趋平缓下来,金色佛光感知刘君怀气息变化,瞬间幻化出一蓬绽放莲花在他身下舒展,将盘膝而坐的刘君怀渐渐托浮向金灿光芒之中。

  盘坐在莲花台上,刘君怀一双深邃如深潭一般眸子,闪烁在梵音缭绕中,意识倏然进入了一种奇妙状态,有了种洗去凡尘俗意般神圣之感,更有融合暮霭自然气息后的浑然一体。

  他只觉周身清气缭绕,天地自然之音滚滚如雷而来,胸中五气不由自主从胸前升腾而起,在头顶结成一片云气,进入识海当中漂浮,世间众多沧桑变换景象也在云气中忽浮忽现,一缕绿意法则气息似阳光掠过,贯穿如烟云气,股股绿色能量波动渐渐在其内浮现。

  氤氲云海笼罩下识海天象衍生,天地间万物仿佛丛生,无数形象开始在雾气中显化,随舒缓氤氲流转,暮霭样法则自然蕴意涌荡,如梦似幻,玄奥气息泓邃如一汪至清纯凝,灌溉匪休,包孕深远。

  刘君怀深深沉浸在此番体悟意境中不可自拔,专注于演化出无数天地自然深远晦涩古韵字符,在识海上空凝结成了一个阴阳黑白二色轮盘旋转不停,兼有各色璀璨神光不时流转,不间断流转出法则玄妙纹理,丝丝注入天眼通紫色圆球。

  随阴阳轮盘不断旋转,忽觉恍若天道意念灌输,彻底觉悟之感夹带着清凉舒适,原本混沌大脑一下子清醒起来,甘露洒心般澈底澄清贯穿识海,整个人满身气息都莫名玄妙起来,周身光华流转,在金灿光芒中愈加耀眼夺目。

  那一刹那,他周身勃发出浩荡道蕴莹然,一股厚实法则之力自其中暴涌而出,天地间金色佛光,居然在刘君怀周身几丈处,形成具有光泽佛光光幕,煞是炫目之极。

  在这一刻他的身躯仿佛一下子虚无飘渺起来,身影似乎正在慢慢淡化,在他周围出现贯穿天地般天地威压,蕴荡出一缕神魂化为了他般模样,正矗立于茫茫无尽虚空里面,大道法则之下的衍化法相分身显现。

  佛光光幕每一次鼓动涟漪晕荡而开,便是将法相分身凝实几分,一炷香时间,金色光霞徒然迸射出万丈神光,法相分身也在法则气息鼓胀之间骤然生长,转瞬化作百丈实质法身,面容坚定,双目间精光奕奕,周身气息流转之下,丝丝缕缕法则气机溢出笼罩全身!

  无上威凛徒然在一方天地狂盛,须臾间将百里内虚空万般驳杂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睥睨眼神冷傲而精深,宛如俯仰天地的巨人一般,给人一种沉重压迫感,使得一方虚空弥漫着威慑凛厉气息。

  氤氲云海也在法相气势升腾之时,弥漫起一股玄奥力量,并有空灵绝世气机潮涌开来,霎时有一道绿芒破幕穿出,犹如煌煌天光来势,在无上威凛中环晕泛延,悠悠荡荡,如沉博绝丽,似钧天广乐,盛势雄壮而久远。

  “这是何等雄浑磅礴的道蕴法则气势?!”封王碑外,满场寂静无声,伴随着法相分身气势流转四溢,惊叫与震骇声音不绝于耳。

  五方仙帝同样掩不住内心震撼,他向着身旁乐圣仙师感叹道:“观他这种威势彰显,又是一道完整法则悟透清澈,但这道法则却是五行齐备下的整体贯通,相当于金木水火土五道单独法则了悟,君怀此举这是要逆天啊!”

  乐圣仙师一改宠辱不惊的恬淡心境,面上也是喜意甚浓:“这是他突破仙王后期境地后的感知脱枷!仙王中后期便是感悟天地的一道分水岭,他现下又在道蕴气息义蕴之下,他现在只是身处真理空间第一层,后面两层他定会还有其他收获,也是决定他最终寻圣路径何从指向!”

  伏羲仙王在旁插言道:“君怀能够进入第三空间,本身便是前无古人之举,史无前例现象已然在他身上显发,更进一步证明他第一无二身份之真实性!”

  “以敬承命则不违,以恪守业则不懈!身份只是一种行为导化,后天的坚持才是这种身份加持后优势显化前提,就像此时他所面临诸般天地异象,随便摘出其一,一是具有六九天劫之危,一丝细小疏忽便可招致灭顶之灾,他也是不易!”

  乐圣仙师神情凝重,单是第二空间,便具有了如此天威引动,第三空间看似平静,却是更凶险了许多。

  五方仙帝说道,“第三空间应该是道蕴精微深奥最为浑实之地,此处必然多与心境幻想相关,也是检验进入者整体应对手段最终节义与实才考究!虽未有可促进境界提升能量加持,却是夯实与衍化道蕴精髓之效应,实乃封王碑最高颁赐之物!”

  乐圣仙师微微笑道,“老朽很是期待,我这便宜徒儿能带回何种天道赐号!他眼下诸般展现,可是与我这师傅未有多少牵连,实际上他今后所走之路,也与老朽未有甚大直接关联!”

  五方仙帝摇了摇头,“那也不见得!他本身所具有真阳之火,却是拜您老所赐,此等修得之火中的终极火焰,生成护体犀利厚实如罡风,锐气无孔不入,才是他能够阻挡外袭最实用手段!”

  轻拍了下五方仙帝肩头,乐圣仙师乐道,“我之所留并未有所指,君怀能够得到它乃是他自身福运所在,却是未与我之间有直接联系!不错,一缕真阳气息,可惊走万年上古神兽,但若无惊天气运存在,哪里又能与几近灭绝的神兽直接面对?依我看来,天地间万事万物,皆是君怀福祉自行笼罩在内,取与舍在他一念之间,而不是他人所赐予,无论你我亦或是圣光社,辅佐心态才是最佳表现形式!”

  封王碑外众说纷纭,刘君怀此时却是始终处在神智迷离当中,随法相气势升腾渐趋平稳,一股强烈感悟后的心潮澎湃油然而生,整个真理空间首层景象尽皆显现在他眼前,他仿佛能感受到那高天之上道感浓郁,天地间自然形成的道义,令他心驰神往。

  瞬间感悟也令得他霎时间心神蜕变,仿佛一道光亮倏然贯穿识海,深不见底的道蕴喻意滔滔,盎然中平添一份澹泊宁静。

  此刻他周身氤氲云海薄雾方散,诸般法则气息如江河清澈,无尽法则纹路在识海内哗哗流淌,凝实佛光犹如朝阳悬在天,万道金霞破开阴霾,将汩汩天地奥义涌向妙法之树。

  妙法之树虽为佛门圣僧之道场树,但其中度化加持已被刘君怀所屏蔽,无尽法则纹路方可转化修成之果气息,融汇于道场树无量光色之中,虽仍有功德神通之妙义,但也与自然相和,与无量光色交汇,从而形成刘君怀自己独特的心术妙音,与天道道蕴并存!

  只是此种道义与功德佛义相并存之举,便是超越了已将佛道两义相融汇的乐圣仙师,令得这类心术妙音,既有道德之力精髓完整保留,又有道家法力气息加持,两者间再无一丝相悖之处,并可单独分开施为。

  在他感知滞留于此处空间再也没有丝缕迟滞之感之时,一阵眩晕后身心便即来到下一层空间,恍若隔世之感再次于刘君怀心底泛生。

  此处虚空里道蕴感知更加虚虚渺渺,更有一股浩荡罡风,呼啸卷旋于隐晦当中,刘君怀的神念感知力还未靠近,与罡风乍一接触,便不知被卷去了哪里。

  刘君怀紧闭双眸,心神沉凝,任由天灵印记倏然溢出识海,天灵印记徒然乍放光华,施放出道道玉气流莹盘旋于头顶上空,初如晨光熹微,转而便光彩溢目,掠射千丈,耀目光流涌荡间,呈一种暗合天地至理形式显化,无时无刻都在以一种玄奥韵律律动着。

  而每一次律动,似乎都在于天地间一种莫名规律同步,它的忽然显现,便是沟通天地后的敏锐识觉,在感到自己主人被道韵感悟屏障牵绊之时,适时地出现,便律动出万物转化灵气,一次次尝试着与虚渺隐晦感知相连通。

  刘君怀并不担心自己被心魔或幻象所诱惑,数次心境迷失均被冥冥之中一个恍似深远声音唤醒,在幻象绽放诱惑力之时,他深信即使自己诸般手段无法唤醒,始终令他迷惑不解的苍老广远声音,也会再次出现。

  于是他索性放开神智去尽力融入这天一方天地,再有寒冰玉髓那超绝之极冰冷寒,在帮助他炼化身周万般驳杂气息。

  此时的封王碑之外,五方仙帝胡须抖动,自原地激动万分地来回游走,神情之中皆是欣喜之意:“君怀终于今日第二层,即使他一时半不会有完全会悟,以他天机加持下的天下大势共往气息,必会与其间道蕴完美契合!”

  乐圣仙师点点头,“此子漫身与天道地道蕴意表里相谐,并具有天地诸般法相显化律动气息,又有重大担责立于己身,被天道所认可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了!”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