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一十四章 看似表面纯良

第九百一十四章 看似表面纯良

  跟随敖五回到深潭旁洞穴里,与大宝小宝玩耍一会儿,刘君怀便向着敖五敖贠讲出真龙一族之事,敖五立时惊得高叫一声,那敖贠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眸骇然之色频闪,嘴巴张开着犹如呆痴。【,

  不能怪它们如此反应,真龙一族对于他们来讲实乃无限崇高存在,其地位远远高出族中龙皇,因为即使无上龙威满溢的龙皇,也仅仅是体内有一缕真龙一族血脉传承。

  况且,在敖五进入神龙圣地之时,真龙一族已然在天地间消失,事关真龙皆是传说中存在,此时听闻刘君怀竟是有真龙一族确切消息,又怎能不惊骇失色。

  见到两位眼神中怀疑神色,刘君怀可以将身上一缕龙息释放出来,虽不甚精纯,但对于敖五两位来讲,无异于惊涛骇浪。

  即使本族龙皇身上,也不必刘君怀所展示龙息浓郁多少,将龙息视为最神圣之物的敖五、敖贠又怎会感受不到。

  “可惜我尚不能运用体内真龙之力,若不然,说不得也要给五哥留下一些!”在详尽讲述了雷炎龙王与龙地凝魂果所发现过程,它们这才深信不疑。

  龙地凝魂果与龙地神树本就属于及隐秘存在,即使仙界诸般传说,也未见其一丝消息走露,即使没有刘君怀所展现龙息韵味,也足以令它们心中疑窦尽除。

  敖五强抑心中极度振奋,惊声道:“看来真是天意如此,要我神龙一族与你结下这般奇缘,不然任何解释均无法考证我们之间关系。在天地间消弭数万年的真龙血脉,皆能被你所救助,龙息能够永恒于宇宙间,果然不是轻言妄论!”

  敖贠低头向凑上来的大宝小宝细细讲述,虽然两个小家伙尚属幼小,但血脉中的传承记忆与气血相连,使得它们纷纷向刘君怀报以极度感激之意,未过得片刻,它们眼中居然流落下来两行泪迹,令刘君怀心中惊骇血脉力量的通上彻下般神奇。

  也当如大宝小宝血脉中有一缕真龙一族龙息残余,相比普通神龙血脉的敖贠,它们心里除开震骇之外,还有浓郁熟谙亲切之感。

  大宝返身倚入为它们擦拭泪水的刘君怀怀中,娇声道:“父亲,莫不是日后就能见到神龙的祖先们?它们是不是很强大?”

  刘君怀柔声笑道:“何止是强大,真龙一族最强盛时期,可是宇宙间至强霸主!只是真龙极致贪婪与桀骜本性,使得天地皆为之愤怒,才召集人界、神界、魔界忿而群起相攻,最终导致真龙一族整族湮灭。

  “但真龙睿祖皆为圣龙超脱境界存在,早就将真龙一族此种境遇洞察,也有心将贪婪与桀骜本性就此改变,方才不惜焚身取义、将真龙之龙魂化身于天地之间,让龙魂永恒于宇宙里,便是为得将淬精后的龙魂蜕变重生!

  “父亲恰好遇到唯一真龙残魂,又有后来寻到的龙地凝魂果果树,两者相结合,才会有龙魂再次凝实重生,真龙一族也就此留住了一脉相承机遇,这位真龙一族唯一血脉留存者叫做雷炎龙王,它感受得到神龙一族存在气息。

  “现下雷炎龙王已专心遁入凝魂状态,临走之前留下诏言,九枚龙地凝魂果其中两枚,就留给你们这两位龙皇直系后裔,可令你二人体内生出真龙之气,这位雷炎祖先,可是甚为看重你们两个小家伙!”

  大宝还未有所反应,敖五便是又一声惊叫出声:“雷炎贤祖果真这般讲述?哈哈哈,我神龙一族该当有此一劫,却原来是早在真龙睿祖意念当中,此劫不是为了灭绝血脉,还有更深层寓意留存!

  “两位少主有了那两枚龙地凝魂果,且不是等同具有了真龙龙息生出?少主岂不亦成真龙之体,因而能够感悟到圣龙元魂意志,真龙之气中桀骜骄横精化之后的圣体衍身?”

  刘君怀摇头道:“只能讲有此可能,其中会有龙息契合程度与真龙血脉激活问题,差一丝也不能将那一抹圣龙元魂意志融会透彻!好在大宝小宝龙皇直系血脉里,有一缕真龙演化气息留存,在凝魂果催发引导下,有助于两世命理循环精妙理解愈加完善!”

  敖贠依然未在那份震撼中回缓,消失数万年之物,突兀再现,更是与自己族类密切相关,换做哪一个也会有类似反应生出。

  另一方面,刘君怀就像冥冥中所突然出现的异象环生,他与所有神龙相关均道缘深重且功行宿缘绵邈,其中玄奥深晦,也是他深感骇然之处。

  刘君怀并未想在此事上做过多羁牵,于是取出一只玉瓶道:“此内乃是万年钟乳石,数十万年天地精华所在,只需服用一滴,药力可瞬时间散入全身血肉中,对外可极大滋补肉身,血肉凝实紧致,肌肤柔韧却锋锐气物难以割裂。

  “对内可以调理元神,使人精力旺盛,不易衰老,且气血运转催迸作用彰显,尤其针对神兽血脉进化具有湍激功用。五哥还需尽快进化得成,此间也将要有仙气演化出来,有助于五哥气血生机蜕变。

  “待得时机成熟,便要将你们送回神龙一族所在位面,大宝小宝两位龙皇直系后裔,还需要五哥来贴身看护!此时非同小可,虽仓促不得,但也要尽早做些准备方可!”

  敖五正自神情凝重时候,一旁小宝却是呜咽出声:“父亲,你这是不要我和哥哥了?我俩还小,更是没有多少自保能力,父亲难道忍心眼看着大宝小宝沦落他乡,保守欺凌?”

  刘君怀将小宝也揽入怀中,“不是父亲狠心,你们实乃龙皇直系存在,身上有更大担责,用来保护神龙一族全族安危,这是你们血脉所决定,也是不能有丝毫推诿,难道你们希望手下龙族始终过着流离失所苦难日子?

  “而且你们会有无数万年寿命,将来有的是机会与父亲在一起,父亲知道了你们住处,也会经常去看望你们!再者,返回时间还未确定,至少要等父亲自身实力提升很大一段幅度,才有能力保护你们安全。”

  敖五也是情深意切道:“两位少主终归要离开此地,神龙一族还需要你们身上担责来守护,此乃少主血脉所注定之事!你们父亲将来会是无敌强大存在,不管神龙一族所在如何遥远,你们父亲撕裂虚空而至也只是须臾之间。

  “他同样身上有重大担责需要履行,你们之间是同一类存在,均需要拯救或秉持某些未来事物,在这些完成之前,不可能有长相守望形式产生,早一日去开拓未来事物,才会早一日永久团聚到来!”

  大宝小宝虽然依旧一副懵懂模样,但龙皇血脉传承中既有记忆存留,也有龙皇担责秉性烙印,虽然年幼,它们也知道自己身份的不同寻常之处。

  但终归少年心性,莽撞真诚固然有之,依附之心还是颇为强烈,在刘君怀好一番劝慰下,方才使得两个小家伙破涕为笑。

  为讨得两位欢心,刘君怀讲述了混沌空间添加新成员之事,大宝小宝便是吵着前往,刘君怀与练乐人告辞后,便引领着诸位神兽进入混沌空间。

  只是一见到寒焱珠龟憨憨神态,便令小家伙们喜笑颜开,只一眨眼间,便飞跃到在寒水潭游走的寒焱珠龟龟背上,大宝小宝身上神灵兽,威慑得寒焱珠龟不敢稍作抗拒之意,任由着它们在自己身上大呼小叫的,指挥着它在潭水中四处窜行。

  龙地凝魂果所在之地已被刘君怀划为禁区,也不怕它们将之破坏,倒是阿九迟迟不见来到,与往常表现明显有着巨大变化。

  神念探识过去,果见阿九相陪着凤易烟在混沌天际深处遨游,凤易烟身上也终有精纯神灵兽血脉气息生出,那种古老高贵而且神圣气韵凸显下,令得凤易烟浑身洋溢着无尽岁月中纵横蛮荒气息,高贵血统未见一丝稀释退化衍变。

  阿九在其身后如影相随,口中不断发出讨好似得迎合趋附,奉承谄谀之词不断且未有一点含蓄,那凤易烟仿佛很是享用阿九此等态势,不时流转出妩媚含羞神色,其中又不乏柔弱娇嗔模样,引得身旁阿九不时一阵脚下虚浮。

  刘君怀心底暗笑,却是心中有些疑问,此二者虽同为神灵兽血脉,但之间并没有丝缕相合气息,兽类差异甚巨,如何能够互生爱慕之念?

  将此疑问征求过,敖五笑道:“血脉通灵至神灵兽层面,已有人类情感感知颇深,两者且均属于上古元气所衍生,又是在同等层面族类缺失境遇下,互生好感亦是寻常。

  “况且随它们进化过程进一步趋深,便可幻化为万般形态显化,两者结合后的血脉传承因为血脉等级关系,只会有所异变而不会驳杂,在神灵兽几欲绝迹环境里,两者结合再自然不过了!”

  刘君怀这才放下心中一丝忧患,开口笑道:“想这阿九看似表面纯良,待人接物也尚属合情合理,甚至会有些孤傲性情,却令我未想到它也有展露内心狂野与感性一面,难道这就是美丽与灵魂遐想无穷后的激情骤生乍泄?”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