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零一章 遍地储物戒

第九百零一章 遍地储物戒

  空间领域之中,道道能量与法则气息泛起,化成最原始天地能量,涌动出轰鸣不断。

  几度交汇之处,十数道极光能量光影便是湮灭近绝,刘君怀两眸中展露出的凶厉与果断,也瞬变惊喜,剧烈喘息导致肺部气管收缩,发出如鸣哨样声音,夹杂着一抹恍若重生后的侥幸意味。

  因为极光的形成,乃是光之本源法则完整凝实,诞生那一瞬间,便是有部分灵智生成,垂衍于天地间,更有借助天地之势,至达洞察方圆万里之能,在刘君怀这般手段齐施后,其中浓郁法则气息,已被极光所感知。

  极光能量光影湮灭后的瞬时威势收回,便是极光感知灵敏反应结果,其中吞噬法则气息最是令它感到不安,所以,在接下来刘君怀的神念拉扯中,所触及之处丝缕极光,竟是拼了命般挣扎扭动不止,带动整个极光罩细微涟漪涌动接连显现。

  在那一瞬间,原本五色光晕迸射出的诱惑意识,也在涟漪震荡里隐匿消失不见,显然面对刘君怀所带来潜在危险,逼迫得一向肆意挥射的绚烂光晕,也转念间收敛起那一份傲娇。

  镜像世界里的神念探识可体察极致细微末小,自然将极光感知有所觉察,令得刘君怀心中好笑之意骤升,神念却是丝毫不敢大意,依旧小心翼翼耐心探近。

  与遗址内遮天法则相比,极光罩丝缕光线,便没有了那种可传而不可授、可得而不可见般神魂隐晦,在反射出的五色光晕里明晰可见天地贯通之势,在天地间拉拽出一线垂落,摇曳着多彩艳丽之色。

  它本质是混浊状态的光线物质呈现,又是无尽丝缕中极光罩其中一缕,与天地游走的法则之力截然不同,再是怎样挣脱也是逃离不得,于是在百息后,便被刘君怀的神念强行捕捉到一缕,在各式法则纹路渲染之下,其罡风腐蚀之力,片刻便被击溃。

  切割之力挥展之下,那一缕极光顿时绽发巨大波动,一道五色绚丽光束冲天而起,激发出恐怖光芒,虽只是稍纵即逝,却也惊出刘君怀一身冷汗,好在有空间领域相隔绝,倒是未与其他极光丝缕产生共鸣。

  其上散发荧光,有着微弱凌厉劲气与淡淡威压,一丝灵性隐现出一抹灵动闪避,便被无尽吞噬之力倾覆,在天莲心火炽烈高温之下,一缕极光覆面发出嘶嘶声响,丝丝缕缕青烟冒起之处,终见一丝罡锋气芒软化。

  刘君怀盘膝于空间领域半空之中,迅速沉浸在延绵无期的缓慢进展当中,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五色法则纹路气息涌入感知之中,随着紫色圆球紫色光线强行夹裹着一缕纹路气息,渐渐化作古晕字符,缓慢被紫色圆球吸纳,一丝光之法则明悟浮现在识海上空。

  如此炼化循环不止,随刘君怀体内光之法则气息渐聚渐多,炼化速度也是愈加迅疾,半日之后,识海内已有光之法则彻底明悟显现,虽尚不完整,但也令他周身五彩神芒大放华光,一股沧桑中的亘古奥妙久远气息升腾,化作滚滚流光在身躯各处晕荡不止。

  晕荡之中,蕴含着丝缕神秘幽深法则气息穿插游走,满身光之法则气势升腾如渊海,道道极致腐蚀与极致罡锋气息涌动四散蔓延,与极光罩丝缕碰撞后波动起来,短暂紊乱中,此种气息迅速与其交织在一起,更多幽深法则纹路涌现。

  又是半日之后,刘君怀已然将十几缕极光炼化汲取,这时候的神念探识已经能够很轻易探入极光罩数尺范围,更有数团光焰精髓被打上烙印小心储存起来,刘君怀身体也在空间领域下,轻易穿越那数尺空间,转瞬来到极光罩里遗墟碎砾遍及之地。

  在两脚乍一踏上地面,神念感知令他感到一阵惊奇喜意,在一片混浊气息里,一处残缺古代城址赫然显现,丝毫未沾染极地之光罡风划刮与蠹蚀,城垣、城门、护城河、道路甚至排水系统断续显现,虽未有完整建筑存在,夯土建筑基址却是处处可见。

  地形地貌与自然河道痕迹,勾勒出曾经城址概略轮廓,干枯水井与爆炸后的灰坑可见其底,因为极光罩存在远古,相比于古战场遗址内其他位置,此处地表浮土几乎不见,乃至地面散落破碎陶器之上色彩,依旧清晰可辨。

  虽岁月痕迹沉淀深厚,但城垣除地上部分已平外,地下及基础部分保存较为完整,结构比较清晰,各式规模炼器窑凋残遍及四处,显示出此地原为一处炼器作坊密集之地。

  炼器窑烧土上还有大量炼器材料与破损可见,刘君怀神念感知其中数道稀薄仙器器韵,此种意外发现令他心头有惊诧之意泛起。

  要说极光罩笼罩之下,不会再有哪怕细微空间不被波及,现在却是有几十里空间完好,虽然一丝半缕生机未见,但无数年头下的沧桑与岁月侵蚀,被遮挡在极光罩之外,内里却未有一丝极光之力泛延。

  他知道此时不是探究之时,便转瞬放下心中疑虑,迈步步行其间,于片瓦碎砾中找寻有价值之物。

  此方范围内同样法则与规则之力,四处横芥如杂草丛生纷乱不齐,夹杂在浩荡亘古苍茫气息之内,密织蛮荒韵纹充斥在其中,地面裸露之处,泛起如蜘蛛网般密集裂痕延伸各处,冰冷凌厉杀戮气息不时显现而出。

  无数具尸首散落于各处角落,竟是衣衫血肉微见,还有零星血红已被渲染为黑褐色斑痕,锋痕剑迹刻画在无尽彰显之中。

  骨骸之上因为未有苍茫岁月烙印其上,比之外界骨骸强悍威能有明显不如,残留精神能量尚有余留,也缺少了那种狂暴气势。

  唯一能让刘君怀感到欢喜的,便是那无数尸首上的储物戒,明显未曾遭受到年月侵蚀,依旧保存完好,只是取过一枚探入,便惊见巨量炼器材料在其间显现出来,不由得令他高声大笑不已。

  这巨量炼器材料中,炼制神器材料也隐有可见,要知道神器极其难炼制,其首要便是材料是否齐备,尤其上好材料价值甚至等同于普通天材地宝,此枚储物戒中便有一块巴掌大小混沌女霖石存在。

  不再有丝毫犹豫,刘君怀快速穿行在几十里空间之内,只是半个时辰,便是收集起近两千枚储物戒,每一枚他均是略望一眼,只有储存有珍稀之物者,才会被他刻意分开存放。

  其中有数件神器与法宝,着实令他喜悦非常,只是他没有特意取出,仙界激战正酣,能够少耽搁些时辰才是,他还是要尽快返回的,毕竟圣光社两位统领被他引入到了此地。

  此地底下还有数处禁制存在,因为年代久远,封印或是阵法松动之处已有破绽,有丝缕生机溢出,才是他最为关注所在,进入极光罩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已是令他有了极其巨大收获,地底禁制存在,愈发使得他心潮涌动不止。

  终于将所有储物戒收取,有有数百枚储物戒到手,顾不得仔细查看,他便是瞬移至其中一处禁制之地,随手破解掉几成摆设的阵法之力,一道漆黑洞口便是呈现在眼前。

  此处存在虽然阵法设计无比复杂,却是因为能量供给原因,阵法至于地底部分有些许还在运转,丝毫未挡住刘君怀进入脚步。

  随着百丈洞穴渐在眼前显露出来,未及步入,已是温度骤然直降,洞穴内部覆盖浅浅白色冰层,有莹莹亮光闪动,氤氲在一团浓郁冰气里,透过冰气冻实结界,可朦胧看到,一个幽深广大白色冰封空间,出现在他视线之内。

  空间里彻骨冰凉,有厚达数尺坚冰覆盖在百丈洞穴四壁,晶莹几欲通明地面上也是厚厚冰层铺展,冰层之上,三个方形巨大光罩悬浮于冰凉当中,隐有湛蓝光线不是在光罩之上一划而过。

  刘君怀的神念探知之力一经探入东首光罩,便有一种古朴苍黄气息鼓胀铺面,散发着淡淡威压,犹如音波一般穿透能力极强轻微颤动传来,其势并不锐利且带有清新另类寒意。

  每一次音波鼓动,便有丝丝缭绕青蒙雾气翻动,凛冽气息悄然绽发,更有一缕腥甜在其中弥漫,道道光影涟漪泛起,一团泛青兽影便是直接显现。

  泛青兽影只是噗一显现,便有一种难以言喻压迫之感扑面而来,令周围青蒙雾气涌动,可怕威压使得空间内隐隐颤动,一只寒焱珠龟徒然显化出来,寥寥堪有成人巴掌大小,一张三角形脸盘,一双乌黑透亮圆溜溜小眼灵动闪烁,龟缩于翠绿龟壳下,直钩钩盯着刘君怀机警张望着!

  刘君怀面色自凝重转为惊喜,那可怕威压里,分明有远古神灵兽之威乍现,这种漫身威势鼓动,虽有意念转动便即灰飞烟灭的强悍气息,令他从中模糊感受到一种熟悉气息波动。

  那状似龟缩畏惧寒焱珠龟,口鼻中一丝气息溢出,有冰冷凌厉却不凶残寒气隐现,刘君怀喷散出的气息,对于寒焱珠龟来讲同样似曾相识,也许是他未感觉到胁到自己生命气息存在,小小龟首居然缓慢伸探出来,试探着一点一点地延伸!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