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八百八十八章 汩汩神音妙语犹如大道之海

第八百八十八章 汩汩神音妙语犹如大道之海

  良弼仙帝接着道:“我与破山堂数位堂主也素有交往,甚至相比理全其人还要久远些,是不是有我来出面,先行探一探理全仙帝行踪?”

  乐圣仙师摆手道,“此事暂不急于部署,先将那个破山堂具体情形说一下!”

  晗昱仙帝说道:“此事由我来讲吧,在圣光社之时,便与破山堂一位老祖有密切联系,这位老祖便是圣光社现在的九长老巍然仙帝!不过巍然仙帝自身没有任何问题,但他曾经给我讲过破山堂一件秘事!

  “破山堂算得是所有隐门势力中最强大势力,门下有高阶仙人四千左右,距离现下已建立万年!在破山堂最高权力者并不是堂主,而是上一任堂主班底所组成的长老会!

  “巍然仙帝便是长老会中一员,根据他讲,两千年前,长老会自大长老以下的六位长老,均反对现任堂主出任此职,被反对者便是这位理全仙帝!而理全仙帝就是那位长老会大长老鹏云仙帝之子。

  “包括巍然仙帝在内的六位长老,所反对的原因所在,便是因为理全仙帝此人曾修得一门魔教技法,这种魔教技法叫做青焰屠神咒,乃是一种可侵入识海的神念攻击之术,却是需要不间断吞噬仙人元神来进化!

  “某巧极一日,长老会五长老无意间探得理全仙帝吞噬过程,那时理全此人还只是仙帝初期,为保得大长老血脉传承,五长老只向大长老念及过此事,其他诸位长老均不知情。

  “但数年后,其他长老却是自其他渠道获知此事,便集体在长老会提及此事,未果!不料想,一月后五长老便从此不知所踪,现在的五长老实乃日后递补之人。

  “诸位也知我等寻仙者闭死关数十年很是正常,在数十年之后五长老失踪一事才被发觉,于是长老会上其他长老再次发难,却是又一次被大长老强行制止,巍然仙帝便是那时离开破山堂,投入到圣光社门下一个附属势力当中。

  “就在那一日长老会上,大长老鹏云仙帝便召集出十几名仙帝后期,在破山堂之外留守,那十几人却是无人知晓其来历,自此之后便生出了大堂主一职更选,自然在大长老一力庇护下成功当选!

  “我所讲这许多,便是为诸位提供些思路,由此看来鹏云仙帝父子诸般举动十分诡异,诡异之处在于魔教技法与那十几名不知来历者,更与这对父子不良秉性密切相关!以我个人意见,那位破山堂大堂主理全仙帝必有蹊跷之处!”

  现场一片静寂,纵使与破山堂有相交之人的良弼仙帝,也没想到破山堂背后还有如此隐秘之事,不止是他,此时在场众人心中均已确定理全仙帝,便是那位暗中与仙帝联盟有牵扯之人。

  而此人的上线,极有可能便是他那位贵为大长老的父亲,众人之所以不贸然开口,便是已然意识到,他们极有可能又深挖出一个仙帝联盟相关势力,而这个势力有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低于东蝇人残余实力,而且多处在未知当中。

  良久后,还是光幕中的兴贤仙帝首先开口:“既然此事牵扯如此重大,我那徒儿一事可暂时放到一旁,毕竟只是他一人而已,因此而影响到仙界大势,却不是我所希望见到的!”

  默默瞥向乐圣仙师,见师父颌首应允,刘君怀这才出声道:“我之资历实在是底下的可怜,但我也要提出心中想法,以供诸位前辈参考!在我看来,展鹏仙帝一事反而是势在必行,也刚好借此由头来公开向理全仙帝展开行动。

  “若我心中猜测方向无误,那理全仙帝身后之人便是他父亲鹏云仙帝,由此而引出鹏云仙帝有所动作现下无从猜测,但却可侧面提醒此处仙域其他势力,此种提醒方式可用小范围流言来拉开帷幕。

  “如此一来,我们与鹏云仙帝之间便处在半公开对峙局面,最好的期待,便是破山堂内部有人出面响应我方势力,即使无人响应,也便于下一步向整个破山堂全面围剿!此时形势逼人,宁可错杀,不宜放过,对于某些破山堂内部观望风声之人,也没有什么可于心不忍的了!”

  天道轩副掌门安平仙帝,两手猛地一拍,叫道:“好!君怀兄弟此番建议甚是要得!实际上我等大多数人,皆是在顾虑所涉及无辜问题,由小范围流言来侧面提醒破山堂内部之人颇有必要。

  “理全仙帝被捉拿后,肯定会有与良弼兄相熟破山堂之人前来探寻,再由他来婉转提醒,破山堂内部与大长老理念不同者,再未有丝毫表示,便是怨不得他人了,那时候破山堂一有异动,我方便即全面开战,不能再有丝毫怜悯之心了!”

  一抹狠厉在晗昱仙帝两眸中闪过,“万事不能两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之理,在事关大是大非问题面前,更是弃之如敝履之物!此时对待敌人宽厚过甚,便意味着今后会有更多仙人性命难以保全!事关生死之事,取决在于仙人自身,再不能悟会其中机宜,只能怪自身取舍念想之愚钝了!”

  五方仙帝也是说道,“宁可错杀,不宜放过,固然有其道义相悖之处,但却是符合道法之完整趋向!况且我等也非盲目妄杀,只要不亲自参与到对抗中来,自不会伤其性命!”

  即使乐圣仙师这般以宽容教化为道者,也是深叹一声道:“道于万事万物中,以百态存于自然,其中既有长远与宽阔一面,也有大道悖乱后的天威惩戒!对于某些心中道义沦散,士不知学却又抱独守残者,略惩警戒,将更多迷失之人引回到伦理纲常轨道中来,有时候也是万分无奈之举!”

  光幕中,兴贤仙帝陷入短暂顿悟,旋即欢喜地手舞足蹈:“我明白了!天能覆之而不能载之,地能载之而不能覆之,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辩之,知万物皆有所可,有所不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一个公字在心即可,天道只在乎结果,而不会强求其中是非取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乐圣仙师甚是欣慰的向兴贤仙帝点点头,“物情顺通,故大道无违,既是重责担身,故是非举措何种施为,全在于本心,妄念乱行皆是与大道相违之举。施妄者,乱之始也,以世间诸般道念神辉湮灭乱行,便如同万般恶行被施妄者加持己身。

  “执念持之于本心,何种施为,皆是欲救沦落於穷巖断壑之中者于水火,哪怕此举为世所嗤笑谩侮又能如何?既笃志大道,故无需遥兮虚名,水静以平,不着于相,方能大道有成!”

  在场中人心中均是震撼不语,这些道理他们心中也是明了,却是无法用言语来具体描述,也无乐圣仙师这般理解通透,仙师如此三言两语,便将其中最为韬隐玄朴寓意理顺阐释清晰,更是他们远远不能做到之事。

  莫要小看了此种道理诠释,它既是道义的阐明弘扬,亦是对于天地自然感悟的引领教化,仙人们对于天地感悟往往恍似雾里看花,能感知到天地自然高绝,却总觉终隔一层望不真切。

  此种若明若暗模糊感知,若是未有引领教化加持,也许会永远有花似雾中看之感,自然不能将其中道蕴寓意理解明晰,但有了道理诠释略略数语,便极有可能于恍然中茅塞顿开,闭塞的思路与感知,便是由于得到了此种事物启发,豁然通顺。

  所以讲,此种道理诠释,去作用即如醍醐灌顶,亦似涣然冰释,可使认知与感悟柳暗花明之时豁然开朗,又有拨云见日般地心间天地四时显现。

  而能够作出此番详尽而颇有说服力阐释者,天地间所存寥寥,而此时他们眼前便有一位,这便是能够被仙界绝大部分仙人所认同的乐圣仙师。

  此时,乐圣仙师之语亦于澄澈空灵中缓缓道来:“法天象地,万物随缘而生随缘而灭,其中有吉凶相辅相成,万物籍化,便如吾心澄明,既似秋水一泓,更是素心满盈。道源既判,降本流末,悟其真者,因真修真,内真而外真自应矣。识其妙者,因妙造妙,内妙而外妙自应矣......”

  他口中念念不绝,自己心神也深深沉浸在道之意境中,更使得在场中人渐趋不可自拔。

  不见乐圣仙师唇动,但闻大道之音滚滚如雷,天地仿佛亦为之折身,只见那一方空间内清气缭绕,白云驻留,霞光横贯,彩虹环身,众人胸中五气不由自主从胸前升腾而起,在头顶结成一片云气,如同云里看花,模模糊糊,不得分明。

  众人沉迷其中,却不知太乙楼之外天地间异象衍生,大道之音如雷霆滚滚,激荡起虚空深处云海云卷云舒,飘渺清气缭绕三千里,天际气象万千变幻中,有万道霞光横贯天宇,似有隐隐圣气凛然而至,化作渺渺氤氲之气晕荡在广阔天地间。

  汩汩神音妙语犹如大道之海,缭绕出晦涩深邃造化法则符文无数,大道神韵苍莽雄浑却又深远模糊、飘忽不定,隐见七彩长虹环绕其间,在大道之海中沸腾不休!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