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五十四章 蜕变演化与万里高远

第八百五十四章 蜕变演化与万里高远

  七块平滑如镜的石碑,映现出世界里的各色光华,石碑上的星星点点早已不见踪影,整个石碑呈一色整体显现,这便是法则汇聚而成,只是此次对于天道五行感悟齐全,还未令七个石碑呈一片透明状态,但也是对应着七大元素色彩浓郁成一片。∽↗,

  待七个石碑呈一片透明状态,便是超越了天道,成仙之道的完美铺就后的自然法则超越天地之数,铸就大道的开始。

  此时的石碑虽然已经均呈法则光束显现,但显然还未达到与天地真正交和程度,距离天清地爽,阴阳相交的那种超越天道,刘君怀并不知道还有何限制,在他想来,应该是自身境界原因,或者是完整道蕴缺失,使得他对于天道感悟,尚处在半解之中。

  此时的刘君怀面庞上再次呈现出古井无波,将神念撤回,心境愈加平和,方才与天地融汇的那种玄奥境界令他痴迷,感悟、理解、突破周而复始,不断循环,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天地之初,那最本源的存在。

  沉浸于在这辽阔宁静自然境界,他敞开心胸容纳这宽广厚野辽阔,以愈加朴实心态深情打量与摩挲着这和谐天地,令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他的周身上下始终被自然气息缭绕着,血肉与灵魂已经开始蜕变,滑如油脂肌肤里,栖隐着浓郁而纯正的自然之力。

  此时刘君怀体内的五行之力,正被青色圆球内一股神秘力量所引导,不断在圆球韵纹密布之间勾勒着一些图案,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藏玄机。

  这种五行之力已是属于天地力量的五行法则齐全,也就是世界之力形态显现,乃三尊法力之首的大地万息初始力量,一方天地奥义隐于其中,这种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五行之力,刘君怀也只是触及到一丝皮毛,但也拥有了玄奥法则掌控能力,已然等同于一切仙人法术威力。

  而在他的丹田之内,数道异向旋转的气旋不停摩擦着,数色相间接触之处,不时飘荡起点滴能量波纹,在此种不断摩擦之中,数道气旋都是在不停自主吸收着各自力量来源,维持着这份平衡。

  天地间庞大能量,也随无尽天地之力疯狂涌入他体内,他将心神沉入体内,静静感应着浓郁了不知几倍能量气旋扩张,极其淡薄的云状能量气团开始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在意识世界之中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在这种状态里,刘君怀漂浮在半空当中足足两年有余,直到一道莫名心颤某一日突然而至,刘君怀若有所感抬起头,望向头顶之上那片青蒙蒙天际,好似感到了刘君怀神念探知,半边天空五色神光陡然闪现,数亿光华轰然爆发,神光甩过,顿时划破虚空,一抹惊喜也适时浮现在他脸上。

  他肉眼可见一道淡淡音波,以极其缓慢速度速度,向着,自身方向荡漾而来,掀起无数虚空乱流,也让一方天际陡然一滞。

  又一声低沉声音悍然升起,伴随着道道久远之气冲天而上,听上去煞是厚重古朴,却令刘君怀恍若熟识无比:“千重劫,百世难,亘古匆匆弹指间;不死躯,不灭魂,震古烁今天命还!”

  声音响彻之处,恍若来自于无边远古旷久,刘君怀眉头紧紧地皱起来,双目不断观察着遥远天际,在心头一种澄明悟会瞬间升起之时,他的身体狠狠地颤抖了起来。

  他渐渐有了种毛骨悚然之感,因为这句话,在他体内镜像世界正式开启之前,就有同样话语传来,那一道仿佛浩淼天际的声音,也极有可能是他重生之前,于万佛山顶兴国禅寺所遇到那名老僧,两者间嗓音极其类似。

  这位老僧,便是将天眼通神通种子,种植在自己体内,而且飞升之前,刘君怀数次遇到心境迷失之时,也是这个声音将他唤醒。

  虽然说刘君怀已然修炼到仙王境界,照理讲随着寻道之路渐趋精深,许多未知之事也有了较深了解,但自他脑海中出现的声音,却是始终未能令他明晓其中缘由,自己体内有着这么一位来源不明者存在,终归也是件甚为恐怖之事。

  虽然此人数次将他解救于危难当中,但是因为刘君怀对他没有丝毫了解,此人远远不能与老管家这般忠心耿耿之人相提并论,而且这人极有可能在地球之时,便将刘君怀当做某种利用工具,其中巨大隐患之处,才是刘君怀感到恐惧原因。

  “大师,您是哪一位?是否之前我们曾经遇到过?”刘君怀试探着问道。

  只可惜那道声音对他此问显然不准备正面回答,而是答非所问的接着道:“扫平尘世三千劫,造化莲台十二楼!两手擘鸿蒙,慧剑飞来第一峰,造化元来在掌中!切记,与天道地道,表里相谐,才能达到道通为一之境地!顺天之道以善其生也是唯一之道,汝颇具万象之根,实乃万象之主,万象二字从此便是汝一本真宗,此名谓既为天赐,亦为元生,汝自与造化密契,乃为为人君!”

  言罢,刘君怀识海突现一道闪电般亮光,那一枚本源星核如同浩瀚星海疯狂般旋转,令识海精光大放,无尽光辉万点星辰齐齐剧烈晃动,围绕着本源星核同一频率急急晃动起来。

  顿时,天地元气疯狂涌进体内,在他识海渐渐形成两个大大字符,在刘君怀感知里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体内仙元亦是狂涌,使得他体表已渗出丝丝血迹,嘴唇微分,两个血红闪亮字符由小变大直冲云霄,随后天边一道强光闪耀,顿时撕破无边黑暗。

  良久,一道炸雷凭空响起,响彻天地之间久久回荡;先天二气环绕在刘君怀身边久久不曾隐去,他意识所到,单手一挥,身前虚空呈现出混沌初开模样,无天,无地,无光,一片黑暗,旋即两眸一开射出金芒一道,金芒中呈现出古缘字体二字:万象!

  随着“万象”二字显化而出,封王碑外众仙人听得四周轰轰鸣响声响起,而且连绵不绝,如云屯星聚般渐趋巨大,根本不见消散之意。

  醒聩震聋间,忽听得“咔咔”几声巨大炸响在封王碑周围砸裂开来,数十道金色神光应声四溅,环绕不休,轰然之中光焰震颤,一尊巨龙光影从中浮现,隆隆龙吟之声回荡而起,使得众仙人识海之中都是震颤不已。

  那巨龙漫身纯净源自天地初开之时气息四溢,浩荡威压正自青色光焰中升腾,环绕着金色万象二字不断地翱翔,所过之处整个空间都是阵阵震颤,变得扭曲起来。

  现场沉寂良久,才有阵阵惊叫声传起,均是发自经过封王碑考验之人,因为他们无论在哪一空间取得仙王赐号,也皆是在塔内获知,他们从未听闻过,刘君怀此次获封情景,竟然会有如此浩荡阵势呈现。

  而且这等天地异象般显化方式并未完结,此时青色光焰猛地一震,缭绕而出的无尽光芒骤然汇聚,旋即化作一挂赤青光幕升腾而起,光幕犹若巨型屏障一般,将所有气息彻底隔绝,接连数声闷响回荡,带起道道尖锐呼啸,眨眼间将一方虚空气息抽空。

  巨龙光影也在那片天地陷入霎时昏暗过后,突兀发出一道刺眼青光,巨龙光影凝聚青意,竟是幻作道道青色能量逸散而出,又迅速汇聚成丝,化作比发丝还要细无数倍存在,丝丝缠绕向封王碑。

  青色细线像是蛛网一样缓缓扩散开来,几息之间便已蔓延至百里,青色能量不但未见丝毫减少,反倒是团团青色水纹样星元力,自天际挥散而下,其间秉承宇宙大道法则则至理气息滚滚涌荡,激荡起生机不断攀升。

  遥远天际中的星辰,渐渐向着这一方天地聚拢,不断有点点星辉洒落下来,磅礴天地力量便是汹涌而出,无尽星海的袤广也渐渐显现出来,无数星光光点弥漫,似乎是每一个光点,就是代表着一颗星辰,隐隐透露出强横无匹气势。

  有了源源不断星元力补充,青色细线蔓延趋势依旧,不到半柱香时间,便是将整座封王碑密密匝匝包裹起来,过程中渐有一股诡异波动渐趋势盛,波动中与刘君怀体内本源星核产生了一种联系,在他灵魂之力带动之下,如海星元力涌入其内。

  本源星核猛然家愈发迅疾旋转起来,磅礴灵魂力量如同神焰一般,不断地发出微微颤动声音,转速愈快愈是轻快而鲜活灵动。

  本源星核内青色渐浓,生机渐盛,精光大放间,无尽光辉挥散广袤星核空间,并有丝丝在刘君怀识海内乍放,好似巨树根须探入识海各处,根须暴涨,直接深入识海虚空之中。

  随着越来越多星元力被本源星核所吸收,其中巨变慢慢生成,浓郁天地元气溢满整个星核空间,空间原有屏障破碎,四处漂浮着透明碎片,毁灭哀恸意念彻底消弭,苍茫沧桑感觉渐趋淡薄,驳杂气息勃然生机所替代,空间偏隅一角已经有时间道纹气息在蔓延,所经之处,一抹绿意盎然升起,丝丝生机繁衍。

  生机仿佛只是一道阳光掠过,没有能量激荡,只有清风般舒展,缓缓流入本源星核内,随着自然气息在空间里的游荡,一股股空间能量波动渐渐在空间内浮现而出,股股无比玄妙能量波动里,溢满了斑驳深浅岁月痕迹,木属性灵气在其间丝丝溢出。

  空间绿意渐浓,一枚枚繁杂玄妙,绿色古韵符文在四处游走,随着能量波动转动着,空间每一个细缝,每一处节点,莫不充斥着道道绿意浓浓、生机四溢而磅礴的绿色秘纹,由近及远,密密麻麻,神秘而且古蕴悠长,有一种让人心醉颤栗美丽显现!

  万千流光般光芒开始急促闪烁起来,一道道青色细丝,仿佛是带着某种灵性一样开始急促穿梭于空中,如此异象形成铺展在整个星核之内,骤升滔天气势更是如同神灵降世一般凭空生出,暗合无尽大道形成轨迹。

  而此时的封王碑,也在被更浓郁青色所包裹涌荡,迅速荡漾出一股强大劲气,伴随着劲气不间断涌入封王碑各个空间,碑身气势也浩瀚倍至形成无数道丝状气流将无尽道蕴气息包围起来。

  数千里高空中,那原本被浩瀚星河所震荡的虚空深处,一层淡淡能量渐渐散开,一股异常可怕能量漩涡缓慢生成,不断压制的能量外层此时正在慢慢龟裂着,阵阵轻微爆破声在天际隐隐传出,却是夹带着分明刺耳的贯透之力。

  炙热与冰冷,柔和与狂暴各种气息徒然显现,那一方空间迅速变得隐晦起来,那处可怕能量漩涡缓慢凸显出一股巨大吸力,所产生的摩擦与可怕威压此时也渐渐升腾而起。

  刘君怀感受到天空中巨大惊骇异象现出,意念转动,便是身处在千里外高空,眼见得细密如丝青色细线,将封王碑两股能量剥离分开,封王碑与大地连接处,竟是有点点破碎断开之势出现。

  他迅速将意念与乐圣仙师勾连,提醒他指引众仙人飞速撤离此地,在仙人们纷乱四下奔走之时,轰隆隆如同开天一般撼天响动声勃然而起,一股狂勃吸力自那虚空能量漩涡处迸射出来,径直罩向封王碑所在之地。

  封王碑在一阵惊天刺耳呼啸中拔地而起,刺啦啦冲破虚空,向着天际飞去,一个如同是恶魔狰狞嘴巴一般巨大裂缝,在地面上显露出来,一股可怕戾气刚刚现出踪迹,便被一股磅礴圣洁绿色光芒直接覆盖过去。

  在那封王碑趋势化作一道流光远遁之时,那处原本巨大裂缝显现之地,竟是突兀凸显出一座圆柱状山峰,自地面之下倏然钻出,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新笋样山柱如迸龙雏形初现,迎风见长,遇气勃发,顷刻间便是蒙上了一层浓郁绿意。

  随绿意泛延,山柱亦是疯狂滋长,像极了淅沥春雨后的春笋破土而出,生机旺盛蓬勃涌现其间,只是盏茶时间,那圆柱状山峰已是呈万里高耸矗立在天地间,漫山遍野绿色铺展,各式古木与涓流星罗棋布,品阶不一仙兽比比皆是,均是一副茫然四顾神色,眼神流盼间,惝恍迷离般地茫然若失表情彰显。

  与之前封王碑一般,万里高远山峰居然有九片云层相隔,如醉如梦仙雾缭绕间,有道道道蕴之气之气垂悬而立,如九天之云般聚散迷离,如一条条囚龙般横卧天地九处空间之上,向世人肆意展现那洪荒的瑰丽与雄奇。

  无尽神辉光耀万里高远周畔,洒下万丈氤氲生机恍若在洗涤尘世芳华,远远观望仙人恍惚之间,但见一道青色巨影如流光般坠入第九层仙雾迷蒙之处,磅礴仙雾晕荡起伏中,有无数法则与规则气息层叠沉浮。

  遥遥望去,整座圆柱状山峰,犹如座通天巨塔恒古而立,既有着上通仙庭般足踏仙履、身披云霞样登云而飞仙的仙气盎然,也有下至九幽般地阴森诡谲氛围,一切均被密实玄奥晦涩层层包裹,仿佛蕴生在虚无梦幻之间。

  至此,那一方天地间,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交和,群物皆生直至天清地爽,阴阳相交里自然法则完美铺展,这玄妙的奇异变幻令所有围观者心旷神怡,但其中过程却是充斥着绝望、失落、骇极、愤恨、侥幸、惊喜...

  伴随着突兀生出的山峰,那种与天地共鸣般通彻感冲天而起,众人识海一片清明,这种恍若重生般感觉舒适至极,让他们渐渐处于一种迷离状态,任由着自己意识在绿意浓浓里自由飘荡。

  虚空四处,更是有着绚烂流光与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四面八方聚涌的各色气息涌荡中,如看不见的潮水,倏地将硕大万里高远淹没。

  漫天青色星芒在虚空里散落,可怕能量漩涡覆面一阵波纹涟漪涌动,转眼间大放光华,那漫天青色星芒与诸般隐晦气息,如星辰坠落星河一般,转眼间消失在天际,入眼已然变幻为一片浩瀚无垠的茫茫宇宙,广袤苍远之下,是一个色彩斑斓的新生世界。

  这万般奇异变化,使得众仙人呆痴一般伫立当场,也只有刘君怀能够从中感知到,封王碑离去时的愉悦与松缓之念,还有那高耸上峰之中,汩汩涌荡出来令他十分熟悉的道韵气息。

  这座山峰便是封王碑的再次蜕变演化,它具有着等同于之前封王碑一切引导与授受效应,但是却再也没有了仙王赐号这一过程,而天道认可方式,却是演变成了天道符文烙印,等同于神通里的符文凝结。

  只要仙王中期仙人前来感悟天道,便会有这等符文烙印自体内生成,其中便包含了道义指引与道蕴悟会,有些类似于封王碑的升级版本,再也没有了为之前那种仙王赐号框架禁锢。

  刘君怀心念转动,便是来到了乐圣仙师身旁,顾不及讲述其中诸般过程,首先便是将这座山峰实际存在形式详细讲出,巨大惊诧之后,乐圣仙师还是将内中缘由,交代给伏羲仙王,由他向各方势力一一传达。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