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六十九章 阳秋道人的嫉妒

第八百六十九章 阳秋道人的嫉妒

  亀山浩司的话,令众人心中焦虑稍缓,亀山岳出声问道:“祖父大人,那处迷宫之内可否布下些陷阱之类措施?虽然迷宫通过之法尽在我所掌握,但仍有一线生机留存着,说不得有人会瞎闯乱钻趟出一条路来!”

  亀山浩司淡然一笑,摇头道:“若是达到完整法则领会,才能将那迷宫内情形做出些改变,但东蝇一族早就失去了感悟完整法则资格!若是没有详尽地图指引,你我也进入不到其中,即使有着详尽路线图,想毫无风险也是不可能!

  “布置陷阱,尚不是我等修为能够做到的,但那处迷宫通道,即使有地图指引,也不能一次超过十人之数,所以仙界仙人目前情势,对我们造不成任何威胁!派遣族人前往仙界一事,也不能就此放弃,早些找寻出另外独立空间甚为必要。

  “但是,在未探明仙界具体形式之前,可暂缓此次人员派出,毕竟此地秘境有泄露之嫌,此时外出,极有可能被仙界所监视,有必要对于迷宫内情形稍作监视,已探明有无仙人前来寻路!”

  他身后鬼头家族老祖鬼头庆吾接道:“此人要有隐身特长才是首要,虽然其中会有一定风险存在,但进入范围并不深入,在观察一段时日后,还需穿越迷宫之外,安置几枚水晶球,便可在秘境之内监控通道,就不再需要身犯其险!”

  亀山浩司点点头,“已经六年了,若是诸般推测成真,想来迷宫通道之外很不安全,那是万万不可轻易穿越过去,要知道我等三人至少有一人要亲自引领方可,若是不幸落于他人之手,东蝇一族就再也未有秘密可言了!”

  且不论东蝇一族这边如何安排,刘君怀一行人也在五日后来到第十四重天入口处,接到讯息的五方仙帝亲自前来相迎,见到刘君怀此时境界,虽然早知详情,也是另有一番感慨。

  “不知现在是称呼你万象仙尊还是君怀,不过我也是赞同仙界今后称谓,不再以封王碑赐号为主要称呼,这样可省去太多无谓查询时日!别处自不敢言,圣光社今后若是再找寻某人,就不需要耗费忒多人力物力!”

  他这话倒是不假,圣光社之前,为找寻某人,往往需要出动大批仙人,搭乘高昂传送阵,往返穿梭于三界,即使圣光社有权限将这种费用减至最低,一年下来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延续原来名谓在查询起来自然方便许多,至少不需要再从此人飞升之日查起了,这种变革可说是意义巨大,实际上封王碑赐号并未曾标明,仙王之后必须置换名谓,此种繁琐杂乱之举,其实是仙界仙人自行造成的。

  毕竟具有了仙王称号,可令自身身价无限提升,这也多是盲目自尊与虚荣导致,切实与天道真实意志不尽相合,虽与道义之间未有牵葛,却是具有了鸡肋之嫌。

  真正仙王中期不需要某个名号加以证明,自身修为气息便表明了本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境界层面何如,可笑的是这般巨大弊端,竟是在仙界硬生生留存了数万年,若不是刘君怀使得封王碑赐号形式出现巨大变化,即使百位乐圣仙师这般修为与名望至高者,也无力改变此种状态延续下去。

  毕竟此传统泛延数万年,且多以为是天道意志刻意为之,令寻道者做出与天道意志相悖之举,那是万万不可能形成规模的。

  五方仙帝引领着众人回到天道殿,接着众人纷纷前来与乐圣仙师请安时候,刘君怀一人出得大殿,探出神念感知一下此处仙域又与下界有何不同,

  天道殿实际上并不是圣光社在此地所设,还是它早年间便依附着圣光社发扬光大,逐渐在此仙域形成了独一无二般强大存在,随着自上界修建起的传送阵抵达此地,这里便成为中下两界交界之地。

  圣光社本就掌握着这两界日常事务,索性也将两界通道设立在了天道殿,天道殿在仙界虽然只属于中型势力,统共也不过两万名仙人,但只是仙王仙尊境界者就有三成,高阶仙人实力,即使是下界超级势力,也是远远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并不是将中上两界就没有低阶仙人,纵然在上界的超级势力,也一样有金仙级别仙人存在,这是因为这些低阶仙人多是仙人后代,自不可能将他们赶去下界重新修炼起。

  不过这些低阶仙人在各自势力,自然不会有地位可言,多做些日常琐碎杂事,那是万万逃避不掉的,哪怕此人父母兄长贵为仙尊仙帝。

  但这也是下界仙人望眼欲穿的修炼环境,毕竟自踏入中界之后,天地间仙气浓郁度,已然数倍于下界,在此等环境下成长起来,要比下界至少节省数倍时间。

  这里也是刘君怀所见识到仙雾缭绕最为浓郁之地,即使之前他遇到的环境最为优秀之地,譬如天海府那一片岛屿,亦或是天鹤堡那一处鹤趾隅秘地,也均与此地远远不如。

  而且此方天地间自然规则气息相当密集,即使法则之力也能在刘君怀的神念感知下时有出现,虽然与那封王山或是智慧塔无法相比,但也是刘君怀仙界内所见最为富蕴之地。

  感觉到仙界内几乎无处不在的仙王与仙尊初中期,他心底里的一丝进阶优越感,也消弭的无形无踪。

  这番情景令他感觉到震撼,此地距离下界只有百万里之遥,却是存在着这般巨大变化,不能不令他感到天地自然演变之玄奇,诸般天象运转,地维倥偬,像一架模拟天道的机器,又好像造物将自己意志施之于物的沙盘推演,方使得刘君怀有了一点形象化认识。

  实际上,在飞升之前,老管家所讲仙界三界划分,却是与他现在所知不相吻合,他依稀记得老人家所讲的中界,乃是从第八重天算起,何时改变为现在的第十四重天他不得而知,但此时觉得这种区分方式才算是最合理不过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以此时的刘君怀个人认为,将仙人日常修炼同天地自然勾连在一起,把仙人思维从寻找修炼资源求生存的局限,扩展到对自身之外环境关注,才是三界划分最为合理之处。

  而大罗仙后期之后境界,便是这种感悟天地自然,重于循环不止的修炼开始,也即是修身与养性之临界点,一旦获得封王碑认可,便是踏入中层界面的开始,从而产生物我之分。

  一目了然,先有阴阳之道,再有自然法道,人当然是自然中一份子,有了效法自然的自觉,就意味着产生了主体意识,从而建立起由摹仿自然而得到独成体系的人类修炼机制。

  演示自然运转仪轨没有比天地更形象,演示变化推进方法没有比四季交替更形象,演示色彩和形体存在形式没有比日月更加形象,这便是给了修炼者足资参照形态,就像耐心的老熊,一遍一遍地演示爬树动作,让小熊一点一点地学习。

  随着仙人意识与心念逐层次递升,也是于天地间相互感知的愈加贴合,这才是最为通俗易懂的天地自然演化规律,这种然运转仪轨的徒然醒悟,使得刘君怀伫立在原地,一时间陷入了深深思虑当中。

  这种情形使得前来寻找他的阳秋道人很是嫉妒,此种悟道状态,乃是他一生所追寻修炼境地,却是少有机会能够真正沉侵其中,却没想到,只是简单地出外行走,刘君怀便能很快与天地呼吸频率同步,又怎能不令他心生艳慕。

  很快刘君怀便觉察到身后阳秋道人的存在,他迅速回转心态,轻笑道:“师弟我是不堪于那种繁琐嘈杂交际环境,师兄这是也感觉到不适了?”

  阳秋道人撇嘴道,“我哪里像你举事这般洒脱,是师尊有命,要我前来相请!”

  “那我怎地见你一脸的不甘情愿,不会是耽搁了师兄听取师长教诲?”

  虽然才相见数日,刘君怀却对这位年长自己万年的师兄,有颇深感知,阳秋道人虽自称道人,但日间行事却未有一丝方外之人的恬淡与沉稳,相反秉性爽直畅快得很,虽不至于毛躁鲁莽,但与心机也没有多大关系。

  阳秋道人苦笑道,“我说师弟,师兄这是嫉妒好吧?想为兄我偶得忘我境地,一生也只有数次而已,还是万般酝酿后的机缘巧合,像是你这般随时随地自如进出,多好的心态也被你打击了!”

  刘君怀乐道:“那是,我乃天地间修炼奇才,又哪里是你等着凡俗之人所能够比拟!你何时听闻过不到三十岁的仙尊?”

  阳秋道人气极而笑,“那倒是,虽然师弟你此言语气有些傲娇嚣喧之意,倒也与实际有所接近,天地间还真是少有你这般妖孽!”

  两人互视一眼,猛然间齐声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之间仿佛早有数百年同门间那种熟谙与相知,笑意里有通达般舒爽!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