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六十章 佛义涌荡 于繁华处独守清凉

第八百六十章 佛义涌荡 于繁华处独守清凉

  刘君怀此次万象封号获取,实乃了不得之称谓,何为万象,它便是世间万物,是所有天地间事物之涵盖统称!

  能够获此名号,便是表明刘君怀可如大地负载万物,海洋容纳百川,修为达成可使大地万象更新,天地间纷纷罗列的万般事物均在他意念笼罩当中,此种景象比那开天辟地之能还要广阔。

  执掌万物萌生凋零,意念转动生杀万物,天地间任何景物行流散徙,又有清风化养之高能,可把个人理念贯穿于万事万物之中,此等一贯万机与转念般出圣入神存在,已是超然于一切事物,可见天道对于刘君怀之盼念,已是相当高远了。

  种种不可穷究之妙义,只是在前三层,便让刘君怀数番瞠目结舌,他感触最深之处,便是意识到一通百通一词,放在这里几乎未有一丝贴合,即使单一某种意念之力,在每一层演化也有截然不同显化方式。

  而且每一层之间感悟其中,其区别间并无高深低浅之说,而是所呈现方式不同,更是各方面知识和道理融化汇合,同一意念感知,所体现天文、地理、象数又各不相同。

  即使刘君怀再是潜心冥会,在下一层空间又有了他种诠释,寻常间那般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般解读方式,极不适应在此地使用。

  对于此间复杂诡异多变天象显化,令刘君怀百思不解,驳杂繁冗之感屡次袭上心头,几乎让他生出不耐之感,好在数番情景交炼后,终是使得他渐有融化精微察觉,平日里某些细枝末节不通之处,在与诸般感知相结合后,有恍悟之感顿生,这才令他见晓智慧塔真实秉义所在。

  想到之前自己因为急切心理所蒙蔽,才会想得越多偏离周全越远,却没料想到,随着诸般感知愈加密集,才愈能章显出最真实事物之蕴含,不由得令他嘴角撇出一抹笑意。

  这个智慧塔果然不同凡响,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成于易,于细微处方见精卓,越是一点一滴、一丝一毫,越能体现一滴水折射太阳之境地。

  就像刘君怀所掌握的瞬移神通,除开那些神兽们的相关天赋神通,单独感悟瞬移神通,人世间本来就没有瞬移神通这种力量,若是一心却感悟它,永远也施展不出此番神通来。

  只有将空间法则与时间法则精髓融于意念当中,这两种力量的融会运用,才能达到瞬间在不同空间显现效果。

  智慧塔就是这般一种特殊的存在,无论哪番感悟均是直接与法则力量相互融合密切相关,即使一方空间内法则力量互相激斗,互相排斥,智慧塔空间中一派混乱,也有能够融合在一起的法则存在着。

  此刻,万象二字在他脑海不断浮现,客观突兀地耸立着,或金勾银划铜胎铁骨,或笔力虬劲,其上久浸着岁月沧桑,也依然不能磨损它的意志,就这么傲然地挺立于天地之间。

  就在这种感悟交集之中,数月时间过去,刘君怀才渐从沉浸中回转过来,此时他也不过才进入到智慧塔第七层而已。

  随着这一层的进入,刘君怀也感受到凝聚意志之时剧痛,此时的世界之力开始不断碾压他的肉身、灵魂,灼热能量沿着周身毛孔、窍穴,冲入经脉血管之中,肆意灼烧,他也逐渐承受住到天地大势洗礼。

  世界之力在其周围形成巨大无形力场,隔绝法则后的封闭空间,处于一个独立世界之中,而这个世界,充满浓郁到极致的世界之力!

  封闭空间最直接作用,就是令试炼者浸浴其中,将世界之力加持其身,一遍遍淬炼灵魂血肉,驱除出自身原有世界之力中驳杂物质,再以更精纯力量灌注入内,慢慢吸收炼化。

  开裂血肉一次次破裂,再愈合,每一次过程均需要耗费巨量世界之力,身体不断吸收,又以肉身破裂,重新修复方式,消化着这些力量。

  刘君怀咬牙承受着巨大痛苦和严苛心志考验,意志力不够,则会因承受不了巨大能量而爆体而亡,灵魂气息不稳固,便会因为持续痛苦冲击而魂飞魄散。

  这种极致痛苦循环往复,足足持续了一年时间,如此长时间忍受这种剧痛,无数次使得刘君怀几欲昏厥,又在恍惚中被某道声音及时唤醒,方才令他始终紧守本心,不致意志溃散,那蜂拥而入的世界之力,才未将淬炼修复之力,化作无尽锋芒将他身体撕碎。

  这种痛苦就像是身体不间断被卷入磨盘中挤压,碎裂血肉再被浓郁盐水中浸泡,又经烈焰炙烤,极寒凝实,胚坯塑形锤炼打磨。

  此番痛苦来自于肉身,但是却反映在灵魂和精神之中,虽然难以忍受,但这两种气息也愈加夯实浑厚,一年时间里已渐如厚重大地一般安如磐石,跌宕起伏岁月痕迹镌刻其中,柔韧执着凝固在深厚土壤中,淳朴而厚重品格沉淀出无数个层层叠叠历史印痕,将一股勃然生机始终延续着。

  无数次极限条件下逼迫出刘君怀巨大潜能,灵魂与精神之力一次次蜕变,渐有亘古不变灵魂意念稳若大地,道道极致压缩凝实法则纹路深刻其中。

  这时痛苦对他心魂冲击越来越弱,一股厚重道蕴波纹从他身上波及四周,宛如鳞波般,一层层朝四周推进,激荡起七层空间世界之力绽放无量金光,一时间佛光浩荡,丝丝缕缕金光落下,佛陀虚影自刘君怀体内再次幻化而出。

  空间内,竟是有木鱼声回荡而起,咚咚咚像是敲在刘君怀心上,带着一种齐心涤虑意境,净洁身心,清除杂念,洗涤荡漾着他的心性。

  渐有深山幽静之意在这方空间里泛延而起,崇山峻岭之中,一股清泉飞流直下,跳珠溅玉里露出一角古庙残墙断壁,泉边有个老态龙钟的和尚,一瓢一瓢地舀了泉水倒进桶里,用来烧茶煮饭,洗衣浆衫,老和尚眉毛黑白夹杂而头发雪白,由于年迈视力极差,每一个动作都充斥着暮景残光之意,缓慢而且颤抖。

  古寺破损墙垣一侧,隐露出庙堂一隅,有禅榻倚靠在墙边,几册经书与古籍在榻上一角叠罗着,随微弱过堂之风穿过,吹动着枯黄卷起的一页经文沙沙作响。

  微风来处,有云雾山间撩绕,孤峰耸入碧天,日落余晖照应出,笼罩在茫茫雾气中的松柏氤氲如生烟,这残破古寺与落日凄凉,立时激荡起刘君怀心中深山藏古寺般离世之感,宁静、淡薄里,夹杂着浓郁皈心苦思之念。

  两种不同意境禅意,出世修心与入世度人意念交集,妙之又妙气息渐在他身上升腾,他渐觉自身被一道光芒所环绕,流光溢彩,神辉璀璨,划动无尽奥秘,显化无尽禅意云涌。

  那一霎那,他神念探识之力宛若沧海一般浩瀚,大山一般凝实,化作无数紫光,浩荡空间,笼罩幻境空间周围万里,山水草木一举一动,尽在他的觉察之内。

  此刻,他深深感受到红尘俗世禅意如花,如一朵皎洁如玉的白莲花,佛端坐在上,慈悲为怀本相彰显,不经意间把自己内心心结凝结成丝丝馨风漫洒,意滋生里,焚香虔诚默诵吟章在耳边舒缓涌荡,有时光流年的花絮轻飘,月垂幽帘,隐映美好景色,朦胧间,心灵沉醉!

  此时的刘君怀心境安然,回归心灵的质朴,在静中见真意,在淡中识本然,于繁华处独守清凉,于纷芜处静心养性。

  他只觉看遍了人世繁华,方觉平淡最真,心境因历练而成熟,本身气息因沧桑而厚重,诸般感悟因体会而感恩,因坚持而成功

  时光浅白,花影微凉,又是一年光景过去,刘君怀再次睁开眼睛时,才发觉已来到智慧塔第八层。

  现在的他,遍身满溢着佛家大慈悲特有气质,透露着佛之本质,不染世俗的无污无垢禅气盖世蒸腾,只是身形转动,便挟带起禅道妙悟晕荡而起,光明清净里智慧之光呈波纹般涟漪舞动,舒缓出无尽金色和暖光辉。

  佛陀虚影依旧在他身后半空悬立着,一股玄奥力量隐隐散发而出,祥和浩荡佛光普照百丈,脑后巨大太阳般璀璨光华闪烁,光彩夺目间无形气势爆发出来,霸气横亘弥漫,充满浩荡佛义在其间涌荡不停。

  刘君怀漫身浓郁檀香之气萦绕,被淡金色智慧光辉笼罩,丝丝缕缕毫光刺目,照耀这片天地。

  每一个毛孔有细微金色漩涡显现,古老梵文缭绕的朦朦胧胧,与四周纷纷扬扬洒下的佛光普照共映奇光,道道法则烙印种入其中,仿佛是巍峨山岳般凛然乍现,支撑起他力量无限的高大身躯。

  他徒然一声长啸,音波化为滔天巨浪,冲击得八层空间气流都汹涌澎湃起来,两眸犹如日月,一睁一闭间,仿佛世界都在生灭,道道神念之力犹如银河流转,蕴含了无比精纯力量。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