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三十二章 雷神传人再现

第九百三十二章 雷神传人再现

  向笛先生面色未变,只是轻轻颌首道:“我之前来,便是身担侧守之职,力求君怀能够历尽所能!”

  浦和仙帝不在乎向笛先生口中看似模棱两可的的回答,他笑道:“君怀?你便是那位鼎鼎大名的刘君怀?”

  刘君怀深施一礼,说道:“浦和师叔,小子我倒是有些名气,不过这名气也是圣光社刻意为之,与实际情形相去甚远!”

  “哈哈哈!”浦和仙帝突兀大笑起来,面向乐圣仙师乐道:“仙师今日里给我引来者,皆是真正贵人呐!我等也别站在外面吹风了,诸位请里面就坐,我这就有极品好茶奉上!”

  说罢,脸上的巨大喜意毫不遮掩,更是有意无意的拍了下向笛先生肩头,撇过的一抹欣慰之色倏然闪过,好似一道多彩神光!

  的先生职称,这才是他万万揣测不透的,能够相望出向笛先生乃是一具分身法相,他心里已是不能接受,即使浦和仙帝自身境界无限接近于神兵境界。

  但向笛先生实际境界为神将阶位,纵是神兵层面,未有特殊探识力加持,也不能瞰透神将境界所衍化法相分身,而他竟是连守望者具体级别也辨别的出来,又怎能不让刘君怀深为震撼。

  如此一来,只能有两种解释,一是浦和仙帝此人也是以一具神将法相分身滞留于仙界,且多与守望者势力有过往甚密关系存在;再就是此人身具类似于天眼通一般的至高神通加持,能了知十方诸化佛所现之法为何因缘,若业业果诸根悉知无遗。

  但刘君怀未曾在其身上感受到一缕佛气存留,他自身佛气已然与气血相融,对于相同气息定然熟知无比。

  至于前一种猜测,却是愈加玄幻迷离,但刘君怀更是认同此等猜测,他心中杂念纷纭,身旁向笛先生仿佛心知他所想,传音道:

  “你所猜测没错,此人纵使不是守望者势力中人,也定然熟知组织内所有一切,而且其真正境界我竟是窥探不出,应该是远超于我了!”

  “噗通”一声,刘君怀一屁股滑落在地,任凭他心中意志再是坚固牢实,猛然间听闻神皇甚至半圣神人近在眼前,也是心底里承受不得,一个恍惚间,便是被惊吓座落在地。

  乐圣仙师等三人均投来惊异目光,那位浦和仙帝却是恍若未觉,他意味深长的相望刘君怀一眼,向着众人说道:“来品一品我这号称肌骨清,通仙灵的极品天庭仙毫,可是传说中来自于王母娘娘御花园!”

  纵使淡然如乐圣仙师这般,也是惊呼一声出口:“好你个浦和兄,竟是深藏此等绝品,我往来可是无数次,从未见你口中涉及过丝毫!”

  天庭仙毫在万象楼的万象奇志录里有记载,乃是传说中天庭珍藏,只产于王母娘娘御花园内,传说此极品存在,饮入后双肋下可凭空生出习习清风,飘飘然,悠悠地飞上青天。亦欲清风生两,以教吹去月轮旁,便是对于此茶的评论之语。

  刘君怀刻意将茶盏抬于颌下,细望之,茶叶数十片,根根耸立垂悬,其状如针芒,雪白中有细碎茸毛遍及,不曾入口,便觉一股清香滑熟溢出,令心静如洗。

  细细品如口中,更有一丝恍若沟通天地、感受天道神奇的凸显之感忽生,令得刘君怀有了些微微失神,随更深层的飘飘欲仙感传来,旋即便是无尽惊喜之意涌现而出。

  随着自身心魂仿佛在一寸寸飘升,一丝明悟与刹那顿悟瞬间涌上心头,更有一缕法则之力点滴意蕴沉降心田,虽然此等奇妙感觉转瞬即逝,却也让刘君怀感受到了浑身毛孔舒展后的极度舒适。

  其他人亦如他这般,闭目冥思,陷入无尽歆享之中,就是那向笛先生,也是一脸惬意,愉悦舒展之色彰显。

  浦和仙帝两眸微迷,面上同样呈现欢意未阑模样,过得良久才开口道:“诸位以为如何?实际上此茶也是我第二次品尝,却是在五千年前了!”

  努力睁开眼睛,乐圣仙师仿佛颇不愿自那缥缈意境中醒来,张口依旧觉到满口余香:“茶烟一缕轻轻扬,搅动兰膏四座香,此等奇品只流传于传说当中!”

  浦和仙帝微微笑道:“非是之前不与仙师品茗,而是我得到它也不过数年,还是我那幺徒厚颜所求而来,而那人所得却是取自一上古神人洞府当中!”

  很是默契的,即使浦和仙帝身份实在是诡异,也无人开口讲出心中巨大疑惑,君昊仙帝轻叹:“神人洞府?想是整个仙界亦不会有此等级洞府遗迹存在,定是某处秘境当中!”

  浦和仙帝点头:“劣徒知师傅乃是喜好捧盏之人,为这三两圣品,竟是磨缠那人三月有余!虽只是三两,却也是一半其人珍藏,说不得某日要以八品仙丹偿还!好了,心思偶尔迷失,竟是忘记了诸位贵人前来之意,想必是有珍稀仙草收获吧?”

  乐圣仙师微微笑道:“一半一半,同样也是数十年未见,来观望一下浦和兄是否安好!我这小徒儿,日前觅得几株仙草,还指望浦和兄乘暇劳累,换取你半炉佳品仙丹!”

  浦和仙帝眼前一亮,他与乐圣仙师结识数千年,也未见几次他相求自己,此次前来张口,定然是些异常难见仙草,他一生痴迷于炼制丹药,自然对于奇缺仙草情有独钟。

  见乐圣仙师望向自己,刘君怀马上取出鱼骨精翅、赤金黄龙菇与雷音万骨草,令得浦和仙帝眸中精光频闪,首先将那一株雷音万骨草取在手中。

  他惊叹道:“万年雷音万骨草?嗯,不错,足有五万年年份,想不到仙界竟有如此稀罕之物,九霄蓄力丹可是九级仙丹,你们这是高看老朽了!”

  乐圣仙师淡笑道,“哪里是高看,眼下仙界也只有你具有八级仙丹师实力,这唯一一株雷音万骨草,也只有交由你手才不至于糟朽此般奇物!”

  浦和仙帝也不再谦言,他望向刘君怀道:“你能知晓九霄蓄力丹,自然体内修得雷电技法,这开辟雷电能量储存空间之举,此丹最为契合,只是那雷电技法须得研修到一定程度,方可令你体内承受住,九霄蓄力丹内异常强悍经脉破坏力!”

  刘君怀微微抬身拱手道:“那就多谢浦和师叔成全!不过小子我体内已有此类空间开辟出来,只是空间过于狭窄,大大阻碍了法术提升,九霄蓄力丹可否令此类储存空间拓展?”

  浦和仙帝轻咦一声,眉目轻闪,一道无形神念之力倏然闪过,刘君怀立时放松精神,任由那道神念之力探入中丹田。

  “好家伙!这就是你口中所讲过于狭窄?足有两个成人拳头般大小,想必雷电之术你早已修习,观那能量品级颇为精纯,能否告知所修法术名谓?我怎有一丝颇为熟谙之感?”

  刘君怀心中一动,张口道:“小子我体内有一枚雷电本源,乃是雷神第一百零三代传人所赠,并偶然领悟了一枚雷霆符文!”

  浦和仙帝呼的一声站起,急声道:“你可知九劫天雷珠存在?”

  刘君怀回道:“我手中便有两枚!”

  “可是真正的九劫天雷珠?仿制品同样具有九劫天雷珠部分功用!”

  “那两枚为真品!薛狂薛前辈留给我十二颗仿制九劫天雷珠,那两枚真品却是我自己找寻回来!”

  说罢,刘君怀便将两枚真品取出,在浦和仙帝刻意散发出的气息当中,刘君怀明显感受到其中纯正雷电蕴意,与自己体内雷电本源颇为近似,才放心取出此物。

  暗红色九劫天雷珠,其上道道金色光晕荡而过,像水面波纹般地皱相互叠加,不时有数道电蛇紫芒流转,竟有浦和仙帝一滴浊泪倏兀滴落,令雷珠发出嗤嗤声响。

  “果然是真品!君怀小兄弟,你乃是我雷神一脉大恩人呐!”

  浦和仙帝急吼一声,便欲双膝跪倒,被刘君怀一把相托,“师叔这是要折煞小子我!想必您乃是雷神传人?那您可知此为何物?”

  刘君怀取出涂钦家族留给他的天蚕丝锦,浦和仙帝更是惊骇无比,忽然双手在身侧长袍上擦蹭数下,躬身两手接过,谨重抖展开来,便见橙黄色天蚕丝锦,居中上方绣有“六月廿十四雷公诞”八个字,下方为“九天应元雷声普化真王”十字,翻转过去,是一副山水图样风景。

  浦和仙帝口中倏然悲呼:“雷公圣主在上,雷神第一百零二代传人浦和,在仙界辗转数万年,终于再次得见圣主天雷主神疏帛,九劫天雷珠已有三枚重见天日,雷门诸位先祖神魂有知,我雷门再建有望了!”

  寥寥数语后更是嚎啕大哭,其声悍大广传,似雷声滚滚,震荡四方天地,其内苦涩、欣慰、伤戚皆全,诸般滋味的真情意切里,说不尽的愁苦缭绕于其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